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小露一手

第3章:小露一手

没人相信张狂的话,都认定他随意拿理由搪塞众人。

    急救室那扇紧闭的门终于在众人的期盼中打开,两个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李叔,我爸他怎样?”反应过来的宋怡媛率先冲上去攥着左侧的一个男医生手臂,神情忐忑不安。

    那医生摘下口罩后神色有些不忍与无奈,犹豫之后缓缓说道:“暂时还没渡过危险期。”

    宋怡媛等人神情一滞,这样的答案明显不是她们所想听到。

    “老李,怎会这样?”脸色苍白的李夜蓉强忍着恐慌上前问,丈夫万一有什么不测,这个家就散了,至少不再是个完整的家。

    “嫂子,老宋的情况比起以前有所恶化。”下面的话,姓李的医生没再说下去。

    李夜蓉脚步踉跄的蹬蹬几下,差点摔倒,幸好一边的儿子及时扶着。

    “妈,你要注意身体。”扶着母亲的宋楚恒关心说道。

    “怎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们好不容易才熬到现在,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脸露绝望的李夜蓉喃喃自语,对儿子的话是一句也听不进去。

    宋怡冰那古井不波的声音响起:“李叔,还有别的办法吗?比如割肝,换肝。”

    姓李的医生轻叹了声,摇摇头:“太迟了。”

    唯一的希望破灭!

    宋怡媛美眸迅速充填满泪水,贝齿紧咬着樱唇,六神无主的她向姐姐递去询问的眼神:“姐,怎么办?”

    宋怡冰没说话,她不是医生,何况这种事不是钱能解决问题。

    “你们要有思想准备,明天之前,老宋若不能醒来……”作为医生,李元朋见过太多太多这样的场面,即使这样,他每一次都不好受。

    有些事,无力回天。

    “老宋,老宋,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此时,宋满堂被从急救室里推出来,李夜蓉赶紧上去握着宋满堂左手,情神悲切的小声说道:“你快醒来,难道你忘了咱们之间的承诺了吗?你要陪我一起到老,不能比我先死,你都忘了吗?咱们还有好多事情没完成,你不能就这样甩下我。”

    李夜蓉的深情讲述让宋怡媛也跟着无声哭泣起来,就连一直吊儿郎当的宋楚恒也低下头,情绪不高。

    倒是宋怡冰这个冰山女仍旧脸色如常,让张狂好奇的同时又不免怀疑,这冰山女真是宋满堂的亲生女?

    任凭怎么叫喊,宋满堂就是无法醒来。

    “嫂子,有什么需要告诉我一声。”李元朋说完就准备带着助手离开。

    “等等。”说话的不是李夜蓉,也不是宋家姐妹,而是一直没吭声的张狂。

    无视众人讶异目光的张狂神情淡定,语不惊人誓不休的对李元朋说:“他昏迷不醒有可能不是因为肝。”

    此话一出,语惊四座,顿时激起千层浪。

    “小伙子,你是医生?”李元朋眉头微微一皱,却还是按耐着性子问,有人试图推翻他的诊断,无疑就是在打他的脸。

    身为副院长,李元朋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挑战。

    张狂摇了摇头:“这跟是不是医生有关系?”

    李元朋被问住,可随后又想,不是医生,又怎可能知道?

    越想越不对劲,想到最后,李元朋怀疑这小子极有可能想骗钱。

    “你知自己在说什么吗?”冰冷的宋怡冰目光如刀,冷冽。

    张狂却答非所问:“宋小姐,我不喜欢你的冰冷。”

    “张狂,帮我。”宋楚恒松开母亲的手臂,走到张狂面前,极为严肃的说道:“只要你能帮我爸,宋家欠你一个人情。”

    此时的宋楚恒与刚才的吊儿郎当相比,判若两人。

    张狂摆摆手,说道:“人情不人情的,不需要,既然来了,就当是帮宋叔一把,为退婚之事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无人接口,都不知该如何接话。

    “宋叔的脑供血有问题,其中一条血管堵住了,这可能是造成他昏迷不醒的原因。”

    刚才宋满堂从急救室被推出时,张狂运起神瞳心法看过,宋满堂的肝的确问题严重,已经开始肿胀,此外,张狂还发现对方脑部供血系统有问题。

    “荒唐。”李元朋如同被踩到尾巴,暴跳如雷的盛怒反驳,不借助任何设备就敢信口开河?

    庸医,不,这满嘴跑火车的小子连庸医都评不上,充其量只能算是个混蛋。

    “李叔,马上安排替我爸检查脑部。”宋怡冰忽然开口。

    “你确定?”李元朋懵圈,外人怀疑他的医术水平,他无法可说,但现在连宋怡冰都在怀疑,这就让他不能忍。

    “确定。”宋怡冰说得斩钉截铁。

    李元朋气得浑身不住颤抖,脸上松驰的肌肤更像是肥肉在跳舞,颤颤巍巍。

    “马上安排。”李元朋被彻底激怒,话未说完就甩袖快步离开,一刻也不想停留在这。

    “姐,你疯了?”宋怡媛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姐姐也非要跟着一起疯?

    宋怡冰淡淡说道:“查查不会损失什么。”

    一小时后,结果出来了,正如张狂所说,患者脑供血有问题。

    拿到结果,李元朋傻眼,看着CT片子,目瞪口呆着半响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

    “小……小伙子,你是怎么知道?”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李元朋说话都不利索,哆嗦的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满脸期待。

    “猜的。”张狂随意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李元朋:“……”

    猜的?谁会相信?

