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饭桌上的暗潮

第3章饭桌上的暗潮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熟悉了她的一切,了解了她的一切,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他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她会做什么。

    他快她一步,抓住她的手,宋桐停下脚步,抬头直视他的目光。

    他眼中充满伤痛,却挤出一个苦笑,用口型说这,“我欠了她一双腿。”

    宋桐眸光微动,嘴角嗫嚅,千言万语,最后只剩一句,“我回房了。”

    傍晚,宋桐帮母亲一起做饭。

    去丢掉食物边角料的时候,没想到会在垃圾桶里,看到了自己买给苏璃的保健鞋。

    原本新的发亮的鞋子上,满是灰尘和污渍。

    “算了。”

    宋桐盯着那双鞋看了两秒,扯了扯唇,将边角料丢进去,转身离开。

    晚饭时间,因为多出了嫂子苏璃,饭桌上的气氛,与宋桐记忆中的温馨愉快,截然不同。

    “老公,多吃点菜嘛,你最喜欢吃这个了。”

    “老公,我想吃排骨,你给我夹。”

    “谢谢老公”

    苏璃甜腻到肉麻的声音,接连不断的响起,让人完全没有岔开话题的余地。

    宋父宋母,看看苏璃和宋旭,又看看宋桐,神情之中,充满了难以掩饰的尴尬,却只能保持沉默。

    宋桐像是完全没有受到干扰,优雅从容地夹菜吃饭。

    宋旭始终端着温柔如同面具一样的笑容地应对着苏璃的要求,不断地给她夹过去她想吃的菜,吃掉她夹过来的菜。

    只是苏璃每这样秀恩爱一次,他握着筷子的力度,就更紧一分。

    尤其是当他的目光瞥见他所珍惜的人因为他而低头。

    他的小妹,本该高傲的迎接所有的宠爱,却因为他,因为他曾经的失误,一次次在这个属于她的家里,低人一等。

    苏璃看到宋旭手上的小动作,再看宋桐,完全坦然自若,心里就越来越不是滋味。

    装什么装,她就不信,宋桐一点都不介意?!

    她勾勾唇,撒娇似的拉了拉宋旭的手,带点傲娇地对宋旭说:“老公,你怎么不给小妹夹菜呢,你不是最疼她了么?”

    “小妹长大了,现在你更需要我照顾。”宋旭温柔地笑笑,给宋桐夹了一片她最喜欢吃的竹笋,放到了她的盘子里。

    苏璃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心里,就快气到爆炸。

    凭什么?

    为什么?

    就算是同样的笑容,面对她的时候,他的笑容只剩下忍让,迁就和如同面具一样的虚伪。

    可是只是一个扭头的瞬间,他看向另一个女人的目光就那么深情,温柔,如同冬日的暖阳。

    更可笑的是,她当初爱的就是他这样的笑。

    宋桐不动声色的将苏璃的反应尽收眼底,突然觉得很疲惫,很悲凉,她所渴望的,那个温暖的家,在当初的那场错误中,没了。

    深呼吸一口气她放下了碗筷,引来了全桌人的注视。

    宋父宋母和宋旭,看着她的目光,都有些紧张,毕竟桐桐和阿旭之间,他们曾经……

    苏璃看着她的眼神,却有些期待和跃跃欲试。

    她的内心早就在这场婚姻中千疮百孔,她觉得自己需要发泄,需要激烈的战争去发泄,否则她会被宋旭逼疯了。

    他扮演着那么完美的丈夫角色,无懈可击的让人只觉得无力,只觉得快疯了。

    宋桐抬起头,目光坚定,“我要结婚了。就在明天。”

    “什么?!”

    全桌人异口同声地问了出来,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不可思议。

    “桐桐啊,跟什么人结婚啊?”

    “婚姻大事,这可不能开玩笑啊!”宋父宋母,紧张又无措地看着宋旭。

    “是一个我很喜欢很喜欢的人。”宋桐抓住一旁宋母的手,微微用力,“能够和他结婚,我期待了很久很久。”

    宋旭握着筷子的手青筋爆裂,他目光沉沉如山川,如烈火,炙热的灼烧着宋桐身上的每一个皮肤。

    他看着她的目光明确的在发表着他的愤怒。

    可是转瞬之间,愤怒烟消云散,习惯性的伪装,就算是有那么一刻的破裂,面具也会很快痊愈。

    他低下头继续吃饭,他知道他所有的疑问,有人会帮他问。

    苏璃难以置信地看着宋桐,心里有些兴奋,余光看到宋旭的不对劲,满腔的醋意、恨意,瞬间又将那点兴奋摧毁了。

    她就知道,结婚这么久,宋旭还是放不下宋桐!

    可宋桐都要结婚了,他还能怎么样,难道他敢阻止吗!

    难道他敢离开她吗!

