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宗门大比

第4章 宗门大比

天气渐渐已入深秋,荒山的草木已开始渐渐泛黄,在荒山山顶杨昊身穿灰色劲装,脚踩步法,腹部运气,舌抵上腭,双掌左右翻飞,伴着“嘭嘭”的声响,让人感觉他发出的每一掌都势大力沉,如千斤之势迎面补来并伴有灼热暴躁的气息。

    又是一声大喝,杨昊脚下生根,双掌齐拍,打在丈高的岩石上,只听“砰”的一声,岩石上面留下了两个漆黑的掌印,掌印间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小裂痕,然后裂痕越来越大,不大一会丈大的岩石便崩散开来。

    “六阳掌终于练到大成了!”杨昊心里默念道,凭借一个月的苦修,加上两世的灵魂,杨昊的领悟力比平常人要高得多,并且他还有多年的练拳经验,因此对六阳掌也能快速入门。

    “明天就是宗门大比了,还是没有突破到第七层,虽然这几天体内的真气越来越躁动,已显现突破的迹象,可是仿佛就差那么一个契点,如哽在喉,如果不能突破的话,明天的结果就难以预料了,难道我天赋真的不高?”在回来的路上,杨昊心里有些烦躁。

    所谓宗族大比,其实是杨家宗门输出人才,保证宗族地位,寻求大宗门庇护最主要的手段,因为杨昊所在的青岩镇属于东州十二郡的青阮郡,而青阮郡最大的宗门就是青云宗。

    因此各家弟子都削尖了脑袋想送往青云宗,为了广纳人才而且又避免鱼目混珠,因此青云门在各个城镇设有录取据点,这个据点每年都会在城镇几个大家族更换,而今年的宗族大比,便轮到在杨家堡举行,到时会有青云门执法者前来监督,通过大比择优录取。

    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参加的,参加者必须在练气五层以上,年龄十八岁以内,每年限定名额为十个。而如果16岁以前达到练气九层者或者18岁以前达到武者镜者,那么就有机会免试录取。

    杨昊在家族中不受重视还有很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无法练气,无法给家族争得荣耀,再过一个月正好是他的十六岁成人礼,而之前他连练气一层都达不到,因此家族早已把他忘记,甚至连宗门内部和外人对他的嘲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回到院子里,爷爷早已把药桶准备好,见杨昊回来眉头紧皱仿佛有心事,杨云天活了半辈子的人怎能不知道杨昊心里所想。

    “昊儿,修炼一途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但天地万物更是讲究道法自然,水到渠成,一味的急于求成,反而会成为你突破的魔障,今天晚上你不要修炼了,好好休息一晚,习武练气,注重一张一弛,保持平常心态才行,好了我出去了,你好好想想吧!!”说完便披上一件破旧的衣裘朝屋外走去。

    其实,杨云天给杨昊所配的药浴,也只是一些起到催化,稳固体内真气效果的药物,因为如果太猛烈的药就好比拔苗助长,当是可能在短时间让他提升一两阶,但是这会对杨昊以后的修炼造成极大的损害,万丈高楼平地起,根基扎实才是未来有大成就的基础,这个道理身为药师杨云天比谁都清楚,因此他用药理把前期杨昊体内暴增的真气巩固夯实,本来杨云天估计这几天杨昊能够突破,看来昊儿心里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不过这也是修武者必须具备的心理素质,只能看他自己的领悟和造化了。

    爷爷的话如糊涂灌顶般深深地扎进杨昊的心里,习了十几年的太极拳竟然把这简单的道理都忘了,一张一弛才是习武之道,一味的追求速成只会让人陷入魔障,轻则原地不前,重则走火入魔,神志不清,以杨昊的悟性短时间便想通了这个道理,这晚杨昊早早的便和衣而睡,这一觉他睡得特别安稳。

    翌日清晨,杨昊微睁双目,看见阳光已透过窗台,照射进屋内,心里不禁一凛“想不到天已大亮,看来这一觉睡得很沉啊,不知道有没有错过参赛报名的时辰。”,接着便长身而起,快速朝屋外走去,刚出屋门,便看到爷爷和小雅早已在屋外等候。

    “哥哥,你好能睡啊,要不是爷爷拦着,我早去揪你耳朵了!”,说着身子已经补进杨昊的怀里,杨云天看见孙儿气色红润,精气饱满,不禁暗自点了点头,他就知道杨昊不会让他失望的。

    “爷爷,报名时间还没过吧...”

