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他很受欢迎

第五章:他很受欢迎

宫寒将她带到了公司,下了车便拽着她的手腕将她一路带进去,公司来往的都是一些大咖,荧幕上经常可以看到,现实里却很难碰见的人。

    “宫总,黎先生在您办公室。”刚上电梯,宫寒身边的助理说道。

    只见宫寒点点头,来到了顶层。

    陆初冉初来乍到,跟着他一路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宫寒的品味一直很高,诺大的办公室走着古朴典雅的风格,给人一种庄严却又觉得身在其中能够心静的感觉。

    偏巧这里头坐了一个性格活泼,很能闹腾的人。

    最近当红的男子组合U-One的门面担当——黎肖。

    宫寒刚进办公室,便看见坐在沙发上,抱着一大包薯片已经开吃的黎肖。

    而陆初冉见到沙发上的黎肖,登时瞪大了眼,手已经伸向了口袋准备拿起手机和他来个合影了。

    只见宫寒西装革履,俨然一副斯文败类的模样,走上前,坐到另一边的沙发上,看向黎肖的目光都快结冰了:“又有什么事?”

    “欸这小妹妹是谁?”黎肖的重点可一直在门口的陆初冉身上。

    陆初冉见他看自己,有帅哥看自己,当然是傻傻地抬起手,嘿嘿笑了两声,然后道一句:“嗨,你本人比电视上好看呢。”

    “嗨。”黎肖也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却受到了来自宫寒的攻击,宫寒毫不留情地将一个抱枕砸到了他的身上。

    “宫寒!”黎肖皱眉道,“打个招呼怎么了?”

    “问你话。”宫寒可懒得给他一个笑容,黎肖向来得寸进尺,他要是一笑,指不定又想来向他索要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开一些乱七八糟的条件。

    宫寒和黎肖的对话,陆初冉听着无趣,便和宫寒打了声招呼,自己出去转转。

    后来不知怎么地,转回去的时候正好撞见出来的黎肖。

    黎肖笑眯眯地递给她一个棒棒糖问道:“小妹妹,成年了没有呀?”

    “成年了。”陆初冉接过他的棒棒糖,并没有马上拆,“谢谢。”

    “啧啧,宫寒可真是好眼光,你是公司要签约的新人吧?”黎肖问道。

    陆初冉啊了一声,连忙摇头:“不是不是。”

    “不是?是个好料子呀!刚说宫寒居然亲自带新人回来呢。”黎肖突然恍然大悟道,“大木鱼居然找对象了?”

    “他是我......小叔。”

    陆初冉尴尬地撇撇嘴:“我们不是......”

    “小叔?”黎肖倒也是个自来熟,“你是他小侄女?”

    “嗯。”陆初冉点点头。

    “宫寒也是自私啊,这么好的小侄女藏着掖着,不放到市场上。”黎肖望着陆初冉,饶有兴趣道,“小妹妹,想不想进娱乐圈啊,让你小叔帮你,一句话的事。”

    陆初冉没想到他会这么问,一时愣了愣,有些吃惊:“不不不,我不行的。”

    “哪里不行,可比那林澜好太多了。你看林澜那种姿色,宫寒都能捧起来。你可赢她太多了。”

    这个黎肖倒是出言无忌,完全不在乎这公司里头说这话会不会有人听见生事的。

    “你想想啊,进了娱乐圈,你可就能拍戏了,上大荧幕。”黎肖完全是抱着给她讲讲,图个新鲜洗洗脑的心思来和她说这些话。

    而陆初冉却一本正经摇摇头:“不去。”

    一想到拍戏就要和搭档做一些亲密的戏,陆初冉连忙摇头。

    这时黎肖电话响起,他接完对着陆初冉笑笑道:“小妹妹,改日见咯,我还有事要先走啦。”

    陆初冉一个人上了电梯,准备去顶层找宫寒,却在刚进电梯时,听见里头的女员工议论。

    “听说了吗?这次年度最具人气女演员,林澜和祝以歌都被提名了呢。”

    “也不知道这次会落进她们两个谁的手里。”

    “两个人来比较的话,我肯定更爱以歌姐,不过具体给谁还不是咱们宫总一句话的事。”

    “那林澜每天和宫总撒的娇还少么?今年的戏都接得比祝以歌不知道多多少。”

    “是是是,我那天还看见她跑去宫总办公室呢,出来笑吟吟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心在哪。”

    ......

    陆初冉一开始本想只是当八卦听,却越听越不是滋味。

    来到宫寒办公室门口,抬手敲了敲。

    “进。”

    陆初冉进去时,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林澜正好在。

    “你先出去吧。”宫寒对林澜说道。

    林澜笑着出了门,路过陆初冉时,回头看了她一眼,带着笑,那抹笑意,陆初冉看不明白。

    心里却会不知不觉地想起电梯上的人说的话。

    而且听说,娱乐圈好多潜规则的,该不会......

    宫寒喊了陆初冉两声,她依然在出神的状态,宫寒三两步来到她面前,弯曲手指在她额头上弹了一记,陆初冉这才吃痛回神,怨恨地看向宫寒。

    “去哪了?”宫寒问道。

    “参观。”

    “参观什么?”

