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独吞

第5章 独吞

“这剑意,不同寻常”,

    陆鸿张开手掌,舒展右臂,感受着空气中的些许残余,笑了一笑又缩回手来。

    左右人等都不免诧异,这方圆数里俱是淡雅茶香,哪来的什么剑意?

    李秋实倒是见怪不怪,对于陆鸿,至少在剑道境界上他是极为佩服的。

    负责招呼来客的红楼弟子见识不凡,笑道:“这位想必就是近日名动河洛的陆鸿吧,倒是敏锐,不瞒你说,秦国公子成蛟刚从此过,应是他留下的剑意”,

    “成蛟?”,陆鸿摇了摇头,笑道:“他尚领悟不出这等剑意”,

    年轻的红楼弟子干笑一声,怎么也没想到他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把人给得罪了,听他的口气似乎对那大名鼎鼎的秦国第一剑客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

    当下笑道:“那应该是其他客人留下的罢,今日剑茶会,各路高人云集茶园,剑道好手自然不少”,

    说着将三人往里请。

    龙井茶园位于颇为秀丽的山坡上,几十亩梯田上种满了各色茶叶,从上往下看去一片青脆碧绿,时有茶香传入鼻息,霎是秀丽宜人,梯田之上搭着几间草屋,简陋但却别具一番疯味。茶园空旷,内中草庐,牛棚俱是一览无余。

    远远的就听见有泠然琴音传来,前方碧草地,庐舍下,一名白衣女子席地而坐,两名少女侍立在后,身前案上摆着一架五弦古琴,桐木焦尾,身涂红漆。她如嫩葱般的手指在琴弦上轻拨,琴音如夏日冷雨击打芭蕉,清脆有声。

    这白衣胜雪,面带轻纱的女子便是拜剑红楼的阮泠音了,

    草庐门前有三节台阶,一名须发皆白的老人抱剑好似门神一般坐在门前,他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闭着眼随着琴音欺负而摇头晃脑,另有一身穿金色道袍的中年男子离他稍远,双臂环在胸前。

    这两人便是拜剑红楼的长老和供奉了,至于谁是长老,谁是供奉倒是没人能分辨的出。

    其余诸人俱都在草庐之外,品茶听琴,附庸风雅,席面上无酒无菜,只有一壶茶,几只茶杯和几盘点心,很是清淡。

    红楼弟子将陆鸿等人引到席面上便退了下去,陆鸿和云雀默默审视一眼,在座的多是少年俊才,不乏各路异人,但最显眼的是坐在前一排最左边的那名清逸男子。

    那人看来年不过三十,面白如玉,风流俊逸,长衫上绣着金边,腰间佩剑剑柄,剑鞘上俱都嵌着玛瑙,猫眼,蓝宝石等物,珠光宝气,华贵无伦,连剑蕙流苏上都抹上珍珠粉,变得流光溢彩。

    他身后四名剑童背剑侍立,气派一下子就将在场的众人都比了过去。

    除了以剑术,画技和富裕闻名于江北的葬剑山庄庄主叶无心陆鸿再不做其他人想。

    似是心有所感,叶无心忽而回过头与陆鸿恰好四目相对,两人不由得相视一笑。

    过不多时,一曲奏毕,阮泠音芊芊细指轻按在琴弦上,草庐外的少年们回味无穷,赞不绝口。

    “阮姑娘不愧是名门出身,不仅剑艺闻名天下,这琴艺也是妙不可言啊”,

    “我看不要叫什么‘空谷幽兰,白壁无双’了,不如就叫‘琴剑双绝’,阮姑娘之才当得起这四个字”,

    “拜剑红楼有阮姑娘这等大才,何其幸也”,

    .......

    门口的抱剑老头不自然地挠了挠头,这阿谀奉承的话听得他浑身直起鸡皮疙瘩,那黄袍男子也抱着手偏过头。

    阮泠音素手放在琴案上,道:“诸位谬赞了,微末之技不过廖以助兴而已,今日剑茶会,自然以剑为主,抱琴,取剑来”,

    “是”,

    身后少女答应一声,躬身退下,过不多时怀里抱着一只剑匣走来,轻轻放在琴案上,焦尾琴前。

    阮泠音打开剑匣,几点流光飞泄而出。

    众人不禁伸头观望,都想看看今次拜剑红楼准备了何等名剑。

    只见阮泠音取出一柄金色剑鞘的长剑,那剑鞘上雕龙画凤,雕刻极是不凡,她素手按在剑鞘上,唯一用力拔出剑锋,金色剑芒一闪而过。

    她歪着头截下几缕秀发,放在剑锋上一吹,秀发立断。

    这一手露出下方又是群舌鼓噪。

    “好剑,好剑,果然是削铁如泥,吹毛断发”,

    “不愧是拜剑红楼的名剑,能见识如此神剑真是不虚此行啊”,

    .....

    阮泠音略一颔首,道:“此剑名为‘正阳’,以秋水别院的深潭寒铁为引,辅以阴阳火,由青阳子师叔耗费百年纯阳罡气锻造而成,斩金截玉,削铁如泥,诸位若是有意,不妨......”,

    “阮姑娘就只介绍这一柄正阳剑吗?”,

    她尚未说完忽然被人打断。

    顺着声音望去,见是端坐在后排的年轻男子,身着长衫,一身珠光宝气,四名背剑童子侍立于身后。

    阮泠音是拜剑红楼大弟子,常年在外走动,见识不凡,自然识得江北葬剑山庄的主人叶无心,淡淡道:“叶庄主有什么指教?”,

    叶无心斜靠在椅子上把玩着手里的莹绿色茶杯,笑道:“不妨将今次备下的所有名剑一并搬出来罢,这三柄剑我全要了”,

    此言一处顿时引起哗然一片,虽然每届剑茶会都有剑斗,但并非一味的好勇斗狠,拜剑红楼的剑茶会起初是为了造势,其后则是为了与各大世家交好,招揽供奉客卿,因而但会上的客人都不会把话说绝,把事做绝,即便是当初蛮横霸道的酆都红鬼也没有想过要包揽剑茶会上所有名剑,一杯羹也不留给别人。

    诸人先是讶异,然后是愤怒,最终则拍案而起。

    “哪来的狂徒?竟敢在此口出大言,既然想独吞所有名剑,那就先让我漠北斩风刀沈孤雁试试你的本事吧”,一名身穿灰色大氅的雄壮男子握起桌上厚重大刀,大步走出席间。

    叶无心并不看他,而是淡淡看了眼阮泠音道:“阮姑娘,若是在下剑挑了在座的所有人,今次拜剑红楼的名剑肯能尽归叶某?”,

    阮泠音道:“虽无此先例,但若叶庄主果然有此能耐,今次三柄名剑都赠与你也无妨”,

    叶无心抚手笑道:“好,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剑思,你替我取那三柄名剑来”,

    “是”,

    叶无心身后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衣衫一动掠到席外三丈处,残影在诸人眼中一闪而过,呛然一声剑鸣后他身后剑锋离鞘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