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大结局

第六百九十七章 大结局

再到后来在监狱里,莫庭找到他,说是可以帮他减刑,但要求他答应一件事。便是合伙对付陆初冉,两人一拍即合,约定好林正齐出狱后再商量具体细节。

    后面的事情,两人也知道。陆初冉一阵唏嘘,嫉妒之心真是可怕,竟让林正齐和莫庭两人忍心对一个孩子下手。宫寒倒是没什么反应,许是多年来将忍心看透,便不觉得有什么大惊小怪。

    “我们回家吧,平平安安还在等着我们。”宫寒搂住她的肩膀,往车停的地方走去。

    回到家,平平一如既往地扑过来:“妈咪,爹地,你们又出去玩啦,不带平平,坏坏。”

    看着挂在宫寒腿上的小鬼头,陆初冉郁结的心情有所好转:“我们是出去办正事呢,你弟弟呢?”

    绑架事件过后,安安不愿去看心理医生,陆初冉便和宫寒暗中观察他,生怕他受到伤害憋在心里不说。

    而安安心里想着,真是刺激,下次能再玩一次就好了。要是被陆初冉知道他的想法,一定要往他的屁屁上招呼。

    晚上,宫寒已经被陆初冉一连拒绝一周了,“冉冉,你的姨妈这次怎么来这么久,不会有什么问题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陆初冉一脚蹬在他身上,“你才有问题,这很正常好不好。”她难道要说姨妈是一个借口?

    “既然没问题,那今晚是不是……”后面的话不言而喻,宫寒吃了那么久的素,老婆不在眼前便罢了,现在好不容易回到他身边,还老是拒绝他。这让宫寒巴不得现在就将她吃干抹净。

    陆初冉用被子将自己裹成一个蚕蛹状,“不行!”嘴上说不,心里是很渴望的,可是想到R国的那一幕,她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宫寒对她再熟悉不过,当即觉得她有事瞒着自己,“冉冉,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某人心虚地把头埋进被子里不出声。

    “冉冉,有问题要说出来,我们才能解决。你一个人闷在心里,我会心疼,你自己也不好受。”宫寒以为她是在国外受欺负了。

    对啊,两人现在重归于好,自己不可能一直没有理由的拒绝宫寒。可是这种事要怎么说,说她背叛了他吗?哪怕并非她所愿。

    见她还是不吭声,宫寒无奈:“其实我也有一件事想对你说。”他心里同样虚啊,冉冉之前不过看到一个亲昵的动作便离开,现在听到他后面的话,还不知道要怎么样。

    “冉冉,对不起,去年我去R国,住酒店时被人下药,然后……”宫寒还没说完,陆初冉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下来。

    “然后呢?”

    “然后回到房间发现一个女人,她的味道和你一模一样,我一时……”

    陆初冉不知道怎么解释这样的巧合,便问道:“你在哪个酒店,几号房间?”

    宫寒没想到她会这么问,立即打电话问凌逸要来保存的录像。看到录像,陆初冉不淡定的同时也是松了口气。

    “所以你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了?”陆初冉板起脸,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往日她在宫寒面前要做个乖宝宝,今天她也霸气一回。

    看到宫寒躲闪的眼神,陆初冉踮起脚尖,吻住他的唇。他被妻子突然而来的热情搞得有点懵,她难道不怪他吗?

    良久,陆初冉在他耳边轻轻说道:“宫寒,谢谢你。其实那一晚,在你床上的女人是我。”

    原来那天宫寒到R国参加会议,所住酒店的房间在托马斯旁边。侍应生阴差阳错的将安排给他的女人和中药的陆初冉送错了房间,那天两人的感觉都没错,不过因为房间灯光太暗,看不清对方的脸,因而没有认出来。

    后来陆初冉怕出事,不敢声张,便悄悄地一个人溜走了。听完她的话,宫寒暗暗后悔为什么当初下药的人不开灯,那样他可以早点找到老婆,也免了一年的相思之苦。

    “还有,”宫寒从来没有问过她双胞胎的事情,陆初冉觉得有必要说清楚,“平平和安安是我们俩的孩子。”

    宫寒惊讶地看着她,虽然两个小家伙和他有五分像,但是没听到陆初冉亲口说,他还是不敢相信。

    “你记不记得,我被秦楷掳走的前几天,我们……应该就是那个时候怀上的。”陆初冉说道,“后来也是在生产的时候恢复记忆,还梦到你在我身边陪我。醒来后我便假装自己仍在失忆,等到身体恢复后带着孩子逃跑的。”

    她说得轻描淡写,宫寒却能感觉到当时她一定非常害怕。还好那个梦是真的,宫寒想着,怪不得如此感觉强烈,她遭受痛苦时他是陪在身边的,真好。

    一年后,宫千千和梁云的婚期提上日程。

    结婚这天,宫千千穿着洁白的婚纱在房间里等着新郎的到来。宫家众人和旁支的亲戚都聚集在新苑。

    两小只身穿小西装,头发特意用发胶固定出一个帅气的发型,抱胸站在门口。

    “红包红包!”面对梁云这个姐夫,他们一点不客气。

    为了顺利接到新娘,梁云递上两个特别封的大大的红包,两小只笑得不见眼睛:“想要接我姐姐,可是要过我们兄弟俩这一关的哦。”

    说着,平平眼睛一转:“被鳄鱼咬和被鳄鱼咬后的感觉有什么不一样?”

    梁云想了想,很快说出答案。两个小家伙知道不能太为难,和旁边的表哥表姐配合着让他说了一堆承诺后,放人进屋了。

    看到自己梦寐以求的新娘坐在那里等着他,梁云快步走过去将人背起来,又是惹得众人一阵笑声。

    今天的天气许是配合着婚礼的进行,格外的舒适晴朗。空气中飘来淡淡的花香混合着青草香,清新怡人。

    宫寒和陆初冉坐在观众席上,看着上面在神父见证下相互交换戒指的两人,相视一笑。

    此时音乐响起,甜美的女声传来,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做着摇椅,慢慢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