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有事烧纸

第2章 有事烧纸

看小说哪有看评论好玩,顾浅将本章说看完后的心情,就只想用前世某布袋戏里面的任总的一句话来形容:“愉悦啊。”

    大概将科技之心的情况了解清楚以后,顾浅先给起点账户充了是十万块钱,给了这本书一个全订,再给打赏了一个盟主。

    哦,之所以她能有这么多钱,那就得讲一讲她的身世了。

    回想起前身的记忆,她的单亲妈妈好像是做的水果连锁店生意。

    哦,还有甜品店,餐饮店,都是连锁经营,看起来生意好像做的挺大的。

    刚进群,她就看到群里热闹起来。

    “欢迎新人入裙gif。”

    “欢迎加入交流裙gif。”

    “新来的,做人要低调gif。”

    “新人女装,爆音爆照爆。”

    “新人爆三(和谐)围。”

    也许好久没有新人进来,水群的牲口们纷纷调戏新人。

    顾浅黑着脸,冷笑着回了一行字:“上面说要爆三(和谐)围的,我怕爆出来吓死你。”

    “???”上面水群的某人一面懵逼,几个意思?

    这个时候一个管理员开口道:“新来的是土豪啊,这书太监一年了,你还打赏一个盟主,真不值。”

    “哇,土豪妹子求包养。”

    “楼上小心,万一人家是大(和谐)兄萌妹,你吃得消么?”

    没管众人的胡言乱语,顾浅直奔主题:“我找作者君,请问作者君在吗?”

    “不用找了,作者君已经死了。”

    “哈哈,作者君在宫里伺候皇上,没时间出宫呢。”

    “作者君被我们骂的都不敢水群了,现在基本不发言,不过估计有时候会窥屏的。”

    “作者已死,有事烧纸。”

    突然群里安静了,过了十几秒钟轰的一下热闹起来。

    “我擦,见鬼了?”

    “夭寿了,作者君诈尸了。”

    “卡哇伊,作者君今天出宫采买吗?”

    “新人一开口,作者君就出来么,快告诉我这里面是不是有奇怪的(和谐)交易。”

    “……”

    很快顾浅搞清楚状况,原来那个发作者已死,有事烧纸的家伙就是作者本人。

    “作者君,我找你有事商量,快加我好友。”

    快速操作QQ加他的好友,可是等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有通过。群里作者发了‘作者已死,有事烧纸’以后,也好像消失了一样,再也没影了。

    瞬间,顾浅炸毛:“既然你不仁,那就休怪我不义了。”

    她碎碎念着,把家里的平时拜财神用的小香炉搬过来,然后找了几张废纸。

    任天涯坐在电脑前玩着LOL,对于群里的消息,他看着一笑而过。

    之所以他冒了个泡,是因为对方在他断更一年的情况下还给他打赏了个盟主。在他看来,这绝对是真爱粉了。

    至于回去更新,这怎么可能?

    他凭本事太监小说,凭什么要他码字?码字哪有打游戏好玩。

    再说等什么时候没钱了,再开一本就好,反正以他的文笔和写书功底,这些读者还是会屁颠屁颠的跑去看他的新书。

    想想他每天想打游戏就打游戏,想看小说就看小说,没钱就去写一本,这岂不是美滋滋?

    至于女朋友,呵呵,女朋友能让他上钻石吗?不能的话要之何用?

    总的来说他对于目前的生活还是非常满意的,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游戏技术比较‘一般般’……

    “你是猪吗?”队友盲僧怒狠狠怼他起来:“中路连续被抓四次,一点都不长记性。”

    “人家凭本事抓到的人头,凭什么说我是水?”任天涯一脸兴奋地怼了回去:“我知道,你是嫉妒我的皮肤漂亮,我原谅你了。”

    “我去,我没有皮肤么?”盲僧蹭蹭蹭的跑到他的身前,秀着皮肤至高之拳。

    “有个皮肤就能嘚瑟起来了?这并不能改变现实!”任天涯也不去对线了,他噼里啪啦的打起字骂起来。“别人家的盲僧是神僧,你是真瞎子,居然被对面辅助杀好几次,脸呢。”

