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一条龙服务

第三章 一条龙服务

挂了电话,昭墨一颗忐忑的心终于暂时放了下去。虽然那人现在手上还排着两场手术,暂时不能回国。不过,既然他答应出马了,她也就不那么担心了。

    周一上课的时候,昭墨看了眼南方的座位,发现他没来。她只好认命的去给他收拾烂摊子——补假条。

    周考刚过,又是刚开学,班上的同学一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非常好。哪像其他班,开学这么久了,状态一直调整不回来,整天无精打采的。

    班里和南方关系好的同学过来问起他的情况,为什么他总是心不在焉的。对于这个问题,昭墨打马虎眼过去了。这种事还是等当事人自己说吧,其他的也就交代一下他们多关心关心南方。

    少年人好自尊,她得考虑南方的心理。

    晚自习昭墨在办公室里闲着无聊,准备去教室来个突袭。这刚在窗边趴着看了一分钟,就发现了某些人在搞小动作。昭墨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然后提脚走进教室。

    晚自习玩的就是心跳,就是刺激!

    教室里,看小说正看到高潮的陈舟同学习惯性的想去扶下眼镜,余光恰好瞥到地上突然出现了一双移动的腿,顿时如临大敌、一个激灵,反手就是一个骚操作把隐藏在桌盒里的小说扣上,并且混在一众教科书里,然后抬头“淡定的”看着他的班主任——昭墨。

    昭墨微微一笑,伸出了手,“拿出来吧!”

    陈舟同学无辜的转了转眼珠子,迷茫的问道,“昭老师,什么啊?”

    见这小子装傻,昭墨内心不禁给他鼓起了掌。看看,这是多么自然、多么精湛的演技,这孩子天生属于中戏啊,太适合吃戏精这碗饭了。

    陈舟语录①: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是安全。

    陈舟语录②:良好的心理素质是忽悠人这门学问中最精髓的地方。

    凭借着这两句话成功躲过前班主任无数次突袭的陈舟同学今天终于阴沟里翻了船,但他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昭老师!这有道题我不清楚怎么做,你跟我讲讲嘛!”

    昭墨扫了眼他桌上摆放着的那本数学练习册,以及他指的那道题,笑的非常的“和善”。

    “陈舟啊,你的水平,竟然问我数列求和的问题?行了,别挣扎了,反正结果都一样。”

    这点段数,谁年轻的时候没玩过?想当初她高中的时候,班上的人精们真是来了个360度旋转跳跃花式上课搞小动作的秘籍。

    谁还不是从学生走过来的!

    看来这一劫是躲不过去了,陈舟忍痛将小说从桌盒里抽了出来,就差声泪俱下了,最后一脸沉痛的对昭墨说,“老师,你好好对待它。它是我的命…”

    昭墨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得了得了,不就默收了你一本书,整的像生离死别一样。星期五的时候自己来办公室拿!”

    陈舟同学的同桌看他这样子,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昭墨将视线挪到他身上去,依旧笑得非常无害,“周昱恒,你的东西也交出来啊!是兄弟就要同患难啊,不然陈舟多孤单啊!”

    吃瓜看戏的“无辜群众”周昱恒:“……”

    有了陈舟的前车之鉴,周昱恒同学只好老老实实的将手机连同耳机一起上交。昭墨看了眼手机界面,啧啧了两声,“晚自习听哥特金属,精神很好嘛!”

    周昱恒“……”

    不,老师,现在精神不好,只想你把手机还给我。好的,我知道是没可能的。周昱恒感觉自己内心在滴血。

    收了一个手机、一本小说,昭墨大摇大摆的离开了教室,理都不理身后正在捶胸顿足的两同学。

    回到办公室,昭墨瞄了眼默收回来的小说。那扉页上写着几个大字—《别和她说话》。

    这书名取得还真有感觉。昭墨随着目光轻瞥,一不小心看到下面的一行小字——墨桥/著。

    总觉得这名字好像听谁说起过,有些熟悉。不过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起来到底是谁说的,反正想不起来她也不会继续钻牛角尖。打了个呵欠后,昭墨就将东西都放到了抽屉里锁上。

