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少候江云

第2章 少候江云

初春三月,琞京城内崇明书院,终于又恢复了鸟语花香,楼台水榭的绯颜景色。

    不知何故,今春的雪特别大,洋洋洒洒十余日遮天蔽日,虽然夫子说这是吉兆,瑞雪兆丰年,几十年未遇的好年景,但学子们可不这样认为,哪个大好儿郎喜欢肿衣棉袍?这不,虽还有些春寒乍冷,但久违的洒脱青衫便再一次出现在书院之内,更不要提那些亭亭玉立,姹紫千红的娇俏丽人,不畏春寒的披霞而来,姿容尽显。

    但这些人却因一人的出现,或惊、或奇,或是鄙夷,或是唾弃,掩嘴窃笑起来。

    “快看,江少候竟然也来了”似乎是发生了什么非常可笑的事儿,几位学子聚在一起议论“江伪候的这脸皮可真厚,我要是他,干脆死在女人的肚皮上算了,反正活着也是丢人现眼。”

    “你小点声,不要命了?他可是少候,再不济,也不是你我能相比的。”

    “他?看你那点胆子,凭他的家室,为何不去盘龙、锦城?琞京四家书院,属我崇明最弱,谁不知道他只是个伪候,替死鬼,真正的安阳候世子,是锦城书院里的那一位!”

    “哪一位?江枫?!难怪!”

    众人议论纷纷,全都盯向朝西院走来的江云,不要看江云的年纪不大,只有十四岁,但身材颀长,长相也马马虎虎,至少要比寻常人顺眼很多。可是这样的一位俊秀的少年,却有着与众不同的出身与癖好。

    按说,身为安阳候世子,应该是人上人,龙凤之资,可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安阳候打算跟着周王造反,裂土封王,派到来京城来的质子,自然也不可能是真的,等哪天周王等人揭竿而起,像江云这等货色,说不得要被拉到刑天台上,明正典刑!

    再有就是江云的癖好,不爱少女,钟情熟妇!整日留恋花船、妓馆,姑娘没认识多少,老鸨子却厮混了一堆,要知道,他只有十四岁!

    难怪有人说,此子也是个妙人,得快活时且快活,此等胸襟脸皮,不是你我能相比的。对了,他为什么到来西院?难不成也想参加清明境?

    “就凭他?”学子们不屑,‘清明境’可不是一般的去处,乃是机缘遍布的域外仙根所在,每十年才会开启一次,而且进入的名额有限,京城大四书院,每家只能派出十人,剩下的九人则在民间遴选,天下俊杰聚集,凑足七七阵数,才会开启仙缘。

    这不,从年初起,崇明的书院的学子们,就盼望着圣女秋烟雨亲临,讲述‘清明境’。

    于是有人催道:“诸兄,再晚了可就没位置了!”

    众人点头,此言大善,秋烟雨亲讲‘清明境’的机会可不多,因为她是‘圣女’,经历过十年前的清明大战!

    也不知从哪一年起,天下八荒九国,就都有了遴选‘圣女’‘圣王’的传统,为每十年一次‘清明境’做准备,而每逢清明境开启这年,也称‘双圣年’,因为在这一年当中,各国都会出现二圣,一是十年前的小圣,秋烟雨等人。二就是他们的继任者,年不满十五岁,天资卓绝的后起之秀。

    但武国这一次的小圣人选,却迟迟无法定夺,因为出现了周王世子周锦,年方十五,洞玄九重的绝世天才。还有武皇的外孙女唐晓华,修为虽比周锦低上一筹,可只有十三岁,同样是进入洞玄后期,八重境界的奇女子。

    二者选其一,实在难以定夺。

    更何况,世人皆知,周王有不臣之心,已经纠集西南诸候坐成自立之实,这小圣的名号,他周家自然要抢!

    于是武皇诏定,这一年的小圣,等学子们从清明境出来后再做定夺。用意明显,是想要看看是他周家的世子强,还是武家的外孙女更胜一筹!