    另一头盲僧的操作者面色涨红,羞怒的骂起来:“你才是菜逼,我告诉你,我曾经可是一区王者,只是故意掉下来体验青铜境界的人生。”

    “这巧了,我也是从王者下来体验人生的。”任天涯一脸傲娇:

    “我告诉你,我这种人才,无论处于哪个阶段,都必将是那个阶段的王者。

    比如你看,我现在是青铜五,可谓是青铜绝颠,现在只是积攒底蕴,压抑着不突破而已,等我铸成无上道基再突破必将是绝世天骄。

    现在我青铜五境界就可以与黄金境界高手一战,对战黄金五段都有一成胜率。等到我突破白银甚至黄金的时候也能跨界而战,等到我重新踏上王者阶位,必将成就最强,横推一切敌。”

    得益于码字练就的超快手速,任天涯很快将打完的最后一段字发了出去。看到盲僧半响没回消息,不由面色微红,虽然感觉萌萌哒,但是也知道自己吹牛皮有些大了,想来盲僧心里肯定骂自己不要脸。

    那边盲僧看着任天涯发出的消息,有些被震住了,连忙打字回去:

    “我原以为世界上所有人都不懂我,想不到这世界上还有与我一样的人。”

    “阁下所言亦是吾之所想,想那些最强王者榜上的蠢货,以为登上全服前列就很了不起,殊不知那是何其愚蠢。”

    “正所谓地基不牢,就是根基不稳,根基都不稳,如何铸就万丈高楼?他们靠着天赋,匆匆一路突破到最强王者。但是被天赋成就的人,最终终究会被天赋所限制。”

    “你我二人,在青铜五境界就打牢无敌道基,等到将来突破白银,必将一飞冲天,那些所谓的全服最强,在我们两人看来就是笑话罢了。”

    任天涯瞪大眼睛看着盲僧打回来的字,突然有种找到知己的感觉。

    就在两人打字的时候,突然对面五人从天而降,秒了他们两个,接着团灭了一波。然后砰砰砰的一路推爆基地。

    就在推爆基地之前,对面五个和己方的三个队友同时打出了几个字。

    “两个人才。”

    “两个制杖。”

    任天涯退出游戏,突然聊天框传来一个信息。

    金鱼道士:道友你好,我是刚才的盲僧。

    任天涯笑着回道:刚才那些愚民居然嘲笑你我二人,何其可笑。

    金鱼道士:道友不必挂怀,你我二人是何等身份,何必与他们计较?

    任天涯舒了一口气,老怀甚慰:阁下言之有理,王者之路总是孤独的,本座有道兄一位同道,已经知足了。

    金鱼道士:哈哈哈哈,道兄果然是高人,你我今日相见亦是缘分,不如就此一战如何。

    任天涯眯起眼睛,满脸骄傲的回消息:好,你我一同决战紫禁之巅。

    于是两人开了个房间SOLO,两人都选择了疾风剑豪,选定地图召唤师峡谷,进了游戏。

    两人站在一同站在中路前,都没有率先动手。

    任天涯终于先开口了:“你我二人在此拉开一场旷世决战,可惜那些凡人没有荣幸一观,没有见证者。

    金鱼道士:“无妨,你我之道岂是他们能懂得?终其一生,他们亦没有资格见到我们绝世一战。”

    “道兄说的有道理,那我们就开始吧。”

    “好。”

    两人瞬间同时动手,他们动作迅疾如风,快如闪电。在键盘的噼里啪啦声中,瞬间交手无数回合。

    咻咻咻……嘭嘭嘭……锵锵锵……噗噗噗……

    高手过招,皆在转瞬之间。数秒之后,两人同时闪现退开。

    两人竟然都是一丝血都没有掉。

    金鱼道士惊讶的说道:“道兄好高明的身法,居然完全躲开本道的全套技能而毫发无伤?”

    任天涯震惊着回应:“阁下好高明的预判,站在原地不动,都能躲掉本座全套技能?”

    “哈哈哈,阁下又何尝不是如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