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无名剑尊

第5章 无名剑尊

昏暗的小屋烛光闪闪,突然,一道惊天呐喊在小屋中传了出来。“你是谁?”小屋内,陈天从床榻上爬起,身体贴在墙上,瞪大着双眼看着前方,眼神之中充满了惊惧。

    在陈天眼前,一张由血雾幻化而成的人脸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人脸跟普通人一样,但皮肤确实血红色。当他见陈天如此惊惧的模样时,哑然失笑道:“小娃娃,你怕什么,我们相处了九年时间,难道还怕我害你不成?”

    闻言,陈天心里偷偷舒了口气,那东西好像并无害人之意,而且还救自己一命。想到刚才的糗样,陈天的小脸顿时有些发红,旋即看着那张人脸,问道:“你是从无名剑出来的吗?你究竟是什么东西?”虽然昏迷,但陈天却清晰的记得,眼前这怪异的东西是在无名剑里出来的,但却不敢肯定,只能弱弱的问道。

    “我就是从剑中出来,这还要感谢你这小家伙帮我解开封印,不然,还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出来。”血色人脸轻笑了声,道。

    陈天点了点头,但心中却充满了疑惑,沉思了下,问道:“你怎么会被封印到无名剑中?我可从来没听过可以封印人的功法。”

    “呵呵,这封印的功法你们星辰大陆上可没有,但我是来自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他们都叫我,剑尊无名。现在我是灵魂状态,不是什么妖物,所以你不用惧怕。”无名乐和的笑了声,旋即飞到陈天面前,说道:“小娃娃,跟你商量个事?”

    “嗯?”陈天睁大双眼望着无名,听到他的解释方他不是鬼怪,而是失去了肉身人类时,心里那点仅剩的惧怕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见无名说要跟自己商量个事,陈天便坐到床榻上,摇了摇头问道:“什么事?我现在身上可什么东西都没有,如果你要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恩,那我可付不起价钱。”

    听到陈天的话后,无名放声大笑起来,旋即在陈天惊讶的注视下,缓缓的说道:“你这小娃娃可真是有趣,我无名可不是为了利益而救你。你看我现在处于灵魂状态,如果找不到寄主的话,估计很快就会魂飞魄散,只是跟你商量下,到你脑海里住宿段时间。”

    闻言,陈天错愕了下,当恢复常态时,尴尬的挠了挠头,随后异常爽快的说道:“我倒是什么事情,原来就这点小事,反正我也有多少时间可活,想要住就住吧,随你。”

    陈天并无多想,如果不是无名,估计现在早就跟世界说拜拜了,哪里还有机会坐在这里。所以对无名这点小要求,陈天并没有拒绝,就当报答无名的救命之恩吧。

    “嗯?”无名显然未曾想到,陈天居然如此爽快,顿时脑袋有些转不过弯。但很快便恢复常态,略有深意的看了陈天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默默的叹了口气,笑道:“既然居住在你脑海中,我也不能亏待你不是,小娃娃,想不想重塑经脉?”

    “重塑经脉”陈天从失声大吼,旋即激动的扑向无名,但因为无名是血雾所化,扑了个空不说,反而跟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顾不得疼痛,陈天快速站起身来,激动的说道:“你说的是真的?你有办法帮我重塑经脉?”

    “办法我倒是有,但重塑经脉的过程九死一生,且要忍受极大的痛苦。这其中的厉害之处,你可要想清楚咯。”无名见陈天的糗样,失声大笑起来。

    听到无名的话,陈天就像被泼了冷水一般,先前的兴奋劲消失得无影无踪。叹了口气,颓废的坐在木凳,双手托住下巴架在方桌上,小脸上的眉头皱在一起。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本以为这是个机会,但没想到,这成功的几率太低了,陈天还不想死,最起码他现在还不能死,如果在重塑经脉的过程中,出现什么意外,那他一辈子都要背上废物的骂名。

    “呵呵,你就好好的考虑下吧,我先进入你的脑海中,如果你想好了就呼唤我的名字,到时,我自然就会出现。”说话间,无名幻化成血雾,旋即钻入陈天脑海之中。

    “嗡”

    在无名钻入陈天脑海那一刻,陈天脑海轻微颤动了下,随后,一股眩晕感传遍全身,遂不提防之下,陈天差点跌倒在地。正当陈天疑惑之时,脑海中响起无名那苍老的声音。“小娃娃不用害怕,这是因为你精神力太弱的原因,等你的精神力足够强大,自然不会有头晕的现象,现在我在你脑海中修炼,你也能得到不少好处,慢慢的,你的精神力便会得到提高。”

    “嗯”听到无名的解释,陈天点了点头,既然知道了事发的原因,陈天也就安下心来。走到桌前倒了杯水,尽数倒入口中,随后吹灭烛火,抹黑来到木质的小床边,倒头昏睡过去。

    朝阳初升,天地清明,清晨的山林只见弥漫一层淡淡的雾气。

    在陈天居住的小屋门前,一位身穿粉红练功服,面白如羊脂发似瀑布,眼比泉水的窈窕少女,正撅起粉嫩的双唇,抬起玉手敲打着木门,不时的发出甜美的叫喊声。“天哥哥起床啦,天哥哥。”

    许久,屋里才传出少年懒洋洋的应答声。“来啦,等会。”当话音落下后,约莫半刻钟,这才有一位身穿白衣的少年,打开房门。

    “陈天哥哥,你又睡懒觉,等会迟到了,阿爷肯定不会放过我们两的。”少女的眼神中充满了幽怨的味道,而那个又字,却别有一番深意。

    陈天尴尬的笑了笑,昨晚经过灵力暴动差点失了性命,而又被无名吓了一番,太过劳累,没想到今天又晚起了。摸了摸少女的小脑袋,笑道:“雅薇,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看这时辰,好像比原来早了不下一个钟吧。”

    眼前这位少女便是陈天大伯的女儿,陈雅薇,今年跟陈天同岁,但因为陈天比她早出生两天,于是便占了点便宜。因为同岁,两人打小关系就很不错,也许是这个原因吧,当陈天沦为废人后,她是极少数还能叫陈天一声哥的人。

    “天哥哥,你是睡迷糊了吧,难道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陈雅薇嘟囔了句,待看到陈天一脸迷茫的模样,便知道他把那件事情给忘了。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旋即开口说道:“今天那落羽学院的导师,要来我们家族挑选子弟,前两天,阿爷不是跟你说了吗?”

    闻言,陈天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来。那落羽学院是方圆百里名气最大的学院,每两年,落羽学院里的导师,都会挑选天赋较高的灵修者,进入学院就读。但招收的名额有限,每座城市只招收一位学员。今年,落羽学院开始招人了,那个名额将会落在四大家族,陈家,轩辕家,皇浦家,林家之间其中一家。早在两天前,陈天的阿爷,陈战,便发出通知,族里的年轻一辈都要一起迎接落羽学院的导师,免得落了导师的面子。

    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旋即对陈雅薇说道:“那我们快走吧,估计那落羽学院的导师快到了。”

    闻言,陈雅薇点了下头,旋即抱住陈天的手臂,做出十分亲昵的样子。而后者却并没有做出享受的模样,反而摇头苦笑。这陈雅薇在陈家可是好惹的对象,在他人面前,始终保持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虽然人长得漂亮,但却没有几人敢接近。唯一例外的只有陈天一人,这小妮子只有在他面前,才会露出自己的本性。如果就这样走出去,难免惹人误会。但看陈雅薇却毫不在意的模样,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硬着头皮,跨步向前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