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重逢

第五章 重逢

“这样啊・・・・・・那么,不知两位有意愿加入妖精的尾巴吗,伊古尼鲁阁下,阿特拉斯弗雷姆阁下!”马卡洛夫望着两头龙,微微笑道。??!!

    望着面面相觑的双龙,马卡洛夫笑道,“你们初来乍到的,也没有什么认识的人,不如和我们呆在起吧,也彼此有个照应。”

    “・・・・・・・・人类,希望你们不再次让我们失望。”

    “不会的,加入了协会,以后我们彼此就是家人了。”

    “家人吗,这样啊・・・・・”

    “没错”,纳兹咧嘴笑,“在黑暗中彼此温暖,照亮彼此的家人!”

    “那么,现在我们就是同伴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马卡洛夫缓缓伸出拳头,轻轻的在伊古尼鲁的巨爪上碰了下。

    “恩啊,同伴,令人怀念的称呼呢。”伊古尼鲁沉吟道。

    “伊古尼鲁,会长爷爷,我们现在怎么办啊?那些龙数量太过庞大,我们实在是束手无策,况且就算伊古尼鲁和阿特拉斯弗雷姆实力超群,仅凭他们也无法战胜

    那么多头龙吧?!”正当众人群情激愤之时,露西的话给众人当头浇了盆冷水。

    “管他那么多呢,用伊古尼鲁教给我的灭龙魔法把他们通通揍飞不就行了!”纳兹没心没肺的吼叫道。

    “你这家伙就不能消停点吗!”格雷很是不满的锤了纳兹下,“你是白痴吗?刚才大家对付嗜血魔蝠王就已经竭尽全力了,这么多头龙那里是我们能够对付的!哪怕是像伊古尼鲁和阿特拉斯弗雷姆那么强大的也不可能办到吧!”

    “哼,只大家同心协力有什么不能的,别竟些丧气话啊,下垂眼混蛋!”

    “你什么?!想打架吗,上吊眼混蛋!”

    “来啊,怕你吗混蛋!”

    “ice梅克,冰之”

    “火龙的”

    嘭!!!

    啊!

    啊!

    “你们两个都给我消停点!”

    伴随着两声惨叫,纳兹和格雷双双倒在了地上,艾露莎不满的拍了拍手道:“打架也给我分个时候,现在都给我老实点!”

    “是”

    “这两个家伙”马卡洛夫脸无语的望着两人,讪讪的笑道,“抱歉了,伊古尼鲁,阿特拉斯弗雷姆,让你们见笑了。”

    “没什么”,伊古尼鲁摆了摆爪子,“年轻人有活力不是什么坏事。”

    “伊古尼鲁”阿特拉斯弗雷姆在旁欲言又止。

    “嗯啊,我知道,去吧!”

    “嗯。”阿特拉斯弗雷姆应了声,张开火焰双翼,长啸声腾空而起,消失在天际。

    “老爹,阿特拉斯弗雷姆干什么去了?”纳兹奇的问道。

    “当然是召集同伴去了。”

    “同伴?”

    “没错。”伊古尼鲁得意得道,“你以为亲近人类的龙族只有我和阿特拉斯弗雷姆吗?阿特拉斯弗雷姆那家伙去召集我们的同伴了,也是时候大干场了呢!不过,纳兹,你们人类也加油啊!”

    “知道了,老爹!”

    伊古尼鲁扫试了眼纳兹、温蒂,伽吉鲁和拉库萨斯,沉声道:“战胜龙,灭龙魔导士的力量是必不可少的,可现在的你们还太过弱,不足以和巨龙抗衡,为了人类和龙,你们可快点变强啊!”

    “所以,我决从今天起对你们进行特训!”伊古尼鲁顿了顿,严肃的道。

    “哈?!”

    “我燃烧起来了呢!”

    天狼岛。

    炎的太阳炙烤着沙滩,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众人的情。

    “哦哦哦~~~~~特训特训!!!我变强,打倒那些龙!打倒阿库诺洛基亚!”

    “爱~~~~”

    “真是有活力的伙子呢。”马卡洛夫望着托着两个数千斤重的大石台狂奔的纳兹,满意的摸了摸下巴。

    “铁龙的――咆哮!”伴随着声吼叫,强大的旋风包裹着铁屑,在海面上激起数十米的巨浪。

    “这种程度可远远不够打倒龙呢。”个略带嘲讽的声音自天空传来。

    “这声音是”伽吉鲁浑身剧震,抬头难以置信的望着天空。

    “梅达利卡纳你这家伙”伽吉鲁转头擦掉了眼中的泪水,故作冷酷的道,“不声不响的消失了那么久,你还真敢出现啊!”

    “咦嘻,你这家伙还是这么不近人情啊,真是的。”

    “喂,阿特拉斯弗雷姆,你是在哪找到这家伙的?”伽吉鲁不满的道。

    “他?这伙出来就呆在原地没动,抱着块铁啃个没完,拉都拉不走。”阿特拉斯弗雷姆也是脸的无奈。

    “嘿嘿,”梅达利卡纳不意思的挠了挠头,讪讪地道,“还不是因为这里的铁太吃了,来,伽吉鲁,我还给你带了块,比四百年前的铁吃多了!”

    “你这家伙啊,真是让人头疼。”伽吉鲁无奈的摇了摇头,眼中也浮现出了少有的柔情,“不过,能再次见到你,这感觉,我并不讨厌。”

    “温蒂,你怎么了?”夏露露望着突然停下来的温蒂,奇的开口道,“怎么,负荷太大了身体吃不消了吗?温蒂?”

    “不,这味道,熟悉。”温蒂猛然回头,条通体雪白的巨龙静静的立在她身后,慈爱的望着她。

    人龙就那么静静地对视着,微风拂过,两行清泪自温蒂如瓷般光滑的脸上滑落。

    “格兰蒂尼,真的,是你吗?”

    “久不见,温蒂。”

    “格兰蒂尼!”温蒂再也抑制不住情感,扑在格兰蒂尼身上喜极而泣,苦苦追寻了多年的母亲就在眼前,让她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她紧紧的抱住格兰蒂尼,生怕眼前的切只是个梦,梦醒后后者会从她眼前消失。

    格兰蒂尼静静的把头埋于温蒂脸畔,她们静静的依偎着,享受着团圆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