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舞会

第一章舞会

G市,奢华的皇家星冠大酒店内,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一场由上流社会主打的豪华舞会正在举办着。

    酒店后厨,一个身穿着酒店服务员服装的身影正悄然从厨房中悄悄溜出去。

    “呼——”

    出了后厨,关晚晚长舒了一口气。

    她左右看看身上的这套侍者服装,唇角勾出一抹调皮的笑容,拿出刚刚从后厨偷来的藏在包里的点心,大口大口地吃着。

    早在一个月前,她便得知明轩在这个地方要参加一个舞会,没有告诉他,自己已经从国外回来了,为的是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由于酒店的管理实在太严格,下面的人也不怎么认识她,所以为了“潜伏”在这里,她也是费了一番心思,大清早的饭都没吃,在后厨帮着打下手,忙得团团转,一直挨到这黄昏时刻,真是要饿死了。

    三两口地解决了几块点心,关晚晚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她从旁边拿出一个端着高级香槟的酒盘,有模有样地走了出去。

    流动的香槟,性感而神秘的面具美人,闪耀的灯光……上流社会举办的宴会总充斥着一股别样奢靡的气息,关晚晚端着酒盘子穿梭在人群间,柳眉微微蹙起,她真是不喜欢这气氛极了。

    不过明轩是为了工作才来这种地方的,关晚晚对他表示理解。

    在国外待了几个月,关晚晚真是想死明轩了,想着,她眉目满含期盼地在人群中找着他。

    终于,人群中,她寻觅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

    只看一眼那清瘦的背影,关晚晚就能认出明轩来。

    褪去平日里休闲服的大男孩,换上西装革履,更显得一股社会成熟精英范儿。

    那是她的男人,关晚晚心中不自觉升起一股甜蜜欣喜,她整理了几遍身上的侍者衣服后随意找了个酒盘并放上香槟,然后步伐轻快地朝明轩的方向走去。

    眼里只看着前方的明轩,关晚晚没注意到前方拐角处迎面走来一抹高大的阴影。

    “Oh——”

    “!”

    关晚晚一个没注意,端着香槟酒盘的一只手就撞上了一堵坚硬的墙,她纤手一个失力,整个酒盘顺势跌落。

    香槟被全部洒掉,随之而来的,还有两声……男不男女不女的尖叫声。

    关晚晚呆愣了瞬间,手中的酒盘被撞得掉落,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夹杂着独特的男性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缠绕在她鼻息间,令她莫名心下一动。

    不自觉抬眸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英俊而神秘的银色爵士面具!

    银色爵士面具遮住了男人大部分的五官,面具边缘处,是男人立体帅气的轮廓,一双平静而冷漠的黑眸像是万年冰川底下蕴藏着的最锋利的寒冰,只一眼就令人感受到那深深的摄人心魄的心惊。

    “我的天呐!”

    就在关晚晚出神着陷入男人深邃的双眸时,旁边那声娘气的男声又传来,唤回了她的思绪。

    不自觉吞了口口水,关晚晚后退一步,拉开自己与面前高大男人的距离。

    “哎呀!脏死了脏死了!酒全部撒到衣服上了!”

    娘气的男声不断地在耳边嚷嚷着,关晚晚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把人给撞着了,且貌似周围的人都把目光向这边看来。

    原本舞会上这种被撞到的小事很常见,可就是那抹独特的娘气男声把很多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

    陆明轩刚和一名商界大佬攀谈完,正在一旁休息片刻,手中还拿着一杯香槟饮着,听到关晚晚这边的动静,也下意识把目光朝那边看去。

    几个高大的男人围在周围,刚好将关晚晚的背影挡住。

    他不禁伸长了脖子,起身想往那边走去,谁知下一瞬,一股熟悉的香水味来到他身边,随之而来的,还有女子挽上他胳膊的一只纤细柔软的玉臂。

    “明轩,妈咪要见你呢,还不快跟我过去?”

    关芝儿娇嗔的软声响在他的耳边。

    陆明轩低头朝她看去。

    今日的关芝儿十分出众,只见一条香奈儿的粉色小短裙礼服映出她姣好的身段,脚下十寸的粉色镶钻高跟鞋更加衬得她一双玉腿修长性感,她一张长着娃娃脸的小脸也是化上了精致的妆容,她没有选择带面具,因为她是今天舞会的主场。

    她是关家小姐,总是活得这样精致美丽。

    陆明轩唇角勾勒出一抹温柔笑意,“好。”

    关芝儿小鸟依人地挽着陆明轩的胳膊,脸上洋溢着幸福甜蜜的笑容,朝酒店二楼走去。

    ……

    这边,关晚晚把人给撞了,她低垂着头,面露愧疚之色,“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事实上,关晚晚这道歉一点儿都不真诚,她就像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小狐狸,表面上乖乖地认错,其实在那张面露愧疚之色的清纯小脸下,有过一丝一闪而过的狡黠笑意。

    她不喜欢这种上流社会奢侈的聚集宴会,连带着也不喜欢来这种地方的人。

    所以反应过来自己把人给撞了之后,关晚晚心中还有丝小小的雀跃和幸灾乐祸。

    然而,她却不知道,她的一切表情都被面前高大的男人收入眼底。

    “你道歉有什么用?还不快带着我宝贝去处理?”

    “真是的!做事毛毛躁躁的!”

    关晚晚:“……”

    她嘞个擦擦擦!

    她刚刚没有听错吧?眼前这个每说一句话就要撅着兰花指的娘气男人,竟然在对被她撞上的这个男人叫宝贝?

    呕……

    好想吐。

    麻蛋,这男人看起来那么man,至少戴着面具看着给人一种神圣的不可侵犯的禁欲气息……谁能料到竟然是个gay!

    天呐!来一道惊雷劈死她吧!

    关晚晚脑海中一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她的内心简直是崩溃的!

    这世界像她这样漂亮的女人是不是都太少了,所以现在男人都对女人失望了?

    突然感到好庆幸,明轩很早就遇到了她,嗯,不至于长那么帅以后去当g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