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与父相谈话出行

第4章 与父相谈话出行

有一种穿越叫做成全。

    ——题记

    吴江看了看自己一身泥土,随手拍了拍,然后便朝森城方向回去。下了这座无名山头以后,吴江才发现地面上竟然泥泞不堪,显然是下了很大的雨才会出现的情况。

    “为何我在的山上却没有下雨呢?看来估计跟小乖有关吧!不但帮我压制了天地秽毒,还带来了这样磅礴的意识,让我明白了那么多做人的道理……不过这些东西我只能参考,这样一来,我待人处事应该会好很多吧!可惜不能完全领悟,以后得经常领悟才是……”吴江心里暗忖,脚下飞快踏过泥泞的道路。

    如今吴江已经恢复到了步行者后阶,虽然只是行者的起步阶段,不过身手已经比一般人好多了,只见吴江脚尖轻点,一次跃纵便到了一丈开外,这便是一边步行者经常使用的“旱地拔葱”的轻身术。只要达到飞行者,就能学习“御风术”,进行一段距离的御风而行。

    回到森城里,吴江还可以看见屋檐上还有许多雨水滴下,两个家丁模样的人看见吴江,连忙拉着吴江的手臂道:“少爷,老爷和夫人担心您,让我们来找您!”

    另一个道:“不过刚才下暴风雨,我们根本就出不去城,只能在这里等您!”

    吴江知道这些家丁起初的时候还是对自己有一丝尊敬的,可是后来随着自己体内灵力干涸,根本就没有修为以后,这些家里的仆人也开始看不起自己了。刚才这两个家丁明明看下大雨,不想冒着风雨去找自己,在这里偷懒而已。

    不过,吴江也不想和这些吓人计较,以前的话自己是因为自己痛失修为,不能修行,在这巨大的打击之下,他几乎就是活着等死;如今的话自己体内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又接受了小乖带来处世的经验,他根本就不在乎。他相信,等他完全吸取这些经验以后,他将会变成另一个模样。

    吴江淡淡道:“行啦,我们先回府吧!”

    “是,少爷。”两个家丁虽然心底有想法,不过却也不敢表现出来,毕竟吴江的父亲可是森城城主,虽然不能修行,可也不是他们小小家仆就等得罪的。

    一路回到城主府,吴江远远地就看见自己的妹妹吴青正在门口张望,看见自己回来以后,立刻兴高采烈地跑向吴江:“哥哥,我是来看落汤鸡的……咦,哥哥刚才下那么大的雨,你的衣服怎么除了有点泥巴,还是干的呢?”

    吴江因为心里高兴自己体内灵力的恢复,便随口答应了吴青一句:“哦!我钻到地里避雨去了!”说着就往里面走,他现在很想回到自己的房间,好好消化一下今天那奇异的经历。哪怕他汲取了那份经验,可是他还是压抑不住心里的兴奋。

    吴青在后面嘀咕:“吹牛,哥哥你又不是老鼠怎么会钻到地里呢?”看着吴江要离开,吴青连忙喊道:“哥哥,父亲让你去书房找他……嘻嘻,估计他又要训斥你了……”

    吴江闻言,脸上闪过一丝无奈,自从他十岁的时候被寒山派遣送回家以后,起初父亲吴望还不管自己,也希望自己能有奇迹降临,后来自己体内灵力干涸以后,父亲便逼迫自己学习一些城主的事务。

    可是,那时的他已经被断言活不过二十七岁,他就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不让自己在有限的生命里活得更自在一些呢?

    吴江来到书房以后,吴望正在低头练字,吴望很专心,连吴江进入书房以后也没有发现,吴江也没有打扰自己的父亲,反而站在一旁,暗中运转那七年没有丝毫动静的灵力。

    灵力按照《随风诀》的运转路线在吴江体内流动,《随风诀》不亏是寒山派达到日级的隐秘功法,吴江不过在自己体内运转了一次,就感觉自己倍儿有精神。

    “你来了?”吴江正沉醉在灵力运转的那种无比舒服的状态里,忽然听到了自己父亲说话,一个激灵:“父亲,孩儿刚才见你您练字,所以就没有打扰您……”

    吴望盯着吴江上下看了看,道:“小江,今天你似乎与往常不一样啊?平时你似乎不会跟我那么说话的。”

    吴江听后,道:“父亲,你找孩儿来是有什么事情吗?”吴江在回来的路上就打定主意,自己恢复灵力的事情不能让人知道,小乖这是一个神秘的东西,它的来历一定不小。以前能探查到自己体内命书上有天地秽毒,假如现在寒山派的人知道自己灵力恢复,探查到小乖的存在,被抢了可就完蛋了。吴江刚刚汲取的经验里就有“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说法……

    吴望无奈地摇了摇头,自己这个大儿子自从寒山派回来以后,在他身上就见不到了精气神,刚才难道是自己眼睛花了!

