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男友他哥暗恋我5

听说男友他哥暗恋我5

【444:叮,目标当前好感度60。】

    【444:真的涨了10点!宿主大大我好敬佩您_(:зゝ∠)_面都没见怎么让他涨这么多的!】

    【谢何:吃过绝顶美味不可怕,但是只吃了一次就再也吃不到就可怕了。会不停的想,天天想夜夜想,想到后来这个美味已经被美化成无法想象的程度了。】虽然只是初级,却也是货真价实的万人迷血统,又岂是一般人能吃的绝顶美味?

    【444: _ 】完全不懂啊!

    【谢何:现在安静,别影响我发挥。】

    谢何怔怔的看着坐在主位上的男人,浑身僵硬,手脚冰凉。

    周亦安感觉到谢何的手忽然有点冷,傻傻的站在门口不动,还以为他是紧张了,笑道:“没事的,这就是我哥,周亦哲。”

    周亦哲微微一笑,看向谢何的眼神像是在看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他走过来对谢何伸出右手:“你好。”

    谢何依旧一动不动,视线发愣,那只伸到他面前的手,手指修长,完美无瑕,然而在他的眼中……却如同梦魇中伸出的恶魔之手,随之而来的是化为现实的恐惧,他本能的就后退了一步。

    周亦安露出疑惑的神色,虽然青年平时是有点害羞,但这样不礼貌的表现也太异常了。

    就在气氛趋于尴尬的时候,周亦哲动作自然的收回了手,丝毫没有被拒绝的恼怒,笑声悦耳低沉:“都别站在门口了,坐吧。”

    这句话惊醒了周亦安,也提醒了谢何。

    谢何表情微变,他刚才太失态了,这样会被周亦安发现的!他不能被周亦安发现……尤其是……当那个男人竟然是周亦安的哥哥时……如果周亦安知道真相,该怎样的厌恶他?他会失去周亦安的!

    谢何慢慢的放松身体,这时候他才注意到,周亦哲并没有揭穿他的打算,这个发现让他松了口气。

    “你,你好……”谢何低低的喊了声,顺从的被周亦安牵着坐下。

    但是下一刻,周亦哲的动作让谢何浑身寒毛几乎都竖了起来,周亦哲竟然坐在了他的旁边!

    被两兄弟夹在中间的谢何,手心全是冷汗。

    谢何已经尽力保持镇定,但他的异常在两兄弟眼里却明显的如同黑夜中的探照灯,想忽视都做不到。

    周亦哲嘴角的笑容微不可见的加深了一些,忽然开口:“我看起来很可怕?”

    谢何倒吸一口凉气,根本不敢看他。

    周亦安看了一眼兄长,笑道:“肯定是你看起来太可怕了。”他轻轻按上谢何的手背,柔声安慰:“真的没事啦,我哥看起来是有点严肃,但其实人还不错,而且他肯定不会讨厌你的。对吧,哥?”最后一句是在问周亦哲。

    周亦哲慢条斯理的给谢何倒了杯茶:“嗯,我挺喜欢他的。”

    周亦安闻言很高兴,冲谢何得意的道:“我说了吧,我哥肯定会喜欢你的!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不要这么紧张。”

    谢何眼前一黑,他还要和这个男人成为一家人!

    “好了,你越说他越紧张。”看着谢何越发苍白的脸色,周亦哲‘好心’的解围,然后招呼服务员上菜。

    没多久,各色精美的食物就端了上来。

    谢何看到美食,却没有任何胃口,但偏偏两兄弟似乎毫无所觉,周亦安一个劲殷勤的给他夹菜,周亦哲时不时体贴的询问一句,是否还合胃口。

    这种待遇不可谓不好,但谢何却如坐针毡,表情越来越僵硬,越来越难看。

    周亦安终于觉得不对劲了,担心的问道:“你不舒服吗?”

    “没……没什么,我去下洗手间!”谢何忽然就站了起来。

    这里他是待不下去了!

    【谢何:待不下去了!这么多好吃的却不能放开吃,这段日子太亏待自己了。】

    【444:(⊙o⊙)哦?】

    【谢何:上回在系统商店看到有出售莱卡星系的虫星秘制酱肉,应该值得一试,虽然价格贵了点,但若是不懂得享受人生,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444:点头点头点头】宿主大大是及时行乐主义者呢!

