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世界乱了

第四章世界乱了

经过办公室的风波后,刘阳就一头心思扑在了工作上,积攒了两个月的工作量还是蛮大的,刚把桌面上一份土地征用期限计划书给整理好后,吴小倩扭着细柳腰肢来到了刘阳跟前,轻声说道:“刘阳,两月不见,你真是见长本事呢!?你看把王志刚给整治的,现在还哼哼叫唤着呢!”

    刘阳头也没抬,继续整理着手头工作,应付道:“吴姐,你也看到了,这都是王志刚自找的!”

    吴小倩撇了刘阳一眼后,继续道:“我可提醒你一下,王志刚认识不少社会上混混呢,当心他找你麻烦。”

    这时刘阳听到吴小倩的话后终于把头抬了起来,疑惑的看了一眼吴小倩,记忆中,吴小倩可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不煽风点火就不错了,这是居然来好心提醒自己,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真稀罕呢!

    吴小倩看见刘阳不信任自己的目光后,终于脸色有些挂不住了,气恼道:“我说!你这个人咋这么没良心呢!我好心提醒你,你就这么不相信吴姐?!”

    刘阳看到吴小倩不满后,终于醒悟过来,忙满脸堆笑道:“哪能呢,我不信任别人,还能不信任吴姐吗?!吴姐是个好人,我是知道的!”刘阳已经彻底得罪了王志刚,不想再树立敌人了,尤其是女性敌人,往往女人是最不可理喻的,还是恭敬点好!

    吴小倩“哼”了一声道:“这还差不多,反正我话给提醒到了,听不听在你,我要不是看你还像个男人,我才懒的搭理你呢!”说完,风情万种的瞟了刘阳一眼,扭着腰肢回去了。

    刘阳差点被吴小倩的媚眼给电坏了,要不是刘阳实在对老女人实在提不起兴趣,还真被吴小倩给迷住呢,刘阳细细一品味吴小倩的话,暗暗琢磨,不管吴小倩是真心还是假意,对这个女人以后还是敬而远之为妙,至于王志刚,根本就没放在心上,笑话,堂堂大内侍卫,武林高手,还会怕几个小虾米??不来则已,来了正好松松筋骨,想到这,刘阳又开始琢磨自己的前途了,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小小文员,副股级干部,连官场的大门都没进去,可以说前途一片渺茫,可是自己又怎能甘心安于现状,时间不等人,看来自己只好用些非常手段了,刘阳依稀记得以前听别人说起过,说主任孙有为私底下收受了不少企业的好处,还把一些土地低价处理给了一些开发商,违法乱纪的事没少干,刘阳深深知道,哪个当官的屁股后面都不干净,无非就差别在一个轻一个重罢了,所以刘阳决定就拿孙有为开刀,一是报私仇,二是腾位置,刘阳说干就干,心想今晚就偷偷摸进孙有为的家,看看有什么证据没有,至于做这种翻墙入室的偷窃行为有没有损害到刘阳这个武林高手的面子,就先不管了,非常时期就要用非常手段嘛.计划完后,刘阳就继续埋头处理积攒的文件。

    这样,一天的时间就这样在忙碌中度过了,这时下班时间到了,吴小倩拿出随身携带小镜子,仔仔细细照了一下面容和发型,确认无误后,终于满意的站起身,提起小皮包,和办公室其他几个人打了声招呼,急匆匆走了,随后丁梦也跟着走了,这时吴明和赵世盟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而王志刚则怨恨的瞪了刘阳一眼后,恨恨的走了,此时,刘阳也重重的伸了个懒腰,呼出一口气。自言自语道:“靠!终于把文件给比划完了,真是累啊。。。”说完抬头看了一下办公室其他人,发现基本上都走光了,刘阳也站起身,接着走到饮水机旁边,接了杯水喝掉后,随手关掉了饮水机电源,这时办公室其他人也都走光了,只剩下刘阳一个人,刘阳看了一眼冷清的屋子,想起上班时的喧哗,不由自嘲的笑了一下,然后也收拾了一下,走出了办公室。

    刘阳,走到大门时,抬头正看见门卫老李头正盯着自己看,忙打了声招呼:“大爷,您还没下班啊?”因为当时门卫是两班倒,晚上有专人值班,所以老李头是和刘阳他们一起上下班的,老李头听见刘阳的话后,也笑了一笑:“啊!小刘啊,我这不刚打算回家吗,赶巧就遇到了你,就等你一下打个招呼。”

    “啊!那真要感谢大爷了,要不咱俩找个饭店坐坐吧,我做东!怎么样?!”刘阳笑道。

    “不了,小刘啊,家里老伴还等着呢,下次吧,好了,招呼打了,我先走了啊!”老李头说完转身走出了大门。

    刘阳看见老李头有些驼背的身影将要消失在大门口时,也整了一下衣领,随着走出了大门。

    刘阳看见道路两边都是刚下班急匆匆赶路的人,自己也赶紧加紧了脚步,上午挤公交罪可是再也不想受了,就在刘阳疾步向前走时,突然从对面向他走来十来个人,还有人不停的叫唤道:“各位哥们,快点,就是前面那小子,别让他跑了!!!”

