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爱财还是爱才

第五章 爱财还是爱才

穿过人群,转个弯,他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人,同时走了过去。

    小妹蹲在一个大水盆边洗碗。她洗得很认真,生怕别人知道她是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

    全作亦蹲了下去,盯着那双玉手,道:“你似乎很不喜欢我。”

    小妹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后就又低下头,继续洗手中的碗。

    全作微微一笑,道:“是否我刚才破坏了你的好事?”

    小妹听了,猛地抬头,盯着全作问道:“你是什么人?”

    “男人!”

    “我劝你还是少管我们的事!”

    “这么说,对他有兴趣的人似乎很多。”

    “我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厉害的人物。你刚才的举动,是不是你的女主人暗地里指使的?”

    “女主人?谁是我的女主人?”

    “别装蒜了.以你的身份,还不令我们踌躇不前。你的女主人就是那个叫游雪玫的女人.她跟我们是同类人。”

    “看样子,你真的是那个世界的人。”

    “知道就好.对于你这种贴身的保镖,你的主人应该对你透漏一些你感到不可思议的东西。”

    “似乎是有点。”

    “在我们眼中,你等同于蚂蚁。如果你还想活着,就最好跟你的主人脱离关系,远远避开这是非。”

    “你们是怎么知道她是你那类人?”

    “也不妨告诉你,因为她身上有我们的气味,一种你们这个世界不存在的气味,那就是我们特有的气味。那就是异气。”

    “那你有没有闻到我身上是否也有你所说的味道?”

    小妹惊讶地看着全作。接着她冷然道:“你姓莫,名邪,真正属于这个世界的人。你与墨纯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读初中的时候,你失踪两年半。在这两年半里,你是游雪玫选中的护龙使者,接受她设定的特殊训练。在两年半的时间里,你从一个毫无特技的少年一跃成为拥有超乎常人能力的人,用你们的描述,那就是飞檐走壁。”

    全作静静地听完,然后笑了。

    他笑,是因为他非常满意游雪玫的努力,起码这些不明身份事物不了解他真正的身份,这样对保护墨纯起到很大的作用。

    莫邪就是全作,这是万不能泄露的秘密,否则不明身份事物就会更加慎重地对付墨纯身边的人。只有令敌人麻痹,才能最好地置敌于死地。

    他淡淡道:“你似乎对我们的底细知之甚详。”

    小妹冷“哼”一声,道:“我们不知道你主人对他到底有何目的,但我们对你主人的背景知之甚详,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作出正确的判断。”

    全作的内心猛地跳了一下,听对方的语气,似乎并不是危险的事物。

    他问道:“那你刚才拿着一根细如牛毛的针做什么?”

    “我们需要他的血液,只要确认他血液里的细胞,我们就能了解他身体的结构,并且能确定他是否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你们可以在其它时候弄到他的血,为何要选在今晚?那你们如何确定他的血细胞?”

    “其他时候的血液没用,只有在月圆之夜,灵血汇聚的时刻才能抽取.刚才就是他灵血汇聚的时刻,但却被你破坏了.确定他的身份,就是将他的血与我们带来的血液融合。”

    全作震惊了。对方可能与自己有某些关系。

    他问道:“你们有另一个墨纯的血液?”

    这下轮到小妹吃惊了。她睁大眼睛,问道:“你怎么知道另一个墨纯的事?”

    全作发现自己一时心急,说露了嘴,忙掩饰道:“我主人告诉我的。”

    接着问道:“你跟那个墨纯有什么关系,你怎么得到他的血液?”

    小妹不答,冷冷地看着,道:“你似乎知道得太多了。”

    全作无奈地一笑,道:“似乎是很多了......”

    沉默了一会,小妹突地问道:“你的主人怎么随便释放异气,难道她不懂得控制异气?”

    全作微微一笑,道:“诚你所言,她不会控制异气,也根本闻不到你们身上的异气。”其实,控制异气的能力还是全作发现的。在黑暗世界能控制异气的人不是很多,何况是现实世界。对于小妹能在现实世界控制异气,全作也深感惊讶。

    小妹怔住了。她问道:“那你们怎么看出我的身份?

    全作轻哂一笑,道:“一个千金小姐,再怎么装,也不可能掩饰得了她的特征。你与我主人散发同样的气质,双手白嫩如玉,肯定不是干过粗活的人。洗碗的女人是没有像你那样洁净的手,你的指甲简直比钻石还亮。”

    小妹不自觉地放下手中的碗,细细端详自己的玉手,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全作又道:“还有,你是体育班的学生,身上完全没有体育生特有的气息。凡是体育生,给人的感觉就是悍,但你没有。另外,你的皮肤太好了,为了升中,夏季的训练是很辛苦的。你完全没有受过暴晒雨淋的洗礼。”

    小妹静静地听着,眼中发出亮光。听罢,她轻笑道:“谢谢你的提醒,我以后会注意的。”

    全作笑了笑,道:“何不妨多透漏一点关于你们的事给我知道。我知道你们对他是心存好意的。”

    小妹泛着大眼睛,俏皮道:“那就看你如何报答我了。”

    全作愣了愣,接着反问道:“那你要我如何报答你?”

    小妹咬着下唇,突地恶狠狠地道:“我想吃了你。”

    吃?这吃有很多含义。一个美丽的女孩,应该不会恐怖到吃人肉吧。但能令一个娇小可爱的女生说出一个“吃”字,那这个男生也应该掂量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

    全作的嘴角挂起坏坏的笑意。

    对付女人的手段,他不敢说有多少种,至少有一种就是让女人感受到男人特有的魅力。男人的魅力能够吸引异性的垂青,这是普遍常识。全作除了没有大把的钞票,关于“魅力”二字,他绝对诠释得淋漓尽致。

    女人大体分为两种:爱财或者爱才。

    就在这时,蓦地,破空传来怒骂声。

    全作的脸色立刻大变。他听出那是墨纯的声音。

    “不好,出事了。”

    他抛下这一句,人就在小妹的眼前消失。

    小妹看着他的背影,眼中射出寒光。

    “我倒要看看你是否值得游雪玫舍得下如此重本培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