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兽魂苏醒

第1章 兽魂苏醒

华国北天市,第一人民医院。

    夕阳映着晚霞,将它的最后一丝余晖洒落至楚蒙脸上。

    楚蒙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待他醒来时,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全身缠着绷带,犹如一具被人整整齐齐包裹好的木乃伊。

    四肢绵软无力,头昏脑涨,除了眼睛和面部肌肉能够正常活动外,全身上下竟再无一处可以活动,对于这一点,醒来后的楚蒙已经试验了多次,直到他筋疲力尽。

    “我……该不会是变成植物人了吧!”楚蒙愕然,无论他怎么努力,也没有令他的四肢挪动分毫,“那群畜生,竟然下手这么狠!”

    楚蒙并不知道袭击自己的是谁,脑子里只剩下被一群从路中杀出的蒙面人突然拦住的记忆,随后便是一顿拳打脚踢。

    饶是他不甘如此被人欺负,可双拳终究不敌四手,他被蒙面人狠狠地击倒在地,失去抵抗能力,身上落下的棍棒频率也是变得愈加的密集,没多久便失去了意识。

    他只记得,当他意识尚在之时,朦胧之中听到一句话,“废了你,我倒看看唐雨柔那个小妮子,还如何拒绝我。”

    “是那些觊觎小柔的公子哥,对我下的狠手吗?”想到这,楚蒙的眼中露出一丝怒火,却旋即无力,自己已经无法动弹分毫,如今的他就连握紧双拳的能力都没有,谈何像一个正常人一般发泄自己的怒气。

    嘎吱……伴随着一声轻响,病房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打开,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推门而入,后面跟着一老一少。

    年少的肤白貌美,体态婀娜,美丽的大眼饱含着晶莹泪珠,眼圈红肿,脸庞的泪痕犹在,一副娇滴滴的泪美人模样,一看就是哭泣了许久。

    年迈的须发半白,佝偻着身躯,老态龙钟,苍老的双眸中充斥着复杂的情绪,被岁月刷洗过的脸旁写满了担忧。

    “小柔,宋爷爷,你们……”。楚蒙看清来人后,想要挣扎着起身,但四肢百骸间传递来的无力感,让他不得不放弃挣扎。

    “蒙哥……”。巨大的悲恸让唐雨柔娇躯乱颤,扑在病床旁边抽泣不已,饶是内心再无情的人,看到她如此梨花带雨的样子,恐怕都忍不住心中的怜惜之情。

    唐雨柔和楚蒙自幼生活在同一所孤儿院,两人青梅竹马,虽不是亲兄妹,但感情却胜似亲人。

    两人在领养人宋爷爷的资助下,走出了孤儿院,先后读了小学、初中。

    进入初中时,楚蒙已经开始自己在业余时间做一些兼职甚至苦力,来分担宋爷爷的压力,毕竟宋爷爷也不过是靠着养老金度日的普普通通的老百姓。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楚蒙成绩十分不理想,而被楚蒙呵护的唐雨柔则是北天一中公认的校花,才貌俱佳,追求者数不胜数,不夸张的说,那些人加在一起,足够从她班门口排到隔壁班。

    “我没事……”,此时的楚蒙虽然只能艰难的挤出个笑容并出言安慰,但好过沉闷着一言不发让人担心。他视唐雨柔为妹妹,不愿让她受到一点委屈。他多想伸出手来帮她拭去脸庞上不住流淌的泪水,可他现在却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楚蒙,你好好休息,会好起来的……”,宋天翔沙哑着嗓子,声音中透露着无奈,早已泛起褶皱的眼角透着复杂的眼光。

    楚蒙在脸上挤出一副笑容,他不想让这位老人担心。

    宋天翔,是他从孤儿院出来之后的依靠,据说是一家上市医药公司的退休职工,退休后无所事事,捡拾可回收垃圾,赚一点外快,而这些钱大部分成了供应楚蒙和唐雨柔上学的费用。

    “两位家属,请出来一下。”医生突然将宋天翔和雨柔请了出去。

    三人走出病房后,只是停留在房门外,并未走远。

    走到病房外的医生驻足之后,脸上笑容逐渐消失,双眸中满是凝重,压低着声音,沉声道:

    “两位家属,患者的病情不太乐观,脑部受到严重打击,脑内开始病变,甚至已经开始逐渐萎缩,若不及时手术,只怕会危及生命。即便手术保住了性命,双腿也怕是保不住了。”

    门外的谈话声隐隐约约,音量虽小,但还是传到了楚蒙的耳中。医生的话如晴天霹雳一般,轰隆一声直击他的心房,让他本已苍白的脸褪去了最后一抹血色,如同死寂一般的惨淡。

    “我下半生……是要残废了吗。”楚蒙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绝望。

    “不,我不能这样放弃!那群畜生,打伤了我,一定不会放过小柔!”楚蒙心有不甘,现在他却只能控制脸部肌肉,随着心中奔涌而出的情绪,挤出一个坚定而又愤怒的表情。

    “你们尽快做决定吧,病人的身体,最多只能拖三天了。”

    “医生,治不好了吗?”

