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开眼了

第六章开眼了

刘阳得到穆德仁的承诺后,终于算是放下了一件心事了,心情不由愉快了起来,紧接着又和穆德仁聊了一些家常,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墙上的时针也慢慢指向了8点,说着说着,穆德仁看似随意的打了一声“哈欠”,刘阳知道自己该走了,忙站起身,恭声说道:“局长,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您早点休息吧!”

    说着,穆德仁又打了一声“哈欠“,拍拍嘴站了起来,说道:“年纪大了,精力就是不济了,让小刘见笑了啊!!”

    刘阳忙道:“看局长您说的,您现在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您要说精力不济的话,那我们岂不是更没处摆放了不是!”

    穆德仁听后,被刘阳的马屁拍的真是舒服,看到如此会说话的年轻人,心里还真开始有几分喜欢了,心中想道,自己在局子里可以说没几个亲信,这个刘阳很会来事,倒是可以考虑培养一下,嗯,就先给他一个位置,观察一下,看看其能力如何,如果能力强的话,就把他真正纳入自己的小圈子,穆德仁数念间就已经决定了刘阳的前途,不愧是上位者,足够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了,想完,穆德仁亲自把刘阳给送到了门口,并主动握住了刘阳的手,亲切道:“小刘啊,回去后好好工作,不要有包袱,我是很看好你的呦!!”

    刘阳面上马上显出一副感激的表情道:“谢谢局长栽培,我决不辜负局长的一片心意!以后局长您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上刀山下火海,完全凭局长的一句话!!!”刘阳说完都被自己酸的不行了,不过看穆德仁很是受用的样子,也只好哄哄他了,人在屋檐下,就必须低头啊。

    穆德仁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两人又寒暄了几句后,刘阳替穆德仁关上门,转身下了楼楼,徒步走出了小区。

    穆德仁也在刘阳关上门时回到了客厅,在沙发上坐定后.又拿起笔记本看了一下,越看心里越高兴、得意,不由嘴里哼上了只有自己才能听懂的小曲,此时,丽姐也开门走了出来,把穆德仁的茶杯拿起,换了一杯热茶后放在了茶几上,自己也紧挨穆德仁坐了下去,随手搂住穆德仁的胳膊,细声道:“老穆啊,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啊?”

    穆德仁满含得意的看了一眼丽姐,把手里的笔记本放下,随手搂住了丽姐,用手在丽姐的身上游走着,说:“阿丽,你不明白,这几个月,我实在是憋屈得慌,现在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能不开心吗!”

    丽姐看到穆德仁不想细说,也没继续追问,只是把自己的身子挨着穆德仁更近了一些,调转了一下角度,让穆德仁摸得更舒服些,此时丽姐的眼里已经有了些春意,嘴里也哼出了声音,穆德仁看见丽姐动了情,也按耐不住了,轻喝一声,一把抱起丽姐,大步走向了卧室。。。。。。

    原来,穆德仁不是本市的人,是从邻市掉到平阳县的,所以妻子并没有在身边,为了照顾穆德仁的生活,穆德仁的妻子给穆德仁请了一个保姆,是穆德仁妻子的一个亲戚,原名叫徐丽丽,被人经常称为丽姐,所以穆德仁就也跟着喊上了丽姐,后来,按耐不住寂寞的穆德仁就和略有几分姿色的丽姐偷偷搞在了一起,为了不让人怀疑,人前还是称呼”丽姐“,要是被穆德仁老婆知道自己这么信任的一个亲戚居然和老公搞在一起,真不知心里会是和滋味了。。。

    刘阳愉快的回到家,看一下手表,快9点了,心想不知还有没有给自己留饭,边想着边开门走了进去,突然发现父母正坐在客厅的餐桌上等着自己,餐桌上是几个扣着碗的盘子和摆好的筷子,刘阳看到这么晚了,父母居然还等着自己没有吃饭,心里不由很是感动,忙来到桌旁坐下,苦笑道:“爸。妈,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还没吃饭呢!以后就别等我了,啊?!”

    刘启明笑道:“又不晚,等你回来吃饭气氛好不是,你妈也不放心你不是”

    李梅也紧接道:“好了好了,赶紧吃饭吧,菜都凉了,我去厨房把热着的汤给端出来,你爷俩先吃着啊!”说完站起身急匆匆的进入了厨房。

    刘阳此时心里真是充满了幸福,此时方真正感受到了亲情的伟大,心里更是暗暗发誓,一定要让父母过上最好的生活,不再受苦、受累。

    刘阳起身在后面的电视柜里拿出了一瓶酒,说:“爸,今天咱爷俩整两杯?”

