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不给任何人脸色看

第三章:不给任何人脸色看

陆初冉扒拉着被子,听见床边那低沉的声音响起,嘴角不禁蓄上了一抹笑意。

    她睁开那双大眼睛,扑闪着在黑暗中找到宫寒的脸,故作傲娇:“小叔你绝对是今年最晚和我说生日快乐的人!”

    “生日歌谁唱的?”宫寒直接坐到了她的床边,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赶不上零点和你说,就晚上十一点五十九再说。”

    陆初冉的脑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啊了一声。

    “当不了第一个,就当最后一个。反正就是要特别。”

    陆初冉自己都想不到这样的话会从宫寒的嘴里说出来。

    “嘿嘿嘿,所以小叔还是很在乎我的对吧?”陆初冉觉得自己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什么都敢问。

    “随你怎么想。”

    陆初冉趁宫寒不注意,一把掀开了枕边的礼物盒,黑暗里依稀辨别得出来的是,这是一个小公仔。

    但陆初冉看着它的大致形状,可以认出来这个小公仔做的是她。

    顿时觉得宫寒光辉伟大,无可挑剔。

    宫寒一言不发地看着她抓着那只公仔发呆,伸手揉了揉她的发心:“礼物拆了,可以睡觉了?”

    谁知陆初冉一把扑进他怀里,搂住了他的腰,脑袋还在他的胸膛上蹭了两下,说道:“小叔谢谢你。”

    宫寒喉结上下动了动,她此刻这软萌的样,他还真有些招架不住。

    “可以睡觉了?”于是,不冷不热地吐出这么一句。

    陆初冉松开他,有些扫兴地准备躺下睡觉。

    正心想小叔就一死直男,连不用跟我客气这种话都不会讲吗。

    就在陆初冉要躺下时,宫寒一个欺身,将她压在了身下,大掌直接扣住了她两只手的手腕。

    陆初冉大气都不敢出,凝神盯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心跳异常。

    宫寒低头便是去吻住了陆初冉的唇,蜻蜓点水那么一下,起身说了句晚安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陆初冉这一夜无疑是辗转难眠的。

    宫寒这一吻再次乱了她所有的心绪,这个总是一副高高在上模样的男人,无论做什么事似乎都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毕竟他就是理由。

    陆初冉深知两人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所以自己也说不清对小叔该持一个什么样的心态。

    只是她多虑了整整一晚,宫寒却丝毫不受影响的隔日照样和她打照面。

    似乎什么都没发生。

    陆初冉起床刚走到走廊拐角处见到宫寒时,本想一溜烟找个借口跑开,结果却被他住抓了个正着。

    “去哪?”

    那声音一响起,陆初冉简直尴尬到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小叔,早啊。”陆初冉转过身,装作若无其事地笑着和他打招呼。

    宫寒端着一杯水,看着她点了点头:“没什么事就下楼吃早餐。”

    陆初冉点点头,然后以极快的速度从宫寒面前溜走。

    留下宫寒一个人端着一杯水站在走廊处,看着她背影,眉眼竟荡开了一抹笑意。

    陆初冉正喝着粥,宫寒便步履悠闲地来到餐桌边坐下,他缓缓道:“你这个作息不行,明天开始,六点起床跑步。”

    陆初冉一口粥还没咽下,差点呛在喉咙里,剧烈咳嗽了起来:“咳咳咳咳咳......小叔你逗我?”

    “你说呢?”

    宫寒反问道,将桌面上的水递给了她。

    陆初冉只觉得这十八岁刚刚开启的人生已经一片黑暗了。

    “别啊小叔,你放过我吧。”陆初冉接过水,狂喝了一口,抹了抹眼泪道,“我什么都听你的,小叔,我以后不干任何让你不开心的事。”

    “可我就想让你早起跑步,这你都不愿意?”宫寒讲话一套一套的,实在是......说他老奸巨猾都不为过。

    陆初冉是明白了,宫寒哪里是在和她商量,征求她的意见,明明就是在通知她,让她有个心理准备的。

    于是隔天,在陆初冉还在睡梦里的时候,宫寒就已经来到了她的房间,穿着一身的白衣黑裤运动装,前来将陆初冉从床上拽起。

    陆初冉半梦半醒间是不会分面前的人到底是谁的,于是在宫寒拉她被子时,她依然紧紧抱着不撒手,甚至还哎哎叫:“别抓我被子。”

    “陆初冉,几点了。”宫寒不是在问她,而是在强调这个时间。

    见她依然不为所动,宫寒便直接将她一把从床上捞起。

    突然的悬空让陆初冉一下子清醒了,迷迷糊糊睁眼看清来人时,一下受了极大的刺激,清醒得不能再清醒。

    “小叔,你......起的真早呀?”

    只见宫寒挑挑眉,手一松将她丢到了大床上,淡淡说了句:“给你五分钟下楼。洗漱换衣服。”

    然后便迈着他的大长腿走出了她的房间。

    宫寒的住处算是在郊外,从半山腰上绕着沥青的公路慢跑着,感受着清晨的空气,不得不说,还是很舒适的一件事。

    只是——

    “小叔,咱们歇会吧?”

