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飞来横祸

第1章 飞来横祸

“嘶……好痛!这是什么地方?”

    S县第一人民医院里,聂采缓缓地睁开眼睛,只觉得眼前一片白,鼻子当中也闻到了一股子的消毒水味道。

    聂采试着动了一下身子,却觉得浑身传来剧烈的疼痛,脑袋、肩膀上、手臂上……无处不传来锥心的疼痛。

    “你终于醒了!这里是一医院,你都昏迷了一天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旁边的一个青年见到聂采转醒,脸上立即带着欣喜的神色,连忙站了起来,问道。

    这个青年叫做高翔,是和聂采一同进到S县电视台的同事,也是聂采平时出去采访拍摄的搭档,矮矮小小的,显得十分文弱。

    和聂采一样,他是S县电视台的临时工,还合租了同一间房子,平日里同病相怜,关系倒是不错。

    “浑身疼,换你被十来个人堵住被板砖棍棒打一顿试试?”

    聂采龇牙咧嘴地哼了一声,感觉到纱布似乎把自己的右眼给挡住了,便伸手过去想要掀起来。

    “别动!医生说你的眼睛受伤了,虽然没什么大事,但为了避免感染,最好要出院的时候才能打开纱布。”

    “这群混蛋TMD的也太狠了!”

    听到这里,聂采停下了手,恨恨地骂了一句。

    虽然脑袋昏昏沉沉的,但他仍然记得早上的场景。

    当时他本来是要去拍其他的新闻,不过高翔临时有点急事,让聂采去帮拍一条新闻,说是有人打电话说被强行送进了戒网学校,要求媒体去采访。

    聂采开着单位的破桑塔纳采访车就出发了,但没想到的是,他才在学校外面拍摄了几个镜头,不一会便有十七八个如狼似虎,手持棍棒的大汉出现,逮住他就是一顿围殴,尽管聂采拼命反抗,但毕竟寡不敌众,接下来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对了,小张怎么样了?那伙人过来的时候我就让她先离开的,可千万别出事了。”

    聂采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连忙说道。

    和他一起去采访的还有台里的一个女主持人,本来说好要在现场出镜的,结果还没等聂采拍完镜头,就发生了这档子事。

    “放心好了,她没事,早上还来看过你的,不过你那时候还没醒。”高翔点了点头,说道。

    听到这里,聂采长吁了一口气,心里总算是放下心来。

    S县电视台里最有名的美女主播应该就是张欣雨了,这个张大美女是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专业毕业,加之身材高挑,外形靓丽,在S县电视台这种小地方引人注目得很,若不是S县县长特批高待遇引进人才,再加上台领导盛情邀请,小地方还真容不下这种金凤凰。

    中国传媒大学作为国内播音系的顶级学府,哪怕是整个X省市台里都没有中传的主持人,更别说S县了。

    可以说,拿着这本学历,直接跑去X省任何一个电视台往台长桌子上一拍,台长哭爷爷求奶奶也得把你留下。

    S县电视台人手不足,记者是摄像编辑一体,必要的时候还会自己客串一把外景主持。一般来说,除非的重大报道,台里的主持人轻易不会出外景,可今天不知道怎么地,这个张欣雨非要跟聂采一起出去采访,差点殃及池鱼。

    “那就好,台里面平时台里对这个张欣雨宝贝得很,假如说这她有个三长两短的话,魏台长非得把我手撕了这个小小的临时工不可。”

    知道张欣雨没事,聂采也就哈哈一笑,心中长舒了一口气。

    “得了,聂哥你别这么看不起自己,好歹你也是重点大学毕业出来的,又是我们当中最先考下记者证的,只要台里有编制,肯定是你的,要不是台里空降下一个张欣雨,恐怕你早就转正了!”

    听到这里,高翔有些愤然地说着,为聂采打抱不平。

    没错,聂采就是传说中的临时工,S县电视台秉承自广电系统的传统,最高级的员工自然是正式职工,他们有编制,有职称,拿着最高的工资,相当于铁饭碗,可以说是“体制内”的人物,而再次一级便是台聘,他们和正式的职工差不多,只是没有编制,这些人按工作的时间分为一聘,二聘,三聘,工资奖金方面依次递减。

    而最低级的,当然就是传说当中的临时工了,这类人工作是最没有保障的,拿着低工资低奖金,干着最苦最累的活,只是为了等待一个聘用的机会,通常干不了一两年,随时都有可能走人。

    聂采和高翔就是属于临时工这一类,当年聂采毕业回到Z市,面临着两个选择,一个是回到家乡的一个偏远镇上当个公务员,另一个就是去S县电视台来当一名记者。

    聂采权衡了许久,放弃了清闲的公务员,而是选择了从临时工干起当一名记者,没想到这一当就是一年。

    “我这种计算机系的专业和播音系差别大了,光学费就差四五倍,人家含金量妥妥的比我高。而且,当年我虽然想填报播音系,当个风光的主持人,但一没钱学形体过艺考,二是从小说方言普通话太烂,根本没希望考上好不好,所以才只能退而求次,从记者当起了。”

    聂采笑了笑,摇头说道:“再说了,上回张欣雨入编那是市长特批,这种事情肯定不会有第二次,今年我估计就没问题了。”

    如今整个台里符合入编条件的只有寥寥几个人,再加上聂采的文化分一骑绝尘,哪怕是有人在面试里弄猫腻都不好做手脚,下一次有编制考试的机会聂采肯定能够考上,所以他并不着急。

