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协议

第五章协议

就这样,刘阳在王志刚的细心伺候和吴小倩等人惊异目光下,悠悠然度过了3天,这3天,刘阳通过一些渠道,终于打听到了一些小道消息,孙有为是土地局副局长张大力的亲信,而张大力是土地局的老资格,在土地局经营了很多年,亲信下属很多,威信很高,由于上一届老局长年龄到了,退休了,,张大力本以为凭自己的资历,应该是接替局长的不二人选,所以很是得意了一阵,并且请了一些局里各科室的头头们在酒店搓了一顿,算是提前庆贺自己马上就要当正局长了,可世事难料,在大家也都认为张大力会接任局长时,从县里直接空降了一个局长过来,叫穆德仁,据传言说是县委书记的秘书,就这样张大力可谓异常郁闷,可木已成舟,也只好把一口闷气放在了心底。

    只是,自从穆德仁当上局长后,张大力屡次和其唱对台,由于穆德仁初来乍到,实力不足,怎能压得住混了十几年张大力,不但在局里会议上搏穆德仁的面子,而且还让手下的人对穆德仁的命令阳奉阴违,更是放出了话,:“要让穆德仁怎么来就给他怎么回去”穆德仁对张大力是头痛到了极点,可一时又拿他没有办法,所以穆德仁暂时先选择了忍耐,处处忍让着张大力,可就是这样,更是助长了张大力的气焰,更是不把穆德仁放在了眼里。

    自从刘阳打听到这些事后,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知道把孙有为搞下台,以孙有为和张大力亲密的程度,张大力肯定会有所牵连,这样正给穆德仁一个机会打压下去张大力,至于打压到什么程度,那就要看穆德仁的手段了,毕竟身后站有县委书记这座大山,还会缺乏手段?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罢了。。。

    现在重点要做的是,怎样接触穆德仁,以自己的地位,很难能和穆德仁扯上关系,而且此事最好要保密一些好,免得打草惊蛇,看来还要打听一下穆德仁的家庭住址了,然后找个机会去拜访一下,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天,刘阳下班后,在大门口等了一会儿,看见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车慢慢使了出来,刘阳细细一看车牌,的确是局长穆德仁的专车,就这样看着桑塔纳慢慢驶入主道向东开去,刘阳忙来到路边,身手截下一辆出租车,飞快窜上车后,急道:“师傅,麻烦紧跟前面那辆桑塔纳车!!”

    计程车司机道一声:“好嘞!”一踩油门,“嗖”一声窜了出去。

    就这样,刘阳紧催慢催,总算没有跟丢桑塔纳车,就这样在司机的不断埋怨下计程车跟着桑塔纳使进了名叫“顺天祥”的小区,停在了离桑塔纳车约有100米的地方,刘阳随手掏出50元扔给了司机:“不用找了”然后开门下了车。

    本来还在抱怨的司机看到刘阳这么大方,立马换成一副笑脸:“大哥!谢谢了啊,有空还做我的车啊,我等你出。。。。。。”还没等司机说完,刘阳已经下车走远了,司机只好住了嘴,拿起水杯喝了口水,等了一会,还没看见刘阳出来,知道可能等不到刘阳了,就发动起车子,掉头慢慢使出小区走了,此时天已经近黑,“顺天祥”小区门口两旁也亮起了数排路灯,在路灯的强烈灯光衬托下,把正中央竖着的一块大方石上“顺天祥“三个字照应的是屡屡发光,向行人们展示着它的雄伟和高大。

    刘阳看见穆德仁进入了7号楼,接着看见穆德仁司机把车开走后,就信步走到7号楼前,抬头注视着五层高的楼层,不一会儿,看见三楼的一栋楼房灯亮了起来,刘阳算了算时间,基本肯定了这间亮灯的楼房就是穆德仁家了,刘阳确定好目标后,又在楼前找了个偏僻的地方,点亮一根烟默默吸了起来,伴随着烟头忽闪忽闪的亮光,天色完全黑了起来。

    刘阳吸完一根烟后,抬头看了看天色,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瞅了瞅四周,发现没有人注意时,闪身进入了7号楼,来到3层时,默默回想了一下,确定302应该就是要找的房间后,接着刘阳按响了门铃,等了大概几秒钟后,听到一阵拖鞋踩在木板放出的声音慢慢向门前走来,“吱”一声,门被从里面打开了,出现的是一位30岁左右的妇女,穿着朴素,面容较好,皮肤比较黝黑一些,身材也比较廋弱,十足一个乡村女性的样子,

    还在刘阳暗暗打量妇女时,妇女已经开口问道:“你找谁?”

    刘阳灿烂的一笑“阿姨!你好,我找穆局长,有事情向他汇报,哦!我是土地局的小刘!”

    妇女迟疑的打量一眼刘阳,又看了看刘阳空空的双手,张了一张嘴,想说点什么,不过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回头冲里屋喊道“穆局长,有人找您,说是土地局的小刘!”

    里屋响起一个威严的声音:“小刘?哦,请他来客厅吧!”

