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我自远方来

第3章我自远方来

话说醉梦轩内的陈半山,恨不得再次将慕容傲雪按在床上,用尽自己的力量狠狠地折磨慕容傲雪一番,虽然曾经有那么一次,但是那一次,自己是被强迫的,陈半山想要的是主动,然而这种情景只能是出现在幻想之中。

    陈半山仰天长叹,对着空气道:“你个狗家伙,你他娘的这是搞什么飞机,还说让老子来这个遍地是美女,寸寸是金,天堂一样的地方,让老子当好好潇洒一回。这哪里是天堂?分明是让老子来受罪的,有一天让老子回地球遇到你,老子非弄死你个不靠谱的狗逼!”

    话说陈半山也确实憋屈得不行,他原本生活在一个叫地球的地方,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屌丝,虽然上学是成绩很好,堪称天才,然而很可惜的是,父亲是谁也不知道,老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跟人跑了,因为经济问题,在十六岁初中毕业就辍学。

    这陈半山平时也没别的什么爱好,有点零花钱,就跑到网吧打CF。这家伙不胆读书是天才,而且玩游戏也是天才,打CF很牛逼的说。

    那是一个陈半山两辈子都永生难忘的晚上,陈半山原本在网吧打CF,破天荒的事情发生了,一名也是CF的mm同城玩家约他吃宵夜。

    我草!陈半山顿时就乐开了,这玩家可他心中的女神啊,平时也只有隔着电脑意淫一下,没想到屌丝也有逆袭时,居然还是女神主动约自己,管它,反正是她约的自己的。

    陈半山发现不对,自己身上没钱,唯一的十块钱已经开了临时卡,当下赶紧把机下了,退回来六块钱。

    拿着全身家当六块钱,陈半山心想,六块钱的麻辣荡不知道这女神吃不吃?如果她吃呢?如果她真吃,自己可是没钱开房,嗯,只要她愿意,就是打野战也成,今天晚上怎么也要逆袭逆袭,把自己的处男称号终结。

    陈半山那是本着屌丝逆袭的心态去见的mm。草他玛呀,一去之下,这哪里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就他玛是一个超级猥琐大叔,陈半山那是一个醉啊,抱着认错人的心态,尝试着问道:“你是‘CF*超级小猫咪’吗?”

    “正是!”

    这猥琐大叔挖着鼻孔,斩钉截铁地道,露出了一口烟熏牙,陈半山顿时就感觉到一片黑暗涌上脑袋,险些晕死过去。

    后来这猥琐大叔说他是个神秘高人,打CF每次都输给自己,对自己很有感觉,说自己在地球过得不好,可以送自己去一个美妙的世界。

    这种鬼话,陈半山可是不想听,但这猥琐大叔简直是孙悟空他师父转世,纠缠着陈半山喋喋不休,给陈半山洗脑,整整说了十小时,说到天亮,说得陈半山天昏地转,最后陈半山尽然是稀里糊涂地答应了。

    这一下,陈半山不是传说中的穿越了,而是到气修大陆重新投胎做人,因为他是从他现在的母亲肚子里生出来的,唯一的好处就是保留着在地球上生活的记忆。

    陈半山原本要求就不高,前世他是一个屌丝,这次来,他要做富二代,出生在陈家山庄,还是三少爷,也真是富二代了。

    然而刚出生的那天,陈半山就得知自己来到一个气修的世界,而且身怀天下第一母气,当下就是豪情万丈,心想自己一定要修炼,待我修炼有成时,定要斗破苍穹,吞噬星空,达到永生,创造一个完美世界,好好过一把修炼瘾。

    只不过陈半山这一切的豪迈而伟大的梦想在第二天他老爹陈永废掉他气脉那一刻就直接宣布完蛋,遭受了前后反差的打击之后,反而是一直顶着废物之名活到现在。

    因为有着前世的记忆和保留着地球上记忆和十六岁的思想,所以这也是陈半山为什么知道是自己父亲震断自己气脉的原因。

    想着自己来气修大陆的遭遇,想起那个骗自己来气修大陆的猥琐大叔,想想自己的处境与他描述的天地差距,陈半山不爽啊,不爽归不爽,来都来了,又能怎样?

