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

第2章: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

张狂尴尬的得直想找缝钻,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未婚妻竟会有个胞妹。

    “你认识我?”宋怡冰开口,冰冷的美眸将张狂打量好久,发现对方除了陌生还是陌生。

    “姐,这家伙说他是来退婚,别理他,就一神经病。”大院内站着的刁蛮女走出来,搂着宋怡冰那欺霜赛雪般的胳膊:“姐,咱们进去吧,王妈做了好多你喜欢吃的菜。”

    眼前这对姐妹花让张狂不由看得有些痴,姐妹二人都长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婀娜多姿,单看外表,这姐妹二人相似度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上天杰作!

    一个人如其名,宛如亘古不变的冰山,一个却出言咄咄逼人,性格刁蛮。

    看着她们,张狂忽然想到一个荒唐又邪恶的问题,如果她们单独一个出现,在她们不说话的情况之下,会不会将她们弄错?

    万人一把错把小姨子当成妻子对待可怎办?是不是也可以装疯卖傻借机耍流氓?

    咳咳!

    这是个好问题。

    苦笑了笑的张狂知自己扯得有些远,赶忙收回那乱七八糟的念头,张口对宋怡冰说道:“我叫张狂。”

    宋怡冰一怔,冷如冰的俏脸蛋上终于浮现出一丝异样,表情略为惊讶的说道:“你就是张狂?”

    点点头的张狂微微一笑:“看来你听说过我,这就好办,宋小姐,我要退婚。”

    说这话时,张狂不住疑问内心,自己这样真的对吗?放着美貌如天仙的未婚妻不要,非要玩退婚?

    穷屌丝玩装逼?

    人家有财还有貌,堪称完美,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理想情人?他却要玩退婚。

    这一刻,张狂怀疑,自己的脑袋是否被驴踢过。

    “为什么?”短暂的惊讶过后,宋怡冰迅速恢复冷冰。

    张狂发现,跟这么一个冷漠的女人聊天,其实并不是件让人开心的事,将来娶了这种女人,跟她行周公之礼时,她会不会吚吚吖吖嗯啊哦yes的吟叫?要是躺尸一样,再漂亮也没意思。

    这是一个好问题,一个暂时得不到求证的问题。

    耸耸肩的张狂正准备回答,宋怡冰口袋里的电话却不适时宜的响起,打断他的思路。

    “我马上到,要不惜一切代价。”接通电话的宋怡冰忽然神色大变,淡定从容的表情此刻全部消失,取代而之的紧张,担扰。

    什么事能令到这冷漠女如此紧张?

    “姐,什么事?”刁蛮女见姐姐挂断电话,马上迫不及待的开口问。

    “爸爸晕倒在公司,已送去医院。”宋怡冰一边解释一边拉开车门钻进驾驶室。

    刁蛮女闻言大惊:“那我们快去。”

    说话间,刁蛮女也快速拉开副驾车门钻了进去。

    “上车。”

    宝马车退开几米后突然停下,宋怡冰探出脑袋对张狂说。

    张狂愕然,先是扭头左右看了看,见四处没人,才难于置信的反手指着自己,疑惑的看着宋怡冰:“我?”

    “上车。”

    性子冰冷的宋怡冰直接又是一句,算是对张狂的问题作了回答。

    张狂哑然失笑,弄不明白宋怡冰的意思,按说应该没他什么事?可偏偏对方却要他上车。

    张狂没动,心想,自己去还是不去?去吧,自己岂不很没面子?人家让他去他就去,再说,自己今天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再没他什么事,从今之后,他跟宋家也再无任何关系。

    “还愣着干什么?上车。”宋怡冰再一次开口,语气焦急且略带不满。

    “姐,为什么要他去?”副驾上的刁蛮女不解。

    宋怡冰并没回答妹妹的问题,冷冰冰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张狂。

    “给我一个理由。”张狂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宋怡冰为什么非要他一起去。

    气得咬牙切齿的宋怡冰很想下车用高跟鞋狠抽这家伙的脸,让他矫情,多少人想坐她的车?她都没允许。

    “第一,我还没答应你的退婚,第二,这种事你最好当面跟我爸爸说。”宋怡冰忍着怒火说。

    张狂想想,好像也对,两个理由无论哪一个,都成立。

    见张狂这样,副驾上的宋怡媛更加讨厌张狂:“姐,人家不愿意去就别勉强。”