    “你看,患者这里其中一条血管被堵住,刚开始我们并没发现,幸好有你提醒。”老脸发烫的李元朋将CT片递到张狂手中:“小伙子,你认为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接过CT片子的张狂并没未说话,莫名其妙的轻叹一声之后,右手食指不经意的在CT片子上那条被堵塞的血管一抹而过,随后将片子还回去:“我不是医生。”

    “小伙子,你在哪工……?”接过片子的李元朋刚想询问更多关于这年轻人的资料,只是话未说完,就见李元朋像魔怔一般,毫无征兆的发出一声尖叫。

    “啊……”

    李元朋这声突如其来的尖叫吓众人一跳,都不明白他为何会如此失态。

    尖叫的同时,李元朋手中的CT片子也啪的一声掉落到地上。

    顾不上众人的疑惑目光,更顾不上解释,李元朋蹲下想将掉落到地上的片子捡起。

    众人注意到,李元朋双手在颤抖。

    连续捡了几次,李元朋那双哆嗦着的手都未能成功将片子捡起,反而不小心将鼻梁上的老花眼镜弄掉,可他不理不采,第一反应不是捡眼镜。

    终于,李元朋好不容易捡起CT片子,这才忙着将眼镜拿起戴上。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戴上眼镜的李元朋喃喃自语,神情异常复杂,有激动,有疑惑,还有无助。

    “李叔,什么事?”宋怡媛忍不住问,向来稳重的李副院长今天的行为已经不能用怪异来形容。

    李元朋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并没搭理宋怡媛,反倒满怀期待的看着张狂:“这……是怎么回事?”

    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张狂反问:“李医生,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我……”李元朋被呛住,喃喃自语道:“不可能,这不可能,片子不会出问题。”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这会的李副院长流露出纠结,挣扎,甚至是痛苦。

    “老李,到底发生什么?是不是老宋病情有变?”李夜蓉也忍不住开口问。

    李元朋麻木的点点头,仍在纠结与分析着片子,明明就是血管堵塞,怎么现在一切正常?

    莫非,自己眼花?

    李副院长明明确定,片子递给这年轻人之前还是正常的,上面显示患者其中一条血管堵塞,可当片子从年轻人手上还回来后,一切都变了。

    “你倒是说话啊。”李夜蓉见状,整颗心都绷紧起来,担心听到自己不想听的答案。

    再次看向CT片子,李元朋右手狂挠头发,片刻间将本是梳得井井有条的发型弄成鸡窝,抓狂的他脸浮苦笑:“嫂子,我需要再帮老宋拍个片子。”

    不可思议的一幕让李元朋满脑子浆糊,甚至怀疑自己是否撞邪。

    “嫂子,什么都别问,我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李元朋扬手阻止李夜蓉的话,问了,他也解释不了。

    “宋小姐,这里应该没我什么事,我先走。”张狂不想再逗留,他能为宋家做的也就这么多。

    “不准走。”李元朋突然一个熊抱将张狂紧抱住:“小伙子,片子没出来之前,你不准走。”

    李元朋的举动让众人狂汗,今天的李元朋怎么看都不正常。

    一个老男人大庭广众之下紧抱着另一个男人,这会正常吗?

    或许意识到自己失态,李元朋连忙松开,嘿嘿的尴尬笑几声:“小伙子,求你给我一个解释好吗?求你了。”

    “羞羞。”人小鬼大的宋小宝童年无忌的说道:“男生抱男生,不可以。”

    众人被逗乐,想笑而不敢笑,小宝的话也让现场气氛有所缓解。

    “医生,我真没什么好说的。”张狂无奈的看着李元朋。

    “那你告诉我,片子是怎么回事?”李元朋不相信,他不是小孩子,随便一个理由就能应付过去。

    张狂笑:“片子有什么问题?若说有,也是你们医院自己弄错。”

    李元朋哑口无言。

    “阿姨,宋叔他是有福之人,你也不用过于担心,相信他一定会没事。”张狂对李夜蓉说:“宋叔醒来,替我向他问好。”

    宋怡冰问道:“张狂,你不觉得欠我一个解释?”

    张狂讶异的看着宋怡冰,并没说话。

    “明天来我办公室,你需要给我一个交待,一个解释。”宋怡冰掏出张名片递给张狂。

    张狂暗自好笑,解释个毛毛?有什么好需要解释?明明就很简单的一件事,非要弄如此复杂。

    “好。”一番犹豫过后,张狂最终还是答应,宋怡冰的要求并不过份。

    张狂走了,在宋怡冰几人的疑惑的目光中转身潇洒的离开。

    “我就说这家伙不是因为自卑才来退婚。”宋楚恒脸带着玩味笑容喃喃自语。

    宋怡媛内心疑惑,莫非,那家伙真是高人?

    想到在小区门口那一幕,在那么危急的情况之下,那家伙还能避开,还有,刚才他什么设备都不用,就能得知她爸爸的脑血管供血有问题,简直邪门了。

    莫非那家伙有特异功能?

    几人中,李夜蓉的心情是最为复杂的,当年那桩婚事,她是参与人之一,如今二十年过去,却已是人是谁非,宋家不再是当年的宋家,张家也不是当初的张家。

    李夜蓉都快忘掉这桩婚事,要不是张狂的突然出现,她都记不起来还有这么一桩指腹为婚的事。

    张狂一消失就是二十年,既然消失这么久?为何现在又会突然出现?还有,张狂今天的表现,总是让她觉得他很不一般,低调,内敛,同时又自信十足,遇事总风轻云淡,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

    是错觉吗?

    与宋家几人相比,李副院长则满脸痛苦与失望的喃喃道:“没理由,这不科学。”说完,再次去抓他那早已乱成鸡窝的头发。#####先收藏,可以养肥再宰,更新速度绝对让你们惊喜,另有建议的书友可以进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