    ★

    将新章节发布之后,沈桥退出后台。一看手机,又看到了来自编辑衣长的问候。不同的是,她这次除了催更求剧透以后,还说了其他的事。

    “我有个朋友看了你上本书,很有感触。就向我要了你的联系方式,想和你谈谈。”

    拉开消息框一看,沈桥果然发现有一条好友申请的验证,备注为策划千树。

    看到好友申请通过了,刚从楼下拿了外卖回到宿舍的千树立刻把外卖丢在一旁,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连忙打开聊天框就开始疯狂打字。

    “大大你好,我是策划千树。前段时间因为基友安利的缘故,看了大大的作品,感觉非常棒,特别喜欢。所以,想向大大要个授权做广播剧。请大大放心,我混圈时间已经很久了,有固定的团队出作品,质量完全可以保证,不会让大大失望的。”混圈多年,手速真不是盖的。千树噼里啪啦的就打了一大串文字发了过去。

    沈桥看着对方发的一长串文字,陷入了沉思。

    她在说什么,他看不懂、听不懂。

    为了避免沟通障碍,沈桥打开了搜索引擎查了下广播剧相关的东西。二十分钟后,大概懂了。

    沈桥这边在查资料,另外一边的千树双眼死死盯着手机屏幕,等着回复。她现在心情非常忐忑,据基友衣长讲,她软磨硬泡了很久,对方都没答应签约。想来若是要授权的话,也不容易。

    不签约的原因想来想去,无非也就那么几条。一来是作者喜欢自由,就自己写着玩,不想被签约束缚。二来呢是作品本身对创作者有特别的意义,不想它被掺杂其他东西,显得不纯粹。

    蝉声的文叙事手法独特,文风细腻,让人很有代入感,完全没有让人觉得刻意的痕迹,非常自然。只要静下心来看了她的文字,便会有种感觉,像是在写自己的故事。作者本人驾驭文字的功力非常娴熟,这也是让千树非常喜欢的原因。

    而且,这个文从连载开始就有读者认为越看越像现实里发生过的事,猜测是不是作者本人的真实经历,再不济也是作者根据身边的人经历改编的,代入感非常强烈。按照这个推论来看,这部作品在蝉声心里的地位可以想象下是什么程度。

    千树心里七上八下,感觉要到授权的希望很渺茫。但她实在是很想把这部作品做成剧,所以在明知道希望不大的情况下仍然过来要授权。万一就要到了呢?

    然而,果不其然,沈桥拒绝了授权。千树内心最后的那点侥幸也被现实给击的粉碎。

    唉。千树无力的叹了口气,果然要不到。

    “大大,那可以授权做歌吗?我真的很喜欢这部作品,想为它做点什么。”混圈久了,就有一项技能,那就是脸皮非常厚。千树越挫越勇,这条不行,那就再换下一条。

    蝉声的文字是非常有魅力的,让人动容,没法不印象深刻。《她什么都不知道》如今已经成了她的心头好,想要为它做同人的心蠢蠢欲动。既然做剧不开放授权,那再试试歌曲呗。

    额…

    她这么热情,沈桥觉着他要再拒绝一次,都快过意不去了。不等他回复完,那边又发来了消息。

    “授权过程中,每一步我都可以跟大大报备,汇报进度。当然,按照大大对这部作品的珍视程度,大大如果能亲自作词就更好了。”

    沈桥凝眸,看着电脑壁纸上清丽的人,他有些恍惚。突然就想起前几日见到她时的模样,微微勾了勾唇角。

    “好。”

    啊?

    这惊喜来的太快,千树一个激动差点从椅子上掉了下去。将情绪调整好后,千树立刻开始干正事。

    五分钟后…

    “大大,作编曲和后期已就位,可以开始找歌手了。我认识一个小姐姐,声音特别棒,你看看合不合适。”

    说完,千树赶紧将推荐的歌手的作品链接发给沈桥,等着他的意见。

    沈桥,“……”真是雷霆一般的速度。

    打开链接,温柔的前奏慢慢的流淌,流淌在沈桥的心上。紧接着,清冽的嗓音缓缓开始,如神女低语、平静的诉说着一段故事。那声音,温柔的像一声叹息。落在人的心上,如羽毛轻拂过,在心间惊起一圈圈涟漪,却又不断去回味。

    从听到那嗓音后,沈桥的手倏然握紧。一曲终了,他看了眼歌手的名字——朝和。见到那名字,沈桥眸光忽闪,最后眼神又深邃了几分。

    “很好。”

    得到肯定的回答,千树紧张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等大大的词好了之后,我马上就去约她。”

    沈桥挑了挑眉,“她会不会拒绝?”

