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战胜恐惧

第3章 战胜恐惧

跑进卫生间用冰冷的水洗面,再用毛巾擦干,抬起头,和镜子里的自己对视。

    半个月的颓废和煎熬,凌修看起来很沧桑,胡渣完全长成了胡须,头发蓬乱,就像是用手大力的揉搓过一般。重拾了信念,他便拿起电动胡须刀收拾起胡须来,然后又倒上洗发液蹲在水龙头下洗了一遍头发。

    卫生间虽然安装了电热水器,可是末世来临的第一天电就停止了供应,想要热水洗头是不可得了,如若不是楼顶有个很大的储水罐,恐怕连自来水也早没了。

    当然,凌修可以用煤气烧热水,但他不会这么做的,因为桶装的饮用水已经喝完了,他必须留着煤气把自来水煮沸来充当饮用水。

    洗完头,刮完胡须,先前邋遢的形象一扫而空,留下的,便是干净和整洁。

    来到窗户前朝楼底下望去,凌乱的街道上有许多丧尸在慢悠悠的徘徊,他们行动缓慢,行走的样子像极了植物大战僵尸里面的僵尸,可凌修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只要它们发现了活人的踪影,它们就会像打了鸡血一样行动瞬间变得迅猛起来。

    “咕噜噜”

    肚子发出了抗议声,凌修晦涩一笑,目光朝楼底下的岗亭处扫去。

    因为受到了惊吓,他的另一包物资当时便遗留在了那里,虽说过去了半个月,但它还是孤零零的躺在那里,就像一只无家可归的狗儿,在原地恳诚的等待着主人前来认领。

    超市里有相当多的食物,可超市离得太远,而且末世来临时超市里有很多人,他们现在指不定都已经变成了丧尸,若是去超市,几乎可以说是十死无生。

    所以,凌修便把主意打到了自己丢的那包物资上,只要把那包物资带回来,便能让他再支撑半个月的时间。

    那保安岗亭大概有三百米远,若是平时,直接下楼大摇大摆的走过去就行,但现在,凌修不得不规划一下行动路线。

    观察了底下的状况许久,却未能找到一条可以合理的路径来,最后索性就拿来笔和纸,将街道上的情况在纸上描绘了出来,用一些特殊的符号标示出丧尸和汽车以及各种建筑物。

    花了大概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在窗户前反复的比对图纸,又进行了十几次的演算,终是找寻出了一条可以避开丧尸的路径。只是,当要付诸行动时,凌修却又犹豫和退缩了。

    脑海中想起丧尸吃人的血淋淋画面,搭在门锁上的手便触电般的抽了回来,心跳亦是骤然加速,连呼吸都变得极其不自然起来。

    在大厅里不停的徘徊,凌修陷入了苦苦的挣扎,他知道龟缩在自己的出租房里是安全的,一旦踏出这扇门,他所要面对的,就是众多未知的危险,死亡是恐怖的,要是被丧尸活活的撕咬至死,那便更加的恐怖。

    是留下活活饿死还是拼一把?

    凌修突然立住脚步死死盯着紧闭的房门,拳头撺紧,身躯绷紧,呼吸深而急促,心里在做着最后的争斗。

    “拼了!”

    心中蓦地大吼一声,凌修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门前,硬着头皮将这扇似乎是通往地狱的房门给打了开来。

    当打开房门的一瞬间他就傻眼,门外头竟然就站着两只丧尸,一男一女,皮肉腐烂,面孔狰狞,在听闻到开门声后双双转过身来。

    在见到活人的一刹那,它们那迟钝的身躯爆发出一股强横的戾气,喉咙中发出一声嘶哑的咆哮后像野兽般朝凌修扑了过来。凌修当即就吓懵了,双脚就像是负了千斤的重力难以移动分毫。

    “噹”“噹”

    两只丧尸和凌修面前的防盗铁门来了一个亲密的碰撞,巨大的碰撞声使得凌修回过神来,他看到四只散发着恶臭的手穿过防盗门铁栏杆之间的空隙向他抓来,他下意识的向后退却,却因为太过慌张的缘故,被地面绊了一下,整个人“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看着紧紧贴着防盗门,对新鲜血肉充满渴望的两只丧尸,凌修的心脏都快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了,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他猛的从地上爬起,“嘭”的一声将房门给重重关上了,随后立即远离房门,直到退无可退才挨着墙壁停下,惊慌失神,小腿肚在不停的抖动,他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对丧尸的恐惧已经是深入到骨髓里了。

    想起刚刚,他就一阵后怕,倘若房东没有安置防盗铁门,此刻的他已经沦为丧尸口中的食物了吧。

    “滋滋滋”

    丧尸用爪子挠房门的声音传来,凌修不禁产生了一股子恶寒,虽然他知道丧尸无法闯进来,可这声音还是让他没有一丝丝的安全感。

    他冲进卧室,反锁住卧室的门,躺在床上盖上被子想以此来平静内心的恐惧,可这不管用,他的身体还是止不住的打哆嗦,脑海里也尽是那两只丧尸的狰狞面孔。

    “该死的,你不是要和命运抗争吗,你怎么能这么懦弱,你怎么可以这么懦弱?”

    凌修心中自嘲,突然间一股不知名的愤怒涌上心头。

    他一下子离开床,来到地上不停的做起俯卧撑来。一个又一个俯卧撑做下去,被恐惧冰冻的身躯开始燥热了起来。他不停的做,直到累得再也做不起来后才停下,反个身呈大字型平躺在地板上。

    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凌修笑了起来,这笑夹杂着自嘲、愤恨,以及对自己懦弱和无能的鄙夷。

    “我要活下去……”

    凌修开始不停的念叨起这句话,越是念叨他越是能感觉到内心在不停的涌现出勇气。他知道想要活下去,就必须克服对丧尸的恐惧心理,而战胜恐惧的事物,便要勇敢的面对它,正视它,最后打败它。

    机械般的起身,走出卧室,径直来到了厨房,拿出菜刀,将木质的晾衣杆一头削尖,让它变成一杆尖锐的叉子。

    拿着改造成的叉子,凌修再次来到房门处,丧尸用爪子挠门的声音依旧,凌修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恐惧再度慢慢涌了上来,他止不住的想要退缩。

    咬了咬牙,使自己平静下来,随后硬着头皮把连通楼道的房门打了开来……