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小树林的吻

第5章小树林的吻

“我妈牵扯到的事有些复杂,暂时没有办法和你解释。但我可以和你保证,廉家绝不是她口中的那样。爷爷和奶奶,是真的慈爱,我们结婚以后,凡事也一定都是互有商量。希望你不要对我们的婚姻,有额外的负担或者顾虑。”

    他的语气,略显生硬和疏离,眼底却埋着一层细密的紧张和在意。

    就像是渴望温情,却又害怕被伤害的刺猬,因为担心失去,所以只能竖起刺来,隔开一段距离,让自己表现得并不在意。

    宋桐理解这样的他,走到他身边,抬起手臂,踮起脚尖,揉了揉他的头发,“好。”

    她这样冷静,反而让廉邵康有点难以淡定。

    “你没有任何想问的吗?”他微微扬眉。

    “没有。”

    “……”廉邵康囧,感觉自己紧张得像个傻瓜。

    可是,刚才那一刹那,他真的怕失去她。

    虽然还有很多不了解,可是他能看得出,她这样的人,不喜欢麻烦。

    宋桐走过去,用力地抱了他一下,在他的薄唇上,温柔却坚定地印下了一个吻,轻轻地承诺:“放心,我永远都不会再离开你。”

    她的眼睛,清澈又明亮,从内而外,散发着一种果敢与坚强,如同定海神针,一下让廉邵康所有的担心与顾虑都归了位,彻底平静了下来。

    她带给他的这种感觉,遥远又熟悉,仿佛只有记忆里的那个人才能给出的那样。

    廉邵康忍不住抬起了手,轻轻抚摸宋桐的眉眼,下一刻,他惊觉自己的失态,清了清嗓子,找了个借口:“我去看看爷爷奶奶。”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宋桐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弯唇笑了笑,过了两秒,才跟出去。

    晚上,宋桐和廉邵康被爷爷奶奶极力留在老宅过夜,就住在廉邵康以前的卧室。

    黑白的色调,简约的装饰,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都透着硬朗的男性气息。

    宋桐洗澡出来,看到换了睡衣的廉邵康坐在床边,动作不自然地翻看着杂志,微微勾了勾唇。

    这家伙,她都在这了,还看杂志,不知道是故作镇定,还是不解风情。

    她悄悄走过去,从背后搂住了他的腰,在他的脖子上,亲了一下。

    “我也洗好了,我们睡吧。”

    “嗯,好。”廉邵康低沉地应了一声,调暗了灯,将给准备好的睡衣,递给宋桐,俊朗的脸上满是红晕,“你睡吧,我去客房。”

    “客房?”宋桐不爽的挑眉,直接解开浴袍,勾住他的腰带,将他反身压在身下。

    曼妙的曲线一闪而过。

    不过一夜的温存,身体却已有了记忆,宋桐发间的香气,轻轻钻进他的鼻腔,让他立即就蓄势待发。

    他刚想推开她,手却触碰到滑腻的肌肤,又立刻拿开双手。

    “你这样拒绝我,要付出代价的!”纤长的食指在他温热的唇上摩挲,廉邵康只觉得头脑空白,傻傻的看着她,“什么代价?”

    “你会知道的!”宋桐笑莞尔一笑,长腿轻轻磨蹭了廉邵康一下,惹得廉邵康重重地喘息了一声。

    不,不行,他不能一直被她吃死!

    内心默默的呐喊,挣扎了许久,他坐起来,豁出一切,霸气反转,将她压在身下,“我也是男人。”

    “所以呢?”

    仅仅只是几下偷袭,他便软了身子,只能颤抖着肩膀,忍笑。

    她太熟悉他了。

    那是他的死穴!廉邵康哭笑不得地躲避,偏偏宋桐纤细修长的手指,像钢琴家般灵活,又像早已洞悉了他每一次闪躲的方位,任他如何闪躲,也无法逃脱。

    “哈哈哈——”

    “宋桐——你给我停下!”

    廉邵康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终于被逼急了,紧咬牙关,靠着体力的优势,将宋桐紧紧地抱在怀里,握住她的双手,才算逃掉!

    他气喘吁吁,看到宋桐笑他,心里又气又无奈。

    这样僵持了一会儿,廉邵康才发觉,他已经记不得上一次这样开怀地笑过,被人这样偷袭他的死穴,和他这样放肆又无拘无束地玩闹是什么时候了。

    好像自从心底的那个人,离开这个世界以后,就不曾有过了。

    是宋桐,又让他感觉到了,那熟悉却久远的单纯的快乐时光。

    莫名的,廉邵康觉得眼眶有点发酸,他马上起来,彻底关掉了灯,让夜色盖住他最不想流露的脆弱与思念。

    “你怎么了?”宋桐坐起来,问。

    廉邵康深吸了一口气,抚平情绪,重新躺回了她的身边,轻轻说了一句:“没什么。”

    宋桐瞬间意识到,刚刚不是她的错觉,廉邵康是真的,差点流泪了。

    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在心里留下了这样深的悲伤。

    久久萦绕,不肯散去。

    想起,酒店第一次,他意识模糊时的“轻语”二字,宋桐在心底轻叹了一声,慢慢合上的眼眸,决定将心事,交给梦去抚平。

    第二天,清早,宋桐醒来,揉了揉头发,发现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

    手机震动起来,她裹着被子,探身从衣服里捞出了手机。

    是手下的助理打来的。

    “办好了?”

