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快要卷铺盖走人了

第一章 快要卷铺盖走人了

7月份的G市,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

    “小溪溪,我今天上课的时候被老师夸了噢!”戴着一顶蓝色小遮阳帽的奶包一脸诚恳,脚上那双鞋子受到压力时“滴答滴答”作响,他还故意多踩了几下,“滴答滴答”的声音在安静的幼儿园中有些突兀。

    林浅溪握着那只因天气太热微微发汗的软糯小手,稍微弯了腰,“吧唧——”的一声,重重的吻落在小奶包的脸上。

    奶包不悦,一脸嫌弃的样子。

    “老师夸了你什么呀?”她忽略小男孩瘪起的小嘴,自顾自地问。

    “我把墙壁弄脏了,老师让我擦干净,可是粉笔已经用完了啊,我就找到老师包包里的一个小盒子,擦在了墙上。最后老师还夸我真‘聪明’哦,可是……我看着她怎么有些生气呢?”小家伙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总算是放松下来,喘了一小口气。

    看着有些疑惑的小奶包,这下她不淡定了。

    小盒子,还能遮瑕,该不会是……

    “知非,你说的那个盒子是不是还带着个小镜子,还有类似海绵的东西?”

    小奶包想了想,重重点了头,“是的呀,还很香噢,比粉笔香!”嗯,有股淡淡的薰衣草味道。

    林浅溪大脑飞速运转,那个能遮瑕还有香味的东西十有八九是……

    遮瑕bb霜!

    想到这儿,女人嘴角抽搐,忍住打他的冲动,“林知非,罚你今晚洗碗!”这货儿真不省心,这下闯祸了!

    她打开车门护着小奶包上车。

    刚系好安全带的小奶包心情似乎还不错,手舞足蹈的应了一声“好”,丝毫没有注意到驾驶位上黑脸的某人。男孩小手指摁下音乐按钮,车里音乐响起,“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

    林浅溪:“……”

    ……

    餐桌旁,小奶包将最后一颗花椰菜夹进嘴里,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

    林浅溪忍俊不禁看着他吃饱喝足的样子,半晌才装作一副严肃的样子,“林知非,你去洗碗。”说着,她还将碗向小男孩面前推了推。

    大概是小奶包吃得开心,乐得屁颠儿屁颠儿地跑向厨房。

    她大喊,“你慢点儿!”

    女人看着坐在高脚凳上的小男孩慢悠悠地洗着碗,小手小心翼翼地抓着碗,他才三岁多,这样对他是不是太残忍了点?不过她转念一想,能早些培养他的动手能力也不是不可。

    她打开奶粉罐,舀了好几勺儿奶粉,瞬间奶香扑鼻。这奶粉是她托着同事出差给买回来的,洋奶粉,就是不一样!想当初,她还是喝着三鹿长大的呢!

    如今啊,自己连娃儿都有了!

    小奶包把最后一只碗安稳放在碗柜里,转身朝着林浅溪笑,“小溪溪,我洗好了!”其实他是看中了林浅溪手中的那杯牛奶,牛奶还是热乎乎的冒着气,屋子里都是奶香味儿。

    她先试了试温,才放心地递给小家伙,“叫我妈咪。”小溪溪小溪溪的叫着多不正经。

    男孩满足地喝着牛奶,含糊不清地答,“唔……小溪溪妈咪……”

    林浅溪不再纠结是叫“小溪溪”还是“妈咪”,她抬手看看手腕上的表,这小家伙洗碗洗了半个多小时!这下差不多8点了,她转身进洗手间里帮小家伙放洗澡水。

    没多久小家伙就自觉进了洗手间,开始脱衣服。

    当林浅溪在卧室里找好睡衣,踏入洗手间时,小家伙已经躺在浴缸里昏昏欲睡,头时不时地晃。她将手伸进水里,水早就变得温凉温凉的。

    女人扯过浴巾帮小家伙擦了擦,再穿睡衣。

    林知非睡眼惺忪地被女人抱到小床上,直到他安稳睡去,林浅溪才起身。

    她看着沉睡的小脸,小家伙刚出生那会儿皱的像个小老头儿似的,随着年月增长,这张脸也越来越俊俏,眉眼与自己有几分相似,但若仔细看又有哪儿不太一样。

    想着,她的手不觉抚上小男孩的眉,很轻很柔。他眉清目秀,嘴唇虽薄但色泽红润,鼻子也长得高挺,难怪洛暖每次见他都又亲又抱的。林浅溪又摸摸自己的鼻梁,好像也不算太塌呢。

    “嘀——”手机震动了一次就被她给捂起来,生怕把小奶包吵醒,她将夜灯关了才轻轻关上门,朝着书房走去。

    看看手机,是洛暖发来的信息。

    “溪溪,头儿刚给我的消息,这次的宣传方案还是没通过!莫氏那边的负责人太难缠,x的!”

    林浅溪看着短信,眉头微蹙,洛暖都骂脏话了,可见这笔单是有多难敲定。这次的设计内容主要是按莫氏的要求,宣传莫氏旗下的珠宝产品“诺”,没想到这么多次的协商,仍然没能让莫氏负责人满意,只要对方不满意,那她们还得把时间都耗在这儿。

    她手指灵活,摁下熟悉的电话号码。

    “暖暖,不然明天我们一起会会那莫氏负责人?”看看对方到底是个怎样难缠的主儿。

    洛暖的声音很快传来,“我正想说呢,再不搞定他啊,我们也不用在公司待着了!”言下之意,她们已经快要卷铺盖走人了!她们的头儿已经有些生气,莫氏的单子是笔大单,但大单子的坏处就是:不是那么容易就谈妥的。

    “那行!”

    “对了,小奶包睡了吧,好久没见到了哎。”洛暖有些想念小奶包了。

    “已经睡下了,可香了。”林浅溪斜着身子,书房对面就是小家伙的卧室,她瞧着那扇淡蓝色的门,神情轻柔。

    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洛暖的失落,这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似的,“啥时候带小奶包出来玩儿呀,你洛姐我请客!”

    “有空再说吧,先把单子搞定了才玩得开心不是吗!”

    洛暖琢磨了一下,觉得有道理,“那行吧,我们明天公司谈,晚安啦!”

    俩人互道晚安后才挂了电话。

    林浅溪想,洛暖与自己同岁,却总爱在人前对人称“洛姐”,明明就一黄花大闺女,非要说的跟老太婆似的。不过按照洛暖的话是:她们都是已经奔三的老油条了!

    这话吧,说得好像也没错。

    她放下了手机,拿起桌上的宣传方案,客户既然这么吹毛求疵,那就证明她们的实力还不够,或许是细节做的不够好,看来还是得努力努力再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