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行规

第三章行规

魏军顿时气的不行,瞪着眼骂道:“草!拽什么拽,不就是学习成绩好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这年头学习成绩好管个蛋用!还不是找不着工作?草,穷逼崽子,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求着哥帮忙,哥还不想帮呢。活该种一辈子地!”

    “行了行了,你俩都认识四年了,还不知道他的脾气吗,倔着呢。他不想你帮忙,你还落得轻松呢。走吧,走吧,我帮你把东西收拾收拾。”

    陶晓欣连拉带扯的将魏军拉进了宿舍楼,踏上楼梯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离开的罗建,摇了摇头,心道:“就这倔脾气,你估计一辈子都别想发达了,幸亏我脱身早,要不然就让你给我耽误了……”

    而罗建听了魏军的话,心里却冷笑不已:“呵!我倒要看看,咱俩最后到底谁发展好!”

    ……

    城南古玩城是江东最大的古玩城之一,虽说现在天气已经变的很热,但人流量仍不少,当罗建赶到城南古玩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一进古玩城的大门就看到了‘信宝斋’的招牌。

    ‘信宝斋’三个烫金大字,雕刻的行云流水,苍劲有力!

    店内装修的很豪华,正对面是一个装饰性的影壁,影壁上绘着岁寒三友,而影壁前方是一个小假山,假山有流水,清水潺潺,凭空为店里增添了一丝活力。

    这是风水局,有招财的作用。

    而在左侧是一排柜台,柜台的后面是一片玻璃架子,柜台里以及玻璃架子上都放置着各种古玩,有的是高仿工艺品,有的是货真价实的古玩,并且是那种有证明的,只不过都不算太贵,太贵的也不会摆出来。

    罗建走进店里,立时朝那些有标注的古玩集中精神望去,眼前顿时宝光一片。

    “眼睛真的异变了!”

    罗建心头一喜,随即仔细观望,却发现一件很特别的事情,那些古玩根据材质的不同,闪烁的宝光的颜色也不同,玉质古玩散发出来的是黄色的光,金属制古玩散发出来的白光,木质古玩散发出来的是绿光,骨质古玩与琥珀质的古董散发的是蓝光,陶瓷古董散发出来的是红光……

    “先生,请问需要什么服务?”

    突然,耳边传来好听的声音,却是店里的服务人员迎了过来,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靓丽女生,并没有因为罗建穿着寻常而有一丝的轻视,显得很专业。

    “请问贵斋收老物件吗?”

    罗建放松精神,眼前宝光消失,而后看向这个美女,笑着问道,他当然知道信宝斋收老物件,这其实就是相当于一句废话,与见人问‘您吃了吗’没啥区别。

    “收,还请跟我来。”

    美女服务员脸上带着甜甜的微笑,将罗建带到二楼大厅,伸手虚引,“您去前面柜台就行了。”

    “好的,谢谢。”

    罗建向她点头示意,然后走到柜台前,柜台里侧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而在柜台一侧的大厅的沙发上还有两个中年人正喝着茶水闲聊。

    看到陌生人走了上来,在大厅喝茶的两名中年人抬头看了一眼便不再理会,而柜台后侧的那个年轻人看到是一个穿着学生装的小伙子走了过来,问:“有什么事?”

    声音很些敷衍。

    “我手里有个老物件,想出售给贵斋。”罗建将背包卸下,放在脚下,将胭脂盒从包里拿了出来。

    柜台后面的那个年轻人看到他手中的东西,伸手就想接过,罗建愣了一下,然后飞快的将手缩回。

    “什么意思?”柜台后面的年轻人,脸色顿时一沉,有些不好看。

    罗建望着他,微笑道:“换个人吧。”

    年轻人的脸色顿时更黑了:“兄弟也太瞧不起人了吧。”语气变的不客气起来。

    罗建微笑不语。

    “怎么了?”

    听到年轻人不客气的话,大厅里那两个正在喝茶的中年人立时停了下来,朝这边看了看,发现那个陌生的年轻人与自己店里的人竟然形成了对峙的局面,其中一个看起来有四十来岁,浑身透着儒雅气质的中年人顿时起身,走了过来。

    “他说出售老物件,结果我想看的时候却不给我!”年轻人愤愤道。

    而罗建却微微一笑,将手中的胭脂盒轻轻的放在了柜台上,说道:“还是遵守规矩的好。”

    听他这么说,那个中年人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伸手朝那个年轻人的后脑勺拍了一巴掌,笑骂道:“都跟你说了,多学学这一行的规矩,看看,出丑了吧。”

    而后,他笑着向罗建拱了拱手:“鄙人唐中易,信宝斋的掌眼师傅,这位是我们店里的新入掌眼师傅――康乐,刚入这一行没多久,还不懂行内的规矩,着急了些,不周之处还请小兄弟海涵。”

    “言重了。还请唐大师掌眼。”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管人家是真心还是假意,但话说到这份上罗建都得接着,笑着回了一声,微微躬身,礼数周到,算是对长辈的尊敬。

    “小乐,以后你要记住,有顾客上门出售物件,不要用手去接,要等人家放下,然后在观看。这是行内的规矩。因为只要手递手交接,就可能出现闪失,东西砸了,责任算谁的?”唐中易训斥了那个年轻人一句,这才把目光落在罗建的胭脂盒上。

    康乐这才知道罗建为什么不把东西交到自己的手上,原来是自己没有守这一行的规矩,但想到罗建害自己在唐老面前丢了脸,心里很不舒服,满脸的不爽,也没有道歉,心里恨恨的朝胭脂盒望去。

    要不说大师就是大师,唐中易也没有上手,只在胭脂盒上扫了一眼,开口就说:“元代剔红漆器,保存的还算完整,看得出来,这是传世的老物件。”

    而后,他脸上闪过一丝异色,问道:“小兄弟,这件漆器你是从家里弄来的?”

    所谓传世,就是指一代一代保存下来的,没有入过土的古玩。如今市场上流传最多的古玩,不外乎两种,传世的与出土的。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实在太年轻了,只是二十二三岁,穿着简单,相貌周正,身上还透着一股书生气,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在校的学生或者刚刚毕业的学生,不像是做古玩生意的,所以唐中易才有此一问。

    当然,唐中易之所以问这句话,也是想探探罗建的底,如果是家里拿出来的,很有可能不知道这个胭脂盒的价值,他也好借机压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