    谢何当然不是真的要上厕所,他在里面待了一会儿,琢磨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准备回去。

    【444突然出声:宿主大大!周亦哲就在门外!】

    谢何眼神一凝,随即表情自然的缓缓往外走。

    他刚走到门口,忽的被人抓住手臂重重的拖了回去!背部撞在墙上,紧接着一个高大的阴影笼罩下来。

    谢何愤怒的抬头,就看到周亦哲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那张英俊冷冽的脸上没有丝毫笑意,正冷冰冰的审视着他,和之前的表现判若两人。

    “你做什么?”谢何生气的瞪着他。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你和我弟弟一起,是要做什么?”周亦哲的目光如同刀一般锋利,压迫性的姿势给予对手巨大的压力,他声音冰冷:“而且面对一再帮助过你的人,你就没有别的话要说吗?看来忘恩负义才是你的本性。”

    谢何震惊的睁大眼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接受这种指责?好半晌,他才咬牙道:“如果你说那次的事……我……我已经……感谢、过你了……”

    “看来……我应该将那天的事,告诉周亦安。”周亦哲慢吞吞的道。

    谢何瞳孔收缩,一把抓住周亦哲的衣领,色厉内荏的喝道:“你不能这么做!”

    原来逼急了也会伸出爪子,周亦哲眼底闪过一丝玩味,他睨了一眼谢何抓住他领子的手,淡淡道:“为什么不能,作为周亦安的兄长,我当然有责任和义务对他的选择做出正确的建议,替他把把关,避免他被不好的人给骗了——这也正是我今天见你们的目的,没想到……这个人会是你。”

    轻描淡写无懈可击的话语一步步击溃谢何心中的防线,他的表情一点点变的绝望。

    谢何眼眶都红了,他看着面前冷酷的男人,许久,声音低了下来,带着丝丝哀求:“请你……不要说……”

    周亦哲看着身下的青年,那脆弱的眼神让他心里痒痒的,刚才他是不是太过分了?周亦哲语气稍微缓和了一点,“我还没有说。”

    谢何愣了一下,眼中重新浮现出一丝希冀的色彩,期盼的看着周亦哲。那闪闪发亮的水润双眸,美的令人心神荡漾,让人想要据为己有……抑或者摧毁……

    周亦哲眼神幽暗了些,他垂下头,只差一点点,唇就可以碰上青年的鼻尖,低声道:“不过我现在开始怀疑自己替你隐瞒是否正确了,因为你并不懂得感恩,而且下-贱放-荡,如果我隐瞒了事实,就是对周亦安的不负责任,不是吗?”

    “我,我不是那样的人,你误会了……”谢何脸上浮现羞愤的神色,但是却不得不为自己辩解。

    “哦?难道那个抱着我不肯放手,哭着喊着求我上他的那个人不是你?”周亦哲的薄唇勾起不屑的弧度,一句句吐出毫不留情的话语,“还是说,那个一再对帮助过你的人缺乏尊重言语无礼的也不是你?”

    周亦哲每说出一个字,谢何的脸色就更苍白了一分,眼中的亮光一点点的熄灭。

    事情不是这样,不该是这样的……但是……谢何张了张嘴,他无法反驳。

    谢何垂下睫毛,嘴唇微微颤抖着,终于不得不向现实屈服,说出屈辱的话语:“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谢谢你帮助我,求你……不要告诉亦安。”

    他说出这句话,如同等待死刑判决的囚徒,浑身散发着颓败的气息。

    许久,头顶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抬起头。”

    谢何不敢反抗,他咬着下唇,一点点的,抬起头来,意外的落入一双深潭般的黑色双眸。那双眼睛里没有他以为的鄙夷和不屑,蕴藏的是另一种他看不懂的情绪。

    【444:叮,目标好感度 5,当前好感度65】

    “回去吧。”周亦哲忍住想要亲吻那双湿润眼眸的冲动,缓缓开口。

    一开始,他只是想要再见见赵清,但是见到之后,却忍不住做了不合时宜的举动,周亦哲意识到不能继续下去了,因为这时他发现,他的心神在被面前的人牵动。所以,玩笑该结束了。

    谢何茫然看着周亦哲退后一步,然后转身往外走,片刻后……脸色苍白的如同被判决死刑的犯人。

    周亦哲拒绝了他,他要去告诉周亦安真相……不,不可以!

    谢何忽然冲过去紧紧抱住周亦哲的手臂。

    “你——”周亦哲错愕的回头,就看到谢何用泛红的眼睛,倔强的,执着的看着他。这双眼干净纯粹,其中没有丝毫情-欲的色彩,但周亦哲却忽然想起了那一夜在他身下婉转呻-吟的青年,理智再次处于断线的边缘。

    “求你……不要说……”谢何哀求的看着他,他求饶的词汇很贫乏,反反复复也只是这几个而已。

    但周亦哲却觉得那淡粉色双唇中溢出的恳求……如同最美妙最高昂的催-情药……就像那一夜苦苦哀求他的垂怜一样……一道轻颤的尾音便胜过千言万语。

    【444:叮,目标好感度 5,当前好感度70】

    “放开我。”周亦哲眯起眼睛,一字字的道,“我不说。”

