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失恋了吧

第3章:失恋了吧

这是婚礼现场,原本高朋满座喜气盈盈,茶茶一哭,顿时引来宾客不满侧目。

    奈何碍于茶茶身边男人的气势,敢怒不敢言。

    抽泣片刻工夫,茶茶最后已经分不清大米是什么农作产物,困眼朦胧中,只见一道窈窕的身影走来,柳叶眉紧皱,一副担忧模样。

    钟茶茶胃里难受,想要离席,伸手拽了一下男子衣袖示警:“我……”

    男子伸手过来搀她:“怎么了?”

    “呕……”

    胃里鸡尾酒一滴不剩都吐在了男子衣袖上,后者隐忍闭眼,深呼吸:“这位小姐……”

    “呯——”

    在他说话前,茶茶先发制人,已经晕倒向地面。

    后者低头,扫了眼脸蛋红扑扑的茶茶,强迫自己从容抽出手帕擦拭污秽,跟着一柔婉试探的女声响起。

    “宿总。”

    淡粉礼服的女子蹙眉看向钟茶茶:“这位是?”

    “不认识。”

    “不认识?”

    女子诧异,宿铭生性冷淡是公司里人尽皆知的事,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竟会照顾喝醉的人。

    但她毕竟是职场千挑万选出来的白骨精,凡事说半句留半句,见宿铭不提,也不多问。

    “您下午三点还有一场会议,该启程了。”

    “你在这等下,我去清洗酒渍。”

    “那这位小姐?”

    宿铭低头看了看椅子上醉猫:“先养着。”

    养着?

    宿总近来说话越来越玄妙了。

    钟茶茶睁眼醒来的时候,天色已晚,整个苏城都笼罩在朦胧夕阳中,街上人来人往,打扮时髦的女孩相互挽着手臂,嬉笑路过。

    钟茶茶扭着酸疼的脖子,视线从车窗外讪讪收回,跟着侧脸,才发现驾驶室内还坐着一人。

    “您好?”

    钟茶茶坐直了身子,探头看向宿铭:“请问是您帮了我吗?”

    宿铭没有做声,也没有理会茶茶,因为私下没有外人,向来规矩的衬衫袖此刻随性挽起,露出结实的手臂,左手搭在车窗外,骨节分明的指尖还夹着一只苏烟。

    纯而不烈的白烟从薄唇间喷薄而出,阻碍了茶茶的视线,加之夜色降临,光线令他五官沦落都不再清晰,带着点点深邃与沉郁。

    见宿铭没有做声,茶茶自顾自道:“这次多亏了宿先生,您是小奈的朋友吧?我刚回国找到工作,也没有时间请您吃饭,这样吧。”

    头昏脑涨打开钱夹,即便此刻神智不是十分清醒,但她还是感受到了自己花钱肉疼。

    为了不丢小奈的脸,最终取出五百块递给他:“这就当是酬劳了,也不能让您白跑一趟。”

    宿铭原本正半敛着眸子打量周围行人,闻言不禁偏头看向钟茶茶:“我以为这种正常情况下,你应该好奇问声,我为什么不穿外套。”

    茶茶扫了一眼车后座,恍惚脑海想起什么,跟着默默又抽出两张百元大钞:“留着干洗吧。”

    将最后一口烟吸尽,按灭烟蒂,男子扫了下她递来的毛爷爷,又慢悠悠抬脸看向钟茶茶。

    一贯孤傲的眉宇出现些许波动。

    就在钟茶茶以为他要拒绝时,不料他伸手,接过钱时,指尖不经意碰到她,触感微凉。

    茶茶下意识缩手,同时发现对方嘴角若有似无清艳笑了一下,品相倒是绝美,但不知为何,令茶茶骨缝发寒。

    他似乎在打量她,在记下她的模样。

    “下车。”

    片刻后宿铭沉声,并意味深长补了一句:“回去好好休息。”

    这话听着倒不像关心,反而像是一股风雨欲来的前兆。

    钟茶茶压下心底不安,伸手去开车锁时,恰好手机叮咚一响。

    点开微信,正是同事曲笑的消息。

    [大新闻啊,我们禁欲系老总原来有女朋友的!]

    钟茶茶下车站在人行道上,疑惑抓了抓脑袋:“什么啊这是。”

    老总有女朋友,和她有什么关系。

    在她没有回消息之前,曲笑又迅速发来一张照片。

    照片是一名女子的背影,正歪在椅子上,旁边是一身着范思哲男子侧影。

    [这照片是小张偷拍的,你看这女的,其实也怎么样嘛,手腕的手链一看就是A货,土鳖。]

    这背影,怎么看都有些眼熟。

    翠色长裙,A货香奈儿——这土鳖不是自己又是谁!

    钟茶茶脑中嗡声炸开,扭头看向即将消失在视野内的保时捷,想起宿铭离去前那句宣战似得“好好休息”跟着眼前一黑,勉强扶住路灯方才站稳。

    她之前遇到宿铭的时候就觉得眼熟奇怪,却一时没有想起来,现在经曲笑一点,钟茶茶灵台空明,茅塞顿开,酒气退散。

    她是不是该提前去园林看看墓地了……

    她之前在公司入职时,曾见过老板的照片,只不过当时和部门姐姐玩笑,说自己这小职员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和老总有交集,所以并未留意。

    但那清隽的五官,还是在她脑海多少留下印象。

    “钟茶茶,你个蠢货!”茶茶悔的跺脚,恨得的拿头撞身边灯柱:“你不仅将公司大BOSS当成了替身,还给人像鸭一样七百块打发了!”

    宿铭,她居然为了区区许今晨而得罪了自家老板……

    宿铭是圈内知名的睚眦必报,新时代的商业经营,自主创业,毕业后三年时间将收购的盛亚集团重振,并自己坐到今天苏城大鳄的位置。

    一想到明天还要回到公司上班,便忍不住双腿颤抖发软。

    她不记得自己在街上忏悔多久,待钟茶茶能看到家周围熟悉景物时,天已彻底黑下。

    昏暗小区楼下,水果摊小贩正笑议最新的八卦新闻,钟茶茶路过听了一耳朵,正是什么女大学生遭报复被碎尸。

    脚下一软,钟茶茶险些栽倒,卖水果的大妈用芭蕉蒲扇赶走了灯泡下飞蛾,探头关心看她:“哟,钟家妮子啊,怎么了这事?要不要进来休息下?”

    钟茶茶从小生活在这回迁楼里,周围人认识的七七八八,打小考试成绩不好就习惯跑到小卖部躲着,久而久之周围人熟了也会开玩笑。

    这要是搁在平时,或许钟茶茶早一个箭步冲进去,拎点钟昔爱吃的水果出来,但今天她担心自己小命难保,耷拉着脑袋,郁郁直接奔往家中。

    惹得那卖水果的大妈用扇柄抓了抓脖子:“这妮子,该不会失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