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半路劫持

第四章 半路劫持

第四章:半路劫持

    与此同时,随着安杰的这句话,全校高中段几千名学生的目光全部盯着安杰手中的那个黑色小跨包。

    “安杰,你个鸟人,你个鸟人啊……”看到安杰冲自己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肖瞳的心像猫抓一般郁闷的直难受。虽说自己是校园霸王,可是自己毕竟是一个女生,最起码的羞耻之心还是有的啊,想到安杰可能会当着全校高中段的学生亮出自己书包中的那套性感三点,肖瞳的一张俏脸一阵青红交接。

    “肖瞳……”突然,随着一声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肖瞳看到萧扬已经不知道何时站在了自己的身边:“没事的。”似乎知道肖瞳在担心些什么,萧扬向肖瞳绽放一个宽心的笑容。

    听到萧扬安慰自己,肖瞳向萧扬回馈一个苦笑不得的苦笑,但她的目光却紧紧盯着主席台上安杰那一双修长而唯美的大手。

    “呀……”肖瞳的心本就揪的很紧,听到主席台上的安杰突然呀的一声,肖瞳只感觉脑子一轰差点没站稳,奶奶的,难道安杰这鸟人当真要将自己书包中的三点内衣亮在大庭广众之下吗?

    突然,就在肖瞳内心七上八下之时,她看到有一个白色的身影已经冲向了主席台上。

    “萧扬!!!他这是要干什么?”那个白色的身影肖瞳再熟悉不过,由于自己刚才太过紧张,竟是没有注意到萧扬的反常举动,难道他这是要帮自己抢回书包吗?

    “咚——”果然,就在肖瞳下意识的想法刚刚假设成功,肖瞳便听到主席台上传来一声“咚”的沉闷声音,随着全校高中段几千名学生同时发出的一阵疾呼,肖瞳看到萧扬竟是趁众人不注意一拳将安杰打得嘴角出血。

    “肖瞳,快跑!!!”肖瞳完全被眼前的一幕搞震惊了,看到主席台上的萧扬抓起安杰手中的书包飞一般的向礼堂门口冲去,肖瞳随着萧扬的一声大喊也迅速拔开长腿向礼堂门口冲去。

    “拦住他们、拦住他们……”新转来的高三新生萧扬竟然敢在第一天上学之际拳打安堡高中的少董事长安杰,这个马蜂窝可捅大了,随着整个礼堂一阵燥乱,校长对着完全已经愣在了原地的保安大声喝道。

    “嗖——”

    “嗖——”

    冲向礼堂门口的两个削薄的身影像两阵狂风一般立即不见了踪影,当保安反应过来萧扬与肖瞳已经完全消失在了视线之外。

    “唉!!!!”如此情景令校长狠狠的跺了跺脚,立即点头哈腰的回到主席台上向安杰陪礼道歉:“少董事长,您息怒,我马上开除这两个……”

    “哼,不用了,让他们继续留校学习吧。”将手中的杯子捏得“咔咔”直响,安杰不屑的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而后率领众人愤怒离去。

    安堡高中外的某一处建筑群内,萧扬与肖瞳气喘吁吁的哈哈大笑。

    “萧扬,你太猛了,竟然挥了那小子一拳,太过瘾了。”肖瞳朝萧扬的胸膛狠狠的捶了一拳哈哈大笑道。

    “肖瞳,你知道的,我这么做全是因为你。”突然,萧扬紧紧的捉住肖瞳捶向自己胸膛的那只手认真的道。而他的整个修长的身体也渐渐向肖瞳越靠越近:“肖瞳,我这次回来主要是因为你。”

    随着距离的拉近,肖瞳能够感觉到自萧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股阳光之气,而她的心也在这一刻收紧。

    “肖瞳,我喜欢你。”萧扬表白着自己内心最真实的心意,他低下头一张唇渐渐向肖瞳的朱唇压了下来,而萧扬的两只手也自然的环住了肖瞳的细腰。

    暖风在此时掀起萧扬额前碎碎的留海,他像冬天的一米阳光令肖瞳感到格外温暖。

    然而,下意识里面对萧扬即将到来的吻她的胸海中却总是浮现安杰那张充满邪魅的脸。

    呼吸越发的急促,看得出来这应该是属于萧扬的初吻。

    “啊——”

    然而,就在萧扬全神贯注之际,肖瞳却看到萧扬的身体突然向后仰去,而随着他的一声尖叫,肖瞳看到已经有二名身材高大的男人对着萧扬一阵狠打。

    “喊,你们住手啊。”肖瞳也被突然的一幕搞晕了,她奔上前用身上的黑色跨包狠狠的抽打那二名身材高大的男人。

    “够了,打不死他的,跟我走。”突然,肖瞳的一只手被人狠狠的禁锢,而后肖瞳便看到不远处安杰的宝马车正停在哪里。

    “干什么?坏蛋。”被安杰强行拉向不远处的宝马车,肖瞳努力的挣扎着。然而,削弱的她怎么可能会是安杰的对手,但见安杰一把将肖瞳抱起狠狠的摔向了宝马车的后座而后快速坐进驾驶室以时速200码的速度拼命向郊外驶去。

    “喂,你干麻?”激怒了安杰且又被他抓到,肖瞳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个家伙向来变.态,他将自己掠到郊外干什么?

    “臭女人,我警告你,给我闭嘴,要不然我把你从这里扔出去。”时速200码让本就晕车的肖瞳痛苦不跌,而今听到安杰这个变.态狂的恐吓,肖瞳将车内吐的一塌糊涂。

    终于,当肖瞳完全丧失了反抗的能力,安杰的车子在一幢豪华别墅前终于停下。

    下了车,安杰像抓小鸡一般将肖瞳狠狠的拽下车,看到后座被肖瞳吐的一塌糊涂,安杰看向肖瞳的目光越发显得幽森。

    “你……你这个王……王八蛋。”没有了任何力量的肖瞳由于颠簸的太厉害,被安杰使劲拽下车的同时突然感到胸口再次一阵翻江倒海的难受。

    “哇——,哇——”

    胃像汇了闸的洪水一般,肖瞳突然张开嘴巴一个不小心直接将胃里的东西一股脑吐在了安杰的黑色西服之上。

    “啊!!!!!!”看到自己被肖瞳口腔中恶心的分泌物吐了一身,有洁癖的安杰脸一绿极其抓狂的仰天大吼一声。

    “三八,本少爷的忍耐力可是有限的,你知道吗?”揪起肖瞳的衣领,由不得肖瞳挣扎,安杰便三下五除二的脱去了肖瞳的外衣,而后连拖带抱的将只剩下了背心与内裤的肖瞳拖进了别墅内一间富丽堂皇的卫生间。

    “安……安杰,你想要干什么?”只剩下了白色的背心与内裤,肖瞳迅速蜷进这座卫生间的一角露出惊恐的眼睛,惶恐不安的望着正在迅速脱着衣服的安杰。

    “哈哈,想干什么?一会你就知道了。”本来脱衣服只是因为肖瞳吐了自己一身的缘故,如今看到蜷在卫生间一角只着白色背心与内裤的肖瞳,安杰突然回转身体对着肖瞳露出一抹魔鬼般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