    “真,真的吗?”谢何眼中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我和你不一样,我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周亦哲冷冷道,“不过如果你还不肯松手,也许我会改变主意。”

    “对,对不起!”谢何猛地松开手,好像周亦哲是个烫手山芋一样。

    这种一达到目的就毫不犹豫撇开他的行为让周亦哲小小的憋屈了一下,不过现在他不能继续留下来。

    周亦哲冷着脸走了。

    谢何心里冷笑,小子,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手段玩的不错嘛,先让你得意一会儿。

    【444:宿主大大,已经70了!70了!不可思议!】

    【谢何:别大惊小怪的。】

    【444:可是完全看不出来啊!他看起来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呢!那表情就是告诉我好感度-10我都信!】

    【谢何:宝贝,你以为谁都要把表情写在脸上吗?】

    【谢何:他想玩弄我,却发现好像不小心把自己给玩弄进去了,以周亦哲的性格,脸色能好看?】

    【444:( ⊙o ⊙)】

    谢何回到包厢的时候,周亦哲已经不在了,他用疑惑又有点忐忑的表情看着周亦安:“你,你哥呢?”

    “哦,他刚出去接了个电话,说公司有事就先走了。”周亦安毫不在意的笑笑。

    谢何陡然松了口气,周亦哲果然没有说出来,他小心翼翼的问:“那我们现在回去吧?”

    周亦安一把搂过他的肩膀,笑:“回去啥,吃饱再回去吧,免得浪费这桌子好菜。”

    谢何拗不过周亦安,而且他心里有愧,只好坐下来继续吃。

    ………………………………

    第二天,谢何就对周亦安说:“我已经休息了很长时间了,明天该去上班了。”

    周亦安有点舍不得谢何去上班,他总怕谢何又出事,毕竟上次的意外还没弄清楚。而谢何却不想一直留在家里,某种随时可能会被拆穿的恐惧让他面对周亦安时负罪感越来越强烈,甚至连夜晚都无法安睡,也许出去上班可以稍微改变一下这种令人窒息的氛围。

    周亦安并不是一个独断的人,他想了想,一直这样下去确实不可能,于是折中道:“去上班可以,但其他打工的事就不要做了。”

    谢何犹豫了一下,“可是……光工资的话……不太够用……”

    周亦安笑了,刮了一下他的鼻子,“笨蛋,你老公我有钱。以后我养你啊,班随便上上就行了。”

    谢何表情躲闪:“这样……不好吧……”

    周亦安抱着他,委屈的道:“你在埋怨我之前没有告诉你我家里的情况吗?对不起……不过我家里……比较复杂,我这样做是有原因的,以后你就知道了,我保证对你再也不隐瞒任何事。”

    这话让谢何的呼吸滞了一下,他沉默了几秒,说:“没关系的。”

    我无法对你作任何要求,因为现在……那个隐瞒事实的人是我。

    对不起,谢何抱住周亦安,他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很不对,很不对……但是他没有办法。

    把谢何送出去上班了,周亦安翻出了那张尘封的银-行-卡去取钱。

    钱刚取出没一会儿,周亦安接到了宋如怡的电话,他皱着眉,早就知道用家里钱会是这样麻烦,所以他之前才一直不肯用的。半晌,他才接通电话,语气冷淡:“喂。”

    “亦安,你对妈妈说话,就是这种口气吗?”宋如怡说。

    “除了回家、进公司以外,你如果有其他的话和我说,我也许可以换个态度。”周亦安语气讥诮。

    宋如怡被噎了一下,道:“我这也是为你好……”

    “哦?这可真是稀奇了,我以为这是为了帮你巩固地位呢。”周亦安冷冷道。小时候他不懂,后来长大了,他才知道那种围绕着他们母子的鄙夷目光里真正的含义,如果可以,他宁愿做一个普通人,也不愿意做周家的私生子。

    宋如怡有些羞恼,儿子长大了就不肯听话了,一点都不体谅母亲的难处,她的声音也有点冷淡下来,“我今天还真的是要和你说其他的事。”

    “说。”周亦安一边挥手拦车,一边漫不经心的道。

    “你宝贝的不得了的那个小家伙,叫赵清的,我前些天见了他一次。”宋如怡直截了当的开口。

    “你说什么?!”周亦安的脚步顿时停下来,他清楚母亲势利的性格,她见赵清一定不是好事!这瞬间他想起了赵清前段时间的失踪和异常,难道是和母亲有关……

    “我给他十万块钱,让他离开你,这种出身的人,怎么配得上你。”宋如怡说,“傅家的小姐就很不错,让你见你却不肯见。”

    周亦安厉声道:“谁让你动他的!”

    他的心痛苦的揪了起来,原来如此,原来真正的原因是在他这里!他的母亲伤害了他爱的人,而他却一无所知!

