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死罪危机

第3章 死罪危机

这样的眸光,根本不像是一个少年的目光,即便这金甲战将身经百战,称得上冷酷无情,可此刻也心悸了。

    他在战场上见识过无数冷血修罗,可没有一个人能有此刻墨轩这般恐怖,那种泯灭一切的嗜血杀意,让他灵魂都崩溃了。

    “吼……”

    墨轩身体绷紧,如猎豹般窜至金甲战将身边,拳头弥漫血芒,狠狠轰杀到了金甲战将身上,那喉咙的低吼声可怕无比。

    “噗呲……”

    一拳而已,无比强大的金甲战将就被洞穿了腹部,恐怖杀意如刀,绞杀他的一切生机,五脏六腑这一刻皆燃烧了起来,整个人一瞬间化为焦黑的碳灰。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这一幕太不可思议了,一个普通的少年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可怕的力量?

    “呲……”

    当金甲战将的生命被终结后,墨轩腹部那猩红魔纹越发炙盛,像是烙铁般灼烧得墨轩皮肤都裂开了。

    显然,这股邪乎力量绝非墨轩能掌控的,正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说得就是墨轩此刻的状况。

    “杀……”

    墨轩此刻的心神已经完全沉沦在杀意之下,击杀金甲战将并没能让他解脱,他瞬间又冲向了剩下的那些黑武军。

    杀气禁锢四方,这些平日里无法无天的刽子手此刻胆寒了,谁也没想到在一个普通的山村中能遇到这等诡异的事。

    墨轩顷刻而至,他手掌上也弥漫了那诡异的魔纹,轻挥间解决了一名名禁军性命,在他手里,杀人看起来都如艺术般优雅,那么的赏心悦目,令人沉醉。

    墨村众人带着仇恨的目光盯着那一个个惊恐的禁军,这些人为非作歹太久了,连普通人都这般欺压,如今被杀,也是罪有应得,只不过墨轩眼下的这个状态让他们有些担忧。

    他们很怕,怕墨轩自己被这恐怖魔纹的力量所毁灭!

    而墨轩自己则什么念头都没有,他的脑海里只回荡着一句话……杀一人为罪,屠万人为雄,杀杀杀……

    血洒长空,让无数人闻名变色的黑武军士兵一个接着一个倒下,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就这么突兀发生了,没有人能解释这变化的原因。

    “噗……”

    终于,所有禁军都被墨轩斩杀殆尽了,这个时候墨轩身上的魔纹终于褪去,消失不见,而他自己也遍体鳞伤,吐出大量鲜血后猛然倒地不起。

    “轩儿……”

    墨轩的奶奶面色大变,急忙冲上前去扶起墨轩,可接触的一瞬间她又猛然撒手,因为墨轩的身子说不出的烫手,像是烙铁般,仅仅碰到的这一刹那都让她手掌烫得有些溃烂。

    “七弟,你没事吧……”

    墨力等人也急忙上前,不过他们看到墨轩奶奶的遭遇后明智的选择了不触碰墨轩。

    说实话,经历了刚才的一幕,他们突然觉得墨轩陌生了起来,甚至有些畏惧他,不过多年兄弟之情还是战胜了一切畏惧,所以他们毫不犹豫的冲了过来。

    “那股力量是他无法承受的,所以现在昏迷应该是超负荷后的后遗症,生命危险不至于,但这身体……”墨轩奶奶盯着墨轩,叹息道,眉宇间充满愁色。

    只见墨轩体表皮肤全部被烫烂了,体内的经脉骨骼也碎裂,身躯在那股突兀霸道力量下几乎被废掉了。

    没有人怀疑墨轩奶奶的话,因为她是村子里唯一的大夫,医术高超,她既然这么说,那事实应该就这样了。

    “现在怎么办?”

    眼下这情况已经超出了墨村人的接受范围,众人不禁都慌了神,全都看向墨轩奶奶,毕竟一直以来墨轩奶奶都是充当着村长的。

    “其他先不管,壮丁们先把尸体掩埋起来,剩下的人救伤员,墨力你们几个和我用木板将轩儿抬进屋子里。”墨轩奶奶凝重道,临危不乱,有条不紊的安排每个人的任务。

    闻言,众人纷纷动了起来,而墨轩则被自己六个发小用木板抬进了旁边一个还未倒塌的屋子。

    进屋后,墨力几兄弟皆紧张的围在墨轩身边,几人虽非亲生兄弟,但从小穿一个开裆裤长大,感情远非一般亲兄弟能比,墨轩昏迷不醒,他们焦急程度不亚于墨轩奶奶。

    急归急,莫说他们,就是墨轩奶奶也没有办法,只能干着急的等着,看看墨轩自己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半晌后,墨轩身上终于发生了变化,让得几人大吃一惊的同时又欣喜若狂。

    只见墨轩身体表面的创伤竟然缓缓自我愈合了起来,气息也逐渐平稳,看上去,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苏醒。

    “我这兄弟……到底是什么怪胎,我怎么有种不认识他的感觉了,这还是我们的七弟吗?”见到墨轩没有了生命危险,几人终于松了口气,随即有人按捺不住心头的震惊,忍不住开口道。

