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又见面了

第002章又见面了

秦天看到林清雪目光迷离,身子像水蛇一样扭动着,还伸出粉色舌头舔着嘴唇,有些愕然,那香水也太厉害了吧,情毒喊发作就发作啊。

    “嗯……”

    林清雪终于控制不住,樱唇中发出了一道压抑的凤吟声,原本冰山一般的冷俏容颜,蒙上了一层诱人的酡红,双手也在揪着扯着套裙。

    秦天目瞪口呆。

    这OL制服美女,不会直接把套裙扯下来吧?

    秦天正想着,发现冰山美女带起一阵香风,居然跑上来……坐到了自己的身上。

    呃……虽然被极品美女看上他铁定不抗拒,可这是软座车厢呢。

    已经有乘客发现了这边的异样,在朝这里看过来,秦天可不想便宜了这些人,瞄了一眼洗手间后,便扶着林清雪朝那边走去。

    洗手间恰好没有人,秦天刚将门反锁,就看到林清雪像八爪鱼一样抱住了他,身子不断往他怀里挤。

    刹那间,林清雪身上春光乍泄,看得秦天忍不住狂吞口水。

    “要不是这地方的气味不敢恭维,隔音条件也不好,我就顺势而为了。美女,你也算运气好,碰到了有洁癖的我。”

    秦天自言自语着,像是在为自己为什么不行动,找一个合理的理由。

    随后,秦天开始翻口袋,打算找出银针,给林清雪解毒。

    不过翻完一遍,秦天才记起来,银针盒放编织袋里了!

    他如果再跑出去拿银针盒,估计美女也会跟着追出来,秦天只好在洗手间里寻找,看有没有合适的替代品。

    几秒钟后,秦天发现极品美女的雪纺衫前,别着一支蝴蝶胸针,眼前一亮。

    不过取胸针的时候,因为美女几乎是像树袋熊一样缠在自己身上,秦天被迫袭身数次,才终于将胸针取了下来。

    秦天将胸针当银针使用,认准穴位后扎了下去,然后又是第二个穴位,第三个穴位……

    只是清除一点情毒而已,对于自小跟着师父学习“太乙神针”的秦天而言,自然不是难事。

    等极品美女迷离的眼神开始恢复清明,秦天将胸针重新别回对方的衣服上,顺带帮对方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不可避免又饱览了一番旖旎春光,这才走出了洗手间。

    足足两分钟后,林清雪才出来,脸上依旧是冰山一般的表情,看不出异样。

    “是你在我发作的时候,送我进洗手间的?”

    林清雪开口问道。

    虽然她一路走过来,发现好几个乘客看自己时眼神怪异,只怕是认定自己和对面这人品奇差的家伙,在洗手间里上演了什么厕所门,但她回想了一遍事情经过,明白如果不是对方将自己扶进洗手间,自己肯定会丢大丑。

    “嗯,美女你放心,你没有在那些人面前走光,我扶你进了洗手间后,帮你清除了情……”

    秦天打算简短地将事情提一下,不料却马上被林清雪打断了。

    “不要再提这事!总之我会付给你合理的报酬!”

    林清雪冷漠地说道。

    自己是没在其他人面前走光,但却跟这浑蛋挤在了洗手间里,虽然事后她检查过了,没有失身,但毕竟发生了尴尬的事情,她极力不想再提。

    秦天“哦”了声,无意中发现林清雪雪纺衫前别着的胸针不见了,不禁提醒道:“美女,你的胸针掉了。”

    “你还提!”

    林清雪气得浑身颤抖。

    就是这浑蛋,趁自己不清醒的时候,对自己上下其手,她清醒过来才发现衣服有很多的褶皱,最让她恼怒的是,别在衣服上的胸针,居然换了方向!

    不用问她也敢肯定,胸针一定是在这浑蛋揩油时被摸了下来,然后这浑蛋又将胸针别反了!

    她那二十六年来未被人侵犯的冰清玉洁之地,被这浑蛋亵渎成了这样,当时她就差点冲出来跟这浑蛋拼命。

    胸针她给丢了,不想再看到胸针,也不想再看到冒犯她身体的这浑蛋。

    “浑蛋,诅咒你一双咸猪手得烂疮,化脓,坏死!”

    林清雪在心里狠狠说道。

    如果秦天会读心术,一定会郁闷死。

    明明是我用胸针给你解的情毒好不好?要不然用阴阳交合的方法,你早就失身了,是你误会了人品高尚的我啊!哎,早知道这样,我就在洗手间将你那啥了。

    “你想要什么报酬?”

    林清雪问道。她只想走人,最好以后永远不要再见到这浑蛋。

    “给美女帮忙不需要酬劳,但我刚才仔细看过了,觉得你跟我真的很般配,美女,要不你当我女朋友好不好?”

    秦天微笑说道,表情真诚。

    “对不起,我跟你没恋人相!”

    林清雪扔下这句硬邦邦的话就走。

    “帅哥配美女,怎么会没恋人相?大不了一张床上睡一觉,不就成恋人了?”

    秦天嘀咕道,觉得林清雪拒绝的理由真的好牵强啊。

    林清雪耳朵尖,听到秦天的这句话后,贝齿都咬得格格作响。

    屁的恋人相啊,在洗手间里那样轻薄她,她恨那浑蛋恨得要死!