    陈半山看了看自己右手大拇指上一块像戒指要一样的环形胎记,其实这不是胎记,它就是一个戒指,还是一个空间戒指,是骗自己来气修大陆那猥琐大叔给的,说是当自己遇到一个给自己三颗痣的人时,这胎记就会变成真正的空间戒指,还说戒指内的东西可以让自己在任何条件下绝对逆袭。

    三颗痣!我草啊!陈半山每每想起起这个狗血桥段,差点认为那猥琐大叔是菩提老祖的化身,而自己是转世孙悟空。

    此时此刻,时光不可以倒流,猥琐大叔也再没有出现过,地球是回不去了。有句话怎么说的?既来之,则安之。陈半山抱着猥琐大叔没有骗自己的心态,期待那给自己三颗志的人快点出现。

    “草!我他玛今天想多了。”

    醉梦轩里的陈半山一下惊醒,拍了拍额头,慕容傲雪那娘们儿还在醉梦轩外面等着,陈半山生怕这慕容傲雪脑袋一碰电,发羊癫疯,直接就在醉梦轩把自己咔嚓掉夺走母气种子就完蛋了,当下赶紧出去。

    话说陈半山和他的跟班‘剑仁’一蔫一蔫地出了醉梦轩。

    见陈半山出来,冷青等四名侍卫立即上马,而慕容傲雪进入了马车,准备去陈家山庄。陈半山跟着就要进入马车与慕容傲雪同乘,却被那车夫瞪了一眼,这一眼,陈半山仿佛感觉到自己一下子从鬼门关转了一圈。

    陈半山暗自吃惊,这车夫一定是一个超级大高手,想想也是,公主出行,只有四名侍卫,这也太寒碜了吧,而且安全系数也低是不是,然而要是有一个超级大家伙跟着,就不一样了。

    不过陈半山在想,什么超级大高手,要是给老子一把AK47,老子把你射成蜂窝。

    神说,我要光,而后世界就有光了。陈半山说,我要AK47,而后马车就走了。

    陈半山和剑仁轻声大骂,只能徒步小跑跟在马车后面,心中大叫不爽,暗自把慕容傲雪狠狠地骂了九千九百九十九遍。

    不对,当下陈半山对剑仁道:“只许我骂,不许你骂。”

    一路小跑的速度,不多时,便来到陈半山的家,陈家山庄的气派和宏伟就不用多说了,光想想人家是富可敌国的存在就可以窥见一斑,那种极品红木做成的大门,那罕见陨石雕刻成的一对高达丈余的石狮子,这样的节奏,即便陈家低调也低调不到哪里去。

    来到自家山庄门口,门口有两名三四十岁的中年人在笑面迎客,其中一人气宇不凡,眉毛斜飞入鬓似飞剑,两眼之间尽显刚毅,他便是陈半山的大哥陈景山。

    而另一人,看上去像个秀才,不管是身材和面容,弱不禁风,看上去都和秀才没什么两样,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不强大,这是陈半山的二哥陈明山。

    陈永膝下,就陈半山这三兄弟了,陈半山最小,在陈永四十多岁稀里糊涂地生了陈半山,连陈景山和陈明山二人的大儿子年龄都有陈半山大了,陈半山那些侄子侄女的,暂时不说。

    见来人是公主和自己兄弟,这陈景山和陈明山顿时严肃起来,异口同声地道:“见过公主。”

    说着,陈景山二人和身后的一干人等,就要下跪行礼,然而慕容傲雪却平易近人地道:“大哥二哥这是做甚,虽然我是公主,但也是一家人,这礼就免了。”

    见这公主如此说话,陈景山暗道:“这公主如此体贴近人,半山兄弟真是好福气啊!”

