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惊艳四座

第1章:惊艳四座

苏城刚步入梅雨季节,地面湿漉漉,连空气中都泛着一丝潮气。

    路边梧桐叶上雨水滴落,正打在树下钟茶茶手臂上,凉的她下意识一缩。

    “好冷。”

    钟茶茶搓了搓手臂,她身上只穿了一层翠色长裙,郁郁葱葱站在树下,手中攥着喜庆的红色请帖,明明冷的发抖,却不肯走进对面酒店一步。

    今天是梁翘大婚,她最好的大学室友与她暗恋三年的学长,喜结连理之日。

    大学时梁翘一直和许今晨宣称哥们,直到毕业当天,钟茶茶鼓足勇气表白,才发现两人已经戳破窗户纸,手挽起手。

    为此她暗恋许今晨的事闹得人尽皆知,险些被传小三,如今留学回来,身边要是没有个撑腰的人,估计梁翘还要以为自己对许今晨不死心。

    但偏偏要等的人,还不出现。

    婚礼马上就要开始,加上心中紧张,她掌心已经出了一层冷汗。

    紧张难耐第四次将电话拨通的时候,好友鱼奈那边终于接起。

    声音难掩忐忑愧疚:“茶茶啊……”

    钟茶茶用手捂着手机,生怕声音太高泄露出去:“你不是说把男朋友借我一天的吗?人呢?”

    “真抱歉啊,我男友他是信天主教的,我和他说了这事后,他死也不答应……”

    “什么?”钟茶茶声音立即拔高起来:“你……”

    “不过你放心哪,我已经托人,临时找了一个同事过去,全都按照你说的,绝对惊艳四座!”

    钟茶茶原想要炸毛,但低头看向手表,知道时间来不及,只好咬牙妥协。

    “我回去再跟你算账,那我怎么找他?”

    “黑衬衫,你看现场哪个最美就是了,我把电话给你发过去。”

    鱼奈那边迅速挂了电话,钟茶茶等了半晌,按照鱼奈号码拨通打,等了好久都显示无人接听。

    由于愠怒着急,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手机讯号根本没有拨出。

    正焦急时,赫然回首,正巧见一黑衣男子站在酒店入口边,优雅长身玉立,臂弯挎着一件深蓝西服外套,显然是在等人模样。

    钟茶茶小嘴微张,第一次觉得鱼茶茶这么靠谱。

    这男人真乃人间绝色。

    只不过,看着怎么觉得有些眼熟?

    心中焦躁,钟茶茶顾忌不了许多,连忙碎步跑了过去,直接一把挎住男人手臂。

    “是我是我。”神色兴奋又极力压抑,好像在对接头暗号的八路。

    之前只注意到男人整体五官气质,钟茶茶心中满意,结果等她跑到男人身边时,后者垂眸俯视,钟茶茶顿觉压迫。

    此男清傲非常。

    小奈为了说服他来扮演自己男友,应该费了不少力气吧……这皮相搁古代,都能撑起一座花楼了。

    茶茶不安抓了抓自己脖子,强鼓起勇气。

    “您好,我叫钟茶茶。”

    男人翘起半边眉梢,未急于做声。

    钟茶茶尴尬清理一下嗓子:“小奈和你说了吧?你也不用做什么,只要在我身边就好了,反正那些朋友不会真心关心的。”

    大学四年,一边是自己暗恋的许今晨,一边是自己同寝好友,她每次图书馆都要一起占三个位置,偏偏夹在中间受不了两人嬉笑暧昧,千辛万苦却只换来一场灰溜溜告别。

    时间久了,同学都说她是梁翘的影子尾巴,没自尊没个性卑微到尘埃里,可她不在乎。

    毕竟梁翘对她多有照顾,就像她今天回来,真诚祝福梁翘,不会给梁翘添乱一样。

    钟茶茶借着整理裙摆动作掩下叹息,摆正心情挺直腰杆。

    好在身边这个男人优雅而深沉,单单立在那气势已经胜了许今晨一筹,虽然是临时帮忙的,但今天不能让梁翘怀疑自己抢亲。

    思及至此,钟茶茶脸上立即洋溢出满意的微笑。

    梨涡浅浅,煞是可人。

    旁边男子见状,原本伸出去打算将她推开的手,改为不动声色收了回来。

    “那个,鱼奈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有跟你说今天任务没?”

    男人眸子微转,摇头。

    “我就知道是这样!”

    钟茶茶懊恼拍手,银牙咬碎:“那你总知道自己今天来这的目的吧?”

    男子打量周围流动宾客,眼波清浅:“参加婚礼。”

    这是钟茶茶第一次听到男子开口说话。

    婚礼没有正式开始,场面有些喧嚣,但他的声音还是清晰传入了钟茶茶的耳中,辨识度极高,如大提琴低音娓娓动人。

    钟茶茶被惊了一下,手指蜷缩下意识捻了捻裙子,强自镇定。

    “那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我啊,你今天的身份是我男朋友,放心吧,事成之后我会给你一定报酬的。”

    “嗯。”男人饶有兴趣扬眉,主动伸手搭向她的腰肢。

    两人靠的太近,连他身上清冽的薄荷剃须水味,都清晰传递到钟茶茶鼻子中。

    鱼奈什么时候认识的这种高端朋友。

    钟茶茶心中如同揣了一只兔子,试图推开他。

    “那个,现在戏还没有开始,你可以先放开我。”

    “这样就受不了了?”短短几分钟内,男人已经完全融入角色,反客为主:“现在只是初级而已,待会儿可能还要拥抱,亲……”

    “亲什么亲,今天只是做做样子而已,今天事成之后,我们立刻分道扬镳,这种丢脸事一辈子都不要再见了!”

    男人薄唇微勾,见钟茶茶小嘴喋喋不休,暂时没有回应。

    她现在似乎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既然是她主动送上来,并且难得自己看中了她,剩下的事态发展,就不是她能够做主的。

    男人视线缓缓扫过钟茶茶白净的脖颈,发现她只是略施薄妆,甚至连与礼服配色的指甲都没有修。

    心中越发满意,干脆将钟茶茶搂在怀中更近些。

    “要喝酒吗?”

    恰好有侍应生端着鸡尾酒路过,男人绅士递到钟茶茶面前。

    然而怀中小女人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高台方向吸引,想也不想直接推开:“不喝,我酒量不好,两杯就醉的。”

    “哦。”

    男人漆黑眼底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