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行吧,死心了

第131章 行吧,死心了

“媳妇儿,我们今天吃什么?”

    楚攸宁白了他一眼道:“我减肥。”

    “减什么肥,你一点都不胖啊?”

    “呦,是吗,也不知道昨晚是谁,说的我胖,还一脸的嫌弃?”

    席逾明一滴冷汗从额前划过,他就是随口开了个玩笑,哪就嫌弃了?

    楚攸宁无奈,她就知道,他会无赖到底,当下也没有多说,直接道:“你自己吃吧,我不管了。”

    谁知席逾明的反应,却让她吐了血,只见他学着某视频上很火的一段话讲,“不许你减肥,你这样就很好,我就喜欢你最自然的样子。”

    咦,她搓了搓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对着某人讲,“你给我正常一点。”

    真是的,她还是不够了解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货这么不正经,枉她还一直以为,席逾明应该是那种不苟言笑之人,现在在看来,分明就是个蠢货。

    当初她怎么就那么识人不清呢?

    不过这样也挺好,她本身就沉闷,完全没有一点活力,也正因为身边有了他,自己的生活才变的多姿多彩。

    一起生活,性格总要互补。

    席逾明不知道楚攸宁心里那么多心思,只觉得她好像真的有点胖了,不是开玩笑。

    嗯,还好,总算是养胖了。

    以前她总是往外面跑,三餐不定时,质量也难以保证,加上自己不注意,难免会清瘦一些,现在倒好,丰润了些,总算是健康一点。

    “逾明哥等下我们去爸爸那里看看吧,我都好久没去了。”

    席逾明想了想,是好久没去了。

    楚父现在一个人生活的也不错,每天和小区的大爷们下下棋,喝喝茶,小日子倒也很惬意。

    只是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开始想念这个热闹的家。

    “爸,我们来了。”楚攸宁倒是没有想那么多,虽然不是经常过来,至少通话是有的,楚父也没有那么多的要说,向来都是报喜不报忧。

    楚父见他们来,倒是高兴的很,楚攸宁忙东忙西的,席逾明照例陪着老人下棋。

    他发现,楚父这段时间棋艺好像进步了不少。

    林琪最近一直都憋在家里,好像除了回来的那天见了一次吴岭澜,到现在还真的一次都没见过。

    她拿着自己刚刚织的围巾,想着天越来越冷了,自己曾经学过这个,便忽然来了心思。

    这还是她中学的时候,因为好奇,才学了这个,没想到现在还没忘,虽然技艺有点生疏,中途被扎了好几次,但好在成功了。

    看着自己的成果,真是越来越满意,暗道自己还是很厉害的。

    但随即又忐忑,不知道他会不会收,以他的性子,大概是不会收的吧,不然自己主动了那么久,都未见过什么成效。

    咬咬唇,下了决心,就这么一次,最后一次,若是他不接受,自己就再也不纠缠。

    尽管这并不是林同学第一次立这样的flag了。

    现在的吴岭澜已经从宿舍里搬了出来,他利用了这几年工作以及在席氏的资金,给自己买了一套小公寓,虽然不大,但好歹也算是安身立命之所,总归不至于寒碜。

    林琪到他家门口的时候,犹豫了好久才开始敲门。

    她的心跳从自己决定来,就没有慢过,一直都“砰砰砰”跳个不停。

    恰逢吴岭澜出来,她见到他的时候,竟然也松了口气,总算是不用自己尴尬的敲门了。

    “你来做什么?”上次表现的那么冷淡,他还以为她死心了,自己难过的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结果今天又见到了她,强压着心底的喜悦,冷声问。

    “我……”她犹豫的看了看自己的脚尖,良久才鼓足勇气道:“我是来给你送这个的,最近天冷……”

    好吧,在某人的注视下,她实在是说不下去了。

    “嗯谢谢。”吴岭澜接过手里的袋子不经意间瞟了一眼,继续道:“还有事?”

    “啊,没事了。”咬咬唇,有些犹豫道,“那我就先走了。”

    也不等他挽留,比谁跑的都快。

    吴岭澜呆愣的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当下也没了出去的心思,直接回了家,将围巾拿出来,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看,放在鼻尖嗅了嗅,似乎上面还有她的气息。

    随即又珍视的放在自己的枕边。

    他想这辈子,他们的交集大概也就这些了吧。

    林琪之所以跑的那么快,无非就是不想让他看见自己脸上的失望。

    直到现在才知道,一直以来都是她的一厢情愿,人家完全都没把她放在心上。

    那她也不要这么哭哭啼啼,君若无情我便休,谁离了谁还不能过,是怎么样?只是在看到林清峰的时候,她还是委屈的掉了眼泪,“哥……”

    “怎么了这是?”这货就是坏透了,明知故问。

    林琪这个小丫头啊,作为林家唯一的女孩子,不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吧,那总也是全家的掌上明珠,自小就没有过什么委屈,虽然家里嘴上说放她一个人出去,但总有人暗中护着,尽量把最美好的一面留给她。

    尽最大的努力不让她受委屈,结果却栽在了一个臭小子的手里。

    “他是不是欺负你了,哥给你出气去。”林清峰匪气上身,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敢欺负他妹妹,也不问问他答不答应。

    “别去,不关他的事。”嗯,是不别人的事,是她自己一厢情愿。

    “行了我送你回去,别哭哭啼啼的。”他看了都烦躁,臭小子不知好歹,自己老妹能看上他是他的荣幸。

    林琪擦干净眼泪,她还不想让家里人知道。

    吴岭澜看着自己床边的围巾叹息,他也没有想过,自己竟然就真的喜欢了她,明明不该有这样的感情的,明明他们是个平行线,怎么能有交集呢?

    还好,这下子,总算是断的彻底。

    林琪这段时间真的太安静了,安静的有点让人不放心,除了做课题,就是憋在自己房间里,让林家上下都觉得,这小丫头是中了什么邪吧。

    不过这样的状况还是乐见其成的,毕竟他们不用费心去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