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戴着面具的男人

第二章 戴着面具的男人

林浅溪也不知道自己是何时睡着的,就那么一头铺在桌子上。

    她睡得并不安稳,只因这梦太不寻常,困扰了她好几年……

    梦中,林浅溪还穿着学士服在拍毕业照。作为设计专业的本科毕业生,在拍毕业照这方面可谓人人绞尽脑汁,各种大胆的新奇的都敢尝试。但林浅溪和洛暖从小就生活在家风良好的环境中,虽说洛暖有时也挺开放耍黄腔,但在她老爸老妈面前她可不敢放肆,二人的毕业照也都规规矩矩的,穿着学士服扎着高马尾的俩人,脚下同样是一双干净洁白的帆布鞋,全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但镜头一转,画面不再是充满着喜悦,而充斥着一股浓浓的——欲望!

    没错,是欲望!

    她戴着面具,与同样戴着面具的男人一同在床上纠缠,二人都看不清彼此的面目,但身体上的高度默契却显示出二人并不互相排斥。男人优美清晰的身线在昏暗的灯光下极其诱人,他下巴与颈间滴下的汗最终汇聚在女人胸前的那道深壑中,紧接着是不绝的喘息……

    很久,伴随着男人舒缓的一吼,她惊呼,“不要——”

    林浅溪醒了,伴随下身一热,她“咻”地跑进洗手间,原来是“大姨妈”来了!手忙脚乱地将衣服脱下,打开墙壁上的热水按钮。

    热水很快打在身上,连同额和颈上的汗液一同被冲刷,她微微一愣:是不是自己太久没和男人那啥,饥渴得做了春梦?!

    但这梦并不是第一次做,自从多年前那一晚后,她就做过好几次这个梦,梦中的女人毫无疑问是她自己,不然小奶包从哪儿来的,她可是货真价实地十月怀胎,也确实经历过生孩子的那种痛。

    她轻抚肚子上那道刀疤,思绪飘远……

    她本不相信纯洁似玉的自己怎么会和陌生男人做那种事,但是自己的大姨妈好久没来,她去医院检查后才得知自己怀孕。

    医生一脸微笑的对她说:“恭喜太太,你已经怀孕6个星期!”

    狗屁太太,她还是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呢!

    这句话一直刻在她的脑海,她不敢置信,但她能感觉到身体的变化,直到后来的孕吐,才让她原本抱着的侥幸之心覆上一层失望……

    “砰——”沐浴乳掉落在地上,林浅溪回过神,将它摆放整齐后疲惫地擦了身。

    她抬眼看看墙上的钟,凌晨4点半。

    女人身子软软陷入大床,大概是累了,下半夜的睡眠尤其好,直到小奶包推门而入时她都不曾察觉。

    林知非一早起来看到客厅没人,垫着脚热牛奶和面包,可是一直不见小溪溪的身影。

    他推了林浅溪的卧室门,原来小溪溪还在睡啊!

    “小溪溪,快起来,我热了牛奶!”他软糯的小身子扑在丝被上,小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拍女人的脸,林浅溪这才醒来。

    她有些迷茫地看着眼前穿戴整齐的小男孩,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今天并非周末,不顾坐在床上的小奶包,她迅速冲进洗手间洗漱。

    林知非:怪不得洛姐姐经常说他有个不靠谱儿的妈!

    他也不顾还在洗漱的林浅溪,坐在椅子上淡定地吃早餐。

    终于,在她准备好一切后,也到了该出发的时间,林知非早就在楼下等候了。

    坐在车上的林知非有些慌,这一切源于主驾驶位上的那位。

    林浅溪左手握住方向盘,右手……右手拈着两片面包往嘴里送,小奶包的书包左夹层还夹着刚装好的一瓶牛奶,这是她匆忙出门前接的!

    正逢红绿灯,女人扯过纸巾擦擦手,拧开瓶盖,嘬了一小口牛奶,动作一气呵成。

    她也很无奈啊,就算平日里再认真,但是也有出错的时候嘛。想当初她刚生下小奶包,月子都没坐几天就匆匆上班,夜里还要照顾小奶包,睡眠不好的时候也是今天这样子,让保姆照顾小奶包,她始终是不放心的,那段时间她的头发掉了不少,不过还好,最苦的日子过去了。

    看着小家伙的身影渐行渐远,她驱车去了公司。

    “溪溪,这儿!”洛暖朝她挥了挥手。

    俩人在座位上“密谋”了好久,还伴随着洛暖一阵阵儿的诡异的笑声,终于惹来旁人好奇。

    “你俩聊些什么?这么鬼鬼祟祟的!”穿着蓝衬衫的男人推了推鼻梁上挂着的眼镜,有些八卦。

    林浅溪往洛暖身边一靠,“没什么没什么。”

    “我们聊昨天吃了啥!”洛暖倒是大大方方一把搂住林浅溪的肩,一副大老爷们儿的模样。

    这人说话不打草稿啊,脸不红心不跳的!她佩服。

    眼镜男的好奇心瞬间泼上一盆凉水,悻悻走开。

    “浅溪,这个视频的美术元素不够突出,你来看看!”办公室那边传来美术指导冯远出的声音,冯远出似乎为了缓解有些尴尬的气氛,让林浅溪过去。

    她点点头,给了洛暖一个坚定的眼神,洛暖也举起胳膊做出“加油”的动作。

    电脑上放的视频正是宣传珠宝“诺”的初级宣传作品,画质有些粗糙,其中的美术元素也不够突出,内容略显单薄,“回去再想想有没有更好的点子,丰富一下内容,毕竟好的东西要打动人!”

    林浅溪认真听着冯远出的建议,不得不说,他观察得很细致。

    “好的,谢谢你了冯导!”她合上宣传策划方案。

    “应该的,浅溪……你不用对我这么客气的!”

    她笑笑,并无多言,当她要跨出那扇门时,脚步顿住。

    冯远出也感觉到了,她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叩叩”声停止,她还有话要说?

    女人还是回了头,正对上冯远出盯着自己的眸,她微怔,但很快便反应过来。

    “我和洛暖之前一直和莫氏那边的负责人没谈妥,今晚想单独再与对方谈一次。我认为有必要和你报备一下!”她特地说了“单独”,意在指出这是一场私人的交谈。

    冯远出思索了五秒钟,知道她们不撞南墙不回头,硬是要啃下这把硬骨头!

    “行,注意安全!”

    “嗯!”

    回到座位上的林浅溪回放着宣传视频,脑子里却想着怎么样才能让对方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