    闻言,另外几个少年也点头,今天发生的一切给他们带来的冲击力太大了,一时间根本没办法接受。

    唯有墨轩奶奶沉默不语,因为只有她很清楚墨轩身体这般变化的原因,但是她不能说出来,否则带来的祸患远比王朝禁军要可怕。

    她永远也忘不了一百年前的那个夜晚,天地间无尽兵法共鸣,天降兵道天书,引得异象争鸣,也正是在那个夜晚,原本应该出生的墨轩突然延长了出生时间,硬生生推迟了几十年才出生。

    这期间,还是胎儿的墨轩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只有极少数亲人知道,正是因为知道,才能体会这件事的重要与可怕。

    这件事,是墨轩奶奶心底最深处的秘密,她绝不会说出去,因为引起的风波太大了,大到一般的帝国都无法承受,即便是墨轩,她都没有告知,更别说其他人了。

    “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躲到这里,却依旧避免不了这股力量的觉醒,这是命吗?唉……”墨轩奶奶心头叹息道,沧桑的眸子里闪过无数追忆之色。

    旁边,墨力等少年同样愁眉苦脸的,只不过他们所愁的和墨轩奶奶可不同。

    他们愁的是接下来墨村上上下下几百口人的安顿问题,因为他们墨村这次可谓是捅了大窟窿了,竟然杀了一队禁军人马,这在大乾王朝可是死罪,九条命也不够杀头的死罪。

    禁军各个都是修士,他们一死,朝廷很快就能发现,一个两个就罢了,突然一队都死了,连统领都没能幸免,朝廷绝对会追查。

    更何况,这队禁军可是和传说中的兵法有关系的,朝廷更不可能善罢甘休了,少则一天,多则三天,朝廷定然有新的禁军高手降临这里,调查禁军覆灭缘由。

    他们一个小小的墨村,拿什么和朝廷斗?只要禁军强者一到,墨村上上下下绝对必死无疑,莫说眼下大乾王朝是乱世了,就是太平盛世,杀禁军那也是死罪。

    墨村上下没有一个人能幸免于难,整整一队禁军死在村子里,留给他们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逃。

    可是他们都是普通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们能往哪里逃?大乾王朝在整个大陆上毫不起眼,可对他们来说就太广袤了,根本无处可逃。

    所以无论怎么看,墨村上下都是必死的结局,也没有人恨墨轩,毕竟如果不是墨轩,墨村其他人现在已经是尸体了。

    此时此刻,每个人心里头都很乱,村子的灭亡危机,墨轩的诡异变化,都让众人烦恼无比。

    在这样紧张的气氛中,墨村上上下下几百口人度过了一个不眠夜,当天微微亮起的时候,有村民将一个华贵檀木盒送到了墨轩奶奶面前,称其是从金甲战将的铠甲内搜出来的。

    墨轩奶奶与墨力等人心系墨轩,所以没怎么在意这木盒,将其放在一边打算等墨轩苏醒后再研究。

    约摸到了中午时分,墨轩终于苏醒了,醒来的瞬间他便感受到了无边的痛楚,好在他自小在山里摸爬滚打,受伤无数次,这些痛楚还在他承受范围之内。

    “轩儿,你感觉怎么样?”墨轩奶奶紧张问道,虽然现在墨轩体表温度恢复了正常,皮肤也复原了,可她还是很担心。

    “没事,身体有些痛罢了,不碍事,对了,奶奶,村子怎么样了,那些禁军呢?”墨轩吸了几口凉气后,问道。

    “死了,都被你杀了!”墨力在一旁道,目光怪异,与几位兄弟上上下下的打量墨轩,像是要重新认识他一番。

    “死了?”墨轩惊呼,动作太大,牵扯到筋骨创伤,当即又疼得龇牙咧嘴。

    他怎么也没想到禁军竟然都死了,而且还是被他所杀的,他根本想不起来之前发生的那些事,记忆只停留在当时愤怒到极致的瞬间。

    后面发生的一切,他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就仿佛做梦似的,一点也不真切。

    见到墨轩这反应,墨力等人更加好奇了,他们迫切想要知道墨轩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怎么好端端的一个人,突然会涌现那种恐怖力量,那些魔纹,现在想起来都让他们心惊胆战的。

    不过墨轩奶奶阻止了他们的追问,开口道:“轩儿刚醒,虚弱得很,一切问题等以后再研究,眼下先想想怎么解决杀禁军这个死罪吧!”

    闻言,墨力等人一怔,随后都沉默了。

    是啊!杀禁军可是死罪,他们之前牵挂墨轩安危,所以即便意识到了这点,也没怎么过多思索,现在墨轩苏醒了,他们自然都烦恼了起来,毕竟相比于墨轩身上的变化,这死罪怎么逃脱才是当务之急。

    墨轩同样蹙眉,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结果,深深明白目前村子面临的最大危机。

    杀禁军,绝对是死罪,不管是什么理由都没用,如何逃脱朝廷的斩首,是墨村面临的最大问题。

    困扰之下,墨轩的目光不经意间扫过旁边的桌面,最后落在了那檀木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