    火车到达江城火车站后,秦天便下了车,提着极其普通的红白蓝编织袋,走出了车站。

    随后,秦天拦了一辆出租车,坐车去江城市一个名叫“松雅苑”的小区。

    以往每年他都会下山,花三个月的时间在外面行医,免费给人治病,同时借此来提高“太乙神针”的施针水准,但这一次下山,却是应师父陈太阿的要求,来江城市保护一个女人。

    对于要保护的对象,秦天几乎一无所知,只知道对方是个女的,住在“松雅苑”小区88号别墅。

    在秦天打车前往“松雅苑”小区的时候,同样在江城火车站下了车的林清雪,在附近停车场取了自己的车,往家中赶去。

    车上面,林清雪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清雪,我托老友给你找的保镖,今天就会来,你出差回来了就赶紧回家,不能怠慢了那位保镖先生。”

    林清雪的父亲林明城,对女儿说道。

    听到保镖今天就来,林清雪还是挺高兴的,因为她确实需要一名保镖来帮她解决麻烦。

    华美医药集团面临很多竞争,有些竞争者会使出下三滥的手段,三天前她就差点遭人绑架,因此雇佣保镖来保证人身安全,很有必要。

    “好的,我这就回来。”林清雪说道。

    林明城放下电话,露出了笑意。

    隐居在龙空山上的那一位,亲自培养出来的独传弟子,肯下山来当他女儿的保镖,他当时可真没想到。

    二十分钟后,林清雪到了家中,才进客厅,就发现唐果儿靠在沙发上看电视。

    “姐姐,你回来啦?”

    唐果儿打着招呼,声音清脆悦耳。

    唐果儿穿着白色t恤和黑色超短热裤,精致的锁骨上方,连结Bra的两根黑色带子与白皙的肌肤相互映衬,大截雪白的美腿暴露在空气中,显得特别青春靓丽。

    “嗯,回来啦。”林清雪点点头。

    唐果儿是她的表妹,父母都在国外,所以唐果儿和她住。

    唐果儿从沙发上一骨碌站起来,蹦到了林清雪旁边,与年龄明显不符的身前都因此一阵晃动。

    “姐姐,这次出差发生艳遇没有?”

    唐果儿的问题彪悍异常。

    林清雪脸上浮现出黑线,没好气道:“死丫头,乱说什么呢!”

    “妹妹我不是关心你么?别总忙工作啊,你都二十六了,再不找个男朋友,你就是老处女啦!”

    唐果儿语不惊人死不休。

    发现表姐作势要打自己,唐果儿立即转移了话题,“姐姐,舅舅说给你请了个保镖,怎么还看不到人啊?”

    “也许要下午才能来吧。”

    林清雪说道。

    保镖是她父亲请的,她跟唐果儿一样,对那名保镖的情况一无所知。

    正在这时,门口传出了林明城的声音:“秦先生,这边请。”

    唐果儿和林清雪都纳闷不已。

    到底是谁来了,竟然让林明城这么礼遇相待?

    秦天跟着林明城走进了客厅,手上还提着那个红白蓝编织袋。

    他找到松雅苑小区88号别墅后,就看到正在花园侍弄花草的林明城,便随着林明城进来了。

    林明城的女儿,就是他这一次下山要保护的对象。

    只是才走进来,秦天就听到了一个有些耳熟的女声。

    “是你?”

    林清雪见到要当自己保镖的人,居然就是那人品奇差的秦天,表情先是惊讶,然后马上就变得很窝火。

    这浑蛋,在火车的洗手间里对她轻薄得还不够,现在还跑来当她的保镖,简直阴魂不散!

    “好巧啊,林小姐。”

    秦天发现自己要保护的对象,恰好就是火车上那位气质清冷的34D大长腿美女,立即眉开眼笑。

    有缘总会相聚啊!

    “好什么好!”

    林清雪没好气地瞪了秦天一眼。

    虽然当时在洗手间自己确实陷入了意乱情迷中,但这浑蛋都将她的胸针都给摸掉了,可谓可恨至极。

    偏偏她还不能说出来,气死她了!

    “清雪,你跟秦先生认识?”

    林父没想到女儿和秦天居然相互认识。

    “火车上见过。”

    林清雪语气淡然,明显不想多说。

    “对,我有幸和林小姐坐同一节车厢。”秦天说道。

    听见秦天没有透露更多的信息,林清雪对秦天的印象改观了一分,可马上她就发现这厮的视线,正落在她的心口上!

    想起在火车上这家伙的禽兽行为,饶是林清雪是叱咤商场的女总裁,此刻俏脸也被气红了。

    “姐姐,你是不是看上这个保镖了,怎么脸都红啦?”

    古灵精怪的唐果儿眼睛发亮,迫不及待丢掉了身上的抱枕,跑到林清雪的身边问道。

    “死丫头,别乱说!”

    林清雪一个头两个大。

    “保镖哥哥,你如果能征服我姐姐,那就快点征服好了,要不然我很担心我姐姐会变成老处女。”

    唐果儿双手搭在林清雪肩膀上,直接对着秦天推销起自己的表姐了。

    秦天:“……”这小妞彪悍异常啊。

    嗯,异常彪悍的不止性格,还有……上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