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无情的抛弃

第2章 无情的抛弃

“是这么回事,你和婉茹从小便定的有亲事,但是婚书上也写了,你要是到了十六岁还是不能觉醒修炼,这婚书就算作废,今日萧长老便是为了此事!”二长老刘天鹏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但是他话音落下后,萧刚玉却不乐意了:“你不要避重就轻,重点是咱们皇极宗不养废物,十六岁还不能觉醒筑基的人,没资格呆在山上。”

    “可他从小在山上长大,这里就是他的家,你让他离开宗主去哪?”四长老聂涛反问道。

    “那老夫不管,规矩就是规矩!”萧刚玉冷声道。

    杨峰这时算是挺明白了,他与萧婉茹的婚事在这个时候反而是小事情了,这杨峰也不在乎,从小跟萧婉茹一起长大,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根本就没爱。

    可这萧刚玉嘴里没资格的人明显是在说着他杨峰了,而现在的情况是叔叔还没有表态,二长老和四长老站在杨峰这边,而萧刚玉和马天行却是站在宗规的那边,今天算是冲着上官云动逼宫来了。

    “我说你这老不死的,找事是吧?”想通了这些的杨峰,顿时来气了,他在皇极宗一没吃他萧刚玉的,二没喝他萧刚玉的,平时见面也算礼貌有加,怎么今天就非要跟他过不去呢?

    “闭嘴,你和婉茹先出去!”上官云动看到杨峰要耍横,横眉瞪了他一眼,怒声说道。

    杨峰乖乖的闭上了嘴,在这皇极宗能管住他的也就是自己的叔叔上官云动了,于是便和萧婉茹一起出了书房,来到了前殿门口。

    “丫头片子,小爷没上你家偷东西吧?你爹干嘛针对我?”杨峰一脸的郁闷,冲着萧婉茹问道。

    萧婉茹!

    一身蓝色长裙裹着身子,青丝垂到腰间,杏目柳眉,标致的鹅蛋脸,活脱脱的美人坯子,但是杨峰从小跟她一起长大,还真的没有爱。

    “我爹实话实说而已!”萧婉茹语气冷淡,敷衍了一下杨峰。

    “屁话!”杨峰不乐意了:“他不知道小爷从小在这里长大啊?这里就是小爷的家,他说赶我走就赶我走啊?什么玩意儿!”

    “住嘴!”萧婉茹冷霜着脸直接打断了杨峰的话:“你自己废物怪不得别人!”

    杨峰的脸直接黑了下来,当着前殿这么人的面被骂成废物,由不得他不愤怒,不过接下的事情却让他的心直接凉了下来。

    就见这些手里拿着纸张的皇极宗的弟子们,举着手里的纸张,整齐的冲着前殿里面大声喊道:

    “恳请宗主以我皇极宗数万年的宗规为重!”

    杨峰算是明白了,这么些个人原来就是要逼着自己离开皇极宗啊,心里的怒气顿时悠然而生,冲着萧婉茹怒声问道:

    “这是不是都是你爹提前安排好的?”

    “关我爹什么事情?”萧婉茹冷着俏脸不承认,让杨峰的怒火更加的旺盛了。

    要是想赶他走直接明说就是了,现在全宗的人一起来逼着他叔叔杨峰云动来下命令,这无疑就是在上官云动的心里割着肉,残忍至此,还有何同宗情义可言?

    “还真是薄情寡义的一对父女!”杨峰横眉冷言。

    “你找死!”萧婉茹冷言说罢一脚就踢向了杨峰,坐照境巅峰的实力没有丝毫的保留,任凭杨峰速度飞快,还是被踹了个正着,重重的倒飞了出去。

    砰!

    身体直接砸到了青石地面上,张嘴便吐出了一口鲜血。

    “废物滚出皇极宗!”

    “废物滚出皇极宗!”

    “废物滚出皇极宗!”

    杨峰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冷眼看着这些个皇极宗的弟子,平时一副乖乖的样子,全都是他妈的白眼狼。

    这还是他十六年来第一次被女人打,就算马天行的老婆叶丽最多也就是告状而已,他如何受得了,挣扎着扬起手里的大铁勺便冲向了萧婉茹。

    砰!

    不出意外的再一次的被踹了出去,两眼一瞪昏迷了过去。

    王老头紧赶慢赶的来到了前殿,看到昏迷过去的杨峰是一阵的摇头,狠狠的瞪了一眼萧婉茹,虽然知道这样会得罪萧刚玉,但看到杨峰这个样子还是忍不住的心疼了起来。

    此刻所有的人目光全都看向了王登,想着这个传功师傅会不会出手教训萧婉茹,却没发现杨峰身边的大铁勺正在吸收着他嘴角淌出来的鲜血,黝黑的大铁勺精光一闪而没。

    这个时候,屋里面的继任听到外面的情况也全都走了出来,上官云动看着躺在血泊中的杨峰,脸色直接黑了下来,天玄境巅峰的威视扑面而来,朝着萧婉茹便碾压了过去。

    萧刚玉一看情况不对,身影闪过挡在了自己女儿的身前,抵挡着上官云动的威压。

    “宗主,还是先看看小峰的情况吧!”二长老刘天鹏赶紧的出言劝道,这宗主要是和大长老开战,皇极宗无疑会成为整个大夏国的笑话。

    “哼!”上官云动冷哼了一声,示意王登老头去抱起杨峰,然后冲着刘天鹏道:“刚才定下的事情作废!”