    话刚说完,却见张狂上前拉开车门坐进去,宋怡冰说得对,有些事还是得当面跟她父亲谈。

    不待张狂坐稳,宋怡冰就开始秀她的车技,直接一个后退飘移将车调头,将毫无准备的张狂吓得不轻。

    没想到这姐妹二人都一个德性,喜欢开快车,骨子里都流淌着暴力因子。

    “妈,我爸怎样了?”赶到医院后,宋怡媛神色焦急,三步并两的冲到一位中年美妇面前。

    中年美妇眸子通红,像是刚哭过,她先是看了宋怡冰一眼,随后指着急救室的方向:“在里面。”

    说话的同时,中年美妇的目光扫向张狂,只因张狂太过于另类,衣着普通,不像什么富家子弟。

    看到这,中年美女不由得柳眉微皱,暗怪俩女儿怎么跟这种人在一起?

    张狂感受到中年美女的不悦,却并不在意,不卑不吭的说道:“阿姨你好,我是张狂。”

    中年美妇的不悦僵在脸上,大为惊讶的音高八度问道:“张狂?你叫张狂?”

    张狂点头回答:“如假包换。”

    中年美妇名叫李夜蓉,正是宋怡冰的母亲,此时的她忘了丈夫还在急救室,更多是因为张狂的突然出现。

    “妈,他真是姐的未婚夫?”宋怡媛见妈妈如此震惊,终于忍不住问,刚才在家门口时,她就想问姐姐,这穷酸真是宋家的未来女婿?

    李夜蓉并没回答,心情复杂,一会儿看着张狂,一会儿又看着女儿宋怡冰,不知她在想什么。

    反倒是宋怡冰冷静的站在那,目光紧锁着急救室顶上那个示指灯。

    宋怡媛没再追问,妈妈的行为已经足于说明一切。

    李夜蓉六神无主,心慌意乱,丈夫的突然晕倒,张狂的突然出现,让这个平时养尊处优的女人不知所惜。

    不明白所有事都凑到一块来。

    李夜蓉的复杂神色让张狂猜测到几分,微笑道:“阿姨,不用紧张,我不会强人所难。”

    李夜蓉稍稍尴尬,心道,她怎能不紧张?张狂出现得太突然。

    “他来退婚。”一直没开口的宋怡冰突然开口。

    “退……什么?退婚?”李夜蓉音高八度,瞪大着眸子的她以为自己听错。

    张狂微微头点,咧嘴露出个自认为最帅的笑容:“是。”

    剧情发生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令到李夜蓉很不适应,张狂的突然出现,李夜蓉以为他是来要求宋家兑现当年的承诺,哪知事情却并不是那么回事。

    出乎意料!

    “张狂,这么多年你不是失踪了吗?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李夜蓉问道,连她自己都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心情很复杂,而且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兴。

    凭什么要他张家来退婚?要退也是宋家主动提出,虽然结果是一样,但带给人的感受却截然不同。

    张狂向急救室看了眼,说道:“阿姨,还是先等叔叔出现再说吧。”

    李夜蓉一怔,便没再追问,又一次将目光瞄向急救室的大门,静待着大门的打开。

    “张狂,她不漂亮?”走廊的椅子上,一个头发染成灰白色,打着耳钉的年轻人吊儿郎当的问张狂。

    年轻人与宋家姐妹有几分相似,长相帅气,估计是宋怡冰的弟弟。

    张狂朝对方看去,想了想后回答:“漂亮。”

    对方弹了弹烟灰,动作很是潇洒,说道:“有点意思?既然漂亮,你还要退婚?有喜欢的人?”

    宋怡冰神情一滞,俏脸红红的瞪向那年轻人:“别乱说话。”

    “没有。”张狂摇头过后朝宋怡冰看了眼,继续说道:“她不适合我,或者说我不适合她。”

    “为什么?”年轻人越发好奇起来,直觉告诉他,张狂是个很意思的年轻人。

    张狂并没回答,反倒问对方:“你看我像什么?”

    对方搞不清楚张狂这话的意思,无以为答。

    “我是个屌丝,穷屌丝,你姐却像个高高在上的仙子,圣洁高贵得不食人间烟火,你说,我能配得上她?”张狂自嘲地解释着。

    对方皱了皱眉头,好一会才道:“虽然你的话有些道理,可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不是那样,你并不是因为自卑才来退婚。”

    张狂嘴角微扬,暗自好笑,不再回答。

    “妈妈,我买到冰淇淋了,爸爸怎么还不出来?”此时,一个约六七岁的小女孩小跑而来,长粉雕玉琢,齿白唇红,看上去古灵精怪,而她身后,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妇人紧跟而来。

    张狂暗汗,宋怡冰还有妹妹?