    “是的,宋总,房子已经布置好了,今天就可以入住。”助理利落地回答。

    “很好。”宋桐满意地点点头,挂了电话。

    她起床收拾了一下,走出房间,发现家里只有廉奶奶还在。

    廉奶奶笑眯眯地招呼她,去吃早餐。

    宋桐进了厨房,悄悄问了帮她热餐的佣人,才知道廉邵康竟然天刚亮接到资助学校的电话就走了。

    宋桐考虑了一阵,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市第四中学,廉邵康一个人,正慢慢走着。

    和校方领导商议了正事之后,他没有让任何人跟着,直接过来了这边。

    当年充满欢声笑语的教学楼,如今已经老旧不堪,再加上位置偏僻,已经没有人愿意过来,刚好可以让他安静地追忆,那个被他珍藏在心里,无法忘掉的人。

    那个死在这所学校,死在那场地震中的人。

    不知不觉,走入了教学楼后面的树林。

    这里,他曾和珍藏在心里的女孩,一起看过星空,一起看过月亮。

    那个单纯的恬淡的,充满青草香气的夜晚,是他少年时代,最美好的回忆。

    廉邵康穿过树丛,来到他们的秘密基地。

    突然一个人影印入眼帘。

    高挑纤细的身材,白色上衣,牛仔裤,悠闲地躺在那里,双手枕在脑后,脸上盖着一本书,清清爽爽,自在安然的感觉,和他心里无法忘记的人一模一样!

    也许她当年,真的没有死于地震!只是因为什么原因,一直没有回来!

    现在,她终于回来找他了!

    “叶轻语,是你吗?”

    廉邵康感觉自己身体里的血液都要燃烧起来了,心情无比激荡地冲过去,俯身掀开了那个人脸上的书。

    “宋桐?怎么会是你?”廉邵康看到书本下宋桐的脸,惊喜激动的表情,瞬间垮掉。

    宋桐好笑地看着廉邵康呆愣愣的样子,抓住他的衣领,一把将他拉到身边,用力地吻住了他紧绷的唇。

    “喂——”廉邵康被亲的有点懵,下一刻,却不知不觉地沉湎在了宋桐甜蜜的攻势里。

    这样美好的吻,一如他曾经在那个夏夜里偷尝过的一样。

    那个夏夜,叶轻语也是这样躺在树林里睡着了,瘦削的她不管何时都让人心疼。

    那时的他,一米六的身高,一百七十斤,偷偷的暗恋着她。

    暗恋着那个在他被嘲笑,被讽刺,被辱骂,被责打时保护着他的女孩。

    熟悉而陌生中纠缠的吻,甜蜜与苦涩的让人沉沦。

    忽然有窸窸窣窣的声响,从远处的树林里传来,让他猛地回过神来,用力推开了宋桐。

    “不行!不能这样!”廉邵康有些慌乱地粗喘着气,不知道是在提醒宋桐,还是在警醒他自己。

    现在在他面前的是宋桐,不是叶轻语!

    这里应该只属于他和叶轻语才对,他不该和任何其他的人,在这里做亲密的事情!

    “以后别再来这里了。”廉邵康的情绪消沉下去,冷声和宋桐说。

    他心里的失望,让他的情绪糟糕到了极点,完全没有注意自己的语气有多么差。

    “你这么生气干什么?”她撑着头,静静的看着他,目光如水,似有笑意莹光流动,他低头,目光相交,不自觉想要沉醉其中。

    廉邵康被她盯得全身难受,不想被她发现想心里的秘密,扭头偏开了目光。

    算了,笨蛋,饶了你一次。

    宋桐心里说着,牵起他的手,正要离开,一回头。

    宋旭目光深深一动不动地站在不远处。

    他就知道,宋桐说的不是实话!那个男人连和她亲吻都不愿意,怎么可能是因为爱她而和她结婚!

    宋旭旁边,一个气质妖孽,美到难分性别的男人,邪气地勾了一下唇角,桃花眼充满算计“宋先生,你和廉邵康是什么关系?”

    “什么?没有!”宋旭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太过外露了,马上低头掩盖住眼底的情感,匆忙解释了一句:“前面那位是我妹妹,我只是作为一个哥哥担心妹妹的结婚对象。”

    说完,他走向宋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