    “也不是没有机会,国内据说近些年研制出了生物仿生疗法,那是一种神话药剂,可以治疗一切大脑坏死疾病。但是治疗费,高达数千万。一般的家庭——哎……”

    “生物仿生疗法,神话药剂……数千万。”宋天翔喃喃自语,浑浊老花的眼神里,似乎有了一丝荡漾的光芒,而这与刚才他眼神中发出的光芒十分相似。

    门外的对话和哭泣声,陆陆续续传入楚蒙的耳中,可他心头已是缠绕着万般思绪,对这后来传入的话语他已是毫无兴趣。成为一个半身不遂的残疾人,对于一位正值人生芳华的青年来说,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

    楚蒙闭上双眼,身上的痛苦和心里的打击,让他身心俱疲,本就昏沉的大脑难以支撑他长时间的清醒,不一会儿又再次昏睡过去。

    宋天翔和唐雨柔推门进入,发现一脸疲倦的楚蒙已经睡去,联想起刚才医生的话语,一时间不免面露悲伤,更不忍打扰,便准备离开医院。

    “小柔,你快回学校吧。小蒙的病,我来想办法。”宋天翔摸着唐雨柔的头发,慈祥的说道,泛着枯黄皱皮的手,犹如一片秋叶,可在抚摸唐雨柔之时,却让唐雨柔感觉这手是那么强而有力。

    唐雨柔知道,宋爷爷是在安慰自己,他只是个捡垃圾的退休老人,哪来的钱财治疗这种绝症呢?

    可不知为何,她从宋爷爷眼中读出来了一种自信,这种自信力让她觉得,或许宋爷爷真的有办法治好楚蒙。

    她不放心楚蒙,但是最近临近高考,她又想拼一拼,去冲刺自己的梦中学府,京华大学,毕竟她没有理由去浪费这么些年爷爷对她的栽培和自己的努力。

    但是楚蒙哥哥现在一定很需要人陪在他身边吧。

    “爷爷,您先回去吧,我再陪陪哥哥。”唐雨柔脸上露出一丝决绝,高考,来年还可以,但是哥哥对自己的恩情,永远无法报答。

    宋天翔叹了口气便离开了,他知道自己养的两个孩子的脾气。

    医院外,一辆保时捷停在医院门口的街道上,虽然它停在这里已有些时间,但它3.4L的水平对置发动机却一直未曾熄火,只是因为端坐其中的人喜欢听这引擎响起的声音。

    “咔嚓。”

    车里闪过一道火光,一人手持镜面镀铬着深雕的,点燃了一支香烟。

    “少爷,打探到消息了,那个姓楚的小子已经完全废了,而且估计也撑不了几天。就算他命大被医院能治好,多半也是个废物,最差也是个半身不遂。他这治疗费什么的也是天价,也不是他一个穷小子能承受的。”

    一缕烟在车内缭绕,一个平淡的声音也随即响起:“这就是他的宿命。而唐雨柔,注定是天之骄女。他不知进退,怪不得别人。”说完,由他吐出的那股烟雾在车中渐渐淡去,他那鼠眼尖腮的面容也逐渐清晰起来。

    “那是那是,唐雨柔,只有少爷您才配得上。”

    “别拍马屁了,准备些礼物,明天去那个姓宋的老头家,希望那个老东西知进退,不像这个小子一样。”

    “是!”

    睡梦中的楚蒙并不知道医院外的对话。

    只是他在昏迷中,隐约感觉到有一个身影走进了他的病房,来到了他的身边。

    脚步声静止后不久,紧接着手臂上传来一阵刺痛,随即他感觉到在刺痛发出的地方,有一种液体顺着血液流入他体内每个角落,仿佛有一种刺透骨髓的能量正不断地融入他的血肉骨髓。

    注射?

    难道是医生?

    不对,这不像是之前的药!

    好在他疲惫的眼皮没有完全遮盖住他的视线,他看到了那身影的大致轮廓,只见这身影注射之后,望着他迟疑了片刻,在听到门外传来动静之后,又快速离开了病房。

    可楚蒙此时却并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个身影究竟是谁,因为刚才注入他身体的力量,来自于那药剂的力量,进入楚蒙体内后,已经在瞬息之间流进了他四肢百骸的每一个细胞,来自那药剂的撕心裂肺的痛苦也在这一瞬间开始,在楚蒙身体里爆发出来,仿佛进入楚蒙的灵魂深处。

    “啊!”楚蒙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便再度痛得昏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