    其实,聂采心中最盼望的不是考试入编,而是当上一名主持人,实在不行,当一名记者型的外景主持也行。

    新闻行业最风光的当属主持人,主持人是一个栏目甚至是一个电视台的脸面,从事新闻行业的人,谁不想坐在这个位置上?可惜S县地处南方,老一辈都是用方言交谈,哪怕是经历了义务教育的八零后普通话也没好到哪里去,当地人形容说普通话都带一股“咸水味”,聂采从小就生活在这种环境里,普通话水平勉强过了二乙,离主持人资格证最低标准的一乙差远了。

    聂采的计算机专业若是放去发达城市可以混得风生水起,但放在S县电视台这种地方,却是明珠暗投,一身的专业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聂哥你就是太耿直了……我们不说别人了,先说你自己好了,医生说你脑部有轻微的脑震荡,魏台长早上来看过你,说这属于工伤,让你好好养病。”

    高翔无奈地摇摇头,拿起床头柜边上的暖水壶,给聂采倒了一杯水,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根吸管,递到了他的嘴边。

    “连吸管都有?太贴心了,你现在要是个女的,我估计得感动得以身相许了。”

    聂采一口气喝完水,笑骂了一声,不过手动的幅度稍微大了一点,便传来一阵隐隐的疼痛。

    “毕竟聂哥你替我挡了一劫,本来这个题材是我要去拍的,临时有事才麻烦聂哥的……要是换我这个小身板,恐怕命都没了。”

    高翔憨憨一笑,脸上露出了羡慕的神情,说道:“不过你还别说,自从你英雄救美之后,张大美女似乎对你态度好得多,喏,那束花就是她送的,她还交代说你要是醒了就让我通知她一声,我猜是要感谢你英雄救美……”

    聂采打断高翔的话,似乎是对这个“殊荣”不屑一顾:“得了,这算什么英雄救美?被打得跟狗熊一个……这束花也不知道是哪个追求者送的,估计把卡片随手丢掉就转送给我了,就当处理掉手头的垃圾而已。”

    自从这个张欣雨进了S县电视台,追求者多不胜数,但她却一直都是一副冰山美女的模样,对众多追求者拒之千里。

    这些事情聂采都看在眼里,他有自知之明,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

    他摆了摆手,然后才说:“怎么样,我的摄像机应该是被打烂了吧,不过幸亏我留了个心眼,抱住摄像机偷偷把带子给拿下来,藏了起来了。”

    尽管他只是S县电视台新闻部一名小记者,甚至还是传说中的临时工,不过无端端被人殴打了一顿,若说心中没有火那是假的。

    一个戒网学校居然这么嚣张,连记者都敢打,那么平日他们对待学生是什么态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对于这种人,没有什么好说的,既然要报仇,那就要往死里整,通过媒体把他们曝光出来。

    这群人手持棍棒气势汹汹冲过来时他还在开机录着,应该能录到那群人的脸,因此,这盒录像带作为证据至关重要,只要能够确定打自己的一伙人就是那个戒网学校的人,那么聂采就能把他们往死里告。

    但是这个时候,高翔的眼神却突然变得躲躲闪闪,支支吾吾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台里技术部的人说机子坏得不成样子了,已经送厂家维修了。”

    “怎么回事?你别告诉我连报案都没有报吧?”

    聂采看见高翔这副躲躲闪闪的样子,眉头一皱,立即追问道:“就算老子贱命一条不值钱吧,好歹摄像机也值个几万块啊,难道这还达不到立案的标准?”

    聂采一直用的摄像机是索尼的DSR-,已经算是老爷机了,不过当年买的时候得要两万多块,肯定超过派出所的立案标准了。

    “聂哥,别说了,早上有警察来了,不过又回去了,而且,领导都紧急通知了,关于这件事情,禁止报道,禁止微博,禁止扩散,要将事情的影响缩小到最小的范围。”

    高翔四下看了看,见没有人过来,压低了声音,凑近了聂采的耳旁:“哥,碰到这件事情,只能自认倒霉了吧,人家有后台,我们这些小小的临时工哪惹得起!”

    “后台?难道这个戒网学校老板的后台硬到这个地步,敢无视咱们S县电视台?”

    听到这里,聂采算是明白过来了,他虽然只是一个临时工,但在电视台时间也不短了,这时候一听就琢磨出点味道出来了。

    “没错,人家后台硬啊。”

    高翔的脸色顿时挂满了无奈的神色,点了点头:“据说这个蓝天学校是宣传部部长的一个亲戚开的,要是别的系统也就算了,咱们宣传系统不怕,可是……县官不如现管,咱们主任都跟台长拍桌子了,可还是胳膊拧不过大腿。”

    聂采顿时沉默下来,若是别的部门的实权人物,发生了这种事情,凭着S县电视台,还能斗上一斗,毕竟电视台是掌握了舆论武器的部门,记者号称无冕之王,可若是宣传部这个管着电视台的部门……

    他曾经做过一阵时政新闻的记者,知道S县的宣传部部长叫做王润发,平时聂采也见过他几次,印象中他每次来电视台视察,都是前呼后拥的,派头大得很。

    县官不如现管,戒网学校这个保护伞来头太大了,至少电视台是肯定不敢惹的。

    “昨天我们白主任就为这事跟台长拍过桌子,闹得了老大的不愉快,可没办法,台里说犯不着为了个临时工得罪宣传部长,不过听说台里也是理亏,说是要让你转正,算是当作补偿了……聂哥你也挺不容易的,我看这样就算了吧。”

    高翔叹了口气,似乎是说得太多口干了,便拎起旁边的开水壶,跟聂采说了一声,去开水房打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