第2章 一定中个好胎(下)

第2章 一定中个好胎(下)

这别墅房顶大吊灯上镶嵌的全都是钻石,墙上渡金镶银,柜子摆满玛瑙和瓷器。

    张穷却坐在一张巨大席梦思床上,他揉了揉眼睛,满意的打量着这一切。

    “嗯!不错,这真是个好胎,我老子不是个国王,起码也得是个亲皇。”

    就在张穷兴高采烈的时候,别墅外面40千万平方厘米的澡池边走来两个人。

    远远就传来了女人声音,“爸,您要把我嫁给那个穷傻子,您这等同于是在卖女儿啊!”

    “哦?穷傻子?”闻言,他先是一愣,然后不以为然的笑了。

    他想,“这辈子我肯定不是穷傻子哇,咱这辈子……哈哈,咱就享受荣华富贵,享受人生,咱就挥霍,败家,嚯嚯!”

    想着想着都是有点迫不及待了呢。

    ……

    别墅外面。

    除了父女俩,过道上还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她揪着一个晒得黑不溜秋男孩耳朵,气扑扑的骂着:“陈小六,你要学张家那个败家子张穷的话,老娘我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打断你的腿!”

    躺在大床上的张穷瞄过窗外娘儿俩,脸上划过一丝丝惊恐,心想:“都什么人呐?天底下哪有这样咒骂孩子的?”

    可是,转念一想,“嘿?不对啊,我就叫张穷,不会说的就是我吧?”

    喃喃自语:“不行,我得下地狱去问问阎王到底怎么回事!”

    这话刚好被走到窗外的女人和男人听到了,女人恨恨的跺着脚说:“爸,你听到了没有,还没到他家呢,他就又说寻死的话了!爸,你要为了生意把我嫁给这样一个废物,你等同于卖女儿啊,我一点都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带着爵士帽,留小山羊胡子,拄着拐杖,腰间夹公文包的男人冲女人笑呵呵说:“嘿嘿,我的亲女儿,张家傻子死了不好吗?我们正好可以吞并他们家所有的家业呀。”

    女人听了父亲的话,绣着花的鞋狠狠在地板砖上跺了好几脚,然后用笋白肉一样的手指头指这老头,“爸,你你!你你…他死了,他们家那么多钱怎么办?给谁花?这么大的别墅给谁住,他家那么多的公司,给谁继承?”

    老头子听了这话,都笑得抽风了,“哎哟哟,女儿,看您说的,当然是我们爷女俩的啊,他那个病秧子,你努把力,争取在月底把他送上西天,以后这张家的财产了都是我们的呀,到时候你想找一堆的男的都可以!”

    张穷听着外面父女的议论,他又瞄了瞄自己这宅子外面豪华的院子。

    院子里游泳池、健身场、停车场、甚至飞机场、高尔夫球场,火箭发射场都在建设中,这看来自己的地位起码是个太子,不然绝对是个宇宙太保,可是他纳闷的就是那个女人说自己是个废物?

    废物这个词儿可不好听。

    要真是个废物,再多钱有什么用?不行,不行,得给阎王爷打个电话,问问这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万无一失的吗?

    刚拨通电话,那头提示:“您好,您的电话号码已经被对方设置成了黑名单,请不要再拨,如果再拨,您手机,将会被病毒攻击!”

    什么?张穷觉得上他当了!他要起床找阎王算账!

    就在起身的时候,不小心碰了桌子上花瓶,脑袋里却发出警报的嘟嘟嘟嘟声音:“宿主危险行为,宿主危险行为,系统准备拦截!”

    宿主危险,系统准备拦截!什么玩意儿?我这是怎么着了…让我奥特曼准备变身要打小怪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