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赌约

第4章 赌约

“尘儿?!”

    矛盾与惊喜,这样一对矛盾体,第一时间闪过墨君离的脑海,此时的他满脸复杂地看着墨无尘。

    四年的时间,作为背后不断饱受墨家非议的始作俑者的父亲,墨君离背负了来自家族和心理上相当大的压力,为了确保对墨无尘不构成干扰,他愣是利用手中的权利,暗中保护着墨无尘母子,并伺机寻找契机。

    好在墨无尘天性坚毅,虽然没有凝炼出玄根,可是却从未放弃修炼,这让他作为一个父亲,都被他的坚持不懈所感动了。

    因此,此次家族会议,无论将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墨君离势必要为墨无尘争取最后一次机会,哪怕是机会渺茫,可是他依然想要尝试。

    “父亲!谢谢你!”

    墨无尘此时一脸感激,那稚嫩的脸上,露出一抹久违的微笑,那样的真诚。

    “尘儿,你站到一边去,为父马上就可以……”墨君离双眉紧锁,故意装作一副严肃的样子。

    “不,父亲,我希望你放弃这个决定,不光如此,我也真心地希望爷爷可以收回成命!”墨无尘说着,那漆黑的眼眸扫视了一眼众人之后,目光落在首座的墨霸天身上。

    这个他平日很少见到的爷爷,虽然听水漫天多次说起,可是在他的记忆里面,这个爷爷是不通情理的老顽固了,甚至可以为了家族不顾亲情。

    “请您收回成命,我墨无尘不是个孬种!”墨无尘再次肯定的语气说道,棱角分明的脸颊上露出一抹刚毅。

    “好小子,倒是有种啊!”墨霸天,满脸油光,微微捋了捋花白的胡须,双眼微眯,满意地看着墨无尘,甚至没有了先前的愤怒。

    “那您是答应了?”墨无尘疑问道。

    “嗯,我答应你,只不过,你也要答应我的一件事,明年族比,你若是仍然没有资格参加,那你将随你父亲,永远被赶出墨家,你可敢应?”

    “好,我应了!”墨无尘剑眉紧蹙,稚嫩的脸庞上,噙着一抹空前的自信与坚持。

    “好,也不枉你父亲一片良苦!”墨霸天看起来很是高兴,竟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义父?”

    “义父?您这样做,恐怕众人有所不服啊,我墨家家规岂能儿戏啊?!”墨君富一脸担忧地看着墨霸天。虽然和墨君离同为兄弟,可对于墨君离做家主他一直心怀不满,而如今因为一个墨家废物的介入,竟然连墨霸天都产生了动摇,让他更加不服了。

    “我意已决,就都散了吧!君富,你留下!”墨霸天一双鹰眼,紧紧盯着墨君富,让墨君富有些惊惧。

    ……

    待众人全部走了,墨霸天终于坐下身来。

    “你联合执掌墨家家规的李长老,意图何为,难道为父真的看不出来吗?”墨霸天缓缓道,那犀利的眼神,让墨君富不敢直视。

    “义父?您说这话什么意思?富儿有些糊涂!”墨君富咬紧牙关,侧过脸去,想要抵赖。

    “我说什么?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三个从小一块长大,虽然并无血缘关系,可是为父却是待你们宛如亲生骨肉一般,事到如今,你撺掇李长老故意使出圈套,想要骗君离入套,难道真当我是老糊涂吗?”墨霸天将手里的茶杯当即砸向地上,里面的茶水直接迸溅了一地。

    “君富不敢!只是,君离如今却屡屡违反墨家家规,甚至不惜与您争论,我觉得确实不妥!”

    “墨家家规是我创立的,妥不妥自然我说了算,以后若再犯,休怪义父无情,你退下吧!”墨霸天转过身去,看向大厅之上的房梁,一副不耐的样子。

    “父亲?唉…是!”墨君富想要再争论,可是看到墨霸天的背影,最终愤恨地甩袖离开了。

    空荡荡的大厅里面只剩下墨霸天一人,那孤寂的背影在诺大的大厅里面,显得是那样悲凉,那样苍老……

    “哼,狂妄的小子!”

    “以为自己是谁呢?”

    “大的没大没小,小的也这么猖狂,真不把墨家的规矩当回事啊!”

    “老家主真是老糊涂了!竟然差点答应了!”

    “对啊,还有一年,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凡,恐怕也不能让那个废物脱胎换骨吧!”

    ……

    众人们一离开大厅,便开始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言语之中充满了不满,落到墨君离耳朵里面,竟然让墨君离生出一丝苦闷。

    “看来,这次他为了墨无尘,连自己算是真的搭上了,可是他不会后悔,因为血浓于水!”

    “父亲,看来,这次,你跟我一样了!”墨无尘走在墨君离一侧,露出两排标志性的白牙。

    “呵呵,好小子,竟然也学会嘲笑你老爹我了?”墨君离双眉一凝,白了墨无尘一眼。

    “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啊!”墨无尘撇撇嘴。

    “说真的,尘儿,你如果有任何需要,父亲就算是拼了性命,也会为你取来。”墨君离淡淡道,言语之中充满了关切之意。

    “父亲,放心吧,就算为了你,我也会尽力的!”墨无尘的黑眸中露出一抹坚定。

    望着墨无尘的眼睛,墨君离心里闪过一丝欣慰。

    “这个臭小子!和我小时候还真的很像呢……”

    “父亲,无尘哥哥?”就在墨无尘和墨君离转过屋角的时候,一道婉转的声音传来,那翩翩倩影迈动着莲步,微微移动到了墨君离两人跟前。

    “染儿?”墨君离看着来人,先是一脸诧异,可是旋即看了看墨染看待墨无尘的眼神,立刻明白了什么。

    对于墨染,他一直觉得她来历有些神秘。想当初,墨染只是一个婴儿,天降惊雷,送墨染来的人强大而神秘,直到今日他还在猜测墨染的身份。虽然没有一点端倪,可是他相信,送墨染来的人绝对不是一般势力,仅仅是那身上的气势,让他如今仍然不寒而栗。

    但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孩子,毕竟会引起家族的反对,甚至时间长了也会夜长梦多,为了隐瞒事实真相,他便干脆藏入水漫天房中,与刚出生的墨无尘放到一起,声称是孪生兄妹……

    “咳咳,那什么,我还有事要去找你母亲,你们聊吧!”墨君离轻咳了几声,突然想起了什么,便借机离开了。

    望着墨君离离开的背影,墨无尘一阵呆滞,这个父亲啊,还真是出乎他的预料呢,不过想到父亲与母亲的关系依然这么好,心里还是一阵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