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 完结

第600章 完结

这世界上的事,总是喧闹之后恢复平静,平静之后又复归喧闹,总之,不得安宁。

    虽然曾经显赫一时的暗夜组织突然之间灰飞烟灭了,黑道又重新恢复到那种四分五裂的局面,虽然政府想尽一切办法予以压制,但总是得不到理想的结果,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至世界的黑道力量,都是与白道相互依存的,地下皇帝是永远无法扫除的。

    那曾经声明一时,令教会闻风丧胆的暗杀团伙,也在半年前销声匿迹了,据道上的朋友说,是政府花大价钱雇佣了一名神秘的杀手将其一网打尽的。那是在一个深夜,那神秘的杀手神不知鬼不觉的潜伏到了那个暗杀团伙之中,以令人发指的手段杀掉了30多人,以雷霆的手段在一夜之间将其扫灭。据后来道上传出的消息显示,有现场目击者称,原来那个被一锅端的“教会屠杀者”的首脑就是原来的夜鹰首脑赤云!还包括他的心腹和家人。

    在惊讶之后,人们又纷纷猜测起那神秘杀手的身份,有的说是隐居的第一杀手张平凡又重新出世了,是专门来报当年夜鹰勾结共济会扫灭血杀之仇的;还有的说是不知踪影的夜魄,当初可是赤云将夜魄扫地出门的,夜魄也是回来报仇的;还有的说是最近道上传的风生水起的一个无名杀手,传说只要是他接过的单子,没有一笔不成功的,已经连续接下了462单,并同时保持没有一次失手的记录!

    就在中华大地的人们还在猜测神秘杀手到底是何方神圣之时,西方世界也是颇不宁静,自从教皇以及最高统治力量的无端失踪,导致了教会各方势力的争端,各地区红衣大主教都想争得教皇之位,所以各国的教会与教会之间也是彼此间争端不休。在教会征伐之时,共济会的实力也是莫名其妙的衰减,反倒是法国的圣路易急速扩张,路易家族一跃而成为欧洲最顶层的黑道势力,连各国首脑都不得不对他礼敬三分。

    而最近的一段时间,贵州湖南和云南也不宁静,当地的苗族似乎出现了很大的动静,原本和谐的宗教环境在那被彻底颠覆,你信仰什么教都可以,就是千万不要信仰教廷,那些信仰天主的教徒,全都死于一种查不出名字的病毒,而且死状恐怖,所以那三个省份也基本上成了西方人的禁区,在那工作居住的外国人基本上都放弃了原本的信仰,信佛的,信道的,信□□的,五花八门。

    话又转到中国的新闻界,经过滨海的今夜时报那么一折腾,政府宣传部门的管理职能也是受到民众的怒骂,老百姓越来越不满于政府的新闻检查制度,因为他们非常不愿意看到被政府篡改过的二手旧闻,所以各地区的报社电视台都在纷纷想方设法摆脱政府的掌控,以求增大收视率和订阅量。这样一来的直接结果就是造成了为了收视率而引起的“黄色新闻”大战,各报纷纷刊登各种为经政府核实的小道消息或者秘闻,以及私家趣事,一时间五花八门的新闻充斥于中华大地,虚假新闻成灾,暴力新闻更是每天都有,而且还是重头戏,几乎每个报人都明白一个道理: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

    杭州西湖畔有一所别墅,处于风景美丽的西航之旁,自然是一幽雅的去处。

    一伙人下了西湖的游船后,向绿柳丛中的别墅行去。

    走在这绿柳如织的西湖大堤上,白寒纱靠在杨宇龙的肩膀上,开心的问道:“宇龙,你说大哥哥和两位嫂子现在过的开心吗?”

    已经晋升为主任记者的杨宇龙笑了笑:“连你都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呀。”

    “你上次不是来找大哥哥请教过新闻方面的问题吗?怎么会不知道呢?”

    “姐姐,我只是来求教问题的,又不是来打听他们私生活的,我可是不是那些八卦新闻记者,专门打听人家私事的。不过我想他们应该过的很好吧。”杨宇龙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想起上次过来求教问题时,两位嫂子坐在一起讨论一部感人至深的肥皂剧时那笑逐颜开的样子。

    别墅是欧式的,一条林荫小道一直从柳林一直延伸到别墅的大门口,别墅里有一个游泳池,几座有着中国传统特色的木制建筑耸立在游泳池的旁边,幽雅,环保,气质,给别墅增添了许多中国式的诗情画意。

    一路走来,居然见到了好几个熟人,白寒纱自然是认识的,陈成大哥,曹腾飞大哥,张路大哥,擦肩而过的时候都要笑着聊上几句,但并没有问他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原因很简单,今天是大哥哥女儿的一周岁生日,大家肯定都是来给他庆祝的,只不过由于时间问题,所以来了又走,反正经常见面,也不在乎聚那么一会。

    到了别墅前,白寒纱和杨宇龙敲按响了门铃,再看见大门打开,一道俏丽的身形出现在门口,一见到白寒纱,那俏丽的人微笑着打了个招呼,然后请他们进屋。

    “大哥哥,你好像很苦恼啊。”进屋之后,白寒纱一眼就看到了正愁眉坐在沙发上的路海文大哥。

    “你看我开心的起来吗?那小丫头片子可真不让人安生,刚尿完没一会,现在又尿了,她两个妈也都不去换,都强迫我这个当爹的,苦命啊……”正在折叠尿布的路海文,声音充满了无奈。

    “妹妹,别听你大哥哥瞎说,是他石头剪子布输了,愿赌服输,又怎么能怨我和你柴雪姐姐呢?”芮昕薇和柴雪并排坐在电视机前,笑着对白寒纱说。

    “就瞎编吧……”路海文朝她们二人翻了翻白眼,急忙解释道:“她们组成了二人帮,专门在家里欺压我,玩石头剪子布她们两总是出一样的,你说我能赢吗?”

    “哇……”

    屋里又传来婴孩的啼哭之声。

    “小祖宗,别哭了,老爸马上就好……该死的,这尿布也太麻烦了吧……”平日里与箫为伴的路海文,此刻完全没有了箫声中的幽雅,浑身透着一股急躁。

    当路海文急急忙忙冲进卧室之后,客厅里顿时传来女人们的奸笑之声,一时间,娇笑阵阵,香风缭绕,幸福的笑声充满于整个别墅。

    夜深人静了,三个□□之人睡在一张柔软的席梦思之上,一男二女,男的睡中间,女的睡两边,□□睡觉几乎是三人之间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也许是睡的舒服?或者是方便……干坏事?

    芮昕薇和柴雪一左一右静静依偎在路海文的怀抱里,路海文则紧紧的搂着两具娇躯。

    卧室内娇哼阵阵,香气缭绕,路海文和芮昕薇的舌头缠绕在一起,而一只手则不老实的游荡于柴雪的身上……

    这就是三人的同居生活,白天充满了嬉笑,晚上则被情色所弥漫。

    生活,也许就是这样,大风大浪之后,终于迎来了彩虹,虽然失去了很多很好的朋友,但是最终却能和心爱的人走到一起,

    生活,也许会这么平静的过下去,但也许也会来一个突然的变故,但这一切谁又能预料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