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敖雪凝

第292章 敖雪凝

不知不觉又是五年过去,随着局势一天天的安稳下来,江云等人在玄妙境的日子也异常的平和,即便是从前总会捣乱的玄通、苦斋等派,也老实了下来,变得懒洋洋,人蓄无害。

    而在这种状态下,人大多会麻木,缺乏警惕之心,只有江云不时会思索些问题——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

    格局的不变化说明,眼下的局势维持不了多久就要反转过来,太平日子不太久了。

    这日,梁丽非常慌张的出现在江云面前,对他道:“仙家,您快躲一躲吧!”

    恩?江云看向梁丽。

    梁丽解释道:“刚刚收到彩芝传回的消息,泥丸宫的老魔们为了应对宝船境的恶战,再次下界寻仙了,来了一男一女,怕是对您不利!”

    江云闻言起身,这可是大事,但又驻足道:“无需担忧,仙家我的成色还不够看,倒是你们几个需小心,尤其是你和彩芝,发消息,让彩芝她们回来。”

    “嗳!”梁丽转身离去,江云思索。

    此时被泥丸宫相中的药炉十有八九不得好死,因为宝船境开启在即,泥丸宫将要突破的仙家会丧心病狂的榨取药炉提升修为,因为宝船境并非泥丸宫一家独有,还有以‘执金山’为首的异域多派联盟,为了争夺传说中的星舟,双方恶斗了五百余年,曾数度交手,今年是第六次!

    江云本打算趁着此次宝船境之行,带着童子们逃往外域。但事情又出波折,向来太平的玄妙境竟会引来泥丸宫的主意。

    江云思索,泥丸宫到此寻仙,意欲何为?

    江云不是不想躲,而是躲不开,他是玄通道派驻此地的上仙,此时不露面如何也说不过去。但他并不担心,因为自己的修为不高,没多少油水可榨。

    到是彩芝、梁丽,通过五年的努力都已达成洞神后期,情况比较凶险。

    而且她们是童子,泥丸宫若想要人,万通明等也不会横加阻拦。

    这时门外又有人来报,清源山掌教玄通请江云上山,共迎上仙。

    江云闻言掐算,默默的道:“来的好快。”

    彩芝在宋国驻观,距离祈良国不近,泥丸宫的妖道舍近求远,定然有古怪。

    江云道:“去把小仙家请来。”

    梁丽去而复返,江云交代道:“我要去趟清源山,你们四人好好守在观中哪里都不要去”他着重强调,“尤其是清源山,记住上次的教训,明白吗?”

    梁丽点头,问道:“仙家,是不是出了什么波折?见您的脸色如此不好。”

    江云也未隐瞒,道:“是有些隐忧,但也无需担心,好好的保重自己,仙家有的是办法脱身。”

    “恩!”梁丽点头,有了上次的教训,这一次她说什么也不敢再胡作非为。只是在江云走前,她询问道:“仙家,您若是不回来,我们该如何处置?”

    江云思索道:“万化机缘,运随身转,你等想办法活下去。”

    江云没再说什么,看了眼梁丽后御剑而去。

    等他赶到清源山,发现此地气氛异常,观内观外都是驻足侍立的道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而且普通信众一个都见不到,显然早已被散退。

    “仙家,您这边请”一位引路小仙道。

    江云来到大殿,见赵玄通三人侧身而立,规规矩矩的侍立在自家的道象下。而殿中有一男两女,正在打量着四下,其中一人江云认识,是玄妙境有名的熙霞仙子,卫明宗的赵熙。

    此女打扮清雅,超凡脱俗,与另一名披霞带彩的妖艳女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名妖艳女子身穿红底金丝软烟罗纱裙,****半掩,肩上披霞,霞现五色光芒熠熠生辉,一看便知是不凡的护身法器。而且此女身材玉立,犹如直柳,个头上不输江云,乌发高盘,插满了华贵的珠宝配饰,转头瞬间叮铃碰响,打量江云。

    江云发现,她的眉心处还点有一朵赤红的三瓣火花,将她整个人衬托的更加艳丽,这表明了她的身份,三品妖姬!

    “仙家!”赵玄通四人见礼,还赔笑道:“给仙家道喜了,仙家得上境垂青,望日后能多多提携。”

    江云不解,看向殿内两人,其中的男子外貌年轻,也就二十出头,随意的看了眼江云,问道:“你就是江云?”

    江云道:“正是在下!”