    “你的公司啊。”陆初冉说道。

    “参观好了?”宫寒接着问道。

    “嗯。”陆初冉点点头。

    “带你去吃饭。”宫寒本能的举动就是去拉住陆初冉的手,可陆初冉这一次居然躲开了。

    陆初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下意识地做出这个举动,可能是一瞬间想明白了,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可笑,宫寒可是她的小叔,就算不是林澜,也会有其他人来成为宫寒的老婆,她陆初冉的婶婶的。

    她最近是发生的事情多了,导致她居然妄想都敢妄想到自己的小叔身上去。

    宫寒察觉到她的举动,微微蹙眉,还是一把拉住,并且握得牢牢的,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这一整天,陆初冉倒没有对宫寒冷漠,一样笑一样会喊他,但宫寒明显感觉哪里不对劲,只要他抬手刚要碰她,她就会下意识躲开或者装作不经意地错过。

    陆初冉回了卧室锁了门,开始进入反复的心理斗争。

    她一定是疯了才会对宫寒萌生想法,一定是因为她这十八年来,单身太久的原因。

    这样下去不行。

    就在陆初冉还在愁思的时候,一通电话打了过来,是宋辰打来的,陆初冉刚按下接听键,便听见里头的男声断断续续说道:“小冉,为什么呢?为什么不是你?”

    “小冉?小冉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小冉。”里头宋辰的语气像个孩子,是喝醉了打给她的。

    “宋辰?”陆初冉刚问道。

    便听见他在里头说道:“小冉,你听我说,我不喜欢她,我不喜欢杨舒辰啊!”

    “好了好了,别喝了。”宋辰身边,有别的男声出现,那人似乎要抢他手机,被他拒绝。

    “小冉,你原谅我好不好?”宋辰声音低落,语气几近哀求。

    陆初冉懵了,却不知道该如何说。

    “你踏马喝多了,自己蒙着,老子清醒!”他身边的男声不知怎么了,暴躁一声,陆初冉便只听见手机里传来的忙音。

    宋辰?

    喝多了,都......说了什么?陆初冉凌乱了,什么叫为什么不是你?为什么要她原谅他?

    就在陆初冉正坐在床上懵逼是,敲门声响起,这个时间点,在这个地方,能敲她门的除了宫寒还有谁。

    陆初冉连忙倒头一裹被子一动不动,装睡。

    宫寒敲门没听见陆初冉的声音,便直接转动门把进来了,陆初冉卧室的灯是亮着的,床上的人裹着被子,从头蒙到脚,不透风的那一种。

    宫寒忍不住叹气,抬不来到陆初冉床边,想将她的被子拉下来一点,怕她把自己闷死。

    谁知一股力道在里头拽住了被子,宫寒顿了顿动作,轻声叫了一声:“冉冉?”

    “我睡着了,小叔晚安。”

    宫寒眉头皱起,直接掀开了她的被子,只见陆初冉抱着手机,巴眨着大眼睛嘿嘿笑了两声,像是为了缓解假睡的尴尬。

    宫寒的目光在她的手机上停留了一会儿,道:“干嘛呢?”

    陆初冉明明没干什么坏事,可被他眼神 这么一注视,竟有些心虚藏了藏手机:“没有啊,小......小叔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宫寒总觉得今天的陆初冉格外地不对劲,先是偷偷摸摸跑到片场去,然后又对他这种似有似无的疏离,这让他很不舒服。

    “没事就不能来?”宫寒这一反问,陆初冉居然听出了他语气里隐隐的怒火。

    宫寒明明声音不重的。

    “睡觉就认真睡,手机收起来。”宫寒话是这么说,可还是没有直接去收她的手机,转身为她关了房间灯,还为她带上了门。

    这小丫头真的是......

    宫寒回到房间,去阳台上点了一根烟,夜幕下他的神色像是蒙上了一层雾,让人看不真切他的情绪。

    这十几年来,他对陆初冉,是不是还不够好?

    翌日。

    事实证明,陆初冉是真的在刻意地和宫寒保持距离,刻意和他少说话,刻意不让他碰她。

    宫寒是真的不解,这丫头到底在想什么。

    一大清早,见她早早起床,顶着一个黑眼圈坐在客厅看电视就知道她昨晚一定没有好好睡觉,脸上还有一道不知道怎么刮上的红色划痕。

    正走过去,伸手刚要将她脑袋掰过来看看时,陆初冉立刻挣脱开了,还打着哈哈道:“被自己的指甲不小心划的。”

    天知道自从陆初冉开始怀疑自己对宫寒抱有想法的那时候开始,被他一靠近就会心跳快到不行。

    宫寒被她这么一挣开,情绪差点上来,直接蛮横地捏住了她的下巴,将她的脑袋掰过来,让她不得不直视他。

    看了看,也的确像是被指甲划伤的,忍不住皱眉:“你是蠢吗?”

    “哎呀没事啦,过两天就好了,你快去上班,时间要到了。”陆初冉趁他手松了松,连忙摆过头,催促道。

    宫寒深深看了她一眼,有些话想讲想想还是算了,站起身,理了理身上的黑色西装外套,转身快到门口时,却还是转身三两步上了楼,去拿了医药箱下楼来。

    在陆初冉身边坐下时,陆初冉看着他的举动,一时失神。

    “抬头。”宫寒一手捧住她的脸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