    陈明山则是笑而不语。

    陈半山在后面却是十分不爽,心中大骂,道:“你个臭婊*子,刚才不是凶神恶煞吗?到了这里就这样,装,你给老子继续装,有一天你会被雷劈死,雷不劈你老子陈半山日死你。”

    这下,陈明山留了下来继续迎客,陈景山领着慕容傲雪一行人进入陈家山庄,被忽略的陈半山也只得默默地跟在后面,想想也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家伙,废物不说,还整天吃喝嫖赌地嗐搞,尽是惹人恨,就是陈家山庄,也没人愿意理陈半山,除了剑仁对陈半山不离不弃。

    走在陈家山庄,不要说车夫,就是慕容傲雪也感觉到隐藏在山庄内一些若有若无的气息,这气息只有外家高手才能有,这气息是也是故意释放,似乎在这种场合警告某些人。当然,陈半山自己可是一直不知道自家有这么厚的底子。

    慕容傲雪不得不承认,陈家不但是商业大亨,而且暗地里不知道隐藏着什么实力,当下庆幸自己没有在醉梦轩亲自出手,而是请了冥王阁的杀手来做这事。

    不过此时此刻,对于陈家暗地里的实力,慕容傲雪也在想,那玄级杀手能成功吗?慕容傲雪觉得自己这次有些冒失了。

    进入正殿,她一看去,自然看到一些在京都跺跺脚,京都都要起层浪的大人物来给陈永拜寿,看来这陈家果然底蕴深厚。难怪当年父皇也要自己与陈半山订下婚约,也不敢强夺陈半山的母气。

    此时的大殿之中,来往拜寿的人很多,上有拜月帝国的一些大富商,中有这燕京城内的大官小官,下有城中的平民百姓。

    不管礼大礼小,这陈永也一一接受,笑面还礼,平民百姓的礼在价值上陈永自然不屑一顾,然而礼轻人意重,收的是一份心意。

    “燕京城城主府管家,千年人生一枚,代表城主祝陈庄主儿孙满堂,健康长寿。”

    “城东王家家主,百年美玉一块。祝陈庄主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见公主一行到来,所有人都严肃起来,虽然是自己准儿媳,然而就算是儿媳,她也是身份尊贵的公主,见公主到了,不要说其它人,陈永也得行礼,不过慕容傲雪却抢在前面道这:“今天是父亲的大寿,其它礼节就不用了。”

    说完,慕容傲雪也亲自献上寿礼,并且说了祝辞。陈家山庄本来就强,现在又有帝国皇室这层关系,这让陈家山庄的势力地位提升了不少的档次,让来祝寿的不少人羡慕得要命。不过这层关系是福是祸,目前谁也不知道。

    陈永家山庄上是大富商,所以来祝寿的以商人居多,官员和修者倒是极少。

    “哈哈!陈兄,今天没带东西,就是来喝酒的”

    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响起,一个身影飘然飞来,所有人都吃惊,飞行,是先天高手的特征,这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先天高手,居然也来捧场,这下不光是慕容傲雪,就连车夫也动容,至少来人不比他逊色,甚至有可能超过他,其它一些有头有脸的宾客也是震憾。

    陈永则是笑道:“逍遥兄本人来,就已经是最大的礼物了。”

    难道这就是那位名震一方的天地任我逍遥的逍遥君?

    ……

    祝拜环节过后,便开宴,用完宴,紧接着就是看戏环节。

    进入看戏环节,在陈永的的安排下,山庄的管家来到陈半山身边,不时地指上一些人,一一对陈半山介绍,这是拜月帝国的第一大米商,谁谁谁。那是拜月帝国的药材大商家,谁谁谁,不时地,也有人主动来和陈半山结交,陈半山虽然不能修炼,但是陈家在商业界也是大巨头,结交一下,拓展人脉也是可以的。

    陈半山的脾气,自然听不下去,便声称刚才吃多了,要去上茅房。

    见陈半山离去,坐在一旁的慕容傲雪看了冷青一眼,冷青以极细微的弧度点了一下头,当下慕容傲雪则放下心来看戏。心想,你这一去,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回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