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动怒了

第5章 动怒了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这种麻烦,苏泽也没办法,苏彩儿对他很好,他总不能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置之不理。

    苏彩儿顿时眼睛一亮,苏泽这话简直是太给力了,嘿嘿以前没白帮他。像他这么胆小的人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她立刻给了一个苏泽赞赏的眼神!苏泽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抓壮丁都抓到我头上了,真是服了你了。他也不傻,苏彩儿介绍自己的时候故意不说自己的姓,还表现得这么亲热,显然是将自己当成挡箭牌了。

    他们的样子在胡一飞,李瑞等人看来,就像是在打情骂俏了。胡一飞紧握双拳,青色的大筋都露了出来,咬牙的时候咬肌一颤颤的。

    上了火车,路程有点远,一行九人,三两坐在一起闲聊起来。苏彩儿拉着好友周沐月和苏泽一起,周沐月就是苏彩儿的好友,还是小学初中的同学。周沐月一双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苏彩儿和苏泽,抿嘴笑道:“彩儿,你从哪儿找来的挡箭牌,很有型很帅很酷!”

    周沐月贼笑一双美眉都笑成月牙儿,偷偷给苏泽竖起大拇指,给了他一大堆的夸赞。苏泽刚才话不多,很有种酷酷的样子。

    “你小点声!”苏彩儿吓一大跳,差点捂她的嘴,见她那贼笑的样子,狠狠剜了她一眼,随即又好奇道:“你怎么知道那个……他是假的?”

    “切,我还不知道你,少来!”周沐月伸出细细的中指比划了一下,“能骗得了胡一飞还能骗得了我?不过话说回来,你眼光很不错,不如假戏真做了吧,嘻嘻。”

    “啐!既然你觉得他好,直接让给你吧,给我买双马靴就行,多少给我这个媒人点好处。”苏彩儿不理会她的打趣,折返个方向还了回去。

    周沐月嘻嘻道:“好啊,反正那个李瑞也挺讨厌的,下次也借我用用,不过要是我和他假戏真做你可别伤心!”

    苏彩儿不屑:“尽管用,本小姐才不会伤心。”

    两个女孩完全将苏泽这个大男人当成了空气。苏泽无奈,苏彩儿和她朋友果然是物以类聚,性格都这么像,很是彪悍。”

    还有比苏泽更看不下去的人从后面走了过来,胡一飞和李瑞并肩走了过来。“呵呵,聊什么这么开心。”打了声招呼,胡一飞拍了拍苏泽的肩膀,笑道:“这位兄弟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好像不是我们学校的吧,认识一下我是胡一飞,他是李瑞。”

    “苏……泽。”见苏彩儿要说话,苏泽抢先一步说出自己的名字,先前她不介绍自己的姓,苏泽哪儿能不知道他的心思。

    “姓苏?”果然,胡一飞眼睛一亮,看了苏彩儿一眼。

    苏彩儿大急,却不能表现出来。苏泽只感觉自己的脚被狠狠踩了一下,苏彩儿狠狠瞪着自己。苏泽暗暗得意了一下,嘴上却道:“和彩儿一样都姓苏,这就是缘分。”

    同为一个家族,自然是缘分。可这话听在别人的眼中就是其他的意思了,尤其是胡一飞自然的理解成他和苏彩儿有‘特殊’的关系,还都姓苏。脸色顿时变得不太好看,在他看来苏泽这是在挑衅他。

    “小子,别太嚣张了!”李瑞单手从后面抓住苏泽的肩膀,“好好跟胡大少说话!老子最讨厌你这种靠女人的男人,不要给我动手教训你的机会!”

    一股力量从肩上传来,不得不说李瑞这个人身体力量很不错,怕是有三四倍普通人的力量。只是这样的力量对苏泽来说,几乎没有任何的压力。

    “李瑞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去幼儿园再学两年!”苏彩儿蓬的一下站起来,很不高兴李瑞这么说苏泽,小脸儿怒红。她这话分明是在说李瑞连小孩儿都不如!