    “这才不到十分钟就想歇?”宫寒一边说着,可却放慢了脚步,转过头伸手拍了一下陆初冉的脑袋,然后往前跑去。

    宫寒的速度可以说是真的很慢了,可陆初冉的腿哪能及宫寒的腿,平时宫寒走路,她都得用小跑的,这宫寒用小跑的,陆初冉可以说真的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

    陆初冉至今想不明白宫寒这么做的意义究竟在哪里,跑步,他一个人跑不好吗?

    只是见宫寒真的一点儿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陆初冉心里是真的绝望,用尽力气往前冲了几步,去抓住了宫寒的手臂,将他拉停下,一边气喘吁吁一边摇头:“小叔我真的跑不动了。”

    “大学也是有体测的,你这样怎么过关?”宫寒这下停下了,却还是一本正经地说道。

    “离开学还早着呢。”陆初冉说道。

    “所以让你提前练习是为你好。”

    陆初冉视死如归,不想再挣扎,迈开步子一步步往前走,不管了,小命要紧,她先慢慢走:“小叔你先跑,我慢慢跟上你。”

    宫寒唇角弯了弯,带上了一抹嘲讽的笑容:“别想忽悠我!”

    他还不了解她?

    就在这时,宫寒的电话忽然响起。

    他按下了接听,电话里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只见宫寒眉头皱了皱说了声:“人在哪?”

    然后顿了一会儿,便挂了电话。

    身边的陆初冉是一脸懵的,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一会儿,一辆车便开到了两人面前,停靠在了马路边。

    宫寒眼神示意了一下,让陆初冉上车。

    陆初冉上车后,宫寒也坐了进来,吩咐驾驶座里的助理开车。

    车子一路来到了市中心的医院,陆初冉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是医院,便突然有些不安,还以为是家里人出了什么事。

    宫寒是一路拉着她的手腕进的医院,生怕她走丢似的,只是依然全程不说话,助理跟在身边,也一言不发。

    一路来到一间病房门口,门口站着两个身形高大的保镖,他们见宫寒来了,恭恭敬敬地打开了病房的门。

    病床上躺着一个容貌姣好的女人,陆初冉经常在电视上见到她,她是当红女星,是宫寒公司旗下签约的艺人林澜。

    宫寒牵了陆初冉一路,直到进了房间才松开了她的手腕,走向病床。

    林澜是清醒的,手背上还在输着液,见宫寒来了,便有些欣喜,想坐起身。

    宫寒的表情却是一如既往地不见缓和。

    林澜伸手要去拉住宫寒的手臂,正想酝酿一下委屈,还没开口,便听见宫寒那低沉的嗓音响起。

    “你到底想干什么?”

    助理给宫寒一大清早地打电话,不为了合同和其他原因,而是为了林澜。

    说公司的保洁发现林澜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倒在了总裁办公室门口,便及时将她送往医院洗胃。

    “宫总,我......”林澜酝酿了好一会儿,才将泪水蓄满了眼眶,“我不是故意给你添麻烦的,昨天因为那部电视剧网络上对我的攻击太多了,我真的很难过,我想去找你,可是你不在。”

    “网络上舆论怎么兴起的你会不清楚?”

    宫寒只觉得好笑,当初原真一直强调着要签下的女艺人,就是这么一个没有智商的蠢货?

    “可是宫寒,我......”林澜委屈地掉下了几滴眼泪,“我怎么可能会故意去买水军来黑自己呢?”

    宫寒并没有心情和她继续废话下去,来这里也只不过是确认一遍林澜的情况。

    给了助理一个眼神后,便拉着一脸迷茫的陆初冉出了病房。

    “小叔,那是林澜耶?”虽说陆初冉是他宫寒的小侄女,可宫寒还真从未带她见过什么大明星。

    陆初冉只知道,宫寒很厉害。

    直到今天,才知道这家伙真的不会给任何人面子,哪怕是大明星林澜。

    “小叔,她是不是喜欢你?”陆初冉直接问道,毕竟刚才林澜的一举一动她可都看在眼里呢。

    宫寒本来是拉着陆初冉往外走,被她这么一问,反而停住了脚步,回过头问道:“你满脑子都是什么?”

    “总裁和女明星,小说里经典CP不都是这样的吗?”陆初冉说道。

    “以后不许看那些不三不四的东西,让我发现一次,就去抄三国演义一百遍。”宫寒无奈,将她一把拉到自己身侧狠狠地在她的脑袋上敲了一下。

    陆初冉吃痛反驳:“你打我干嘛?你总不能喜欢她吧?被我说中了?”

    ......

    只觉得空气凝固了那么几秒,陆初冉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些什么话,抬头只见宫寒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看得她有些头皮发麻。

    回到家的陆初冉上楼冲了热水澡,不得不说,她还是挺感谢林澜的,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就从她让宫寒选择去了医院而不是接着跑步这件事来讲,林澜干得很不错。

    就在陆初冉正擦着头发时,一条短信通知发了过来,是高中班长组织的一个小聚会,邀请了高中玩得比较要好的几个人。

    陆初冉心想,杨舒辰肯定会去,便想去会会,毕竟她的生日那晚的事,她不可能说就这么让这事当做没发生一般。

    今天傍晚,宫寒有一个合同要谈,所以要晚点才能回家,对陆初冉的门禁没有再强调,也就没有人可以束缚住她了。

    叫了一辆车来到金玉酒店。

    刚下车便看见了也要朝大门进去的宋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