    刘启明笑道:“好啊!!有些日子没喝酒了,只是你妈管的太严了,今天借你的光,喝两杯!我去拿杯子!!“起身在茶几上拿来了个小酒杯放到了餐桌上。刘阳打开酒瓶把酒杯满上,递给了刘启明一杯,又把自己的一杯拿到跟前,接着把桌上扣着的碗一一拿开,刘阳深深吸了一口:”哇!好香!“

    正端着汤出来的李梅听到刘阳喊”香“,不由笑了起来:”香,你就多吃点,!”接着看到了爷俩面前的酒杯,不由不满的说道:“怎么又喝酒了,不是不让你们喝吗!??”说着把汤放下后,顺手把酒瓶给拿走了,边放进柜子边说:“就许你们喝一杯啊!”说完嘴里还不满的嘟囔了几句。

    正夹菜我那个嘴里塞的刘阳听到母亲的话,不由对父亲拌了一个鬼脸,刘启明也会心的笑了一下。。。

    就这样,在温馨的亲情气氛下,刘阳一家子吃完了饭,刘阳被父母的关心和爱护深深感动着,李梅也因家庭的和睦而深深满足着,只有刘启明一个人在笑时,不时流露出眼中那一丝的落寂和无奈,而这一丝的落寂和无奈正被刘阳看了个正着。。。。。。

    这几天,刘阳像往常一样,每天坐公交上下班,每天过得很是平淡,期间,孙有为也来到办公区找了借口训斥了刘阳几次,刘阳知道这是孙有为故意找茬呢,不过刘阳也知道孙有为蹦跶不了几天了,所以很是忍让,办公室其他人员发现孙有为对刘阳的不满后,也渐渐疏远了刘阳,估计是怕惹火烧身吧,更有甚者,向吴明等人还等着看刘阳的笑话呢,不过也有例外,丁梦就还是像以前一样,对刘阳不冷不热,不近不远,并没有因为孙有为的故意找茬而特意疏远刘阳,还有一个,就是王志刚,这小子每天还是给刘阳泡茶,打扫办公台,也没有因为孙有为的态度而改变,这让刘阳很是感动了一回,后来刘阳还是忍不住问了一下原因,结果,王志刚回答是从小就特崇拜会功夫的人,所以对刘阳是打心底里佩服,所以心甘情愿当小弟,只不过希望刘阳以后能教他几招。令刘阳是哭笑不得。

    这天,刘阳来到办公室,进了办公室后,突然发现人员来的很是齐整,而且都一丝不苟的埋头工作着。

    平常都是他来得最早,今天反而来得最晚,而且其他人都表情丰富,有的一脸笑容,有的一脸愁苦的,不由很是奇怪,刘阳直觉可能发生什么大事了,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径直走到了办公台,坐了下去,这时,王志刚像往常一样给刘阳端来了一杯菊花茶,刘阳边喝茶边说:“我说,刚子,今天什么日子,怎么都来得这么早啊?”多次相处下来,刘阳觉得王志刚这个人还比较讲义气,够朋友,所以也接受了他,改了称呼“刚子”显得比较亲近。

    王志刚小心的看了看四周,悄声道:“怎么,刘哥,你没得到信?”

    刘阳被王志刚的摸样给逗乐了,笑道:“干什么这么神神秘秘的,什么信?!”

    “嘘!”王志刚用食指竖在嘴边,小声道:“刘哥,现在局里都传开了,说孙有为索贿受贿,将被双规了,而据说张大力张副局长也受到了牵连,不过到底会受到什么处分还没定下来!”

    “哦!”刘阳呆了一呆,心道“好快啊!不愧是官场老油子,办事就是利落,漂亮啊”

    王志刚看见刘阳发呆,还以为被惊吓住了,不由安慰道:“刘哥,其实这也没什么的,,上面爱咋搞就咋搞,和咱们这些基层人员没啥关系,我们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是了,而且,孙有为一直和刘哥你不对付,这次出了事,正好以后清净了,有句话我也就和刘哥你说说,其实我也早看那孙有为不顺眼了,只是碍于身份低微,拿他没招治罢了,这次,是老天开眼了,让他这块腥油受到了处罚!”说完还很是舒心的笑了笑。

    刘阳听到王志刚的一番话,强忍住是没有笑出来,心中很是感慨的想道:“什么叫这是老天开眼了,其实是我开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