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遭遇蓝龙

第5章 遭遇蓝龙

孤冬城堡,位于戈尔隆帝国最北端,是抵御极北蛮族和强大魔兽的要塞。城堡周边长年处于寒冬季节,全年都在零度以下,仅凭城堡周边的税收难以为继,所以每隔三个月就要从达尔王城运送大批的军用物资以支援要塞。

    孤冬城堡的领主是艾伯特•索伦公爵,号称帝国第一勇士,据说孤冬城堡就是索伦家族的第一代宗主亚瑟•索伦建造的,屹立千年不倒,致使极北蛮族与强大的魔兽不能进入戈尔隆帝国富庶的内地,所以对于孤冬城堡帝国皇帝也是极为重视,对孤冬城堡有求必应。

    而孤冬城堡的后勤补给一直都是由王城军营的罗德军团长来负责调配,这一次物资总量大概有100辆马车,配备了300名奴隶,3000名士兵负责押送,队伍的负责人是罗德的长子波特莱姆。

    “埃德蒙,你也来啦。”雷德作为罗德军团长钦点的奴隶自然也在队伍当中。

    “嗯。”埃德蒙还是一贯爱答不理的样子。

    “你去过孤冬城堡吗?”雷德是个话痨,闲着没事就喜欢聊天,自从雷德成为传说以来,军营里的奴隶们都对雷德客气得很,工作也不像以前那么重了。

    “没。”

    “真没假没?我咋觉得你这人不说实话呢。”

    埃德蒙就讨厌这种没话找话说的人,快走了两步到别的车旁边去了。

    “你当去孤冬城堡是什么好差事啊!每次都是九死一生。”说话的是与雷德住同一个帐篷的艾伦。

    “啥意思?”

    “你来得晚,其实没有人愿意去跑这趟差事,奴隶们不想,当兵的更不想。”

    “为啥?”

    “知道为啥用这么多士兵不?”

    “押送物资?”

    “押送物资哪用这么多人,王城部队的大旗在那,没人敢抢。之所以这么多人是因为要去打仗。”艾伦尽量压低声音说道,好像生怕别人听见。

    “打仗?”一听打仗,雷德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艾伦伸出一根手指头放在嘴唇前:“嘘——小点声。”然后缩着脖子左右看了看,见旁边没人留意,于是继续说道:“孤冬城堡千年来战事一直就没有停止过,士兵根本就不够用,所以每次都是借着运送物资的借口给输送兵源。”

    “拉倒吧你,运送士兵还用这种借口,没兵了调配一只军队过去不就得了。”

    “哪有你想得那么简单,之前就是直接调兵,但是那边的战争太惨烈了,去10个能活着回来两个就不错了,还是残的,谁愿意去,后来好些都成了逃兵,元帅没办法了,才用运送物资的方法把士兵调过去。”

    “少来,你都知道这些当兵的会不知道?会心甘情愿的去?”

    “军令如山啊!”

    “……好吧。”雷德显然不相信艾伦这毫无根据且前后矛盾的话,干脆扭过头还是不说了。

    开始几天的路程还算顺利,奴隶们每天的工作就是赶车、搭建营地、埋锅造饭,士兵们只是负责日夜轮换站岗,保证一路的安全。但是越往北走,天气变得越冷,雪花借助狂风如利刃般撕扯着皮肤,瞬间就能席卷全身,士兵、奴隶甚至是马都被暴风雪压得直不起身子,只能缩着身体缓慢前行、举步维艰,这时队伍距离出发已经一个多月了,感觉距离孤冬城堡好像还是遥遥无期。

    “汤姆,这离孤冬城堡还有多远啊?”汤姆是福尔曼手下的一名普通士兵,比雷德大了几岁,两人早就认识。

    “应该快了吧,这都已经很冷了,我也是第一次执行这种任务,听那些老兵们说应该再有几天的路程就该到了。”两人喊山似的在进行普通对话,却只能隐约听清对方说的什么。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一声轰隆巨响,溅起了几十米高的冲天雪浪,残树断枝漫天飞扬,夹杂在雪浪中大量巨石和泥土将周围的树木尽数折断,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同样是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次飞得更高,森林瞬间消失了一大片,然后就是几声狂吼,那吼叫声丝毫不逊于狂风呼啸,刺穿鼓膜震得人头皮发麻。

    “是龙,是龙,前面有龙在打架,快找掩护。”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兵喊道。

    可就在大家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前方森林里黑压压一片飞禽走兽狂奔而出,显然是受到了惊吓慌不择路,老虎、极地熊、驯鹿、野猪、极地鹰、白头鸦......像洪水一般席向了物资部队,没来得及躲避的人、车多被踩踏,物资散乱一地,狼藉遍野。

    10几分钟后,野兽们呼啸而过,众人还是不敢出来,前方那两只龙还在疯狂地撕咬,吼叫声和撞击声震耳欲聋。

    雷德从一棵树上跳下来向龙打斗的方向走去,众人都在喊他的名字,不过雷德好像压根就听不见似的,越走越快,后开竟然跑起来了。

    哈哈,龙打架,太有趣了,我一定要过去看看这两只龙到底长啥样。雷德抑制不住的兴奋令他向前狂奔,不过他没有注意,就在他的对面,空中一道黑影正在疾驰,这道黑影在树顶上几个起落后就到了两只龙的身边。

