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劫机(下)

第3章 劫机(下)

这时候,厕所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林纤雪美眸中划过一抹皎洁,呼唤道“救命啊……”

    叶言有些无奈,索性将身子往后一退,给他留出一条出路。

    林纤雪自然以为叶言是受到了她呼救声的震慑,恶狠狠的瞪了叶言一眼,使出全力冲到厕所门口,打开门,准备冲出去。

    “啪!”下一秒,一声重重的摔门声,只见林纤雪并未冲出去,而是靠着门,万分惊恐的大口喘着粗气。

    再看向叶言时,她神情上冰冷已经消失不见,而是努力挤出一丝微笑,歉意的朝叶言笑了笑。

    “真有劫匪啊?”林纤雪心有余悸的小声说道,就在刚才打开门的一瞬间,她清楚的看到,一个拿着手枪的彪形大汉正站在门口,如果不是她及时收住身子,她差点就撞到了男子的枪口上。

    “是,匪徒既然追到厕所来,你觉得他们是来追我吗?看来他们也注意你很久了,就是不知道,一会儿是先杀后奸,还是先奸后杀呢?”叶言摇着头,缓缓靠到了墙上。

    砰……砰……砰!这时卫生间的门传来了一阵阵重重的砸门声。

    重重捶打的声音,每响起一次,林纤雪都混身一颤,此时她已经吓得面色惨白。

    特别想像着几名匪徒对自己施暴的画面,林纤雪竟扶着头惧烈的摇了起来。

    “不,不要啊!”林纤雪紧咬玉唇,猛的一下蹲到了地上。

    “求求你,救我。”

    林纤雪的眼泪,恍如落雨一般,在她精美的脸庞上开始滑落。

    她已经不敢去想像那些不堪的画面,虽然为了抵制家族安排的婚烟,她无数次想过,随便找个男人去交出自己的第一次,可她怎么也不会愿意,第一次是被几名暴徒给……

    厕所角落的叶言,此时倒觉得有些好笑,这个冷若冰霜的美女,怎么突然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你愿意照做吗?”叶言脸色一变,缓缓看向林纤雪。

    “什么方法?”

    “色0诱!用你的姿色将几个匪徒一一骗进来,然后我来解决。”

    “啊!!”林纤雪一声大喊,这是哪门子馊主意?先不说眼前这男子能不能制服匪徒,万一失败了,那不是让自己像小绵羊一样乘乘的送到老虎嘴边。

    可眼前这好像也是唯一能将敌人分开的方法,只有他们一一击破,才能死里逃生。

    叶言打量着林纤雪,他自然明白这女人心里想什么,不过他所想的是,只要把这几个匪徒骗进这卫生间里,他就可以将他们全部解决掉,同时不会伤害到飞机上的乘客。

    林纤雪一阵犹豫后,粉拳一攥,做一出副就义的样子准备要出去。

    “美女,你的脸蛋和身材确实不错。”叶言噙着异样的神彩一阵打量后,喃喃道:“但仅仅是这样还不够,把裙子撕开一个口子!”

    “什么?撕开一个口子?”林纤雪一对美眸攸的放大,一脸不可置信的反问道。

    “对,展示出你的性感美腿,那样匪徒肯定没有抵抗能力的。”叶言将头一扬,满不在乎的说道。

    他倒不是诚心想让林纤雪走光,此时要让几个匪徒上勾就必须要拿出足够诱人的手段,而且林纤雪的一对美腿确实很诱人。

    叶言脱口的话语,也让林纤雪脸色一变。

    要是在平时,以她的高冷范儿,早就破口大骂了,可眼前这也是她唯一可以自救的手段。

    当然,作为拥有亿万身家的女总裁,林纤雪也有着当机立断的一面。。

    只见她一双美眸狠狠一闭,只见听见“次拉”一声,性感的短裙已经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露出了大块的细腻肌肤,性感的黑色内裤了隐约可见。

    “你,你还看!”林纤雪努力用手掌挡住走光的位置,她红着一张俏面,一时间都不敢去看叶言的的眼神。

    叶言啧了啧嘴,嘴角挂起一抹邪魅的弧度道:“这腿我给满分,好了,出去引#诱吧。”

    林纤雪疑惑不安的瞅了叶言一眼,心中暗道:将劫匪骗进来倒是小事一件,可眼前这男人真能解决掉门口那个穷凶极恶的匪徒吗?

    哎,死马当活马医吧。

    林纤雪将心一横,一把将门打开。

    门口处,光头匪徒早就失去了耐心,就在他准备撞门的时候,这卫生间的门突然打开了,更让他意外的是,一道娇柔身驱出现在了门口。

    光头匪徒原以为,搞定林纤雪要花点时间,可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眼前的林纤雪媚眼如丝,胸口微微荡漾,修长美腿的尽头,一条黑色内裤将性感的臀部勾勒得无比诱人。

    光头匪徒的喉咙不自觉的一阵蠕动,眼眸中顿时淫光大现,真是桃花运来了,挡也挡不住。

    “小……小美女,你把哥哥的邪火给勾起来了,快,快给哥哥泄泄火。”光头匪徒色眯眯的一把将门撞开,逼着林纤雪就往里走。

    林纤雪看到这一幕,原本娇媚的俏面顿时一僵。

    眼前这个匪徒,明显就是一个丑得不能丑的绝代丑男,一脸的麻子,一张口,恶心的口气不知道能熏倒多少人,一双眸子泛着淫光,嘴角流着口水,看起来那么的恶心。

    这一刻,林纤雪突然后悔了,早知道是这样,刚才就把第一次给叶言了,至少叶言长得还不错,可现在如果叶言没能制服这个匪徒,那自己的第一次岂不是要给猪拱了。

    可让她更加慌恐的是,一直向后退的过程中,并没有感觉到叶言的存在。

    莫非自己今天真被这猥琐的男人给……

    “你人呢?”林纤雪快急得哭了,他已经无法去思考叶言怎么就突然凭空不见了?而且光头匪徒逼近的淫笑声竟是那么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