    宋如怡不屑的哼了声:“这种货色,也就你把他当成宝了,你知道他最近巴结上了谁吗?”

    “我不会相信你的挑拨的。”周亦安寒声道,“你最好也不要再打他的主意,否则我不会原谅你的!”

    宋如怡‘诶’了声,音调有些尖:“现在谁敢打他的主意啊!你那个好大哥把他保护的很好呢!丁家的那个小子丁明你还记得吗?就因为打了赵清的主意,都被你大哥送进监狱了!你想不到吧,看起来那么老实一个人,前头假惺惺拒绝了我的钱,转头就勾搭上你哥,把他迷的晕头转向的……连你哥这种冷血无情的人都搞的定,这手段连我都要敬佩不已啊!”

    “呵呵,你以为我会信?”周亦安冷笑,昨天他们还一起吃了饭,周亦哲根本不认识赵清。

    “你可以去问别人,周亦哲可是亲口承认那是他的人,现在圈子里还有谁不知道,也只有我看不过去你被蒙在鼓里。”宋如怡讥讽的说,“傻孩子,早就让你争取该你得的东西,你偏不,如果你有你哥一半的本事,赵清会这样毫不犹豫的投入别人的怀抱?还把你当傻瓜使?我虽然不算是个好母亲,可看到你遇到这样的事,心里这个气哟……他把我们母子当成什么了?这脸被打的啪啪的响!行了,你也别和我争,反正我的话你也不信,我今天就是告诉你一声,你好自为之。别傻了吧唧的被人骗了还给人数钱呢!”

    周亦安捏着手机的手咯咯作响。

    不,这不可能!

    与此同时,谢何正在百无聊赖的上班。

    他在一个小公司做文员,每天的事情也不多,通常就是打打字,太没有技术含量了,谢何一边工作一边在脑海里浏览系统商店,昨天没吃好太遗憾了。嗯,今天还是先吃了再回去吧!这个虫星秘制酱肉不错,那个千年灵芝酿的仙酒也不错,还有这个这个……唔,看来还是要好好完成任务获得经验值啊,系统商店里1点经验值可以购买一车压缩食品,但是那些独特的美食却往往价格高昂,甚至还有传说中王母娘娘的蟠桃,但是买不起……

    好不容易熬到快下班了,谢何正在收拾东西,忽然手机响了,他随意的接了起来,“喂。”

    “是我。”电话里传来一道深沉的声音。

    谢何顿时眼神一变,立刻进入战斗模式!这是周亦哲的电话!他稍微有点意外,按理说周亦哲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联系他才对。难道自己对周亦哲的性格估算有误?

    “你……你有什么事……”谢何用有点结巴的紧张语气说。

    “云上酒店608,现在过来。”

    “我晚上要回家……”谢何试图负隅顽抗。

    电话里传来周亦哲的低笑:“这样……那我直接去你家好了,正好有事要和周亦安说。”

    谢何心中警钟大作,立刻道:“别!我……我现在去找你!”

    他挂掉周亦哲的电话后,给周亦安发了条短信:“今天加班,稍微晚点回,你先吃饭不用等我^_^”

    发完短信,谢何匆忙的离开公司。

    半小时后,谢何站在酒店门口,用一种视死如归的眼神看着大堂的玻璃自动门,直到附近的路人开始向他投来奇怪的目光,才终于迈开脚,走了进去。

    细节决定成败!谢何绝不会因为偷懒给自己留下任何漏洞!

    608的房门虚掩着,好像正在等待他的到来,套房中稍显昏暗的光线,给这里蒙上一层迷离的色彩。

    谢何踩在柔软的地毯上,用无措的表情看着沙发上的男人。

    周亦哲放下手中的红酒,好整以暇的看着青年如同一只走投无路的小动物一样,无可奈何的,一步步走入明知是陷阱的地方……既可怜又可爱。

    他原本是不想对谢何出手的,他从来不缺对他投怀送抱的男人和女人,更不屑于去动弟弟的人。

    但是……就是被诅咒了一样,自从那天以后,他总是不断的回忆起青年的味道,这是他第一次这样惦记一个人。所以他借着给弟弟把关的借口,再次见了谢何一次,也许见到了,就不会想了。

    然而那一次见面,不但没有打消他的念头,相反,渴望变的更加强烈。

    他做事向来果决,想要的东西就弄到手,所以他叫来青年,打算再试一次……看看自己是否真的动心了。

    “过来。”周亦哲声音低沉,命令着。

    谢何咬了咬嘴唇,一步步走到男人面前,虽然他站着,而周亦哲坐着,但面对周亦哲带来的压迫感,却好像他才是那个需要抬头仰望的人。

    周亦哲用平静到近乎冷酷的目光看着面前的人,淡淡开口:“脱掉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