    “德拉苟斯,卡西苟斯你俩怎么又打起来了?”黑影站在一棵树上,对两只龙喊道,声音非常大,雷德听的一清二楚,雷德惊了一下,顺着声音望去,这才看到黑衣人,不过太远了,看不清长相。

    “这次你来我也不给面子了,卡西苟斯又抢我的午饭!”雷德差点笑喷了,瞬间没了紧张感,快步走了过去,这才看见那两条龙。

    这是两条蓝龙,从头到尾覆盖着淡蓝色的鳞片,在白雪的映照下显得格外亮眼。两条龙差不多大,大概20多米长,10多米高,一对蓝色的大翅膀紧紧贴在胸腹两侧,尾巴尖白色粗壮的凸起就像是一个大锤子。

    树梢上的男人挠挠头,说道:“你俩也都200多岁了,别再为这种小事打架了,你们一场小打小闹,整片树林可都被毁了。”

    两条龙这才看了看周围,好像是小男孩刚睡起来的被褥,乱得就像101岁的老太太脸上的皱纹。

    “卡西苟斯,咱能不能不抢德拉苟斯的午饭啊?”树梢的男人对着离自己较近的蓝龙说道。

    “我没抢啊。”

    “你胡说!”德拉苟斯气坏了,一下又扑过去,被卡西苟斯躲开了。

    “我真没抢,我只是偷偷吃了一小口。”

    “你少来,那是我攒了好久的野猪腿啊,都不舍的吃,你吃就吃吧,还一根都没给我留,我跟你不共戴天。”德拉苟斯嘴巴一张,只见喉咙轱辘了两下,一个硕大的冰球朝着卡西苟斯就喷了过去。卡西苟斯也不躲闪,尾巴轻轻一扫就把冰球打碎了。

    “快住手!”黑衣人刚要极跃过去阻止德拉苟斯。

    “哎呀,不就一顿饭嘛!”可能雷德觉得光看不过瘾,竟然喊了一嘴。这一喊不要紧,黑衣人和两条蓝龙都愣了一愣,他们没想到竟然会有人敢靠近两只正在干架的蓝龙,龙类可是凌驾于所有魔兽最顶尖的存在,仅仅是威势一般人就吓得动弹不得。

    “你是什么东西?”德拉苟斯向雷德凑了过去,看着眼前这个小人闻了闻,他对这个胆比人大的小人非常感兴趣。

    “我叫雷德,你叫德拉苟斯是吗,如果你肚子饿的话可以到那边去,那边有我们的物资车,车上有很多好吃的,你可以敞开了吃,就别打架了,像小孩子一样,哈哈哈。”

    “哦?是吗?”德拉苟斯似乎并没在意’小孩子’这三个字,也许是眼下吃的更重要一些吧,德拉苟斯顺着雷德指的方向使劲闻了闻,果然有食物的香味,翅膀扑扇了两下就飞过去了,也不管旁边还有惊魂未定的众人,搜寻了一下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黑衣人看了看雷德,觉得这个年轻人很有趣,说道:“雷德?挺有趣的小伙子,哈哈……卡西苟斯,你还不走吗?”

    卡西苟斯回头看看树梢的黑衣人,摇摇头往北方飞走了。

    一阵骚乱就这么过去了,大家看见蓝龙在吃东西,也不敢出来阻拦,胆大的冒了个头一点一点向蓝龙靠了过来,蓝龙吃得很认真,先是在车周围闻一闻,感兴趣了会叼起车来往空中一扔,也不管上面是不是还套着两匹马,囫囵个就吞到嘴里了。

    “喂!德拉苟斯,别光顾着吃了,咱俩唠唠嗑吧。”雷德这个话痨还真是不分种族、不分性别、不分年龄长弱块头大小都能开唠。

    “唠啥?”德拉苟斯一边嚼着一边转过头来看着雷德。

    “你从哪来?这地方龙类很多吗?咱俩交个朋友咋样?我觉得你挺酷的。”

    “嗯嗯,算你有眼光,我比那只蠢龙酷吧,在这片以后你遇到啥事报我的名字就行,没人敢欺负你。”

    “哈哈……行,没问题,那我要受欺负了上哪找你?”

    “嗯……嗯……”德拉苟斯光顾着吃没顾得上说话。“孤冬城堡,我吃饱了。”德拉苟斯说完,舔舔嘴唇张开翅膀也向北飞走了。

    “喂!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刚才那只小龙来捣乱,看看你们吓得这怂样,害的这些物资都损失了,要你们这些当兵的有什么用?”一直没怎么露面的运输队队长波特莱姆不知道从哪个石头后面冒出来开始乱发脾气。

    “是啊,你们这些当兵的怎么回事,一点用没有,干什么吃的,快点收拾收拾,一条小龙就把你们吓成这样。”说话的是一直蜷缩在波特莱姆身边的副队长克莱。

    “雷德,你过来!”波特莱姆把雷德叫了过来,说道:“刚才那只蓝龙说他在孤冬城堡是吗?”

    “是啊。”

    “是——吗——哼哼,下去吧。”波特莱姆狡猾地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