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 :大结局

第986章 :大结局

难道是自己想念他太多次而造成幻听了?

    可是紧接着,一声清脆的声音打破了她的幻想。

    “妈妈,妈妈我来了!”随着声音一起出现的,是齐雨那小小的身影。

    她的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眼前一片模糊。

    “小雨……”她只张嘴说了这么一句,就感觉到一个软软的身体撞进自己的怀中。

    “妈妈!我总算找到你啦!”齐雨紧紧地抓着她说了这么一句。

    妮雅的这才明白过来,自己为什么这些天明明白天玩的好好的,到了晚上却总是睡不好了,那是因为在她的内心深处一直在想念他们。

    她使劲的抱着女儿,一个劲的在她的小脸蛋上亲着:“小雨,对不起,妈妈把你丢下了……”

    齐雨被她紧紧地抱着,闻言有些奇怪:“妈妈,你不是出差吗?”

    “啊?”妮雅闻言一愣,抬眼看向齐远恒,他转过头去不看她。

    她心里雪亮,对他很是感激,这样做就不会伤害到小小的齐雨了,不然要是让她知道自己又一次被母亲抛弃,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伤心。

    他是个好父亲,而自己,不是个好母亲。

    她在心里黯然的想着,顺着孩子的话往下说:“是啊,妈妈出差呢,现在正要回去,结果你就来找妈妈了,妈妈很高兴。”

    齐雨笑眯眯的抓着她的手:“我也很高兴见到妈妈。”

    她的心顿时软成一团,简直不敢相信当时自己到底是用什么样的冷硬心肠丢下女儿的,而且还是两次!

    两人诉完了对彼此的思念,乔思沐适时出现,带着晋宇晋瑷把齐雨带走了,几个孩子玩得很开心,乔思沐看了相对无言的两人一样,叹口气说道:“你们啊,有话就好好说,不要老是闷在心里,对自己不好,对孩子更不好。”

    齐远恒冷着脸说:“我不管说什么她都不相信我,我能说什么?”

    乔思沐愣了下:“不相信他?不相信他什么?妮雅,你不会还在担心我跟他之间有什么吧,我跟你说,我跟他之间的事情已经是过去式了,真的,你别这么小心眼。”

    妮雅微微摇头:“不,不是,我早就没放在心上了。”要说起来,当初来这里的时候第一次看到乔思沐心里是怪怪的,但是通过这么多天她也看出来了,乔思沐的心都在她丈夫晋原身上,对于齐远恒只有朋友之情而已。

    她早就不怀疑他们了。

    “那你为什么?”乔思沐很不解还想再问下去,结果看到齐远恒的脸色时候默默的闭上嘴。

    她怎么忘记了,男女之间的感情是最复杂最没有逻辑,没有理智可言的,她这个外人还是什么话都不要说了,慢慢地看吧。

    她闭上嘴,默默的退了出去,把诺大的客厅留给他们。

    妮雅此时的眼中已经完全没有了乔思沐的存在,看着满脸寒霜的齐远恒心里觉得很不安,动了动身体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齐远恒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对不起?你知道吗?我最不喜欢听的,就是这句话。”

    他走上前一步,认真的看着她:“你有什么疑问可以问我,可以找我说,就算你不想对我说,你身边还有其他人,你就这么一门心思的觉得我在骗你?我为什么要骗你?一个区区朱利安而已,他早就已经死了!”

    齐远恒看起来这些话藏在他心中很久了,此时一口气全部都说了出来,不免显得神色很是激动,样子很狰狞。

    看着这样的齐远恒,妮雅有些畏惧的后退一步,其实她的胆子不小的,也觉得自己当初离开也有相当充足的理由,可是看到他从来没有过的这一面,她竟然觉得有些害怕。

    “你躲什么?啊?当初有胆子逃跑,没胆子看我?”没想到她的动作竟然让齐远恒更加激动,上前就抓住她的肩膀,力道之大让她狠狠的拧着眉。

    “你弄痛我了。”

    “痛?我的心更加痛!”齐远恒看见她的那一刻理智几乎就已经没了,之前只不过是在苦苦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而已,而到了现在,在发现她竟然还在逃避自己之后,已经是全面爆发了。

    他狠狠的抓住她,看着她惊慌的眼睛,难得一见的惊慌神色,心里那股火怎么都消不下去,反而越来越是旺盛。

    她实在是太可恶了,简直是可恶的让人讨厌,她怎么能这样,怎么可以?

