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不能让喜欢英叔的歌手吃亏

第4章 不能让喜欢英叔的歌手吃亏

淡淡的钢琴声飘逸出无法压抑的伤感,琴声圆润、低沉、简单却又每一个音符都击中了‘白眉道长’的内心柔软处,十五秒的钢琴声结束时,他的脑海中竟然出现了龙正英师父捏着一张符箓面对僵尸的音容笑貌。

    “咚咚!”

    两声低沉的鼓点让‘白眉道长’脑海中的影像彻底破碎,他的脑子里一片空明,刚蹙了蹙眉,一道哀怨到了极致的笛声自电脑音箱中传了出来。

    笛声婉转有气音,如同一声声哭诉勾起了‘白眉道长’心中对偶像的思念,随着每一个音符的跳动,英叔与僵尸、阴魂打斗的画面一幕幕更立体的出现在脑海,甚至他的笑、他的抠门都能在脑海中随着音符出现,曲子走到高音时似是要冲破笛子一般,笛子本就有气音,不如钢琴声圆润,但就是这如同破音般的气声就好像一把钩子把他压抑已久的思念屏障一下子勾破。

    一年来的思念之前,翻来覆去的看偶像的电影,直到如今每一句台词,甚至每一处景物都能记得清清楚楚,这种哀思一下就冲了出来,‘白眉道长’咬了咬牙,红着眼盯着电脑界面,等到曲子最后一个音符完结,他终于忍不住痛哭流涕。

    “回眸一笑,情仇都放下了,从此不烦恼,这人世间喧嚣,走过奈何桥,把孟婆汤喝掉,忘却这一瞬间自己逍遥……”

    他不记得这是网站上哪个影迷写的东西,但是当时这些文字字字珠玑,句句深得他心,他活了近三十年,是英叔的电影陪着他长大,有惊吓,有恍然,有好奇,有佩服,一路成长过来,看了不下百部灵异类的电影电视,他最喜欢的灵异类演员还是英叔,这个努力却嗜酒如命的演员,在灵异领域,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然而,这样一个让他喜欢到了极致的偶像却是英年早逝了,当初得到消息他一度都不愿意相信,跟他一样状态的还有网站的很多铁粉,如今事隔一年,英叔生辰与祭奠之歌征求赛再次搅动了他们暂时平静的心潮,不过一直以来的失望,让他以及一些铁粉甚至都有些绝望了。

    泱泱华夏,一年了,竟然一年了都没找到适合做伟大英叔的祭奠之歌,他早在今年的征歌赛刚开始就不看好,所以才只有日复一日的看着那些已经看过了不下五遍的经典影片来打发闲暇时间,可是,就在征歌赛的最后一天,他几乎放弃了的时候,这一首《潇-湘-子》横空出世!

    祭奠之歌---《潇-湘-子》!

    这首曲子作为祭奠英叔的歌曲是再适合不过了,哭了几分钟的‘白眉道长’抹了一把眼泪,深吸了口气,抓起鼠标把这个歌手的三首歌一起下载了。

    此时,他才主意,这个歌手叫做陆尘。

    不过,歌手叫什么暂时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趁着征歌赛还没结束,帮这首最适合祭奠偶像的曲子顶上去,免得它被一些公司的流水作品给刷了下去。

    要知道,还有几个小时就结束了,即便是没有选到最合适的,今年征歌赛的第一名也有五十万的奖金!

    不能让喜欢英叔的歌手吃亏啊,从这首《潇-湘-子》来看,打造这首曲子的人肯定是喜欢英叔到了极致,这根本就是在量身定做!

    “叮铃铃~”

    “说,我是顾海潮,嗯?我是不是‘白眉道长’?嗯,我是,你哪位。”

    “现在还有三分钟,你要是不给大推荐,三分钟后,你家的玻璃会发出一道美妙的脆响,咣当~到时候可能还有你的惊呼声。”

    “我去!来真的啊。”

    “还有两分半钟,你自己看着办。”

    “死远点,就算是你放火烧了我屋子,我也要给《潇-湘-子》推荐,这首曲子简直就是神配乐!”

    “啊?哈哈哈,电话打错了,你家的窗户真漂亮,我去取钱,晚上请你泡澡……”

    挂掉电话,ID是‘白眉道长’的顾海潮迅速点开了龙正英影迷官方网站,三下五除二就给了《潇-湘-子》一个最大的推荐,并且给了推荐之后,顾海潮还写了一篇号召所有影迷都去qd音乐静听帮顶《潇-湘-子》下载量的帖子,完后他还置顶描红了主题!

    介绍的话只有一句:英叔影迷必听的祭奠之歌,此曲专为祭奠英叔所创,不好听我直播吞翔!

    此帖子一出,整个影迷网站都震惊了,本来刚才就有很多帖子冒出来说在qd音乐静听上出现了一首祭奠英叔的神配乐,惹得很多人持观望态度,不去又怕错过了第一时间知道经典的机会,去了又怕失望……

    可是一向厚道的站长竟然站了出来给了那首曲子大推荐,还下了赌咒,要是不好听就直播吞翔。

    无论是出于盲从还是想让站长吞翔这其中哪一点都好,很多人都选择了去qd音乐静听看看。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qd音乐静听每首歌都有试听五次的机会,每首歌下载也只需要一华夏币,如今一华夏币丢地上都没什么人去捡,吃个早餐都要近十个华夏币呢。

    ……

    qd音乐静听是qd集团的一个分公司,位处深海市南头港湾,依山傍海,风景极好,用地球上的一句经典广告词来形容那就是此处有无敌海景,真是居家办公最佳场所。

    杨斌哼着一首一个天后的新歌,端着杯咖啡摇头晃脑的走进办公室,在有山有海又能听歌的地上上班,那别提有多爽了,杨斌都三十二岁了,但是他觉得自己跟二十几岁刚参加工作时一样有着旺盛的生命力。

    杨斌本想把自己找到的天后的新歌介绍给刚结束产假的同事,却不料刚到门口就听到一阵哭声。

    “咦?难道小张同志刚生了小孩舍不得他?这也不是生离死别啊,下了班就可以回家抱小孩了,不对,办公室总共三个人,他一个,小张一个,还有个小李,这哭声……明显是两个一起的二重奏,怎么回事了这是?”

    杨斌还是单身汉,办公室的小李长得不错,人也挺好,一直他就想追求,这是谁跑到他窝里来欺负他未来媳妇?

    娘希匹的,想死不好意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