    江云表现的不卑不亢,那男子道:“哦,那接着吧……”,他随手甩过一只玉佩,上有‘泥丸’二字。

    “往后行走泥丸宫小心些,别怪我没提醒你,即便有妖姬看上了你,也要想想该不该伺候,否则会惹祸上身。”

    这男子与荀玉相比,少了些淫靡的腐气,但大家阔绰的风气不减,压根未把江云放在眼中,看了看身旁清新脱俗不似凡人的赵熙,脸上洋溢出笑容,显得很有礼道:“仙子,我等早些返还把。”

    赵熙不敢忤逆他的意思,浅缩一礼,男子在前,赵熙紧跟在身边,路过江云身边时还看了江云一眼。江云看的出来,这赵熙心里不情愿,但不情愿也没办法,她忤逆了泥丸宫的意思不但自己要死,连带着本门上门,凡是跟她有瓜葛的人都要遭殃。

    目送她离去,江云低头,思索着手中的玉佩。

    妖艳女子来到他身边,不容置疑的道;“往后跟在我身边伺候。”

    这女子斜瞥了江云一眼,头前而去,赵玄通偷偷的道:“仙家,您快走啊。”

    江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人选中,而且选中他的女子,正是那眼高于顶的三品妖姬。

    此时,那几人正在去往玄通殿,打算返回泥丸宫。

    江云决定跟上,赵玄通三人缩着脖颈,如同押送瘟神般恭送着他们。离去前,江云给梁丽等人传音,说自己要离开些日子,让她们守好门户。并警告赵玄通等人,“莫给我生事!”

    老婆子白韵闻言重重了哼了一声,若照她的意思,江云前脚走,后脚就拆了他的邪庙!反正江云这一去也有去无回!

    因为谁都看的出来,江云受了人的算计。

    如此,江云四人返回通明境,并从这里进入了那座有火虎镇守,很少会开启的巨大玄门。

    刹那间,心事沉沉的江云出现在仙境中,脚下流云五色,缓缓转动,身边是半露在五色流云中的水榭环廊,泉水叮咚,鸟语花香,九彩还生有两条艳丽尾翅儿的鸟儿比巴掌大不了多少,如同幻影,抖嗦着不发出任何声响,时而悬停,时而缓进倒飞,在不知名的花草间找寻着可以果腹的蜂浆美食。

    江云马上认出,这是‘小玄鸟’中的一种,身躯羽毛能点缀宝锦,对法器有助力。所谓‘羽衣凌天,仙家逍遥’。小仙中使用此物的很多。

    而此地,有一层淡淡的流云贴在地表之上,缓缓转动。其实那不是云,而是五气真灵!

    此地造化了得,竟生出‘仙云雾漫’,这让江云有了重归瑶城的感觉。

    他不由怀疑,泥丸宫是几品仙门?难不成入了上品。

    上品指的是前三等仙门,四五为中,六七为下,通明道便是六品仙门,不算下下。

    这时有人道:“看什么看,跟紧了娘娘,少给我惹麻烦。”

    是把江云带到此地的男子,他刚为赵熙介绍完此地的风情,脸色一转,极厌厌恶的看向江云,似乎是在担心江云会给自己惹祸,便埋怨起来。

    “邵明,你还不去办你的事儿?”红衣女子如同鬼魅般出现,嘴角微翘着对那人道。

    男子笑了笑,赵熙也红了脸,并低下头去。

    “仙子这边请……”男子彬彬有礼,赵熙轻巧回应,又看了江云一眼,她也甘心认命了,随着那男子指引的方向自投罗网去了。

    八面镂空的石阁水榭中,只剩下江云与那名红衣女子,女子转身看向江云,强装出来的笑容已敛去,面无表情的道:“跟紧了。”

    此地格局如彩莲绽放,女子朝另一边的环廊走去,两侧爬满了艳丽的红花,不大不小有若牡丹,但没有牡丹的俗艳,每一只花儿身旁都衬托着许多修剪整齐的绿叶,品相不凡。

    女子在前江云在后,一边走江云一边欣赏,突然轻哼了一声,红衣女子驻足看向他,面目冷峻。

    女子以为江云在夷弃她,其实没有,江云是看出,此地格局属人为造化,水中会翻出气旋,维持这里的‘仙云雾漫’,但具体如何他不是天造,看不出来。

    女子没有说话,带着江云继续朝前走去,沿着水榭环廊绕了许久,两人来到一座小楼前。

    这楼也建在水中,但只有两层高,与江云之前见到的那些遥遥可见的楼台相比,雅致了些,但也小器。

    从这里还能看到其他几座楼阁,风格类似但又不同,错落风雅的点缀在此处,仙云雾漫之内。

    二人走进阁中,江云不由觉得这泥丸宫有些意思,竟是一座如蛛网般密布的格局,但又不显得拥挤,清新雅致,只是不知有多大,又住着多少邪魔。

    而且江云发现,此地没人凌云御剑。

    更有趣的是,这座妖姬阁内伺候的都是些男童子,相貌自然不凡,都在十三四岁,说孩子也行,说少年也成。但都非常的规矩,红衣女子进来,他们默不作声的伺候着,却如同江云不存在看也不看一眼。