    “还有半个时辰。”杨云天面带笑容的回答,在他看来杨昊迈过心里这道坎比什么宗族大比要重要的多。

    “那爷爷我们赶紧去吧,再晚了就赶不上了。”

    “嗯好,我们这就走。”说话间爷孙三人已走出院外。

    今天的杨家堡张灯结彩,到处挂满了喜迎宾客的条幅,众多小厮丫鬟忙忙碌碌的接迎来客,看到这个场面,本来就活泼爱动的小丫头便更加活跃,这摸摸那瞧瞧,耳边传来她悦耳的笑声,大比举行地点在杨家堡的中心练武场,而报名的地点就在练武场门外,人还未到,耳边已经传来阵阵的喝彩声,气氛非常热烈。

    因为来的晚,前面报名的已经没几个人,只见一身穿灰色制服的二十多岁左右的青年,气定神闲,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几缕长发随意的飘散着,显得有点鹤立鸡群,安定的坐在测试中央,而从衣服上的勋章和旁边负责在测阶石检验的杨家堡长老杨林阿谀奉承的态度上来看,这应该是青云宗监督执法者的一员了。

    “爷爷,我去报名,你和小雅在这稍等...”见杨云天点头,杨昊径自朝报名处走去。

    “下一个!”刚才还在那青年面前像只哈巴狗一样摇尾乞怜话都不敢大声说的杨林,转脸对报名者的语气就充满了威严,甚至都不正面看报名者一眼,因为他知道到现在才来报名的人,不是来混的就是贫困人家的子弟,这个社会没有资源支撑,除非你天赋逆天,负责天赋再好也是白费。他明白今天的主要任务除了完成测试,还有就是伺候好眼前的这位爷就够了。

    “把手放到测试石上,运转你的真气就行了!”杨林说话间朝杨昊随意瞄了一眼,可这一看把他吓了一跳,“这不是杨昊吗,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个废人吗!”可测阶石刺目的光芒像嘲笑他般显示练气六层,而且还是顶峰,杨林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怎么了,杨长老有什么问题吗?”看到杨林异样,那青年不禁问道

    “没有,不...有问题何执事,有人...嗯有人作弊...”听到青年的问话杨林心中马上有了结论回答道,打死他也不相信杨昊能练气而且还是练气六层。

    “嗯?在我面前还想作弊,嘿嘿,有意思啊有意思...”,说着他那锐利的双眼看向杨昊,随即强大的气场压向杨昊。

    “好强大的气势,这绝对不是练气者所拥有的,他是个武者而且还是个高阶武者!”杨昊压下内心的震惊迅速作出判断,随即暖玉功自动运转,堪堪抵御着这股强大的气势,但也是摇摇欲坠随时可能被压垮,杨昊的嘴角都有血迹隐现,这是不堪重压的表现,毕竟境界相差太大,但他就是不肯屈服,抬着头倔强的看着那青年。

    “咦?练气六层,好个倔强的小子!”说话间青年身上散发的气势消失的无影无踪。

    “杨长老,这是怎么回事,你也是武者二层的老人,怎么连是不是作弊都分不出来了!”,那何姓青年眉头微皱脸色不善的看向杨林,语气中充满责备。

    “好了,你通过了,这是你的号牌,只有前十名才能进入青云宗,祝你好运...”那青年朝他说完便大声宣布“今年参赛报名到此为止,剩下的人明年再来吧!”说完便朝练武场走去,留下还尚在震惊中未反应过来的杨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