    “今天叫你来,就是想要告诉你,不要天天顺着外面跑,与其这样跑来跑去浪费生命,还是在家多读点书,再过一两年,我就把城主之位传给你……”吴望知道吴江的情况,用“浪费生命”来形容,真的是既形象又残忍!

    吴江今天心里没有了绝望,忍不住问道:“父亲,孩儿体内出现这样的情况,即使做城主又能怎样呢?你就不能让我在剩下的日子里过得更加顺心点吗?”

    吴望看着吴江,以为自己说法的时候,他就低着头一言不发,今日竟敢反问自己,看来他精神恢复了一些,想到这些,吴望竟然心里有一些欣慰。

    只听见吴望道:“每个人的人生是不一样的,天心难测,天意难揣,一个人,并不是只有成为行者才能有所作为。紫虚洲上人口几十亿,可是能成为行者又有多少呢?小江,你要知道,大多数人都是庸庸碌碌一生,然后便化作一杯黄土了。”

    “父亲我当年也想要成才一个行者,可是我在七岁时测试后就发现,我的命书只是很普通的白色,虽然命书色泽光润,也只是说明我此生大富大贵,至于成为行者那是一点机会都没有的。起初的时候我也很沮丧,甚至把名字都改了,吴望——无望,就是没有了修行的希望……”

    “但是,我最终走出来了,我继承你爷爷的旨意,坐上了这小小的森城之主。想想我吴家传承几百年,能够修行的又有几人呢?除了现在在寒山派的天阳老祖,就你曾经有修行的可能……”

    “小江,我把城主之位给你,并非是要逼你做什么,让你不自在,其实我只是不愿你就这样顶着‘废物’的名字碌碌无为……”

    吴江忍不住坚定地道:“父亲,我不会碌碌无为的!”

    “可是,人之一生,草木一春,你不可能就这样颓废下去吧!”

    吴江突然道:“父亲,我想外出走走。”

    吴望问道:“你要去哪里?”

    “我想去游览名山大川,观江河湖海,我不想再留在这个小小的森城,而且,最近我发现自己体内的灵力有恢复的迹象……”

    “什么,小江,你说的可是真的?”吴望听见吴江后面一句话,忍不住问道。

    吴江点了点头,右手朝书房外的一棵大树凌空打去,只见那颗大树一阵摇晃,落下了一地树叶,而树干上,还有一个深约一寸的掌印。

    “好好,真是太好了,老天有眼,小江,我没有眼花吧!”吴望压抑不住心中的惊喜,竟然怀疑自己是否眼花。

    吴江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不得不告诉这个消息的,毕竟谁都有可能害他,但父母是不会对自己孩子不利的。

    吴江找了一个借口道:“父亲,孩儿如今已经找到了恢复的办法,而且命书上的天地秽毒也得到了压制,我不想再回寒山派了,那地方是我的伤心地,所以孩儿决定出去走走,希望能有机会……”

    吴望以为吴江是想要去加入其他门派,于是道:“小江,据我所知,寒山派是紫虚洲上七大门派之一,加入寒山派是无数人一生的梦想,你难道想加入其他门派?虽然那地方对你年幼时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但寒山派可不是一般门派能够比得上的呀!再说有你天阳老祖照顾你,你的修行之路将会更加平坦!”

    吴江外出不过是一个借口,他要的是去别人不认识自己的地方,然后想办法让小乖恢复力量,如今的他不敢去这些大门派,万一被人发现小乖的存在,很可能就会蛋打鸡飞了。

    吴江道:“父亲,我还是出去走走吧!如果不行又再去寒山派,还有这件事情暂时不要让别人知道。”

    吴望不知道吴江打的是什么主意,见吴江执意外出,也不愿再强行劝服他,于是只得选择答应。

    然后吴江又和父亲交代了自己希望保密,又承诺自己会想办法恢复修为后尽快回来的一些事宜,吴江外出的事情终于被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