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老物件

第二章老物件

罗建被吓了一跳,手一抖,胭脂盒飞了出去,掉在了一旁的床铺上,身子退到了门口,倚在了屋门上,心脏砰砰直跳,额头上更是出了一层细密的白毛汗,太吓人了,一个盒子竟然能发光!

    可当他望向其他地方的时候,眼前的视线又恢复了正常,根本没有什么变化。

    “恩?这是怎么回事?”

    然后,他又朝床铺上的胭脂盒望去,这一次,没有变化。

    “难道刚才看到的是幻觉?”

    可想着,随着他集中精神,眼前的视线又一次发生了变化,那个胭脂盒再次冒出了一层青色的光芒。

    “我操!活见鬼了!”

    罗建头皮发麻,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便在这时,门外传来砸门的声音,“谁挡着门呢?赶紧让开,哥快尿裤子了!”

    罗建连忙让开,然后便见舍友顺子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然后跑进了厕所,随即传来急促的‘放水’声音。

    “你咋了?”

    顺子放水完毕,看到一脸古怪的罗建站在门口,带着狐疑之色问道,随即他看到了摆在书桌上的大肚弥勒佛,然后目光落在了床铺上的胭脂盒上。

    “我操!雕红漆器!”

    他顿时看直了眼:“你又去古玩市场了?花了多少钱买的?”以前罗建经常去古玩市场,还时不时的搞点小的老物件倒卖,所以他才有此问。

    “50块。”罗建木木的回道。

    “多、多、多少!50块?我操!你没骗我吧,这个胭脂盒明显是个老物件,人家50块能卖你?”顺子眼珠子都快瞪直了。

    罗建指了指书桌上的弥勒:“这个胭脂盒是我从这个弥勒肚子里掏出来的。”

    “啥?”

    顺子不敢相信,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阵大肚弥勒,终于发现了弥勒那只手的问题,一脸震惊的说道:“这么小的破绽都让你看出来了,你是火眼金睛吗?”

    “火眼金睛?”

    听到这个词,罗建心中顿时一动,想起了那股从珠子里传进自己眼睛里的凉凉的气息,心道:“难道那股凉凉的气息是某种能量,将我的眼珠子给改造了?”

    再联想到自己集中精神观看胭脂盒时所发生的视线变化……

    “恐怕是真的!”

    “胭脂盒冒出的那层光,恐怕就是传说中的宝光!”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岂不是说我以后要发达了?”

    罗建顿时兴奋了起来!

    “这么一件雕红漆器,少说也能卖三万。你小子这是捡了不小的漏啊。”

    顺子一脸羡慕的说:“不行,请客!你小子必须得请客!”

    “好好好,我请,我请。不过得等我将这个胭脂盒卖了之后。我这个月的生活费已经花的差不多了,可请不起你们。”

    罗建无语说道:“对了,他们几个呢?”

    “图书馆,都忙着弄论文呢。”

    顺子一脸羡慕的看着罗建说:“还是你小子悠闲,早早就把毕业论文写好了。对了,你要是想将这个胭脂盒卖出去,最好去城南古玩城的那个‘信宝斋’,我和我爸去年的时候去过那里一趟,这个古董店很不错,听说在江东的信誉最好,你要是去这家商店估计能卖的高点。事不宜迟,你现在就去吧,我还等着你请客呢。”

    “擦,你丫整个就一吃货!”

    罗建无语的白他一眼,但还是换了一套衣服,将胭脂盒放在背包里,准备去一趟。

    他想去古玩城试试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真的发生异变了。

    可他刚刚走到门口,顺子便又在后面叫道:“哎,等等,我有件事忘记和你说了。”

    “啥事?”罗建狐疑的回过头。

    “魏二愣子说周五毕业答辩那天要请咱们班的同学吃饭,庆祝毕业,你去不?”

    魏二愣子,原名魏军,家里是做房地产生意的,据说他爸是个大包工头,家庭条件不错,性格直爽,人还算不错,就是不太会说话,总是得罪人,但好在为人阔绰,没少请班里的同学吃饭,与班上的同学处的还算不错,但这货与罗建之间却有着不可调节的矛盾。

    因为,罗建的前女友就是被他挖了墙角。

    所以,顺子一边说着,一边留意着罗建的表情,看到罗建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顿时又说:“如果你实在不愿意过去看到那两个人,我就帮你圆个谎,就说你病了没法过去。省的你过去呆着也不自在。”

    可罗建沉默了一阵后,突然笑道:“去,为什么不去?我要是不去,估计那些人又要乱嚼舌根子,说我还留恋那个女人。你说,我还有不去的理由吗?”

    说完,背着包走出了房间。

    可刚刚走到宿舍楼下面,他就看到魏二愣子搂着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孩从外面走了回来。

    这个女孩正是罗建的前女友,魏军的现任女友,陶晓欣。

    “哟,这不是我们罗大才子吗,听说你这一阵子一直忙着找工作,找到了没?”

    看到罗建的肤色比以前黑了不少,魏军愣了一下,然后脸上带着不屑之色说道:“你要是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哥可以帮忙,我家公司里还缺保安和保洁员,你要是想做,哥一个电话的事儿。怎么样,要不要哥帮你打个电话啊?”

    他一直与罗建不对付,总是针对罗建发飙,估计是因为陶晓欣被罗建睡了很长时间,他很不爽,总有一种玩人家剩下的感觉的原因。

    “罗建,魏军真能帮上你这个忙,如果你实在找不到工作,就过去吧,省得毕业之后还没有去处。你爸是个药罐子,整天吃药,家里条件困难,你工作之后也能早点帮上家里点忙。”一旁,陶晓欣也附和说道。

    她今天穿着一套粉色的连衣裙,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但应该是名牌,看起来很高档,穿在她的身上,十分的得体,将姣好的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来,前凸后翘,很吸引人。

    看的出来,自从跟了魏二愣子后,她过的很幸福,整个人散发着迷人的风情,想来,魏二愣子满足了她很多方面的物质需求。

    “不用了。不食嗟来之食。”

    罗建的目光在陶晓欣的身上扫过,眼中却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就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了她一样,而后看向魏二愣子,讥讽一笑,随即大步离开,走的极为干净利索,根本不把魏二愣子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