    妇女听后,向旁边挪了一下身子,把刘阳给请进了房间,随手关上了屋门,领着刘阳来到了客厅。刘阳看见在客厅中间的沙发上正坐着一个年约40岁的中年人,身穿一身休闲服,应该是回家刚换下来的,还比较新,戴着一副白色的眼镜,双眼正不断打量着刘阳,看得出穆德仁眼中充满了疑惑,

    刘阳赶紧紧走两步,停在穆德仁左侧近1米远处,躬身道:“穆局长,您好,我是土地局的小刘,今天冒昧打扰您,真是不好意思,请穆局长原谅!”说完还是很羞涩的笑了一笑。

    穆德仁在脑海里千想万想,也没想出自己认识眼前这个自称小刘的人,迟疑的说道:“同志,我好想没见过你吧?”

    刘阳:“是的,局长,您从没见过我,我在之前也没见过您!”

    穆德仁听后,眉头就皱了起来,目光也收了回来,心不在焉的说:“哦,那小同志找穆某有什么事啊."

    刘阳笑道:”局长,虽然我们以前不认识,但今天我确是来给您带来一个惊喜的!“

    “惊喜?”穆德仁疑惑的抬头道。

    刘阳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神扫了一眼站在旁边正防贼似看着自己的妇女。

    穆德仁身为一局局长,何等聪明,只一眼就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应该是有比较隐秘的事要告诉自己,不方便有别人在场,就转头看向妇女:“丽姐,这没你的事了,回你的房间吧!”

    被称为丽姐得人略微迟疑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刘阳,走到饮水机旁边接了一杯水放到穆德仁对面后,转身走进了自己房间。

    穆德仁看见丽姐进了房间后,把手一挥,说:“请坐!”

    刘阳毫不客气的向前两步坐在了穆德仁的对面,双手随意端起水杯喝了起来,没有说话。

    穆德仁此时实在对眼前这个年轻人起了不小的好奇心,看见刘阳没有说话的意思,自己就主动开了口:“同志,现在就你我两个人了,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刘阳深深吸了口气,放下水杯,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轻轻地放在了茶几上,慢慢推到穆德仁人的跟前说:“局长,您先看看这些东西!”

    穆德仁奇怪的看了几眼刘阳,拿起信封拆开,拿出了里面的东西,刚开始时穆德仁还是比较漠不关心的样子,当看到那几张收据时,立马坐直了身子,仔细看了起来,看了一会,神情开始有了些变化,不过还是不很明显,接着又打开了笔记本,当看到笔记本上的内容时,穆德仁再也忍不住,满眼充满了兴奋,一边看,还一边沉思,没想到自己想整治张大力,还没想好办法,就有人给送来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虽然这些东西都是遥指孙有为的,但是以孙有为与张大力的亲密关系,不信抓不到张大力的把柄,即使抓不到,自己完全可以实用些手段张大力身上引,实在不行,只好请老领导出面了,就这样边看边琢磨的看完笔记本的内容后,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小时,此时穆德仁心中已经有了数,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不由大是兴奋。

    穆德仁慢慢把心情平复下来后,方才想起对面还坐着一位年轻人等着自己答复,立马抬头看向那个年轻人,只见刘阳正以果然如此的目光看着自己,老脸不由一红,不过还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毕竟身在官场十几年,这点定力还是有的,微笑道:“小伙子,不错,很不错嘛,说吧,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的,只要不违背原则,而且我做的到的,一定会帮你!”

    刘阳此时心中也是很激动,知道自己来对了,安抚了一下心情说:“局长,我为您效劳是应该的,一直以来,您在我心中都是我的榜样、偶像,我根本就没想过要回报的!”

    穆德仁满意的点了点头,对刘阳的态度很满意,拿起茶杯押了一口茶后,说:“那个。。。叫小刘是吧,小刘啊,我穆德仁不是那种蛮不讲理得人,你既然帮了我一个大忙,我也绝不能亏待了你,哦,对,还没问你在土地局哪个科室啊?”

    刘阳赶紧道:“局长,我在统计办公室当一名小文员。。。”

    “哦,孙有为手下做事?”穆德仁恍然大悟道。

    “是的,是的!”刘阳道。

    穆德仁看了看手里的资料,又满含深意的看了一眼刘阳道:“嗯,那就好办了,今天我就告诉你一个实底,孙有为完了,而且还可能会牵扯一些其他干部,小刘是个好同志,所以你要做好加担子的准备啊!”

    刘阳赶紧保证:“局长,您放心,我无时无刻不严格要求自己做一名合格的党员,今后一定紧紧跟在局长身边,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哈哈。。。。”听到刘阳的保证,穆德仁大笑起来:“小刘啊,不用这么拘谨,放松一点,你是一名会看清形式的优秀党员我是知道的,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啊”看起来,穆德仁心情真的不错。

    刘阳赶紧点头应道“谢谢局长,谢谢局长。。。”刘阳看着穆德仁开心地笑着,自己心里也乐开了花,知道自己这一步是走对了,至于穆德仁接下来怎么做,刘阳已经不打算再掺伙了,而且他这个级别也掺伙不了得,目的已成,接下来就是等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