    来到这里,女子拖鞋躺卧,斜依在尺高的彩榻上一手支在脑旁,侧着身子打量江云。她的榻前跪着两个身穿白明衣的童子,一人在给她捏腿,小心伺候。一人喂食葡萄。

    女子眼盯江云,似笑非笑,还有些嬉戏的韵味夹杂在那如水般流转的眼眸中,不知在思索什么。

    而江云立在当下,此地木阁铺地,如同砌玉般整洁,左右两边半露窗扉,但其实也没有扉,总归是个半遮掩的通堂。通堂两侧有六名童子,手端灯盏一动不动。

    这是活俑灯台,乱动分毫便会送命。

    看来泥丸宫的仙家确实会享受,这气派,可比通明道足得多。

    榻上的女子不言,却继续用眼神和动作挑逗江云,她身上的披着极薄的红纱,红纱下玉腿修长,曲线玲珑,却在最关键的部位让人什么也看不到,勾起更大的遐想。

    但江云只扫了她一眼,神色不变的想着心事。

    女子轻笑,而后微微的抬起腿,用点着朱红的玉足去轻轻触碰榻前童子明纱衣下的两点暗红,并慢慢悠悠的划起了圆。童子固定住身子,端着手臂不动,任由她摆弄。可女子的一双眼睛始终都盯着江云,也不知是何意,渐渐的笑了起来。

    因为她觉得江云心动了,因为江云也在朝她笑。

    女子轻轻的放回了腿,端着手臂的童子继续为她伺候——她在等着江云自己过来。可江云只是笑,微丝未动。

    “下去”女子道。

    两名童子爬到一旁,这才敢起身,生怕阻碍了女子的视线。

    女子朝江云勾勾手,江云仍旧未动,女子装出生气的样子娇抖身躯,而后起身,赤着足来到江云面前,离的极近,饱满的胸口几乎要贴到江云的身上,而且她微微挺身,下身薄纱已经贴在江云的衣袍上,轻轻撞了撞,问道:“我不美吗?”

    吐气如兰,江云已感受到身下轻触即离的暗合,心说这女子厉害,媚术拿捏的不错。

    江云打量她道:“冰肤玉骨,但也难逃血肉之躯,不信你刨开来看一看,都是血淋淋的……”

    女子没想到江云会如此说,真是大煞风景!

    她原想着耍弄江云一翻,没想到被江云耍弄,立时冷下脸来,目光紧收道:“你不怕死吗?!”

    江云道:“你这样的弱女子都能深隐心机活下来,我怕什么?再说,这五色仙云下埋了多少尸骨谁知道,水至清则无鱼,你说这里的水清吗?”

    来时江云便注意到,此地格局有异,玄鸟都围着环廊飞,而水中也有荷花展露,但它们却不过去。

    玄鸟警觉,说明在这水下潜藏着莫大的杀机!

    而且环廊与建筑边缘,都设有阵法,显然是在防卫什么。

    女子拉开些距离,打量梁云,道:“聪明,试试不就知道了,你去。”

    女子转身,为她捏腿的少年毫不犹豫的跳入水中,立时开花,泉涌般翻起殷虹的血水,好似一朵绽放的奇花,艳丽非凡。

    不一会又平静了下来,雾气合拢,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而其他童子都面不改色,似乎发生的一切与他们无关。

    “归真鱼”江云道,难怪此地能形成仙云雾漫的养仙之所,原来是——有鱼食骨,化元归真!

    泥丸宫果然够邪!

    此鱼能将生灵炼化为气。

    “你知道我叫什么吗?”女子回身,重又躺到榻上,又有童子来伺候她。

    江云不答,女子道:“我就是敖雪凝,你放心,我不会那么容易杀了你,因为你杀了苏俊倚,他是我的,你让他死的太便宜了……”

    敖雪凝的话语渐渐放缓,也越来越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