    刘阳抬头向前一看,对面走来的十来个人都穿的花里胡哨,手里都拎有木棒之类的东西,为首得人看着也就20来岁,嘴里正叼着一颗烟头,染着一头黄毛,,长的也甚是难看,个子也不高,也就165公分左右,旁边正有一个人在不断的指着自己不停的说着话,细细一瞅,认识,正是王志刚,看见王志刚挑衅的目光,刘阳知道这是王志刚来报复他了,或许别人真会被吓住,可刘阳是什么人,骨子里那是打架的祖宗,还会惧怕这几个小虾米??

    就在刘阳还在不断打量着王志刚等人时,王志刚和一群混混已经来到了刘阳跟前,王志刚用手一指刘阳道:“哥几个,就是这个小子今天让我难堪,待会给我好好收拾一下他,完事后,花园酒楼我摆酒席感谢哥几个!”

    为首的黄毛站了出来,用手扶了一下前头的碎发,摆了一个自认为很酷的造型后,用看死人的目光看着刘阳道:“原来就是你这个小瘪三啊,居然敢欺负我兄弟头上来了,不得已,今天你就认倒霉吧!”说完,还不忘用手弹了一弹烟灰,其他小混混此时一看老大发话了,也紧跟着起哄:“对,小瘪三,赶快给爷爷我跪下求饶吧!哈哈哈。。。。。。”

    刘阳看着眼前的一群混混,不由皱了皱眉头,心下想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看来不收拾一下这几个小虾米,以后还真是麻烦,想完,招呼也不打,一脚就踹在了黄毛的肚子上,只把黄毛给踹出10多米远,“啪”一声落到地上,半天起不来身,嘴里凄声惨叫着,烟头也早已不知掉到何处了,鞋子也掉了一只,刘阳把黄毛踹出去以后,叫道:“得了,哥几个,我也送你们一程吧”说完就冲入了小混混的人群中,立时惨叫声相继响起,只见刘阳一个嘴巴子扇出去,一个小混混半边脸立马肿成了猪头样,接着连踢出几脚,立时5个小混混捂着裤裆在地上打着滚“嗷嗷”的惨叫起来,剩下的几个也被刘阳给揍得的恐怕连爹妈都不一定认识了,或蹲、或站、或躺、或趴,都已经疼得额头冒汗,嗷嗷叫着。

    此时场内,只剩下王志刚一个人了,这是刘阳慢慢溜达到王志刚面前,冷冷地瞪着他,王志刚已经被刘阳的身手给吓呆了,看见刘阳带杀气的目光后,立马吓的一屁股坐到地上,略带哭音求道:“刘哥,不!刘叔叔、刘祖宗,我错了,你别揍我,我给你道歉,真的,以后我再也不敢惹你了。。。。呜呜呜~~~~”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刘阳看见一个大老爷们在自己脚下痛哭,心里别说多恶心了,走上前,一脚把王志刚给踹倒,用脚底踩着王志刚的脸道:“王志刚,我上午警告过你,不要惹我生气,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了得,现在明白了吗!嗯?!”

    “明白了,明白了。。。祖宗啊,轻点,我还没结婚呢?啊啊。。”王志刚哭道。

    “我是个以理服人得人,从不喜欢用武力,所以你不用吓成这样,以后记得给我老实点!哼!!”刘洋说完转身走了。

    王志刚慢慢爬起来,看看周围围着他指指点点的人群,又看看旁边还在疼得叫唤的混混们,再看看自己狼狈的样子,不由放声大哭起来:“妈的,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我。。。。呜呜呜呜~~~”

    刘阳甩了甩刚刚用力过度得手,心里想到,自己的功夫看来还可以,今天热了热身,那叫一个——“舒服”,哎。。。只是,人太少了,打得不够过瘾啊!想着想着还遗憾的叹了一口气“哎。。。”