    齐远恒一边想狠狠地抓着她愤怒的叫喊,一边又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碰她了,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碰触到她的瞬间全部化为乌有。

    而妮雅这个时候似乎也发现了什么,惊讶的仰头看着他:“你……你……这里是人家的地方!”

    “人家的地方?”齐远恒见她理解了自己的意思,当下就勾唇一笑,忽然就把她抱起来:“你的房间在什么地方?”

    在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工作,自然知道她这段时间一直住在晋家。

    而妮雅咬着唇不肯说话,齐远恒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拍到她:“快说!”

    于是她的脸就更加红了起来,指了指二楼的某个紧闭的房门。

    齐远恒抬眼见了,直接扛着她大步的走了上去。

    一直在偷偷注视着他们的乔思沐看得目瞪口呆,这,这也太那个了点吧?

    这个时候齐雨挤到她身边好奇的问:“我妈妈呢?”

    乔思沐紧紧地抓住她,笑得脸都僵硬了:“她啊,在跟你爸爸好好地说话呢。”她把“说话”两个字咬的重重的。

    “哦。”齐雨抓抓自己的脑袋,没有多想,转身就去找晋宇他们玩去了。

    真是……啧啧,不愧是年轻人啊,真是有精力。

    齐远恒和妮雅滚了一遍又一遍的床单,在汗水淋漓中,将两人之间的话题都说开了。

    妮雅这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顾虑是错的,齐远恒确实已经是把朱利安给搞定了,而她还一直不相信,难怪齐远恒这次这么生气。

    不过,她付出的代价也不小就是了,妮雅看着自己身上的痕迹默默的想着。

    雨过天晴之后,两人之间的婚礼就正式放上了日程。

    三个月之后,在某个小岛上,齐远恒和妮雅举行了盛大的婚礼,来参加婚礼的人都是世界上赫赫有名的人物,而其中最显眼的,除了他们这一对新人,就属那个晋氏夫妇和他们的孩子最耀眼。

    齐远恒和妮雅面对面站立着,齐远恒穿着一身黑色的高级定做礼服,而妮雅则穿着由纯手工定做洁白婚纱,双眼交汇之处含情脉脉。

    在他们的脚下,他们的花童,齐雨和晋宇却是在挤眉弄眼:“可以了吗?你是不是没有做?”

    齐雨鄙视的看着他:“我才没有跟你那么笨了,我当然有……”

    话刚说完,就听见头顶上父亲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齐雨!”

    声音不大,却带着浓浓的威严,让齐雨小小的身体一抖:“爸爸……”

    “拿来!”齐远恒抱着妮雅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齐雨强笑着,装做不知道的样子:“什么啊?”

    齐远恒的脸黑了,放开妮雅直接上前,一把把自己的女儿抓起来:“戒指呢、我们的戒指去哪里了?”

    齐雨吓得呆住了,幸好她早有准备:“什么戒指……”

    齐远恒冷哼一声,发现女儿的身上确实没什么戒指,就把目光放在了晋宇身上:“你是自己拿出来,还是我来找?”

    那语气,已经肯定了戒指就被藏在他身上。

    晋宇立即觉得好汉不吃眼前亏,默默的从口袋里把戒指拿了出来:“喏,这是小雨让我藏的。”

    临死前还不忘坑齐雨一把,齐雨听得愤怒的睁大了眼睛:“晋宇,我记住你了!”

    明明是他的主意,居然还要怪在自己身上!

    齐远恒哼了哼:“你们都是一样的!”

    一样的调皮,一样的欠揍!

    拿到了戒指,也就不急着教训孩子了,他转头去找自己心爱的女人,女儿的母亲,在看到对方的那一刹那微笑起来,眼中的寒冰融化,他轻轻的走上前,把戒指戴进妮雅无名指上:“亲爱的,你终于属于我了。”

    “嗯,你也是,从此之后,你就别想跑了,也不许想着别的女人!”她霸气的说着。

    “好,我不想,也不看,眼中只有你,好不好?”齐远恒笑着低下头,在她的唇上印下深深一吻。

    在他们身边响起无数的掌声,而他们,跟承诺的那样,眼中只有彼此,再也没有旁人。

    此时此刻,夕阳西下,风光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