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你什么意思?

第4章 你什么意思?

一时间,众人本就遭此劫难,已无生意,对于他的话,也是没有什么所谓听不听的意思。

    老者见众人君无话,脸色稍缓,随后看向了那年轻男子,问道,“良儿,老夫给让你把它藏好的,现在给我。”

    年轻人蔫头耷脑地哦了一声,在身上摸索起来,顿时脸色一变。

    “怎么回事?”

    老者见状心中顿时不安起来。

    “不见了……”

    男子一时间慌张起来,连忙站起来将衣服解下,匆匆搜摸起来,顿时,脸色煞白。

    “你个畜生!”

    老者闻言勃然大怒,刚要起身,但因体内被封元气,一时间气血上涌却令他五内剧痛,不消片刻,便是再度瘫软下来,黄豆大的汗水,缓缓流了下来,疼地他呼哧呼哧只喘粗气。

    “太长老,还是稍安勿躁的好。”中年人冷哼一声,“家都没了,还惦记你的不祥之物。”

    说完,中年人便是心情稍好地合上双眼,不去理会他。

    “鼠目寸光……鼠目……”老者悲苦的叹了口气。

    而那叫良儿的年轻缓缓将衣服穿好,神色之中却是隐隐有些惶恐。

    话说凌家兄弟两个一起往回走着,凌辉看着自己的小弟,蓦地想起一件事情,停下脚步,在怀中摸索起来。

    “大哥,怎么了?”

    凌枫不解地问道。

    “这个给你,留个念想。”

    凌辉对凌枫笑了笑,从怀中取出一枚紫金玉佩,“没什么能量波动,哥从云澜谷无意间找到的。”

    凌枫哦了一声接过来,而就在玉石在手的那一瞬间,一股诡异的波动却让凌枫微微震动了一下。

    “怎么了?”凌辉见凌枫眉头微皱,心下有些不解,“不喜欢啊?”

    “哪有?”

    凌枫急忙撒娇地说到。

    凌辉微微一笑,揽着他继续往前走去。

    夕阳西下,在二人的身上拉出了长长地影子,缓缓地融合在了一起。

    昏暗的地牢里,冰冷的拷问刑具闪烁着森冷的寒芒,而那适才站在高楼望远的老人此时此刻,却是浑身颤抖着挂着墙上。

    鲜血顺着冰冷的锁链丝丝流下,而锁链的寒气却也是往老者体内蹿。

    王雷向身边中年男子,恭敬道,“家主大人,他的功力被废,玄冰铁的寒劲,他撑不了一天。”

    中年人看着那老者,淡淡地说,“石百草,老实招了吧,我不想动手。”

    老者听后哼哼笑了起来,浑身的血污无法遮挡身上的恐怖,“凌千秋,向从我这里得知什么?你就妄想吧,再者,他们又岂是你能够招惹的?”

    中年人微微一笑,淡淡的又是问一句,“你确定不说?”

    石百草顿时放声大笑,声音凄厉无比,“你以为你能够要挟到我吗?”

    中年人合目缓缓上前一步,瞬间出现在石百草面前的半空,顿时,石百草狂笑的脸上变得呆滞起来,旋即石百草的双眼中便是布满了浓浓的恐惧。

    “原来,你……”

    凌千秋冷哼一声,单手生生扣住石百草的头颅,一股诡异的淡淡紫光从手中吐出,而下一刻,石百草竟然不再动弹,全身松软下来。

    “灵芝草叶,百年枯藤,苍鹰角……好了。”

    凌千秋点点头,脸色稍缓,“七煞毒的解读药方,总算是有了些许的眉目。”

    王雷听后面色微微一僵,随后顿了顿,又说,“枫公子身受七阴断脉手和七煞剧毒,这些分明就是……他们的手法,大人,我们该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凌千秋淡淡地念着,随后释然而笑,“你以为本座还会是从前的那个凌千秋?给本座将这封信交给陛下。”

    王雷听后迎面一道柔风袭来,随后伸手一探,便是一封书信在手,当下二话不说便是恭敬离开。

    “啊……”

    声嘶力竭的石百草仍然存着一口气,耷拉着眼皮看着凌千秋,“你……你,你是……会……不得……好……”

    凌千秋冷眼一扫,随后便拂袖而去,而那道无声劲风却生生将石百草全身骨骼震碎。

    地牢再度恢复了以往的阴森,冷寂……

    房门缓缓推开,凌辉方要进门,迎面扑鼻却是一阵醉人的幽香。

    不等凌辉回过神,一抹酥胸早已贴身袭来。

    凌辉冷哼一声,单手将来者抓住,往身边扔开。

    女子低声娇呼,随后便是一脸怒容地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凌辉端坐桌边,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细细抿了一口,方才问,“你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