    “妈妈,爸爸是不是死了?”感觉到气氛不对劲的小女孩问。

    说话间,小女孩舔几口她右手上的冰淇淋。

    李夜蓉蹲下后将小女孩轻搂在怀中,柔声说道:“宝贝,爸爸会没事的。”

    小女孩显然并不满意她妈妈的回答,从妈妈怀里出来后握着冰淇淋走到急救室前奶声奶气道:“爸爸,你现在出来,小宝给冰淇淋你吃。”

    闻言的李夜蓉鼻子一酸,手捂着嘴别过脸去,香肩微微抽搐。

    不甘心的小女孩又将目光瞄向张狂这个现场唯一的陌生人。

    “大哥哥,你是医生吗?”来到张狂面前的小女孩仰头问,小模样可怜楚楚:“大哥哥,我把冰淇淋给你吃好不好?我不要爸爸死。”

    张狂微思片刻,蹲下对小女孩说道:“爸爸是累了。”

    小女孩扑闪着可爱的大眼晴,怀疑地问道:“为什么不回家睡?病了才会来医院。”

    张狂:“……”

    无语的张狂忽然发现,自己低估了这个年代小孩的聪明。

    见张狂不回答,小女孩的泪水又哗哗往下掉,让人心生怜爱。

    “哥哥给你变个魔术好不好?”无言以对的张狂转移话题。

    小女孩被成功转移视线,开心的问道:“大哥哥会变魔术?”

    “会,你想要什么?”张狂柔声笑,伸手轻抚着小女孩的秀发。

    “我想要……一个香芋味的冰其淋给爸爸吃,吃完爸爸就不会累了。”小女孩歪着小脑袋稍思片刻后回答。

    张狂闻言一阵感动,笑着伸手在小女孩的鼻梁上轻轻一刮:“好,大哥哥满足你的要求。”

    小女孩露出微笑朝张狂微吐小舌头,模样如陶瓷娃娃般,说不出俏皮可爱。

    “给我五块钱。”张狂伸手对宋怡冰说。

    宋怡冰诧异,有些莫名其妙,却还是依言给钱。

    接过钱的张狂忽然凑前脑袋小声问:“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

    问完这话后,张狂也不待宋怡冰回答,就转身回到小女孩面前。

    听到这种不伦不类的问题,宋怡冰忽然有种想笑的冲动,刚才那问题能用来问她吗?

    九唔搭八!

    “小妹妹,看好了,别眨眼哦。”张狂将钱卷好放在手心,随后双掌并拢来回磨擦,嘴里碎碎念着:“冰淇淋冰淇淋冰淇淋。”

    “神经病。”

    宋怡媛小声骂了句,对张狂的讨厌有增无减。

    然而,话音刚落,宋怡媛却在下一瞬间石化,满脸不可思议。

    因为,张狂手上竟真的多了个冰淇淋,就那样凭空而出。

    “哗,谢谢大哥哥。”小女孩欢呼雀跃,兴奋的接过冰淇淋,满脸崇拜的蹬起脚跟在张狂脸上啵一口:“大哥哥你最帅了。”

    张狂咧嘴一笑,他喜欢小孩子的真诚。

    “大哥哥我叫宋小宝,你可以叫我小宝。”小女孩爱不释手的拿着两个冰淇淋,小脸挂满幸福:“大哥哥,你以后还会给我变冰淇淋吗?我想要好多好多。”

    末了,小丫头水灵的大眼睛一转,凑前到张狂耳边小声说:“大哥哥,我两个姐姐都没男朋友哦。”

    张狂暗汗,哭笑不得,小丫头为了一个冰淇淋就将两个姐姐出卖了。

    刚才那一幕仍让众人回神不过来,都以为张狂只是想哄小宝开心,哪知竟真能变来冰淇淋。

    太诡异!

    “你是怎么做到的?”宋怡媛问,这也是在场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我是神经病。”

    宋怡媛俏脸通红,岂能听不出这是讽刺?

    “说人话。”这次开口的宋怡冰,她也不例外,同样想知道答案。

    张狂双手一摊,很是臭屁的说道:“我是魔术师,最帅的魔术师。”

    众人:“……”#####精彩不容错过,收藏收藏,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