    第二天上班时,刘阳来的比较早,为了不在挤公交,6:00就起了床,到办公室时才6:40,一看办公室还没来人,就独自一个人来到了二楼,主任孙有为的办公室,用手拧了拧把手,发现门锁着,不由想了一想,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细铁丝,插进锁孔捣鼓了两下,”啪“的一声,锁开了,刘阳满意地看一眼自己的手,推门进了办公室,自从刘阳昨天决定搜集孙有为的犯罪证据,就准备在孙有为的办公室搜搜看,今天没人正好是个机会,心想如果拿不到什么证据,就只好上孙有为的家里去一趟了,不过一直信服”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地方“的刘阳第一选择了办公室。

    刘阳知道时间紧迫,随时都有人会来,所以翻找的很快,也比较细致,大致翻了一下,最后把目标锁定在了办公桌后的抽屉里,虽然上了锁,可对于刘阳还不是小菜一碟,很快刘阳就把抽屉给翻找了个遍,最后终于把抽屉抽出后在底面发现用胶带粘着的一个信封,刘阳把信封放下来,拆开一看,里面有一些收据和一个笔记本,收据上面是一些转让土地的协议,刘阳看了两眼,就发现,这些收据都是私人性质的,而且上面的土地转让商都是一家叫做”神风房地产“的公司,一看就知道肯定有猫腻,再打开笔记本一看,上面记载着一些人名,人名后面记载着一串数字,比如:陈赓——1万李龙——3万。。。看来这个笔记本应该就是孙有为受贿的证据了,刘阳满意的笑了一笑,心想:真他妈走了狗屎运了,居然这么容易就搞到手了,接着刘阳忙把笔记本和收据放进怀里,后把抽屉放回原位,锁好,然后仔细观察了一下办公室,直到看不出有人来过后才慢慢退出了办公室,紧接着把门给锁好了,刘阳刚下楼,就看见丁梦走进了大楼,刘阳暗叫“好险”忙上前打了声招呼“早啊!”

    丁梦看了一眼刘阳,感觉眼前这个刘阳跟以前不一样了,至于哪里不一样,又说不上来,回道“早!”说完走到办公的门口,掏出钥匙开开门走了进去。

    刘阳自嘲了一下,也跟着走了进去,看见丁梦此时已经在整理自己的工作台,根本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刘阳走到自己的工作台做好后,低头沉思起来,证据已经到手,接下来应该就是上交了,可是上交给谁呢?给县纪委?不行,不保险,可是给局里,又没准会压下来,而且还要保证的是,把孙有为搞下来后,自己能接他的班,不要为他人作嫁衣的好,看来此事还要慢慢从长计议。

    刘阳还在沉思时,突然听到身边有人在说话,无故被人打断思路,心情肯定不会好到哪里去,不由皱着眉头转过脸,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只精巧的茶杯,刘阳顺着茶杯往上一看,看到的是王志刚献媚的笑容,王志刚看见刘阳瞅向自己,不由把腰又低了一份,双手把茶往前一送:“刘哥,这是小弟亲手为你泡的菊花茶,散热清胃,功效很好的,味道也不错,您尝尝?”

    刘阳看见王志刚的热情,嘴里随意的“嗯”了一声,随手拿过茶杯押了一口,吧唧了一下嘴,“嗯,不错,味道还是比较鲜美的,你费心了。”

    “不费心,不费心,只要刘哥喜欢就好,以后我天天为您泡.”王志刚双手连连摇晃着说。

    刘阳满意的看了一眼王志刚说:“嗯,王哥还是很懂事的嘛。。。。”

    王志刚听见刘阳叫他“王哥”忙惶恐的说道:“刘哥,你真是折煞死我了,以后您就叫我小刚就好,叫我小刚就好!”

    “小刚?”刘阳玩味的重复了一句看向王志刚,王志刚忙满脸严肃的说:“是的!!刘哥可以说对我有再造只恩,犹如再生父母,不但大人不计小人过,还重重点醒了我的人生,所以叫我一声小刚完全是合理的!”

    “哈哈。。。”刘阳再也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用手拍了拍王志刚的肩膀:“小刚不错,不错,我很满意,以后就跟我混好了,刘哥我绝对亏待不了你的!”

    “那是,那是,我对刘哥的仰慕那是没得说的。。。”王志刚忙小鸡琢米似的点头道。

    刘阳又一次大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想,有些人就应该给些颜色看看的,天生就欠揍不是,否则又怎会知道我刘阳的厉害手段。

    看着这一幕的吴倩和丁梦等几人,都惊呆的说不出话了,均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刘阳和王志刚,心想这俩人演的是哪出啊?今天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的??乱了,乱了,整个世界都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