    “宗主,刚才明明说好的......”马天行尴尬的想劝一下,却被上官云动直接丢给他一个背影。

    “老萧,你看大侄女这事儿弄的!”马天行等到刘天鹏和聂涛走后开悠悠开口道:“本来他都答应让出宗主的位置了,这下不知道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好了,等杨小子伤好了再说吧!”萧刚玉也是头疼,但是自个的亲生闺女又不舍得责骂。

    说完后又冲着前殿跪着的弟子道:“大家都回去吧,老夫一定会以宗规为重,严绝害群之马的存在!”

    --

    --

    后殿!

    杨峰的独门小院里。

    王登把杨峰慢慢的放到榻上,跟着的上官云动便开始探查着杨峰的伤势。

    “没什么大碍......”上官云动从怀里拿出一个丹药放到了杨峰的嘴里。

    王登也算是松了口气!

    就这样!

    杨峰便在床上躺了下来,可这一躺就过去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身体已经恢复健康,但就是醒不过来。

    上官云动亲自探查了几次,都找不出原因,甚至各种丹药喂了个遍也不见效果,无奈之下冲着王登道:

    “我去大青山走一趟,看能否碰到灵药,小峰这样躺着也不是个事!”

    “好的宗主,小峰就交给老王我吧!”王登也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想要深入大青山还是做不到的。

    --

    --

    “死了吗?可我怎么能死呢......”

    此时的杨峰站在一个空旷的大殿内,面前是一个巨大的镜子。

    “吼!”

    就在杨峰想要大声喊叫的时候,那巨大的镜子上突然出现了很多的凶兽,上面坐着一身闪耀着光芒的修士。

    在凶兽大军的前面是一座古朴神秘的阁楼,仔细数数居然有着三十层高,在阁楼前站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手里拿着一把金光闪闪的大勺。

    “杀!”

    随着一声令下,凶兽大军朝着那白发老人开始冲杀,铁蹄阵阵,画面有些颤抖,但是那白发老人浑然不惧,一根大铁勺瞬间被金色光芒所覆盖,带着不可匹敌之势,挥向了凶兽大军。

    “吼!”

    巨大的金色光芒划出半月型的攻击波横扫凶兽大军,一时间人仰兽翻,进攻的浪潮顿时一滞。

    “结阵!”

    随着一声长喝,凶兽大军顿时按照神秘复杂的路线开始移动,慢慢的对那白发老人形成了合围之势。

    “哈哈......哈哈!”

    苍劲有力的笑声从白发老者口中传中,一副天地崩塌于面前也不惧色的狂傲。

    “杀!”

    又是一声响彻天际的吼声,凶兽大军顿时加速,宛如洪流,带着满天沙尘。

    更是在阵法的加持下,形成一道散发着土色光芒的巨大围墙,朝着那白发老者而去。

    “死!”

    白发老者直接飞到半空,立在烈风之中,手上金色的大勺直接落在脚下,开始极速的旋转,带着刺眼的金色光芒,越转越快,越转光芒越盛。

    “去!”

    白发老者双手快速的捏了一个印决,随后翻身打在大勺之上,顿时旋转的金色大勺上面,开始散落金色的利剑,灿烂夺目,仿佛流星雨般的砸向地面的凶兽大军。

    “哈哈...嗯?”

    狂笑的白发老者顿时发现不对,身体完全失去了控制,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金色大勺,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离了大勺,你只能任人宰割!”

    天空中顿时出现九个黑袍人,有男有女,身上真元彭拜,每个人手上还拉着一个散发着碧绿色的绳索。

    “断魂网?”

    白发老者脸色凝重。

    “为什么?”

    白发老者语气有些凄凉...因为他已经认出了这九个黑袍人。

    “你死了,就会知晓!”

    “动手!”

    随着九个黑袍人的真元激荡,那碧绿的大网慢慢的显现在天空,随着真元的输入越发的晶莹剔透。

    网线上甚至开始散发出绿莹莹的气体,开始疯狂的钻进白发老者的体内。

    “啊!”

    白发老者知道自己必死,一声大喝,全身真元开始爆发。

    “来......来来来!”

    仿佛听到老者的召唤,那金色大勺朝着断魂网飞去,却被阻挡了下来,一时间漫天的金色光芒和晶莹剔透的绿色迷雾交杂在了一起。

    “嘿!”

    白发老者透过断魂网的缝隙伸手抓住了金色大勺,接着用力的扔向了远方,大勺上传来悲切的思想,划开虚空消失在了天空。

    “我死亦无憾!”

    白发老者看着刚才穿过断魂网的手已经化成了血水,紧跟着全身化作点点金光撒落在了天地间。

    “是背叛吗?”

    巨大的镜子上的画面慢慢消失,杨峰看着那狂傲老人的悲惨落幕,喃喃自语。

    显然老者也认出了那九人,死的时候内心肯定很是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