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真闹鬼了?(求个收藏和推荐)

第2章 真闹鬼了?(求个收藏和推荐)

张元心中一喜。

    “功德值,全部加在九阳神功上!”

    面对那位前来寻仇的未知强者,九阳神功是唯一能帮他的了。

    刷!

    青色面板再变。

    九阳神功变为了粗通皮毛(712)

    力量和速度也再次增加。

    力量:二牛之力。

    速度:6

    加完之后,张元干劲十足,抓起柴刀,迅速向着后山走去。

    他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脚步走动间,里面像是有热流在冲击一样。

    半个时辰后。

    咔嚓!

    一个碗口大小的树干被他一刀砍断,切口十分平整。

    这平日里至少要砍十几下才能砍断!

    结果今日,一刀即断!

    张元心中大喜,力量提升带来的感觉实在太痛快了。

    不过,很快,他又绷紧心神。

    他这样的力量面对那位来寻仇的强者根本算不了什么,连黑鹰堡的弟子都被杀了数十,他这点力量估计连屁都算不上。

    黑鹰堡的弟子每日里勤练武学,何其强大,结果还是无声无息被杀了那么多。

    “到底是什么武功,居然能吸收血液,难不成是什么吸血大法?”

    张元心中十分狐疑。

    他一个人在后山砍树,咔咔作响,一刀一个,干劲十足,很快成片的木柴被堆积了起来。

    他一下扛起一大堆,像厨房那边走去。

    每日里黑鹰堡吃饭的人极多,而且大多饭量极大,故而木柴用的极快。

    平日至少有十几个人专门负责砍柴。

    结果这一天,张元一个人从中午直接干到晚上,将所有人的活都给干了。

    无形的危机时刻鞭策着他!

    那一具具干瘪狰狞的尸体,不断的刺激他的神经,让他不敢有丝毫放松。

    但凡有丝毫放松,那他估计就要和那些死掉的黑鹰堡弟子一样,成为鱼干。

    一天干下来,他滴水未进,连饭也没吃过,直到全部干完,他才松了口气,感到饥肠辘辘。

    功德值+6.

    忽然,眼前飘起一个数字。

    张元心中大喜。

    足足六点,可以让他的九阳神功直接升级了。

    “全部加在九阳神功上。”

    张元心中喊道。

    刷!

    青色面板再变。

    姓名:张元

    年龄:十八岁

    智力:1

    力量:五牛之力。

    速度:9

    功德值:0

    武学:九阳神功初窥门径(124),你的普通拳脚已能发挥超大力量,已初步拥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帮派:无。

    人生格言:你的来,对于世界来说,微不足道,你的死,对于世界来说。毫无影响。芸芸众生一份子,性命比蚁贱。

    ```

    张元注意到九阳神功上的变化,心中狂喜。

    普通拳脚已能发挥出超大力量,这样说来,面对那位仇敌,他说不定多少能抵挡几下。

    不过很快,他又脸色变幻起来,再次沉重。

    这个世界是以武道为主的世界,黑鹰堡的弟子更是自幼习武,能弱到哪去,肯定比自己现在要强,但还是全都被杀了。

    他这点实力根本算不什么。

    忽然,张元抬起头来,看着天色,打了个冷颤。

    天色不知何时已经暗了,夕阳坠入山谷。

    “妈的,得赶紧走。”

    他跑进厨房,摸了几个馒头,向着住处逃去。

    月黑杀人夜!

    风高放火时!

    昨天那些黑鹰堡弟子就是在晚上被杀的,说不定那个敌人今天晚上还会行动,谁知道他会不会从后山摸上来。

    他现在不回到住所,就是自己找死!

    杂役区和普通弟子区相聚好几里,从昨天那人下手的情况来看,杀的都是普通弟子,杂役区应该相对安全很多。

    虽然只是相对,但也比呆在外面要好。

    说不定那个杀人凶手现在就躲在某个林子中呢。

    ```

    山道上。

    几个黑鹰堡的弟子,高高举着火把,脸色发白,谨慎的向着四周巡逻。

    白天那一幕,实在太可怕了。

    深深刺激着他们的神经!

    能把人变成干尸,这样的功夫,他们闻所未闻。

    一下死了三十多同门,何其恐怖!

    今夜轮到他们执勤,每一个都从骨头里打颤。

    “千万不要出事。”

    一个弟子颤声道。

    他们的另一只手中,都牢牢捏着一个信号弹。

    这是堡主特意发下的,一旦发现任何情况,立刻释放信号弹。

    白天衙门的人来看了一次,可惜根本什么都查不出来。

    他们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

    “几位小兄弟,天气冷了,来买一些酒喝吧。”

    忽然,一道和蔼的笑声响起。

    几个弟子脸色一怔,回过身来。

    只见他们的时候,不知何时有一个小推车,一个面色慈祥的老妪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小推车上摆满了酒坛、酒碗,一阵阵浓郁的酒香从倒满酒的酒碗中飘荡出来。

    还有一个小酒旗插在小车上,咧咧作响。

    这老妪是谁?

    他们怎么都没见过?

    还有,这大晚上出来卖什么酒?

    还卖到了他们黑鹰堡上?

    几个弟子脑中同时出现了疑问,但是诡异的是,他们竟都没有问出来,而是全都茫然的走了过去。

    “婆婆,酒怎么卖?”

    一个弟子问道。

    “一钱银子一碗。”

    老妪裂开浓郁笑容。

    “给我们来一碗。”

    那弟子说道。

    “好。”

    老妪阴渗渗的笑起来。

    ```

    啊!

    漆黑的山道上忽然传来刺耳的惨叫,接着一道信号弹冲天而起。

    正在一边啃馒头,一边向着住处跑去的张元,猛一听惨叫,吓了一哆嗦,慌忙看向空中的信号弹。

    “妈的,不会真中奖了吧。”

    他更卖力的向住所逃去,耳畔生风,呼呼作响,脑子中一脸混乱,什么都不敢想。

    整个黑鹰堡顷刻间大乱,无数弟子冲出,长刀出鞘,大喊连连,向着刚刚信号弹发出的方向冲去。

    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双鬓斑白,目光深沉,鹰钩鼻,高颧骨,眸子可怕,冲在最前面。

    呼!

    一群人很快到了先前那几个弟子巡逻的地方。

    原地一片寂静!

    没有了酒车。

    没有了老妪。

    只剩三具干尸,看起来和白天一模一样,干瘪瘪的,无比可怕,这三具干尸的脸色都极度扭曲,似乎生前受到莫大恐惧一样。

    看到这一幕,众弟子都是心脏狠狠一抽。

    头皮发麻!

    那个仇家又在杀人!

    “少一个。”

    中年男子眸子一眯,低沉道。

    总共有四人巡逻,可地上的尸体,只有三个!

    “回堡主,是陈放,他不见了!”

    一个看起来六十岁的老人震惊道。

    他是黑鹰堡的护法,王烈,功力深厚,见多识广,平日里专门负责教导黑鹰堡所有弟子习武,对于每一个弟子,他都极为熟悉。

    “搜,一定要找到他!”

    中年男子龙天标低沉道。

    “是,堡主。”

    众多弟子举着火把,开始四处搜索起来。

    ```

    路途中,张云狼吞虎咽的将几个馒头塞到肚子里,终于一路逃回到了住所。

    杂役区,乌黑一片,所有杂役似乎都已经入睡。

    张元跑过来的时候,忽然,注意到前方一个房门间,站立了一个人影,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