    不仅如此,她还怕李瑞吓到和伤害到胆小懦弱的苏泽,上前一把将李瑞推开。她的力量本不足以推开长期锻炼还有武学功底的李瑞,只是她的身份摆在那里,李瑞真不敢用强,退后了一步。

    “软蛋!”李瑞见苏彩儿护住苏泽,无法动手之下只得骂了一句。

    “李瑞你能有点素质吗?”周沐月蹙着眉头,美眸含怒,指责李瑞,“他是软蛋,那你算什么,整天像个跟屁虫一样巴结你的‘胡大少’,你就有骨气了?”

    李瑞追了周沐月很久了,但周沐月最早就看不起他整天跟在胡一飞后面,哪里会对他有好感。

    被周沐月刺激的面耳发红,李瑞没想到因为一个刚认识的男人她如此贬低自己,愤怒之下再也压制不住朝苏泽冲了过去。周沐月好像知道他要动手一般,再次拦住李瑞。可李瑞愤力出手,哪里还能收得住,一下子将周沐月给推倒在地。

    火车的廊道本来就窄,这下可推了个结实。周沐月撞在坚硬的桌上,后背被狠狠撞击了一下发出沉痛的闷哼之声。

    “嗖!”周沐月尚未倒地之前,好在苏泽眼疾手快,否则她还要发个大跟头。

    剧烈的疼痛让周沐月都没觉察到自己被苏泽抱在怀中,顿时疼得满头大汗。

    苏彩儿见状大怒,指着李瑞,大声骂道:“李瑞!你个混蛋!”

    “彩儿,我……”李瑞见自己打伤周沐月,顿时惊慌,想要过去看看周沐月伤到哪里,却被苏彩儿拦住去路。

    苏泽皱眉,并未理睬他们,小心扶着周沐月,问:“伤到骨头了吗?”

    他看得清楚,周沐月应该是被撞到腰椎骨,不敢扶她坐下,更不敢随便动她,只是问问的托着她。

    “疼……疼。”周沐月感觉自己动都不敢动一下,稍一用力便传来剧烈的疼痛。

    “放轻松,我会治好你的。”苏泽安慰,方才李瑞要攻击他,并不会对他造成威胁,但周沐月是护着他受伤的,心中有丝丝暖流流过,根本就不去理会李瑞和胡一飞,一只手顺着她的后背缓缓摩挲着,细细的热流流淌身体,周沐月顿时觉得没那么痛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苏泽轻声问道。

    这个时候周沐月才感觉到一股男人的气息,也才发现自己和刚认识的苏泽正保持着极其亲密的姿势,想要挣脱,却传来苏泽霸道的声音,“别乱动,你伤得不轻,再扭伤就麻烦了。当然,如果你不害怕残废的话。”

    “啊?”周沐月顿时不敢乱动了,尽管两人靠这么近让她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脸上布满一层绯红,讷讷道:“我好多了,能不能让我坐下?”

    点了点头,苏泽小心翼翼地扶着她坐下后,这才转头看着李瑞,如同川剧变脸一般,苏泽面若寒霜,冷冷盯着李瑞:“过来道歉,然后滚蛋,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

    如果不是伤到周沐月,苏泽也懒得跟他们计较,可现在情况不同了,他动怒了。

    “苏泽,你……”苏泽完全像变了个人似的,苏彩儿惊愕地看着他。现在的苏泽哪里还有之前半点‘怯懦’的样子,那眼神就好像站在他面前的胡一飞和李瑞是两只苍蝇一般,如果不是苍蝇一直绕着他,他都懒得去睁眼瞧一眼。

    蔑视,没错。打从心里看不起,不管对方是什么人,这需要多大的自信啊!

    “你算哪根葱,敢这么跟我说话!”李瑞看到周沐月被别的男人抱着本来就很上火,没想到这个男人还敢在自己面前如此不知死活,“现在马上跪在我面前道歉,否则今天我……”

    啪!

    整节车厢安静下来,清脆的掌掴声刺耳响亮,一缕血丝挂在李瑞的嘴角,脸上清晰地印着几个指印,而打人的苏泽好像连动都没动一下,冷冷看着李瑞,“你是认为自己有点本事?家里有点钱?有个有权势的老爹,还是你认为你比别人要高人一等?”

    啪!啪!啪!啪!

    没问一句,苏泽就挥掌一次,一开始李瑞还很强势想要反抗和说话,到最后苏泽动作越来越快,大家能看到的就是李瑞的一边脸完全肿大起来,像个红彤彤的肉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