    对于这种问题,千树表示都是小问题,完全不带怂的。她完全可以夸下海口,“这个倒不会。她要不接,我跟她拼命!”

    沈桥,“……”

    看来她们关系很好。

    根据千树提供的链接,沈桥顺着它就找到了朝和的主页,立刻注册了个号就大手一挥点了关注。主页浏览完,他便发现朝和每一首作品都有千树的存在,居于策划位。从最开始发布的第一首作品到现在,全部都是原创作品,且质量极高。再看朝和的关注情况,关注1,粉丝。个人简介非常简单,就一句话。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沈桥眼神动了动,还真是符合她的性格。

    以后码字的BGM都可以换了。

    高中部的晚自习有四节课,下课时间为22:00。夜色已深,学校的路灯有好些年头了,照明系统的效果并不好。昭墨抬头看了看老旧的路灯,认为让学校更换一下花园这边的路灯是很有必要的。不然这阴森恐怖的氛围怎么看怎么像惊悚片。

    昏黄的灯光下,夜风飕飕的刮过,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正在这时这时,昭墨的手机猝不及防的响了起来,惊的昭墨一个激灵,心颤了一下。这个点到底谁打电话过来了!知不知道有多吓人啊!昭墨有种想透过手机去暴打对面那人的想法。

    “下班了就赶紧出来。我在校门口等你。”

    听到熟悉的嗓音,昭墨默默翻了个白眼,漫不经心的答道,“马上就出来了。”

    学校大门附近的灯光比其他地方明朗了不少,昭墨远远的就看到了非良的车大摇大摆的停在校门口,脚下不禁加快了速度。拉开车门、坐下、绑上安全带,一气呵成。忙完了之后昭墨终于舍得丢个眼神给非良了。“你今天怎么想着来接我下班了?”

    “我来接我妹妹下班,有什么不对吗?”非良反问。

    “哟,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这家伙最嫌麻烦,现在跑来接她下班,有猫腻啊!“该不会又是大伯催婚了,你受不了他的唠叨跑出来冷静吧!”

    “……”

    看他那吃瘪的反应,昭墨就知道她猜对了。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什么德行她还不知道?

    “我听盛擎那小子说过几天要回来做个手术。你这老师当的还真是称职啊,连学生父母的病都还要管!这便算了,还要找人来帮忙。”

    看了眼昭墨的侧脸,非良无奈的叹了口气。

    盛擎这人在医学上很有天分,研究生时期发表了能够抑制癌细胞扩散速度的物质,而且初步假设晚期患者在手术后可以有六到十年的寿命。这个观点也得到了权威机构的承认,少年一举成名,那时候他还不足20岁。不过这种治疗方法还没有普及,所以治疗费用极高。【纯属瞎掰,请勿较真】

    找盛擎帮忙是上上策,确实可以解决南方家的困难。非良挑了挑眉,世界上每一天都有很多的人因为癌症死亡,不是人人都能得到被救治的机会。也不知她这学生是走了什么运碰到她。

    昭墨素来不喜欢欠人情,这下可是欠大了。

    况且,若不是因为和盛擎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换个人来试试,谁搭理?真当盛擎是什么人都能请得到的人吗?盛擎这人从小就是顶着天才光环长大的,但在这盛名之下,他却能够保持着一颗初心继续钻研他喜欢的,也是难得。然而,他一研究,就心里只有研究了。其他事不过浮云,他完全不上心。

    也不知道昭墨用了什么办法说服了他。

    反正昭墨与盛擎的相处方式他从小就看不懂。

    但昭墨这帮忙还带一条龙服务的操作,他更加看不懂了。这么大一笔手术费,她当做慈善啊,还动用人脉给这家人免收绝大部分的费用。

    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不会有这么强的善心的。

    “哥,你还记得林与吗?”昭墨偏着头,声音有些低沉。夜色已深,她半张脸隐在黑暗中,以至于非良看不清她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