    如此局势,端得微妙。

    这也就造成了,秋烟雨每次开讲清明境,一双小圣都会到场,在各大书院中为自家拉壮声势,也好在进入清明境后,积蓄更多的力量。

    但这样的做法,江云认为不妥,大敌当前,武国内斗便起,这样的队伍进入清明境,怕是也难有作为。

    人群结伴而行,纷纷赶往西院经堂,来的人都想抢个有利的位置,也好仔细的听一听,那清明境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世界,占得先机,一步登天!

    只有被众人耻笑的江云,打的是其他心思,他是过来看人的,想看看自己的到底有多少对手。

    因为他同样也想进入清明境。

    要是能多给江云几年时间,哪怕只有一年,他也不会为此事犯愁,可从前的‘江云’修为太差,十四岁,洞玄初期,三重修为,还处在武道初期,刚刚涉足门坎儿的境界,这样的年纪,本应是打牢根基的大好时候,可他却醉生梦死,不但荒废了前程,也荒废了自己。

    怪只怪造化弄人,江云的少候地位本就不保,是被父亲送到京城来做质子的替死鬼,又被真正的安阳世子江枫,百般凌辱!

    但他发泄心中闷气的做法,值得商榷。

    年仅十四,便在一位二十有八,人老珠黄的娼妓肚皮上断了气……这让再世为人的江云也哭笑不得,看来这孩子恋母,口味与众不同。

    江云想着这些问题,走进了西院。

    俗话说的好,亡羊补牢,犹未晚矣,对漫漫仙途而言,十四载不过弹指一挥,沧海遗沙,江云还有的是时间去弥补,只是这清明境的名额遴选,已迫在眉睫。

    此事,有些难办。

    尤其是当他走入院内后发现,在座的皆是洞玄中期,五六重的修为的俊杰,后期七重亦有几人,像他这样的废物,还没发现一个,难怪众人瞧他的眼神都怪怪的。

    至于熟人,也只有一位——表妹,迎梦。

    ‘经堂’指的是一间露天堂院,天井当中,排列着很多方桌小几,竹锦软塌,迎梦就坐在右手中段,靠边的位置,身穿红衣劲装,高挽辫髻,斜搭微扬,男儿气魄多过女子娇柔,给江云留下一个俏丽背影,却是极不合群儿的独处一遇。

    江云见状走了过去,正待说些什么,迎梦扭头瞅见了他,丢下一双极为厌恶白眼儿,愤然离席……怎么回事?

    江云不解,按说血亲至重,迎梦为何如此?看来这江云的人品确实有问题,难道他曾对表妹做过什么?

    江云仔细思索身主的记忆,这才记起,他与表妹曾有过一段不作数的姻缘,但因‘他’口味奇葩,不了了之。

    想到这里,江云了然,落座与迎梦先前的位置上,感受着那还未散去的袅袅余香。

    细说起来,迎梦与他还是有感情的,可谓青梅竹马,江云六岁便来到琞京入质,寄养在姨母家中,姨母怜他命苦,一早便有了将表妹许配给他的心思。女儿家也早熟,迎梦知晓此事后,便对表哥有了不一样的情愫。

    可叹江云兴趣古怪,让所有人都失望了,做出了那些不堪之事,甚至直接造成迎梦如今的怪异举止——小小年纪,便不再相信男人,打扮的也越来越像个男人……

    真是作孽,难怪她没什么朋友,旁人也都觉得她古怪,不男不女不说,还对男人没什么好脸色,这样的长脸婆,谁会喜欢?

    江云看向远离中的迎梦,那孤傲的身姿令他不由思索——此女,是否将要入魔?

    世间种种,皆可入魔,因人、因事,因情、因物,喜好厌恶,世故遭遇,都可入魔。而江云前世便是大八天魔中的狂魔,自然明白情魔的可怕。

    所谓八魔,指的是八位证了天魔尊位的魔道高手——情狂赌痴,病色生杀!

    这情魔的排位,尤在他之上!

    只是那人,忆古遣今,江云笑出声儿来。

    这时,一行人走到江云身旁,听到他的笑声驻足停留,其中一人阴阳怪的道:“呦,安阳少候,怎么,少候的床榻之疾已愈?没有让老娘们吸干啊?”

    哄笑之声异常刺耳,堂内学子们笑余,也不免面红耳赤,因为取笑江云这些人,并不是崇明书院的学子,而是来自‘锦城书院’的周锦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