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闯了祸了

第5章闯了祸了

“余小姐,吃药吧!”那阿姨接过医生配好的药,端着水杯一起拿到余慕安面前。

    “你是谁啊?我不要吃药。”余慕安一下子别开脸,人生地不熟的,陌生人给的吃的喝的,都要谨慎!

    “我是这边的帮佣,大家都叫我张妈妈,是封先生让我来照顾您的。”那阿姨中规中矩的回答,“这药是给您安胎的,余小姐刚怀孕不久,刚刚又打了麻醉,吃些补药养养身体,以后好生个大胖小子。”

    安胎……生大胖小子……

    “啊!”余慕安一下子捂住耳朵,高声喊着,“不要,张妈妈你不要说了……封衍呢?我要去找他!”

    “封先生有事,可能要先离开吧……”

    张妈妈话音未落,余慕安已经再次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光着脚去追封衍了。

    “余小姐,余小姐您慢点儿哟!”张妈妈也连忙跟着往外跑。

    余慕安一出卧室,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装潢不是一般的豪华,脚上踩的地毯比她的棉被都软,墙壁贴着米色的墙纸,走廊里,每隔几步远就有一个展示柜,展示柜上面摆着花瓶之类的瓷器玩物,入目所及的大厅里明晃晃的,水晶吊顶、巨型电视屏幕、大理石旋转扶梯……外面是一片明艳的绿色,总之,看起来很贵很有钱的样子。

    跟封衍家比起来,她们家好像比厕所还不如。

    “哇……”余慕安被吸引住目光,脚步也慢慢变缓,手指这里点点,那里戳戳,嘟囔道:“这是什么地方啊?”

    “这是封先生的别墅,荣城的人都叫它小白宫。”

    小白宫!如它名字所显示的那样,它在荣城被视作最高领导人的官邸,能住在这里,是余慕安想都不敢想的事。而这里,是封衍的地盘!

    嗡嗡……吱……

    直到花园里传来浅浅的汽车发动的声音,余慕安才回过神来,重新提起脚步往楼下跑,一边喊着,“封衍!封衍你不要走!”刚刚她是魔怔了,被这华丽的房子给扰乱了思绪,这明明是个金丝笼,是要命的啊!

    “余小姐,您可不要再跑啦!您追不上的啊!”张妈妈在后面气喘吁吁。

    余慕安哪里管,呼哧呼哧往外跑,跑到一楼客厅,再跑到花园里,封衍的车子已经快驶出封宅了,余慕安眼看着追不上了,气得朝空气中踢了一脚,仰天长啸,“封衍!你要把我留在做什么!混蛋,我要离开!”

    咦?这样喊着,余慕安小脑瓜里灵光一闪,封衍只是把她带过来,并没有不让她走啊?

    那她就走好了。

    余慕安连忙正色,咳了咳,掩饰自己的心虚,虚张声势的继续朝前走。

    “余小姐。”刚走两步,突然一个保镖横在路前,弯下腰,恭敬道:“请您回去。”

    “回去?回哪儿?”余慕安装傻充愣的问了句,绕过保镖,继续往前走。

    “没有封先生的允许,您是不能出去的。”那保镖说着,“请余小姐回主楼好好休息,封总晚上会回来的。”

    “他回不回来,跟我有一毛钱关系吗?我要回家!”软的不行来硬的,余慕安直接跺脚大喊,脚底板上被草根扎的有些疼,让她更加烦躁,不管不顾的往前冲,“我要回去!我要离开这里!啊!喂……”

    余慕安还没有喊完,就被两个保镖夹起来,身子悬空中被往主楼里抬。任由她怎么喊,两个保镖也不会怜香惜玉,更不会放她下来。

    张妈妈跟了过来,道:“余小姐,您就安安心心的留在这里吧!封先生从来没有带女人来过这里,就连……”张妈妈话一顿,见余慕安没有认真听她在讲话,才稍微放松了点儿,一边转移了话题,冲两个保镖道:“你们小心一点,不要弄疼了余小姐,她现在怀着孩子呢!”

    “是。”

    余慕安像小鸡似的被拎着回到主楼,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累得气喘吁吁。

    “余小姐,您要不要……”

    “张妈妈呀,我什么都不要。”余慕安皱成苦瓜脸,冲张妈妈撒娇道:“能帮我离开吗?”

    “余小姐,既来之则安之。”张妈妈叹了口气,“就算我现在带您出去又有什么用呢?封先生不是照样能把您带回来吗?”

    余慕安眨眨眼,对哦,张妈妈说的好对,这个该死的臭男人……

    “那我上楼休息去了。”余慕安站起身,蹭了蹭沾到草的双脚。

    “好的余小姐,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

    余慕安挥了挥手,颓败的垂着脑袋往楼上走去。余慕安,你的人生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现在,拉响一级警报,随时准备离开战斗,以‘冲出小白宫,远离封衍’为最终目的,为之坚持不懈的前进!

    “哇,好漂亮……”

    只是余慕安来到二楼走廊,就被摆着的古董花瓶吸引住了目光,忍不住惊艳,摸摸这个,摸摸那个。最终站在卧室旁的底座边,拿起上面摆着的青白色花瓶,摸着瓶颈上的小耳朵,忍不住心想:这玩意儿要是摆在自己那个充满艺术气息的家里,似乎也不错。

    “余小姐,您在看什么呢?有什么需要吗?”张妈妈的声音从楼下传来,吓得余慕安一个激灵,连忙将花瓶往底座上放,脑袋却转过去看着走廊,喊道:“没什么呢,张妈妈,我随便看看!”

    哐啷!

    余慕安撤手的瞬间,话音未落,只听咚的一声,耳边响起花瓶破碎的声音。余慕安呼吸一滞,一转头就看到刚刚还好端端的花瓶,瞬间在自己脚边碎成了渣渣……

    张妈妈听到声音,忙不迭的跑上走廊来,刚转过楼梯,看到那个支离破碎的花瓶,心脏骤停,“怎么回事?余小姐……啊!天哪!这……封先生最喜欢的花瓶!”

    “呃……”余慕安眨眨眼,吓傻了一样,呆若木鸡的问:“刚刚不小心没放稳……封衍最喜欢的花瓶?哪,哪里有卖的?”

    张妈妈跑过来,脸色苍白,“这是几年前封先生从拍卖会上拍下来的,有钱也买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