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三个女人一台戏(三)

第五章:三个女人一台戏(三)

脸上,火辣辣的,可这种火烧的疼痛,却远远不及心上的伤,她抚着自己的脸,那怒火燃烧的眸,满是震惊。

    她向来乖巧懂事,从小到大,这是夏大海第一次打她,她不是不能接受自己挨打的事实,而是这样荒诞不羁的缘由,她心里不平,升腾的怒火仿佛要将她烧成灰烬。

    如果是她犯了错,就算是挨打她也无话可做,但明明是他做错了不是吗?

    背叛妻子,将外边的孩子和小三带回家,甚至提出让正妻和女儿离开,就为了腾出空间给他和小三的儿子庆祝生日,他不觉得这样的要求太过分了吗?简直就是荒诞不羁!

    这可是和他共患难一直支持着他不离不弃的妻子啊!没有道歉就算了,他怎么还能对自己动手?而且还是当着夏晓雪王佳芝她们的面,他想表达什么?对他来说,她和妈妈比不上他外面的那个女人和孩子吗?还是嫌妈妈还不够伤心不够惨吗?

    夏大海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颤抖的右手,因为太过用力,掌心到现在,都还是麻麻的。

    “梦梦。”

    他张了张口,心里已经后悔了,这一巴掌,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夏晓雪看着夏梦萦脸上清晰的五指印记,看着她因为疼痛和伤心而拧起的眉头,嘴角得意的上扬着,与身边的王佳芝,对视而笑。

    “孩子不听话就该教训,不然将来不得翻天了!”

    这般的幸灾乐祸而且还能将这样的话说出口的,自然就是夏梦萦重男轻女的奶奶了。

    叶秋菊本来就不喜欢夏梦萦,夏梦萦不像方静怡,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些年,为了方静怡的事情她没少和叶秋菊顶撞,叶秋菊心里更是讨厌死了夏梦萦,现在见夏梦萦把自己的宝贝大孙子惹哭了,夏大海这一巴掌刚好是遂了她的心意。

    “妈妈,我扶您上楼。”

    夏梦萦紧咬着唇,极力克制住自己想要爆发的小宇宙,在外人眼里,她是夏家的千金,该是集万千宠爱与一身,但是事实上,她从来就没少受委屈,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她现在才没有像个疯婆子那样乱砸东西,很多时候,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太过理智。

    夏梦萦看了眼满是痛楚的夏大海,觉得讽刺,虽然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失信于自己,因为对叶秋菊的纵容经常让妈妈受委屈,但她心里依旧很尊重他,但是现在,对眼前的这个人,她实在敬畏不起来。

    方静怡任由夏梦萦扶着,机械的跟着她放慢的步子,茫然的眸专注的盯着夏梦萦新烙上的五指印记,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她突然挣开夏梦萦的手,转身就往回跑。

    “妈!”

    夏梦萦惊叫了一声,转过身,方静怡已经跑到夏大海身边,举着的手抡成了拳头,如雨点一般,砸在夏大海的胸膛。

    “为什么对女儿动手?谁让你打我女儿的?你有什么资格打她?你凭什么啊!”

    方静怡的声音在这时候听起来依旧柔柔的,却颤抖的十分厉害,听起来,喉咙就像被什么东西哽住似的,不停的掉着眼泪。

    “静怡,我不是故意的,你听我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夏大海捉住方静怡的手,蹙着眉头,万分懊恼,夏梦萦看到这场面,终究没能控制住,红了眼眶,清明的视线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有种晕眩的感觉,她晃了晃脑袋,突然听到咚的一声响,夏梦萦心里一慌,迅速用手擦了擦眼睛,就看到方静怡被叶秋菊推到在地上,再然后,便是呜呜咽咽压抑的哭声。

    “你还是大海的妻子吗?身为妻子,怎么能对丈夫动手,这要在以前,你这种女人,都该浸猪笼了。”

    叶秋菊看着地上的方静怡,振振有词,妻为夫纲,以夫为天的想法在她的意识里,根深蒂固。

    “妈妈,你没事吧?”

    夏梦萦跑了过去,蹲在地上,关切而又焦灼,方静怡的悲戚绝望,她看在眼里,心里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啃食蠕动,难受的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再怎么动听的言语,在这一刻,也是苍白无力的,安慰不了那颗伤痕累累的心。

    “梦梦。”

    方静怡心疼而又充满愧疚的抚着夏梦萦的脸,不停的掉眼泪,柔弱的模样,任谁看了都心疼。

    “大海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你了,谁让你自己的肚子不争气?男人三妻四妾,那是天经地义的,现在哪个有本事的男人没在外边养个小的,难道你还想让我们夏家断后吗?”

    叶秋菊这边数落完方静怡,扭头看向懊恼不已的夏大海,“你看看,这就是你娶的好媳妇,就是你平时给宠坏的,早离婚省事。”

    王佳芝牵着夏星宇走到叶秋菊的身边,像个儿媳妇似的劝着,夏晓雪和她一搭一唱的,表面上是劝,可实际却是拐着弯数落方静怡和夏晓雪的不是。

    夏梦萦抬头,盯着那三个人站在一起的女人,大大的眼睛几欲充血。

    “妈妈,我没事。”

    夏梦萦扯了扯嘴角,明明是想笑的,可看着却比哭都难看,她扶着方静怡站了起来。

    “你看看,你看看,她这是什么眼神,没有一点教养,快把她们赶出去。”

    叶秋菊看着夏大海,扶着额头,气势汹汹。

    “赶啊,今天你们谁要是再敢对我和妈妈动手,踏出这门我立马就召开记者招待会,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记者,让他们知道夏董事长还有夏家的老太太是什么人!”

    她忍耐,不过是念及亲情,不想将事情闹的太僵。

    “你,你---”

    叶秋菊指着夏梦萦,脸上的皱眉挤成一团,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夏晓雪和王佳芝的脸色也变了,看着夏梦萦的神情依旧咬牙切齿,却有几分害怕。

    夏大海是个爱面子的人,这件事情要闹大了,到时候迫于舆论的压力,他们可能一辈子都没机会进夏家的门了。

    夏梦萦抬着下巴,紧咬着唇,一副不服输的架势。

    叶秋菊在意孙子,她同样在意儿子的事业。

    “妈妈,我扶您上楼休息。”

    “你看看,这就是媳妇教出来的宝贝女儿--”

    整个客厅,都是叶秋菊的叫骂声,王佳芝和夏晓雪二人偶尔会附和几句,纷乱复杂,贯穿夏梦萦的耳膜,她充耳不闻。

    只要,她的妈妈还想要和爸爸在一起,她就会守护住她想要的一切,就算是完美的宫殿顷刻间变成了断壁残垣,她依旧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守护。

    夏梦萦将方静怡扶到房间的床上,从衣柜里找了套睡衣,“妈妈,我帮你换上衣服,你躺着休息会,不用担心,我就在这里。”

    夏梦萦像哄小孩似的哄着方静怡,方静怡看着她,握住了夏梦萦的手,摇了摇头。

    “梦梦,我不想呆在这里,我们离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