    苏璃赌气地瞪着宋旭,压着心底翻滚的情绪,挤出一个笑容,对宋桐说:“小妹,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做什么职业的,你认识他多久了?你要是不说清楚,恐怕你哥哥要担心的睡不好觉呢!”

    宋旭吃饭的动作,慢慢停住,盯着桌上某个点的温柔双眼,仿佛凝上了一层不关心的漠然,又仿佛是濒临爆发前,最后的压抑。

    宋桐看了看一言不发,安静的有些吓人的哥哥,又看了看一脸有恃无恐的嫂子,深吸了一口气,心平气和地回答。

    “他叫廉邵康,是集团高管,我们认识很久了,很可靠的一个人。”

    宋父宋母不放心地说:“先带回来看看吧,爸妈帮你把把关。”

    苏璃想不起来,宋桐身边,什么时候有过这么一个人。

    但看宋桐说起这个人的时候,幸福又信任,不像是伪装的,而身边的宋旭,明显越来越在意,不禁有点担心,再多刺激宋旭,真的会让他不管不顾地离开她,去阻止宋桐结婚。

    也许这么多年,宋旭还放不下宋桐,就是因为宋桐还是单身,她如果真想永远绑住宋旭,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帮宋桐赶紧变成有家有室的人!

    她笑了笑,马上开口对宋父宋母说:“爸妈,小妹难得想成家了,你们怎么还拦着呢?户口本在爸的书房吧,我帮小妹去拿。”

    她说着,就转动轮椅,往楼梯走去。

    然而,宋旭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跟上来。

    苏璃回过头,看到他像一尊雕塑一样,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脸色瞬间冷下去,心里却有团火开始烧起来。

    “老公,你不来抱我吗?是想让我爬到楼上,给你妹妹拿吗?”

    她皮笑肉不笑地问,宋母马上推了宋旭一下,责怪地说:“还不去帮小璃。”

    宋旭握紧了拳头,站了起来,走到宋桐身边时,平素温柔的眉眼,早已破裂,此刻溢满了沉重。

    他大步流星的来到宋桐面前,抓住她的手腕,强硬的将她带走。

    “哥!”

    “宋旭!你给我回来!”

    “阿旭!”

    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宋旭却头也没回。

    苏璃气得尖叫,移动轮椅往墙上撞,想把宋旭吸引回来,宋父宋母怕她伤到,连忙去阻拦他。

    “为什么?”

    他将她拉到阳台上,面迎冷风,冷风吹了很久很久,吹冷了那一腔的不甘和胸中燃烧的痛恨,他才转身面对她,深深地凝视着她的眼睛,严肃而认真地问。

    宋桐看着他泛着血丝的眼睛,能够想象,这一刻他有多受折磨,可是,哪怕她说出的答案,是他不想听的,也不会信的,她还是得如实告诉他。

    她凝视着他的眼睛,认真地对他说:“因为我喜欢那个人,哥,我想和他组建一个家庭。”

    “别骗我了,好吗?你身边从来就没有什么叫廉邵康的人!如果你有,我不可能不知道!”

    宋旭心疼地看着她,像小时候那样,将她紧紧地拥进怀里,护住,声音,已经哽咽:“桐桐,欠苏璃的是我,你没有必要为了内疚,草率走入婚姻!你就算欠她什么,三年前你也都还清了!”

    “哥。”宋桐抓住他禁锢自己的手,慢慢的用力的脱离他的掌控,理智而清醒的直视他的眼睛,“哥,你了解我,我不是一个宽容而伟大的人,你才是。除了你和爸妈,我不会因为任何人而去委屈自己,同样也包括,苏璃。”

    “那么,为什么?”他不解,他要一个答案。

    “因为我爱他,我想因为爱情走进婚姻。”

    “你和他,是因为爱情?”夜风凌虐,宋旭一字一句苦涩咀嚼,“那么我呢?”

    如果你说的是真话,那么这么多年,我们所承受的一切又算什么?

    这是回家以来,宋桐第一次觉得无力和愧疚。

    她看着他,回忆侵蚀血肉,想起曾经她和他亲密无间的过去,还有那些葡萄架下许下的诺言。

    “过去……”沉默了许久,喧嚣的风凌乱了她的秀发,她无情的话砸在他的心上,砸出一道又一道流血的伤痕。

    她说,“过去,是我,太不成熟了。”

    他一边不敢置信的摇头,一边狼狈的后退,直到幡然觉醒一般抓住她的肩膀,“桐桐,不要骗我,也不要骗自己,我们走吧,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说得好!”苏璃推着轮椅,进入阳台,嘴角勾着一丝冷笑,鼓了鼓掌。

    “真是兄妹情深。既然你们这么难舍难分,那我干脆把这个位置让出来好了!就当我的腿,是为一个混蛋断的!当我自找苦头!变成残废!”

    那双腿,就是因为一双腿!

    他死死的盯着苏璃,苏璃突然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