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个人的家

你一个人的家

乔景愿整个人软软地瘫倒在地上,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徒然流着泪,卑微却还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求你了,顾晟,带我回去吧,我想回家,我不想一个人待在这里。”

    一路上,乔景愿就像个小傻子一样盯着顾晟看,看一会儿,乐一会儿,时不时还吸溜一下哈喇子。

    顾晟很久很久没有这种被人觊觎的感觉了,倒是也不反感,之前乔景愿也经常这样,他甚至还有了一丝丝欣慰。她坐了一年半的牢,虽然打足了招呼让她在里面也能过得好好的,但心里一定是委屈又难过的。现在看来,没太抑郁,倒是看着脑子更不好使,顾晟想着还是得去找个心理医生。

    两个人各怀心事,到了顾晟给乔景愿置办的公寓楼下。

    “到了。”顾晟迈着长腿下了车,给还直愣愣发傻的乔景愿开了车门。

    乔景愿刚要欢天喜地地下车,眼睛陡然瞄到了面前这个气势十足的高层建筑,动作一下停滞了。

    “小愿,别闹了,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你好好住着,我什么事都替你安排好。”带着些许宠爱的语气,泄出了一丝丝甜蜜,一瞬间把乔景愿的心提得高高。好像给了人一点希望。

    “不是说回家的吗?你带我来这里干嘛”即使心里有了答案和预期,还是难以置信。

    “我说到了,下车!”顾晟好看的眼睛里没什么温度,就那样冷冷的看着她,又重复了一遍。

    “不,我要回家!不是这里!不是!”小姑娘也犟的很,四肢僵硬了一般死死抓住坐垫,清澈的眸子里有了丝丝血色,不住地深呼吸,像是被扔上砧板的鱼。

    顾晟知道多说无益,索性直接动手。强行拉出来扛上肩头,大步跨进楼里。

    景愿一下子尖叫起来,在监狱门口憋回去的委屈像火山喷发一样爆炸开来。整个人不住地扭动、颤抖,对着顾晟又咬又打,像个泼妇。这惊天的动静连训练有素的小区保安都忍不住看了过去,要不是顾先生早打了招呼,他们都忍不住想冲上去“救”下景愿。

    顾晟怕她摔下去,只能紧紧卡住她的大腿。景愿白皙的腿上很快红了一片,整个人看上去很是可怜。

    到了公寓门口,顾晟喘着粗气把她放了下来。就这么一小段路,乔景愿已经哭的眼睛都肿了,本来精致苍白的巴掌脸整个涨红了,汗水混着泪水湿了一片。头发也散开了,还有几缕黏在脸上,简直是一身的狼狈。

    景愿别扭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死活不肯进门。顾晟像扔小鸡一样把她扔进去,重重按在了墙上,脸猛地贴近,近得鼻尖就几乎靠着鼻尖。

    小姑娘一下停住了哭声,还忍不住抽泣。小手一下抓住了顾晟的衣摆,整个人像是要靠进他的怀里。

    “小愿,别闹了,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你好好住着,我什么事都替你安排好。”带着些许宠爱的语气,泄出了一丝丝甜蜜,一瞬间把乔景愿的心提得高高。好像给了人一点希望。

    景愿又往前贴了帖,红红的眼睛直直盯着顾晟,无辜可怜又带着一点…勾人。

    乔景愿整个人软软地瘫倒在地上,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徒然流着泪,卑微却还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求你了,顾晟,带我回去吧,我想回家,我不想一个人待在这里。”

    咬了咬嘴巴,带着些些期许:“你会和我一起住吗,或者,哪怕…偶尔在这里住。”

    “不会,这是你的房子,你一个人的。”一下子失控地推开…

    顾晟转身要走了,没有一丝留恋的样子让人浑身冰凉。

    景愿一下子尖叫起来,在监狱门口憋回去的委屈像火山喷发一样爆炸开来。整个人不住地扭动、颤抖,对着顾晟又咬又打,像个泼妇。这惊天的动静连训练有素的小区保安都忍不住看了过去,要不是顾先生早打了招呼,他们都忍不住想冲上去“救”下景愿。

    乔景愿整个人软软地瘫倒在地上,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徒然流着泪,卑微却还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求你了,顾晟,带我回去吧,我想回家,我不想一个人待在这里。”

    “那是我的家,从来都不是你的。”

    这话像尖刀一样刻在乔景愿心上,很痛很痛却不会麻木,只能这样一直痛下去。她如死鱼一样的躺在地上,听着顾晟的脚步声在走廊里久久回荡。

    这比监狱里的日子,更让她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